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尊男卑

宝贝你太紧了真舒服 风流小医仙

傅慎前脚刚迈进别墅,后脚客厅便灯火通明,也传来了年迈苍老的声音,“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去哪了你,臭小子。”

傅慎苦笑一声,看了看怀里的女人,没想到老头在这等着他呢。

本来老头就有撮合的意思,虽然他不得不承认,对于沈纤他的确有很大兴趣,但总归不希望老年人插手,这下老头看见他抱着沈纤回来,恐怕又要闹哄一通。

但又有什么办法,该面对总归要面对的。

傅慎迈着长腿走进了客厅,瞥了眼怀里的女人,声音低沉道,“老头,小点声。”

傅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抬起了头,却在看清面前的人后,惊讶的手里的遥控器都掉在了地上。

“这,这……”傅老爷子结结巴巴的,嘴张的老大,一脸不可置信。

此时傅老爷子也是不知道该是惊是喜了,他的确有撮合这两个年轻人的意思,本想要费好大周章,但这是什么情况?!

他这孙子倒是争气,直接把人家姑娘灌醉了领回家来了?

傅老爷子一想这就想偏了拄着拐杖走到傅慎面前,一巴掌拍在他胳膊上,骂道,“臭小子!你混蛋!”

傅慎被骂的一头雾水,看着自己面前一脸怒气的傅老爷子,显然有点懵,蹙眉问道,“老头,你抽什么风呢?”  

傅老爷子听罢,又是一巴掌打了上去,好啊,这臭小子还学会装疯卖傻了!

沈纤医生这么好的小姑娘,想给他相来做媳妇,他倒好,挺有主意的啊,快他老人家一步啊!直接把人给这么迷回家来了!

“还装疯卖傻!你说!你对人家沈纤医生做什么了?!你这个孽孙啊!”傅老爷子一脸恨铁不成钢。

傅慎这才明白过来,这老头是误会了!以为他对沈纤做了什么混账事,无奈的摇摇头。

“别打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傅慎不自觉的提高音量,说着他自己耳根也微微泛红,老头年纪这么大了,也不知道心里都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傅慎抬腿便朝楼上走,“我先把她安置下来再和你解释。”

傅老爷子显然对这一系列状况也是云里雾里的摸不清楚状况,无奈叹口气,“去去去,赶快去。”

说着傅老突然又顿住了,一双混浊的眼睛叽哩咕噜转着,透着狡猾,又叫住了傅慎,“臭小子,等等!”

傅慎吐了口浊气,“又怎么了?”

“送你房间去!傅审那小子今晚回来的早,不想出什么乱子就别让她睡在客房!”傅老爷子撇了他一眼,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傅老爷子说罢,傅慎顿了顿,手的力度不自觉加重将女人抱得紧紧的仿佛生怕她跑了一般。

“我知道了。”

……

沈纤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吃了一颗糖果,好甜好甜。

嗓子干哑,痛的厉害,就连脑袋都要炸开一样,沈纤缓缓坐起身来……

揉了揉眼睛看清身边的一切,沈纤猛地爬下床,踉踉跄跄。

“傅先生!傅先生!!!你醒醒!”沈纤推了推傅慎,到后来直接是剧烈的摇晃着傅慎的肩膀。

这里是傅慎的房间,她来给他诊治,当然认得!问题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傅慎被晃醒了,有些不满的捏捏眉心,回过神便看到了一脸焦急防备,头发还微微蓬乱的沈纤,愣在了原地。

傅慎突然想起昨晚……想着他的手不自觉的附在了自己的唇瓣上。

“傅先生……我,为什么会在傅公馆?”沈纤站在床边,和傅慎保持着距离。

傅慎看着她防备的姿态,挑挑眉,一副好整以暇,“你以为呢?”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沈纤咽了咽口水。

傅慎无奈摇摇头,他知道这丫头逗不得,神色立即正色道,“别误会,你昨晚误喝了我的白葡萄酒,酩酊大醉,你不告诉我你家在哪里,只能带你来傅公馆,至于为什么在我房间里……”

傅慎顿了顿,继续道,“我弟弟,傅审,你知道的,他昨晚回家了,把你独自放在客房,我想,你应该明白。”

沈纤听罢,愣了片刻,似乎放松的吐了口浊气,“原来……是这样啊。”

傅慎听罢勾勾唇角,“不然……你以为呢?”

沈纤看着那张笑得如沐春风的面孔,咽了咽口水……

她以为的?

当然不能说了!不然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没……没什么……”沈纤含糊道。

突然手机铃声打破了两人氛围,是沈纤的电话。

沈纤忙拿起手机,心里庆幸着,在看清来电显示的一瞬间,脸上有了惊喜的表情。

来电显示上写着的联系人是——洛姿。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b/2020/czmxgIysSTI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