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尊女贵

老板把我摁倒办公桌视频 在办公室用钢笔要了你

忍受了几天黏糊糊、软绵绵的小曲儿的洗礼,终于到了出发赶往城北某个小村落的义诊时间。此时的顾小七就像是一个刚刚被刑满释放的犯人,甩掉了背在身上的沉重枷锁,看着泛着阴云的天气,大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但是,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计划赶不上变化,撒籽不一定开花……正当小七行李都搬上了驴车,人也登上了车厢,就等着“喝!”一声甩鞭灰驴阿宝让它使出吃奶的劲儿迈步出发的时候,胡明芳出现了——

“小七女侠,江湖救急,你先别走啊!”胡明芳略胖的身形从拐角处出现,边跑,还边不断挥手示意,让小七先别走。

“唉,小衣,我现在真想说一句‘风太大,我听不清楚啊’!”顾小七跳下车,转过身对着同样一脸郁闷的小衣说道,“但是,唉,这个阿宝,怎么老在关键时候掉链子呢!居然连鞭子都恐吓不了了,屁股都没动一下……小衣姐,你该不会昨天晚上没喂饱它胡萝卜吧?”

“呃,小姐,你有讲过让我喂它吃胡萝卜?阿宝不是一向吃青草的!”小衣一脸惊悚地盯着顾小七,好像她说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的。

“都是爷爷惯的啦,阿宝每逢月圆都要吃胡萝卜的……”顾小七讲的事情果然很惊悚,小衣一抖——有哪头驴能够养成这么种饮食习惯。

在小七耐心地向小衣解释着阿宝这头驴月圆吃胡萝卜这个习惯的养成的那点时间,胡明芳终于拖着奔跑得疲乏的身躯到了,“呼,呼——水,水,呼……”

“胡老,您缓缓……小衣,倒茶。”顾小七只觉肩头一重,胡明芳腿一软地就靠在了她身上。真不是一般的重啊!顾小七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胡老啊,男女授受不亲啊!您几天没洗了?!

接下来胡明芳讲出的话大概只可以用峰回路转、跌宕起伏,九转十八弯来形容——

河北南边的一个小县城爆发了瘟疫,这原本不过是一个县城的事,却因为当地县官的知情不报而致使疫情迅速扩大化,弄得事情一发而不可收。等到坐在金銮殿里的乾隆收到消息,原本怎么也得不到中央统治者如此重视的地方性小疫情早已造成了大批的流民和贼寇,更何逞现在还无法统计的死亡人数和经济损失。

那天坐在龙椅上的乾隆乍听到这个消息,立马就怒火攻心,气得两眼圆睁,胡子一抖,当场就下旨办了几个不负责任的官员,砍了不少人的脑袋。当然,除了惩办官员,专效摹圣祖皇帝的乾隆也不忘以慈悲的胸怀来对待自己的子民,在朝堂上就提出了要派太医前往疫情区以及任命皇子为钦差督导部署瘟疫救治善后工作的决定。

太医那边好办,乾隆圣旨口谕一出,太医院的几个怕死争功老头难得的意见统一,顾白芷就这么被以“医术精湛、生性慈悯”的借口推了出去……难办的是皇子那边——

众所周知,乾隆这厮子嗣偏薄,能安然长大的已经屈指可数,更不用提成才的,再加上乾隆喜欢过继自己的儿子给那些个叔叔伯伯……如今,还算在乾隆膝下勉强能算得上顶用的皇子,也就只有三阿哥永璋、四阿哥永珹、五阿哥永琪以及六阿哥永瑢。

这五阿哥永琪,乾隆自然是不愿意他去疫区冒这个险的,这里面除了他是乾隆暗属意的皇位继承人之外,多少也有着乾隆自己的私人情感,至于什么私人情感么,咱们下次再议。

再来说说永璋几人,乾隆向来不满意永璋这个儿子,觉得他就是一无是处一窝囊废;永珹么,倒是个不错的人选,不过他前几日才大婚,小两口正甜蜜着呢,作为一个好父亲,乾隆当然没好意思打扰……剩下的,就只有六阿哥永瑢这颗倒霉的蛋了。

听完胡明芳的私人版说辞,顾小七也大概知道自己这趟差是出定了,而且还必须跟着那个传说中除了画画什么也不会的六皇子永瑢一起去。

小七心里那个不甘心啊,凭什么我就是被炮灰的命啊——疫区,都没什么高科技防护措施加入其中的疫区啊,再加上一个什么都不懂可能只会捣乱的“金贵”皇六子……这帮老不死的,平日里仗着资格争破了头地抢功劳,遇到这种险情就来推我下水!

“胡老,您说,凭咱们的交情,我不是正在休假吗,能通融下不,就说我已经走了?”顾小七难得的声音放软,有了晚辈对长辈的尊敬态度。

然而这次胡明芳似乎是油盐不进了,喝了一口茶,用一种严肃的神情盯着顾小七,好像要从她身上挖出些什么,语重心长道,“小七,你的医术我是相信的。不然那帮老头子提出派你出诊的时候我就反对了……我的意思你应该也猜得差不多了吧!这次瘟疫来势汹汹,波及范围又大,再加上皇上又派了皇子督导,那些老太医我还真是不放心……你说,要是有个万一,咱们整个太医院可都是要赔进去的啊!”

顾小七在内心翻了个白眼,可恶,一个个地都吃定我了是不是,居然晓得以柔克刚,哼!“胡老,不是我不愿意去,咱们私底下说说——六阿哥那个人,让他琴棋书画,学学文人学子附庸风雅一下,他自然是出众的,但论及这些治国方略,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五阿哥,但不得不承认还是他靠谱点啊!你说,到时候在疫区,要是六阿哥心血来潮纸上谈兵一下,得有多少人赔进去?”

“所以我才要找你去哪里啊!”

得,自掘坟墓了!

“放心,我已经向皇帝请了道旨意——若是有突发情况,一切以你的意思为主!”胡明芳补充,“为医者,应该心怀天下,悬壶济世……小七,这可是你们顾家的家训!”一番话堵死了顾小七所有的路。

“唉,知道了。”顾小七心不甘情不愿地开始置换行头。殊不知,这场疫区之旅,却是顾白芷人生际遇一个崭新的开始,因为就此,她将正式踏入NC的风暴圈中。

正当顾小七和着小衣有气无力地腾换着行李,准备轻车简行好上路的时候,(没办法,本来是把义诊当做顺带游山玩水的,所以顾小七收拾了不少宝贝进行李,现在这么一整,全都用不上了。)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哎呦我的姑奶奶,可总算有人来开门了!快,水——”小衣才开门,就风一阵地跑进一个人影,嚷嚷着要水喝。

我们这什么时候成茶馆了,进来个就要水喝!顾小七与小衣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想到。

“小坠子,你来干什么?难道兰馨公主出什么事情了?”小坠子是兰馨身边的太监,平日里极少外出宫门,今天这么没个前兆地跑到自己这里,十有八九是兰馨出事了,顾小七想。

“咳,白芷姑娘,公主病了……”小坠子喝了大半碗凉水,才呛声说道。

“那请太医看过了吗?”这几日忙着义诊的事情,胡明芳没让顾小七在太医院值班,自然她也不知道宫里人的一些具体情况。

“看过了,太医说没什么大事……只是,翠屏说公主有些思虑过重,赶巧我今个儿出宫采办,就来让我问问说是姑娘前些日子答应公主的事安排的怎么样了?”

兰馨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终究是有些着急自己的这桩婚事,再加上小七迟迟未见行动,她忧思难解,也就病了……

咯噔,顾小七心中一紧,完了,又犯错误了——不在其位,不忧其境,自己怎么能什么事都不跟兰馨透个气呢……

“差不多了,你叫公主放心!”顾小七赶紧给了个肯定的答案,然后又眯着眼沉思了一会儿,继说道,“你先等会,我会房拿点东西……”

片刻之后,顾小七从书房走出,手里还拿着一封已经封好口得信,递给小坠子,“喏,这封信你拿去给兰馨公主,叫她千万按信上所说行事!”小坠子虽然年纪小点,却是忠心老练的很,把信交给他,顾小七放心。

“成,那白芷姑娘,奴才就先走了,钱总管还等着我一块儿把采办的东西带回去呢!”

“嗯。”

“小姐,我收拾的差不多了,咱们是要等着六阿哥那边的人马安置妥当一块儿上路吗?”小衣缠顾小七缠得紧,就怕她自己独自一个人也不带上她地就走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小衣心头一颤,我回去怎么跟老太爷、几位老爷和夫人们,还有一屋子少爷们怎么交代啊……七小姐,可是他们的宝啊!虽然平日里他们都气着她的捉弄闹腾,可哪一个不是把她往骨子里疼去的啊……小衣只觉眼前一黑——胡老啊,您其实是要害我吧!

“不等他了,我们先去,能早救一个是一个!”原来小衣眼前一黑的是顾小七的影子。

“哦,好的,那我们雇一辆马车吧,走得快些。”大事小七决定,小事小衣说了算向来是两人相处的模式。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g/2020/cNkDkB2JNDB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