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翻云覆雨之逐艳曲 受向前爬再被攻拖回去

看着秦澈的那眼神,云轻尘还是受不住的给他解开了。

毕竟总不能让他这样一直哭下去吧……

云轻尘死也不会承认其实自己是有些心疼。

“我出去一趟。”

云轻尘解开之后对着秦澈说道,语气中有些跃跃欲试,毕竟这说明她已经完全能够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时候把人的穴位给点上。

只要精准的点上敌人的死穴,这些人一定会插翅难逃。

不过今天她还是要先去圣女的选拔,她倒是要看看,那两人到底想要怎么要了她的命。

秦澈点点头,反正那不识好歹的家伙已经被他解决了,所以现在的他很是放心。

云轻尘出了门,就是来到一个高高的场地之上。

圣女的选拔分为几轮,云轻尘倒是没有想要什么能够选上什么破圣女的,毕竟她根本就不是青鸢国的人,这第一轮的血脉浓度这关她就是完全的过不去。

她来这里的唯一的一个目的就是要搞清楚那个圣女是为什么要杀她!

这也许关系到另外的秘密。

青鸢国的血脉浓度是从一品划分到九品,九品为最高的等级,品级越高,血脉的浓度也就是越强,一般的在鸾凤城的人血脉的浓度差不多都会是在三品左右。

而那个圣女听说在上选拔之中已经达到了六品的品阶,已经是非常之高了。

云轻尘到了这个广场的时候选拔测试血脉的地方已经是挤满了人。

鸾凤城的圣女选拔是青鸢国最为重要的一场比试。对这里的人而言,圣女是她们心目中最为敬仰的人,也是她们为之奋斗的目标,而参与圣女的多选拔,每个人的一生之中只有一次机会。

而在这里观看的人也不在少数,毕竟是十年一次的盛会。

为了维持秩序,云轻尘好像又是看到了昨天晚上的那一队队的人马。

可是这些人的状态显然有些不太好,经过阿宝那样一折腾,这些个人感觉都是精神萎靡的样子,甚至连有些人的脸庞之上好像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样子。

果然这个怪力的阿宝,让这些个队伍狠狠的吃力一个大亏。

估计这些人以为昨天晚上都是做梦来着,怎么可能会有这样一颗蛋夜袭呢?

“你们说这次圣女会是谁啊?”

耳边突然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

“那还能有谁啊,听说青莺公主的血脉浓度已经达到了五品了,仅仅只是比圣女低一品而已。”

“别说了,我听说青莺公主拐走过个男人,估计现在失身了都差不多,哪里还能来竞选圣女。”

“哎,你这可就不知道了吧,那个男人可不是个善茬,听说是玛雅帝国的王爷之类的,青莺公主什么都没落到手还被那男人打成重伤,连府邸都是被放了一把火个烧了精光啊!”

“不会把!居然有男的连青莺公主都是瞧不上眼,青莺公主可是我们青鸢国的第一美人,就是连我看了都是有些心动啊,居然还能下的去手。”

“我估计那个男人是个断袖!不然怎么可能不动心。”

云轻尘听着这些人的讨论,心中莫名的有些开心。

不过要是秦澈知道这些人以为他是一个断袖的话会不会气的跳脚?

也不对,要是依着秦澈的性子估计就是会选择无视,一般对不重要的人秦澈的选择完全就是无视,赤裸裸的无视。

他这个人的性子真是两面极端化的厉害。

“肃静!第一轮的测试要开始了。”

一名老妪站在了广场之上,有些沙哑的嗓子说道。一双浑浊的眼睛却是打量着这场下的参选人。

听到了这样一句话,云轻尘周围的窃窃私语瞬间被打断了。

场下的所有的人眼底都是染上了一抹炙热的光芒。

这是她们最为神圣般的选拔就是要开始了,也许这样一个选拔只要能够成功就是能够改变她们的一生,因为圣女所拥有的权利和地位死她们的遥遥而不可及的。

权利地位虽然是那样的重要,但是往往却比不上来自于圣女这个身份来的荣耀。

而且成为圣女之后还有一次能够获得神秘力量的机会,传说这种机会,可以让人突破到轮回境从而离开这个大陆前往神界。

这是每个人都一直梦寐以求的。

虽然这个机会没十年都会有一次,但是已经好几百年都是没有人成功过。

可是这并不妨碍青鸢国所有的人对这个虚无缥缈的机会的向往。

因为突破轮回境前往神界时星月大陆所有修炼者心中所追求的目标!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zjxRJodSTJ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