1. 首页
  2. 女尊男卑

总裁避孕套扔在地上 乡村艳妇王小满

孟夕岚不知道焦长卿是如何向太后回话交代的,她也不想多问。

焦长卿给她开的方子,多半都是些性温滋补的药材,吃多吃少都无妨,而且,气味清淡,不会弄得满屋子都是药味儿。

在宫中生病,是件很避讳的事情。

孟夕岚静静休息了两日,便又重新打起精神来。太后见她并无大碍,精气十足,很是心安,吩咐孔嬷嬷好好为她调理饮食起居。

力不从心的事情,还有很多,孟夕岚只能先做好自己的眼前事。她亲手给褚静文写了一封信,信中写满了对她的鼓励和希冀。就算是天大的困难摆在眼前,也不要轻言放弃,只要活着,一切都还有转机和希望。

孟夕岚把写好的信交给了褚静川,让他带回去。信中的内容,有些敏感,她信不过旁人。

这些天,褚家的人的心里就像是被覆上了一层厚厚的阴云,压抑而沉重。

褚静川的心情也很糟,不过,他并没有忘记担心孟夕岚的手伤。

孟夕岚摇一摇头:“我不要紧。静文她……怎么样了?”

她只是伤了点皮肉,而褚静文的伤口,却是在心上,怕是很难愈合。

褚静川眉头紧锁:“她好像有点想通了。不过,还是整天把自己闷在房间里,不出来,也不见人。”

孟夕岚闻言微微攥紧双手,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

褚静川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缓缓道:“婚事定在下月初十,等静文她进了宫,你便能常常见到她了。”

孟夕岚点一点头,心中的愁绪更浓。

居然这么快,看来太后是巴不得太子早点成婚,重新开始,摆脱从前那些狼藉的名声了。

又过了两日,宫外送来了一批新鲜的贡果,太后胃寒不能多吃,瞧着那些东西正好,便吩咐宫人们操办起了一席茶果家宴,款待六宫妃嫔。表面上,她是希望大家聚在一起,其乐融融,实则是想要缓和一下宫中近来剑拔弩张的气氛,顺便提点提点那些不安分的人,恪守宫规,谨慎行事。

李婕妤腹中的孩子,还不足两个月,倘若真有个闪失,又是一条无辜的生命。

“人越老,越是见不得杀生之事。”晨起,孟夕岚陪着太后礼佛时,她忽然开口说了这样一句话。

孟夕岚静静听着,心中暗暗思量。看来,太后娘娘是有心想要保住李婕妤腹中的这个孩子了。

太后吃斋念佛这么久,左不过就是为了图一个心里清净。太子选妃的事,已经定了下来,算是让她的心里松了一口气。甭管这次太子能走多远,她已经尽力了。

不过,太后一片盛情,大家却把重点都放在李婕妤的身上,猜测她到底会不会来?

听说,李婕妤有孕之后,鲜少离开栖霞宫出来走动。一来是怕胎气不稳,二来也是怕有人算计。

孟夕岚没有见过那位新晋的李婕妤,也对她没什么好奇心,只听说她是个美人,出身贫寒,性格却有点傲慢。

无巧不成书,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露面的荣亲王妃徐氏,今日正好进宫,赶上了这次难得的机会。而且,她不是独自一人,还带来了之前被闭门思过许久的周俪儿。

那一日,周俪儿在皇上跟前儿挨了一顿训之后,就被母妃徐氏匆匆领回王府。

丢了这样大的脸面,周俪儿自然羞恼不已,有心想要报复,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看见周俪儿的脸,孟夕岚由衷地从心里觉得烦闷。

她今日的装扮,中规中矩,不似之前那般明艳张扬,看来是知道收敛了。

孟夕岚暗暗摇头:就算,换了身模样又能如何?她还是她。

此刻,周俪儿正凑在太后娘娘的跟前,笑盈盈地说着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惹得太后开怀大笑。

周俪儿见太后笑得开心,轻轻牵住她的衣袖继续道:“皇祖母,您喜欢俪儿刚才讲的笑话吗?”

太后含笑点头。

周俪儿闻言,双眸微微一转,在孟夕岚的身上转了个圈,目光很是不善。

孟夕岚捏了捏手中的帕子,神情不冷不热,向她行了一礼,回以一记冷冷的目光。

苏皇后来得最早,宁妃慕容巧来得最晚,原以为人都已经来齐了。

正欲开席之际,吕公公突然走了进来,扬扬手中的拂尘,道:“李婕妤娘娘到……”

此言一出,原本充满欢声笑语的大殿之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众人的目光齐聚门口,包括孟夕岚也不例外。抬眸望去,只见一个披着雪狐披风的高挑女子,缓步而来。

她没有摘下披风上的绒帽,所以,一时还无法看清的她的容貌。

李婕妤走得极慢,几乎一步一缓地来到太后跟前,一手摘下绒帽,一手扶着宫女的胳膊,盈盈跪地:“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臣妾方才身子突感不适,所以,稍微耽搁了一会儿,还请娘娘赎罪。”

雪白的绒帽摘下之后,露出来的是一张白玉似的面孔,她的五官算不上精致,却很有韵味,尤其是那一双细长的丹凤眼,令人过目难忘。

看见她的脸,孟夕岚忽然有点明白了,为什么她会成为皇上的新宠。宫中从来不缺美人,但是有个性的,却是寥寥可数,而她便是其中一个。

太后一见了她,缓缓收了笑,语气略有不悦:“既然不舒服,又何必勉强过来呢?都已经是有身子的人了,居然还这么不知道分寸!”

李婕妤静静道:“太后娘娘教训的是,臣妾知错了。”

太后见她如此顺从,便准了她起来,又让宫女给她看座。

李婕妤坐下之后,众人又恢复了方才的说说笑笑。不过说是说,乐是乐,但眼角眉梢处隐藏不住的情绪,都是对李婕妤的妒忌和鄙视。

李婕妤倒是出奇地安静,只是坐在那里,吃着鲜果,喝着暖茶,毫不理会任何人的目光。

宴席的桌上除了鲜果茶水之外,还有各式各样的糕饼点心,略略清淡了些,但也不失丰盛。

心中不怎么痛快的慕容巧,看着这些清清淡淡的食物,没了胃口,随即起身,向太后请求道:“娘娘,难得今日六宫姐妹,齐聚一堂,不如让宫人们端上薄酒,为大家助助兴吧。”

太后稍微想了想,方才点头准了。

宫女们端上来的是清淡可口的糯米酒,慕容巧看了看被斟满的杯子,又看了看低眉顺眼的李婕妤,忽而露出笑容道:“这第一杯就由本宫来起个头吧。”说完,拿起酒杯,先是对着太后敬了一下,“这一杯,先祝太后娘娘凤体安康。”

周佑宁闻言也跟着拿起杯子来,让宫女自己满上,孟夕岚忙小声提醒:“公主殿下,您不能饮酒。”

周佑宁眨眨眼睛:“就这一杯,我尝尝味道。”

趁着没人注意,她一口气给喝完了。

敬过太后,慕容巧又换了一杯敬李婕妤:“妹妹怀孕,乃是大喜之事。所以,本宫这杯酒敬妹妹,预祝妹妹母子平安,心想事成。”

此话一出,众人不免三三两两的交换起了眼色。

任谁都听得出来,她说的都是反话。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nkxkJ2oWTJ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