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室友每天晚上洗澡很晚 bl文库 洗

江南烟雨,塞北落日,何处良辰无美景?青山长在,绿水长流,何愁不能再相逢。

杜少卿是笑着回到客栈的。彼时,沉醉正对着窗台外祈祷。

拉着杜少卿的衣袖傻笑了好一阵儿,又有些急躁的想知道遥夜的消息,但是不知怎的就是问不出口。杜少卿带着她坐到椅子上,慢悠悠的喝了茶,才笑着问道:“小醉儿,就没有话要问我的?”

沉醉张了几次嘴,发现还是问不出,于是耷拉着脑袋,像焉了的兔子。

杜少卿哈哈大笑,揉了揉沉醉的头,无奈的摇摇头:“不逗你了,明天遥夜就可以出来了。”

沉醉猛地抬起头来,眼眶已然红了。杜少卿勉强压住心中的苦涩,摸了摸沉醉的脸:“真的,明天起,你就可以……”没有说出口,是因为沉醉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杜少卿就着亲亲她的手心,沉醉身体一颤,将手收了回去。杜少卿眼眸一暗,又恢复到嬉皮笑脸的样子,道:“小醉儿明日就要离开我了,我一定要趁着今日里占尽便宜才是。”

“……”

就没有一点话要和我说的吗?杜少卿看着不言不语的沉醉深深叹了口气,罢了,反正不久会再见的。杜少卿走过去抱了抱沉醉,感觉到她身子僵硬,苦笑着道:“小醉儿,我自然不会对你怎样的。”沉醉何曾见过这般没有生气儿的杜少卿,急急的就要解释:“我,没有,我……”谁知杜少卿立马哈哈大笑起来,退得远远的,竟笑出眼泪来了,指着沉醉道:“小醉儿,你实在……哈哈……”沉醉这才知道自己被耍,若是往常肯定追上去打杜少卿了,而今却完全没有了玩闹的兴致,沉醉盯了杜少卿好一会儿,直把他脸上的笑容盯没了,才开口道:“杜少卿,这是我和你第三次道别了,当面的这是第一次。此次一别,也不知何日相见,你……一定要好好的。”

杜少卿嘻嘻一笑,打了个哈欠:“我累了,去休息了。”

沉醉没有抬头,明日啊……

第二天沉醉早早的侯在衙门口,等着遥夜出来。那灰白衣衫包裹着的人儿没有像其他犯人一样的萎靡。他站在那里迎着光对着她笑,她便也跟着笑,他一瘸一拐地往前走了两步,她也跟着走了两步,直到两人相遇,拥抱在一起,他才把头埋在她耳边,笑嘻嘻的说:“沉醉丫头,你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呢。”她紧紧的抱着他的腰,半晌之后才闷声闷气的道:“想你了。”他点点头,抱得更紧一些,“我知道。我也是。”

站在转角看着的两个人一个捏紧了拳头,脸色铁青,一个面无表情,看不出所以然。

“你就一点儿不生气?”倪瑞忍不住,对着杜少卿大吼,“他们俩就那样抱着,你就不介意?”

“呵呵。”杜少卿轻笑道,“表哥,你未免太性急了。”

“我性急?”倪瑞抬起手指过去,“你看看,你看看,我从来没见过他那样笑,我不急?我可没你这么能忍。不行,我要去分开他俩。”

杜少卿一把拉住要冲出去的倪瑞,严肃地道:“表哥,你这一出去,计划可就全乱了。”

“我……我顾不得。”又要往前冲。杜少卿松开他,自己站好了,“那好,你去吧。”

倪瑞看看他,又看看还抱着的两人,闭着眼长叹一声:“你怎么随时都这么冷静。”再睁眼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焦躁。

“因为她总会回到我身边的。”杜少卿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转身往客栈方向走,“我尽力给她快乐,但必须在我眼前。表哥,我先回客栈了,沉醉会来道别,你也回宫里去吧。”

“给你快乐,在我眼前。”倪瑞喃喃自语,那阳光下的男人还兀自笑得开心,“遥夜啊,遥夜,不知道你回到我身边时会是什么样呢?呵呵。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啊。”

杜少卿没有猜错,沉醉果然来于他告别了,带着遥夜一起。两个男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遥夜去沐浴,沉醉则留下来与杜少卿单独相处。两人也不说话,沉醉是不知该怎么说,事到如今,他对她的恩,对她的情,岂是一句谢谢就可以了断的。而杜少卿则是因为胸有成竹,想着还有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这会儿少说两句也无所谓。

屋子里静得吓人。沉醉觉得口干,伸手去倒水,杜少卿抢先一步,为她斟了茶,“这是我早上泡的,或许不好喝。你将就点。”

沉醉把杯子握在手里,点点头。

“去休息会儿吧,待会儿要走了。”

“好。”

没有问他为什么不留她,也没有问他是否舍不得。有的话,只能烂在心里,说出来就不对味儿了。

夕阳西下,总是断肠。

三人在城外话别。杜少卿雇了辆马车,给沉醉塞了一大包银子。沉醉本来还推迟,倒是遥夜笑眯眯的说:“收下吧,我俩正没钱不是吗?”

沉醉红着脸将它放进马车里,轻声道了谢。

“杜公子,这次谢谢你救了我。”说着抱拳致谢。

“不过举手之劳罢了,遥夜兄不必如此多礼。”杜少卿笑得云淡风轻,“这以后的路,遥夜兄可要多费心了。”

“这是自然。”遥夜看了看坐在马车上的沉醉,笑着道,“我一定会让她开开心心的。”

“如此,我也就放心了。”杜少卿挑挑眉。骑着马走了几步:“小醉儿,你可要多多保重。”

“嗯。”沉醉红着眼,“你也是。”

“语桑,我会先带着她的,你放心。”

“我知道。”

“那么我们就后会有期了。”杜少卿深深看了沉醉一眼,跟遥夜笑着告别。

“后会有期。”遥夜亦回之一笑。杜少卿一甩马鞭,“驾”,在沉醉眼前迅速消失。

沉醉忍着的眼泪哗啦啦的流出来,遥夜一瘸一拐的走过去,坐上马车,帮她擦了擦,安慰道:“别哭了,还会见面的。”

“嗯。”沉醉胡乱的抹了两把,笑着问:“我们去哪儿?”

“这苍茫的大地,没有一处不可以去的。”遥夜坐正身子,朗声道,“沉醉,从今以后,我们相依相伴,天涯海角。”

和以前一样,遥夜意气风发,而自己则坚定的认为他一定可以给她想要的宁静与幸福。太阳落山,而心里却是朝霞遍布,沉醉柔柔的笑着,大声的道:“好,我们一起,相依相伴,天涯海角。”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nkxkg2wWTg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