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鬼嫁by公子欢喜 顾景庭林亦可免费阅读小说

青笛突然觉得心里钝钝的疼,长这么大除了她娘之外还没有谁这么全心全意地对她好过。而且她娘对她的好跟这个人的好还不一样。

她只接触过楚遥岑一个傻子,不知道是不是天下所有的傻子都跟他一样,感情直来直去,谁对他好一点点,他就拼了命的对谁好。她也不知道楚遥岑的这份“欢喜”能保持多久,若是她日后逃离了,从他的生命中永永远远的消失,他会哭吗?

若是这漫长的岁月之后,真的能有有人能陪她终老,那人会是楚遥岑吗?

青笛再偷偷伸头出去看,楚遥岑已经离开了。她叹了口气,她还有大仇未报,她还有洺儿要照顾,这一切对她而言都太艰难,已经没工夫再分出精力回报楚遥岑的这份情感了。

她想了许久才回过神来,犹豫片刻,没有回秀阁,而是直接去了风怜意那儿。

青笛到的时候,风怜意已经不哭了,一个人坐在院中的大梧桐树下发着呆。

青笛见此刻恰好沈氏不在,便上前同她说话道:“二姐,楚公子今日真的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情?”

风怜意双目无神,仿佛没有听见青笛说的话。

青笛蹲下去与她平视,怔然道:“二姐,逃避是没有用的,若是你再一字不提,丞相和沈姨娘真的要把你嫁过去了。”

风怜意依然没有看青笛一眼,只冷笑着道:“难道我不愿意,他们就不让我嫁了么?”

青笛听她这无奈的语气,知道她绝对是不想嫁的,便好奇问道:“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沈姨娘要你嫁到楚家呢?沈姨娘一直想要与我交好,不就是为了借着我掌握楚家一家子门脉吗?”

风怜意叹息一声:“你毕竟不是她的亲生女儿,用起你来,哪里比得过用我顺手。”

听完这句话,青笛就知道这事情一定是沈氏搞出来的。沈氏觉得她不可靠,所以要逼迫自己的女儿也嫁到楚家去。

“那么楚公子对你做过那种事情吗?”青笛又问道。

风怜意总算聚了聚目光,看着她道:“这不重要。”

“不,这很重要。”青笛认真道:“楚公子是个纯粹的人,我不希望你们因为一些目的利用诬陷他。”

风怜意好笑地看着她:“青笛妹妹,你又有没有利用过楚公子呢?你敢说你对这纯粹的人,一直以来也是一份纯粹的心吗?你敢说你从来没有利用过他吗?若不敢,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呢?”

“我......”青笛说不出话来,她自己都一直在利用楚遥岑,现在又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难道你是真心爱着楚公子的?”风怜意又如此问她。

青笛张了张口,依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风怜意轻笑:“若不是真心爱着的,就让我到楚家去吧,反正正妻的位子是你的,你我姐妹一场,日后在楚家还可以相互帮衬着。”

青笛咬了咬下唇,实在不知道怎么应该风怜意了。

好一会儿,青笛总算开口问她道:“你不想嫁吧?我觉得你对侯爷有着很深的情感。”

风怜意目光飘远,又陷入沉思之中。

“若是你不想嫁,又何必非要强迫自己嫁呢?这种事情本就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就算你真的嫁过去,你心里会开心吗?对于尸骨未寒的侯爷,你心里过意的去吗?”

风怜意苦苦地笑了两声,叹息道:“青笛,我特别羡慕你,你敢做很多事,你敢斩断这纠缠着你的血脉羁绊,可是我不敢。她是我娘,我必须要顺着她的心意。”

“血脉牵绊?”青笛似乎觉得可笑,道:“这种东西,不是从十年前风丞相把我们赶出去的时候,就已经被他给斩断了吗?”

风怜意转头看她,无奈道:“你终究还在记恨父亲,其实父亲当初只是想讲你娘赶出去,他对你还是有着一份父女之情的,现在把你接回来,不一样对你很好吗?”

青笛听她说这话,简直要吐了。风伯阳对她好?对她有父女之情?且不说之前多次因为风言荟而错怪她的事情,就是这次风怜意和楚遥岑之事,他有问过她的意见吗?他不是一开始就摆出一副你绝对要让你姐姐嫁过去的姿态吗?

试问这世上有哪个父亲,嫁女儿的时候还嫁一个姐姐过去给自己的女儿添堵?

青笛听风怜意把话引到这个路子上,就完全不想跟她说话了,只道一句:“你好好想想吧。”便转身离开此处。

风怜意倒还不放弃,对着青笛的背影出声道:“青笛妹妹,你原谅父亲吧,他真的有悔过!”

青笛飞快地离开风怜意,懒得再听她说任何一个字。

且这世上许多事,难道只是悔过便可以被原谅了?悔过就会让她母亲活过来?就能弥补这在外头的十年里他们所受的一切苦难和折辱?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了,青笛本打算回秀阁的,可是刚走到一半,她的“贴身”丫鬟春分便半路迎上来道:“五小姐,夫人喊您过去一趟。”

青笛停下脚步,怀疑地看了她一眼,今天出来的时候,风伯阳的人看着她,她不好带完杀一起出来,所以现在一个人,也不敢轻易去殷氏那儿。

“喊我做什么?都这么晚了,没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我回去吃完晚饭洗洗睡了。”青笛不耐烦地对她道。

春分轻笑回道:“夫人好像是说关于小公子上学的事情。”

青笛一听是关于洺儿的,便不再考虑其他,点点头跟着春分走了。

见着殷氏的时候,洺儿也就站在她身边,他的脸色看起来好多了,人也有了精神,正吃着殷氏递给他的糕点。

“洺儿……”青笛轻轻喊了一声,洺儿猛地回头,看见是青笛,便跑过来扑进她的怀中,亲昵道:“姐姐,你来看洺儿了啊。”

青笛将他拉开一些距离,上上下下打量他之后,关切问道:“洺儿,你的身体还好吗?还有没有哪里疼?”

洺儿连连摇头:“殷姨姨找了好多大夫给我看病,还给我药吃,我现在已经好起来了。”

青笛听洺儿这么说,便抬头看了眼殷氏,殷氏无所谓地道:“我既然听了皇贵妃娘娘的要求,自然会好好照顾洺儿,你无需感谢我,也无需怀疑什么。”

青笛点点头,还想要再同洺儿说些话,殷氏便吩咐下人道:“把小公子带下去休息吧,青笛,我们再商议商议洺儿上学的事情。”

青笛只好应了一声,便依依不舍地看着洺儿被带走。

“洺儿这身份,我们绝对不可以说他是老爷的儿子,免得被别人搬出多年前的丑事,败坏相府名声。所以我只能告诉旁人,洺儿是我远房亲戚的孩子。而这个身份,想要进金坛书院很是困难。”殷氏一开口就搬出了这个话,青笛皱了皱眉头,没吱声,听她继续说:“我今日特意问了窦德元老先生,他和金坛书院的院长是好朋友,他替洺儿求了情,院长答应让洺儿过去上学。”

青笛轻轻一笑,道:“谢谢殷姨,殷姨费心了。”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殷氏说完洺儿的事情,又看着青笛,担忧地问她道:“青笛啊,今天的事情,你是不是很难过啊?”

“难过?”青笛似乎有些不解,又立马反应过来道:“殷姨说二姐的事情啊?没有没有,殷姨多虑了。”

“若真是殷姨多虑了便好,殷姨不希望你因此跟你二姐之间产生什么隔阂。”殷氏语重心长地对她道:“日后你就会明白了,对咱们女人来说,对咱们再好的男人,也比不过一个知心知底的姐妹……”

殷氏说着,居然开始暗暗抹着眼泪了。

难道她做这种神情,是回忆起自己的母亲了吗?

青笛刚这么想着,殷氏果然开口说道:“我和你娘便是如此,出嫁之前,我们本是多么要好的姐妹,可是在丞相要赶她出去的时候,我却没能救下她,这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觉得要顺着老爷的心意,我觉得老爷对我才是最重要的,到后来却发现,完全不是这样……”

青笛想到陆银说的关于那个玉佩的事情,心里已经认定殷氏就是杀害她娘的凶手,现在她说的一切都都是在哄骗她。青笛冰冷地看着她,不作一词。

殷氏继续道:“这些年来我一直很后悔,一个女人,能有一个陪着自己一生一世的好姐妹,比什么都要好。要是当初我拼死也要求丞相大人将你娘留下来,现在你们的命运,可能就不会如此凄凉了……”

“凄凉吗?”青笛轻笑道:“殷姨言重了,虽说活着不易,但还不至于到凄凉的地步。”

殷氏愣了一下,原计划着青笛听到这一句话,便也跟着她哀伤起来,悲叹自己的命运,接着她便可以借助这话继续下去,围绕着楚遥岑和风怜意这件事展开,破坏她和沈氏的关系。现在青笛把话说成这样,她要怎么继续说下去?

殷氏尴尬地笑了笑,只好直接道:“其实我的意思就是说,叫怜意和你一起嫁到楚家去这件事,你就答应了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nkxka2dWTR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