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尊女贵

m吃你黄金时的感觉 宝贝你的奶好涨

云裳看了看外面还漆黑的天,微微叹息,现在急不得,必须了解清楚了情况才能逃出。

“请问两位姑娘,这白天寨子的门可关上?”云裳思忖着问道

“回公主殿下,白天为了方便进出到是开着的。”翠兰谨慎的答道

云裳看了看恭敬在一旁站着的两人,知晓在两人心中自己地位特殊,自己刚刚的言行拉他们拉回了原本的身份,常年的教养在此刻方才体现出来。云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两位姑娘不必如此,说来我明日能否逃出还要仰仗两位。”云裳拉着两人的手,请两人坐下,“请坐下聊,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不知两位姑娘可愿帮我?”云裳诚恳的说道。

翠蝶抿了抿嘴唇说道:“这山寨……嗯……”

云裳看出翠蝶翠兰的顾虑,谨慎的说道:“我知道这样做也许会逃脱不了,但我绝对不能等死。请两位放心,我的计划绝对不会连累你们,就算我被抓了回来,也绝对不会供出你们两人。”翠蝶为难的看了看云裳,又看了看翠兰,低头不语。云裳复又说道:“我知道你们害怕,可还是恳请两位姑娘帮我,一旦我脱离险境,必调军队前来营救两位,捣毁黑风寨,惩处恶人,为魏莹报仇。”

翠兰闻言抬眼看去,见云裳眼神坚定,微微攥拳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方才说道:“我信公主……只求公主如若逃出替我们小姐报仇。”

“你放心,我以皇族血脉起誓,绝不背弃誓言!”云裳举起右手郑重发誓道

翠兰翠蝶两人相视点了点头,云裳微微松气,对两人招招手,两人附耳过去,小声的商讨着明天的安排。夜渐渐深了,事情安排妥当,云裳也困得不行了,翠兰翠蝶也便久留先离去,只等明天清晨行动。送走了两人,云裳摊倒在床榻之上,原本强装的镇定分崩离析,云裳抱着自己的胳膊轻轻颤抖,里衣已被冷汗打湿,前世自己虽然被骗被害,最终落得个惨死的下场,但直面这样未知的危险,面对的是一群亡命之徒云裳却是第一次,说不怕都是骗人的,在人前云裳一直暗示自己要镇定,要冷静,如若这个时间自己乱了阵脚,他人如何能信自己,如何能帮自己,可是……云裳心中翻出阵阵酸楚。明天,明天是唯一的机会,云裳在困意中沉沉的睡去。

伴随着山寨中的鸡叫声,云裳从睡梦中醒来,起身推来窗只见天空中飘着点点细雨,是个阴沉的雨天。云裳心下一沉,雨天山路难走,更容易留下马蹄印,也就容易被抓回,今天必然十分艰难。

“咚咚……”木质的门响了两声,云裳回神将窗关好,打开门去,只见翠兰端着一盆热水立与门外:“公主请洗漱。”

“有劳,在这边不要叫我公主了吧,叫我云裳就好了。”

“呃……奴婢不敢……”翠兰低头道

“现在我都这般处境还在意这些没用的规矩干嘛,快进来吧。”云裳笑着说道

翠兰见云裳亲和的笑容,也微微一笑道:“公主这般沉着,想来必能逃出去,奴婢和翠蝶相信公主……”

“嗯~”云裳目光坚定的点了点头,简单洗漱之后,翠兰与云裳两人前往厨房,寨中的土匪侧目看来,调笑道:“小美人,去哪呀?”

“是啊,是不是找我呢?”

“滚,滚,那是压寨夫人。”

“呵,压寨夫人,那也要能活过……”

“咳咳……”

云裳闻言眼中一暗,看来这些人都知道他们那寨主的打算,真是一群王八蛋,云裳按耐住心中的怒火,面上不显平静的随着翠兰走进厨房。厨房不算大,旁边就是粮草的仓库,离马厩也不算远。云裳端起板凳立与厨房窗下对着翠兰点了点头,翠兰会意,从灶中拿起点燃的木柴扔到一旁的仓库边,再将厨房点燃。云裳艰难的翻出窗户,靠与墙边静静等待。眼看浓烟滚滚,翠兰将衣服扯出一个口子,在脸上抹上烟灰,大声唤到:“救命呀,救命呀!”

“怎么啦?”外面的土匪应声赶来,翠兰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大声喊道:“救命呀~~”

“滚开,着火了,快来救火!”

眼看着大火蔓延,越来越多的土匪向仓库赶快,云裳披上翠兰事先备好的破衣趁乱跑到马厩,拉起一匹褐色的马翻身上马:“马儿马儿,我现在就靠你了~驾!”

云裳骑着马匹按照翠兰的指示向南面的寨门赶去,寨门前四名守卫中的两人前去救火,而另外两人正围着翠蝶。“滚,我们没收到寨主的命令,你不能下山!”

“大哥,求你了,真的是寨主的意思,寨主让我准备丝线,可在寨中哪里去找丝线呀,两位大哥求求你们了,让我下山吧……不然,不然没有准备丝线,寨主会打死我的……呜呜……”

“哼,现在寨中失火,谁知道你是不是要趁乱逃走,哎?那是谁呀?”

“驾!”云裳心中一紧,双手紧握缰绳,身子放低冲了过去。

“等等!”守卫大骇,刚刚冲过去那人分明是昨日抓来的女子,一名守卫将翠蝶推倒在地,也不理会,赶忙上马叫到:“滚!给我老实待着!兄弟们,昨天抓的娘们跑了!快随我去追!”

在不远处运水救火的土匪闻言,扔下手中的水桶,纷纷骑马追去。一时间山寨乱做一团。云裳焦急的打马下山,虽然从小便学了骑马,可平日里骑马的次数实在有限,马术只能算尚可。再加上泥土被雨水打湿十分难走,山间又是小道,对云裳来说实在有些难度。山间的风带着冰冷的雨点打在云裳如玉的脸上,衣衫已经湿透,山间本就凉些,再加上策马疾行云裳的嘴唇已经冻得发紫,牙齿不住的打颤,树枝划过云裳的面庞留下鲜红的血痕。

“驾!给我站住!”

“驾!臭娘们,等我逮到你,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站住!”追来的土匪越来越近,不堪的叫嚣充斥山野。

“给我射!”

追赶的土匪渐渐失去了耐心,抽取背后的箭向云裳射去,一支支箭划破云裳的衣衫,在云裳身边呼啸而过,云裳无力抵抗,只能尽量压低身体,双腿夹紧马肚, “驾!快些,再快些!”眼看着前方一处转弯,云裳不敢放慢速度,握紧缰绳向右侧身。“唔~”云裳的箭头中了一箭,鲜血顺肩淌下染红了云裳的衣衫。云裳咬牙向前冲去,不能停下,怎么都不能停下。

可是不想马儿转弯时后腿中了一箭,“嘶~嘶~”马儿吃痛,步伐不稳在泥泞的路上直直的倒了下来,云裳被马儿摔了下来,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披在身上的破衣掉了下来,原本就湿透的衣衫被泥水弄脏,发髻散落,双手划出点点鲜血,肩上的箭又深了几分,腿也摔得生疼,半天使不上劲来。马蹄声越来越近,云裳挣扎着想站起身来,可惜半天没有进食,再加上受伤,又摔得不轻,竟然使不出力气来。

“哈哈,跑呀,我看你跑呀!”一名高个土匪大笑着骑马赶来,看着云裳狼狈的样子十分开怀,扬起马鞭要像云裳抽来,云裳下意识的举臂相挡。

“啊!”没有意想的疼痛,却闻及高个土匪大声叫了起来,云裳看去只见一只白羽箭直直射入土匪的右臂,贯穿过去流血不止。

“裳儿!”哒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白羽箭,云裳艰难的看去,红色的汗血宝马越来越近,哥哥,是哥哥来了……云裳突然觉得紧绷的弦松了下来,视线定格在马上一席黑衣英姿飒爽的男子身上体力不知的昏厥过去。

“裳儿!”夏云轩策马狂奔,举弓连发六箭将冲过来的六名土匪射下马去,飞身匆匆赶到云裳身边,将云裳紧紧搂着,双手不住的颤抖,轻轻擦拭云裳脸上的污渍,怀中的云裳脸上带着血痕,嘴唇乌青,发髻散落,满身泥泞,肩头还插着一只箭,这是他疼爱了这么多年的妹妹,这是他捧在手心的妹妹,竟然,云轩只觉怒意滔天,取刀将云裳肩上的箭砍断,脱下披风小心的盖在云裳身上,抱起云裳双足点地飞身坐与马上。

“少将,这些人如何处理?”

“都给我杀!”夏云轩双目微红,转头狠狠的瞪着被按在地上的土匪冷酷的说道。

“是!属下领命!”

夏云轩不再停留,抱着云裳一路驰骋,心中说不出的恐慌,裳儿,你不能有事,你千万不要有事……云轩嘴唇紧闭,握紧马缰在山间飞奔,马儿似乎感应到主人的紧张,嘶叫着向山下冲去。完全不去理会背后传来的惨叫之声。

天朝天和二十一年,雨,黑风寨半天之际几乎灭寨,血洗山丘,从此,黑风寨从天朝历史上永远消失。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g/2020/cNkDkA2fNDA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