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尊女贵

夫妻三人行独特玩法 从后面蹭我

“……”

客厅外隐隐传来骚动,拥有一头深紫卷发的美丽夫人拢了拢上好布料精心缝制的披肩,姿态幽雅地坐在昂贵的沙发上,高贵的酒红色长裙铺散开来,就如女皇一样神圣得不可侵犯。

上好的红木门不轻不重地被打开,高傲的少年微昂着头走进大得如宫殿一般的客厅,瞥见端坐在沙发上的夫人,皱眉,“穿着秋装开着冷气坐着,您还真是不华丽啊,啊嗯?”

此话一出,原本高贵姿态的夫人立即如火山喷发般唰地站起身,从身后唰地拿出一把高贵的羽毛扇,狠狠地敲上少年的头,“谁教你这么跟你华丽的母亲说话了?!”

“哼。”迹部臭着脸撇到一边,迹部夫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神秘莫测地笑了起来,“哦?看来你到巴黎去吃了向南的闭门羹吧?脸色这么不好。”

闻言,迹部的脸色更加地黑,“那个不华丽的家伙。”

“嘛嘛,这次去巴黎,感觉怎么样?在巴黎的分公司如何?”迹部夫人打开扇子悠闲地扇着风,却是说不出来的优雅。

“还算是华丽。”迹部一扬头,修长的手指抚过发,散发出与母亲一致的幽雅气质,其中还多了些高傲。锐利的紫眸一扫,看见钻石茶几上的硬纸袋,不由皱眉,“那是什么不华丽的东西?”

“啊啊,这个呀。”迹部夫人顿时笑得灿烂,身后仿佛有数朵玫瑰含苞怒放,“那可是可爱的向南酱给你送来的礼物哦,巴黎直递呢……”

“啊嗯?”话音还没落,已经舒展开眉的迹部就大步跨至茶几前,大手拿出纸袋里精心包装的礼盒,眉间染上笑意,“还算华丽,让本大爷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说罢便小心地拆开丝带,在华美的礼盒中的,是拥有上好面料精心制作而成的……

迹部大爷的脸色顿时变成了猪甘色,迹部夫人探头一看,顿时笑得形象全无,就差在地上打滚了。在迹部修长的手指下的,是一条有着深蓝与黑相间的格子的,无比华丽的,却加了细绒的——超级无敌厚围巾!

客厅中的空调仿佛吹出了风,那长长的围巾一摇一摇的,迹部夫人忍笑开口,“呐景吾,这个温度,你戴着围巾也不错啊。”

“……”迹部缓缓握拳,涨青了脸愤怒地发出毫不华丽的怒吼:“谁会在大夏天做戴围巾这种不华丽的事啊!!!!!!!!!”

其分贝之大,整整五分钟环绕于如皇宫一般高大的迹部别墅的上头。卡通形象的乌鸦飞过,白眼扫了扫地上,尖嘴张了张——一句“Baga”还没出口,就被那怒吼震得头脑发晕,从天空中直线落下……

而寄出礼物的罪魁祸首,正一脸无辜地按着自家门铃,同时在心里邪恶地想象着迹部童鞋收到礼物后的样子。

“来了,来了!”温暖的嗓音从门后传来,门打开的一瞬间,向南就扔下旅行箱,一把扑进洛美子的怀里,蹭蹭,再蹭蹭。

“哎哟,这是怎么了?”洛美子哭笑不得地看着难得跟自己撒娇的向南,沉默了一会,怀里传出闷闷的声音,“想妈咪了……”

‘妈咪’?!!!!

站在门口的赤也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反之前慈爱的姐姐形象的向南,在他的记忆里向南从来都是温文尔雅的长姐,如今这算什么?!长姐变幼妹吗?!

“呵呵,偶尔撒娇真的很不错呢。”洛美子笑着抚摸着向南柔软的发,看见眼前眼睛都要瞪出来的赤也,翻了个白眼:“看什么看,没看过母女亲热的啊?!快把姐姐的行李放回房间去!”

看过母亲亲热,可是没看过这对母女亲热……无辜的赤也一脸悲怆地提着两份行李艰苦地爬上了二楼——凭什么他要做苦力啊,他也很想妈妈啊……

可见,能顺理成章毫无尴尬无须介意地扑进母亲香香的怀里的只有从母亲怀里成长起来的香香的女儿啊(什么跟什么)!

一回到家里,洛美子很体贴地为赤也和向南放好了温热的洗澡水,现在虽然是大早上,但五月末六月初的热浪已经一波波袭来,因此客厅里的空调也开启了,但为了防止刚洗完澡就遇冷感冒,洛美子把温度调到了27度。

本想让洗完澡的向南赤也先去睡一觉,但两个人都说在飞机上睡过了,精力充沛,洛美子也只好让他们坐到沙发上看电视。向南一坐下就打开行李箱,拿出里面为洛美子买的东西——一双漂亮的紫色珍珠手链,洛美子收到礼物后很是高兴。直接就戴了起来。

在箱子里找了找,向南拿出在巴黎拍摄的相片,和洛美子一张一张地看着,一旁说不累的赤也早就在电视机的催眠下睡着了。

“这是宥夕,很要好的朋友。”向南指着背景是巴黎铁塔的一张照片说,照片上的紫发少女光彩照人,笑得张扬灿烂。洛美子细细地看了看,笑得温暖,“不愧是我们家向南的朋友呢。”

“恩。”向南弯起一抹甜甜的笑,指了指照片上另外的几个人:“这是达如,宥夕的亲姐姐,但性格却是完全不一样。”

洛美子看着淑女浅笑的达如和动作夸张的宥夕,赞同地点头。

“还有这个,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长,也是我加入的社团的社长,三年级的墨午学姐,似乎是中国人的样子。”向南拿着一张墨午的照片给洛美子看,“她和达如是好朋友,很美吧?”

“是呢,向南的朋友一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啊。”洛美子看着照片上一脸妩媚地靠在达如身上的墨午笑了,“对了,赤也有拍什么照片吗?”

“恩?好像有的。”向南翻了翻箱子,找出一叠相片来,“有宥夕和赤也他们拍的,都在这里。”

“来来来,让我看看。”洛美子有些惊讶地看着其中一张,照片上拿着球拍的少年们英姿飒爽,脸上是晶莹的汗珠与比阳光还耀眼夺目的笑容,向南看着也不由笑了,“这是赤也在网球部的前辈们,很照顾赤也呢。”

“这样啊。”洛美子满意地笑了,突然她睁大了眼,猛地抬头看了一眼向南,又迅速低下头去,笑得有些诡异,向南疑惑地探头看向照片,奶白的脸上不禁泛起微红。那应该是仁王拍的照片,地点是在去巴黎旅游的第四天,早晨向南与网球部正选一起参观的博物馆里,站在名画前面的是两个人。

披着长发的向南穿着淑女裙站在画前,微微仰头,转头与身边的人交谈着,身边的人是向南已经不太排斥的幸村,一身休闲衬衫与休闲裤,同样转头,微低着与向南交谈。由于是从向南的侧身拍的,看上去就好两个人在……

“这个……是角度问题,妈妈。”向南微红着脸解释,一边在心里怨恨仁王这家伙就是会选刁钻的角度拍出些令人误会的东西。洛美子应了声,可惜脸上的表情摆明了就是不相信,她仔细找起相片来。

“是紫蓝头发的孩子吧,让我找找,啊,找到了!”洛美子兴奋地拿起一张幸村的正面照,照片里的幸村微笑着,漂亮的矢车菊色眸子微微眯起,美得就像个下凡的仙女(……)。洛美子贴进照片研究研究,抬头向向南递出一个意味深远的笑,“这孩子长得很俊嘛,不愧是我们家亲亲向南啊……”

“妈妈……”向南微黑着脸无奈地开口,心里下定决心这比帐一定要还给那自称‘哥哥’的臭狐狸!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g/2020/cdjGRgZfdGg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