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尊女贵

姐姐的奶涨叫我吃 我的老公是冥王

海诺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微微摇了摇头并说道:“害怕了吗?害怕可以抓着我的手哦!”

海诺说话的样子真的想让人不想在里他一样。

电影看到半截

便自觉无聊就拉着他出去了,走到门口就看到等待多时的枫水涯早已在门口等候。

枫水涯没有做过多的表示,只是侧目冷冷的看着我,一个眼神示意着我让我坐到副驾驶上。

而海诺似乎对他没有任何好感,一把拉住我的胳膊,便上前对他说道:“你想对她做什么?”

枫水涯只是目视冷冷的回答:“你带着我的女朋友在我不知情的时候带她出来约会,你觉得合适吗?”

海诺反击到:“她只是你挂名的女朋友,她也有她自己的生活,你无权干涉她!”

枫水涯转眼静静的看着我,那眼神似是要将我吃了一般。我知道枫水涯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在这个时候,我不能再连累海诺了。

于是转身对着海诺说道:“你先回去吧!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毕竟我现在是他的女朋友啊!下次有空了,我们在一起去吃披萨。”

说罢转身上枫水涯的车。

车子越驶越远,他又来到了那次的桥头,只不过此时的心境却不复以往。

下了车他便将我拽下了车,直直将我拉到桥头扶手处,还是如那样一句话不说,冷的像个冰块一样看着我,看得我也有些毛毛的。

终于,我有些忍不住的低头说道:“我……我没想到结果会这样!我只是和朋友出来吃个饭而已,有那么夸张吗?被那些人说的好像很严重。”

枫水涯一步一步紧紧逼我到不能再退的地步,只听他说:“原本你的任务结束了,锋云的威力也解除了。现在可好,原本的一切都被你打乱了,锋云股市又在持续下滑,枫墨梓也利用这件事极力平反,你说……你以后还怎么过?”

我看着他,愧疚的蹲在地上,不知措施也伤心委屈的七七八八掉着眼泪。我虽然想到了会有舆论,但没有想到这一层,真是百密一疏,也该有一劫。

此时,枫水涯看到我吧嗒吧嗒的掉眼泪委屈的不能自已时,他也略显尴尬的用手轻轻推了推我,并说道:“好了,别哭了!”

我躲了躲,将他的手给蹭开了。转眼间,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片纸巾伸手地给了我,而我瞅了一眼,便将它仍在了地上,口中还说道:“拿走!谁知道你这是不是用过的!”

枫水涯看了看四周,觉得他自己更显尴尬,没辙之下只好拿了个新纸巾,特地蹲了下来,轻抬着我得下颚,擦拭着我眼角的泪珠。

我与他的目光,也在此时不经意间碰到了一起,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目光是如此的温和,不夹杂着任何心机。

这样的眼神我曾在韶寻的眼睛里看到过,那是如此的干净。

我竟有些看的出了神。

枫水涯见我注视着他,微微笑着发呆,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低低的说道:“我也没有责怪你,只是你把事情搞成这样,就没想过要补偿一下吗?”

这句话虽然出自枫水涯的口,一切都看上是那么冰冷,可这句话却独独偷着些许调戏的意味。

回到家里,已经是很晚了,看到屋子里空无一人,心口长长舒了一口气,若是韶寻还在屋子里,怕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进过一天的疲累,匆匆之下连妆也懒得卸,便一头扎进被子里,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半睡半醒见,脑海中一个念头又猛然的打破了此刻所有的困意,韶寻呢?他不是一直都待在家里的吗?

难不成冥君愁来过?还是……孟婆婆把他带走了?

猛然的坐起,掀开被子正欲下床,又想起那晚那句:宛妹是我的最爱,而你是我最深的执念………想到这里,一切去找他的念头都尽数打消,口中安慰着:“他一个厉鬼,怎么会有事?担心什么?……”

说罢又倒头睡下,少时窗外传来阵阵风声,风声幽冥哀泣让心里的不安无形中又添了几分,尽管自己用被子捂着头、堵着耳朵,最终无奈的悻悻说道:“真是我上辈子的冤家!”

穿着褐绿色风衣,小心翼翼的拉开房门漫无目的的游荡者,在离死灵别墅不远处的十字路口,看到三四个人恍若无神的在向一个路边馄饨摊走去。

出于好奇,我先在一旁看了看,后走上前才仔细看的真切,这四个人面无血色,双眼煞红,穿着也甚是奇怪不似人间衣服,有的背后滴答滴答的鲜血,有的胸前道口无数,不禁的让我背后发凉吸了一口凉气。

妈妈呀!怪事年年有怎么这么偏爱我呢?本来就是出来找鬼的,现在又冒出一大堆鬼来,晦气晦气!这个韶寻到底去哪了?

正欲转身当做什么都没看到的走开时,馄饨摊的婆婆开口叫住:“姑娘为何要走啊?老身这里的馄饨有的人只能吃上一回呢!要不要尝尝?”

我没敢转身,也没敢回答她,脚也挪不动地方的站在原地,眨眼间那位卖馄饨的婆婆已经走至我的身旁,她看上很是慈祥却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她看着我又复说到:“姑娘是出来找人的吧?找人便不急,安心坐下来吧,正好,我哪里还有一把椅子,不嫌弃就坐下吧!”

环抱自己,向阿婆摇了摇手以示不去,可阿婆热情硬是拉我坐下,作为在馄饨摊旁,眼睁睁的看着这三四个孤魂吃了碗中馄饨便消失了。

心里有些打鼓,确定的是他们是鬼魂,那这个便是那孟婆婆了,遂说到:“孟婆婆,你有看到韶寻吗?他不见了……”

阿婆微笑摇身一变,变回孟婆原来的模样,走到我身旁慈祥和睦的看着我,顿了顿,问道:“人鬼殊途,何必在意他呢?眼前不是有个正正好的缘分吗?”

“孟婆婆,我放不下韶寻,要离开至少也要和我告别……”有些失落的回答这孟婆。

孟婆婆扶桌而坐,正紧挨着我,紧盯着我的眼睛又看向天空时有时无的星辰,一声哀叹道:“你还如以前一样固执,你俩有缘无分仅剩的一缕尘缘也将尽,不必执着的。”

孟婆婆说的显然是话里有话,想说的话到嘴边又欲言又止,含含糊糊云山雾罩的说了一通,这时心下似乎有了答案,知道去哪里才可以找到韶寻,决定又笃定后,对着孟婆皮笑肉不笑的转身离开。

这一刻,我没办法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心随着脚步继续往十字路口下段走着,那个曾经异常恐怖的别墅又一点一点强行进入我的视线,忽然一个被我忽略的细节猛然的跳了出来……

这个别墅,最初是外出进修回来那天安雅出诊时开的地方,最后却碰了一鼻子灰,听安雅说这里面不止死了一个人,还有好几个,那么他们是怎么死的?难不成是杀人灭口?

走到那扇铁门前,看着铁门上的蔷薇犹记得那日被门夹断的蔷薇,还有那紧紧抓着脚踝冰凉无比的手,想想都背后发凉。

“如果……我可以看到韶寻,那么也代表可以看到在这里死去的其他灵魂,只要他们还在这里,只要我的第八感灵光一些……”

透过铁门看向别墅,慢慢推开铁门向着别墅走去,口中又复说道:“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还可以看到幕后黑手,这样韶寻就可以……可以……解脱。”

当手再次触碰到那扇门时,不一样的阴凉顿时犹如电打一般迅速传遍全身,一念忧郁一念抉择。

门缓缓被打开时,依旧是浓浓的黑暗看不清任何东西,这里还如那一晚一样阴森森的。既然,我今天是来找已经死去的人,那么死去的人不属于这个空间,当然也不能用肉眼去找他们。

借着手机的光亮,勉勉强强才把这整间屋子看了个大概,这才注意到地面上有警察留下的尸体印记,还有我倒霉的就踩在上面。

刹那间,仿佛看到脚下有一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躺在我的脚下,我的脚正踩在他的胸膛之上。

眨眼间,这一切又都化作云烟散尽,一声尖叫之下连忙避开这些尸体印记,几番深呼吸之下,忽感背后有什么东西,一转眼却什么也没有:“不怕,这里什么也没有,就算有也没什么,没什么的………”

看着这些尸体印记有的头朝门外脚朝里,有的仰倒在客厅与卧室的门口处,而韶寻的则是在卧室的床上。

看来,这凶手不仅认识他,而且与他很熟悉,熟悉的有些……有些……类似于恨他也要给他尊严一般。

“韶寻死前到底经历了什么?还连累了这几个人陪他一块死,那这几个人又是知道了什么才被灭口的?”看着屋子里的尸体印不禁的轻声低喃着。

忽然,脖颈有一冷风吹过,这冷风很像是有人紧挨着我在我的脖子上吹的一口气一样,不禁的一个冷颤,让我在原地愣了很久也迟迟不敢转身,深怕一转身又会看到什么恐怖的画面,毕竟这个别墅还是邪门的厉害。

“来了个小妞,我们可以投胎解脱了!”

……

……

心下忽然听到身后很是奇怪的声音在七嘴八舌的说着,如何要了我的命,做他们的替死鬼,好让他们解脱投胎。

“完了完了,不该来还来,出不去了吧!”有些哭笑不得十分懊悔的说到。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g/2020/cdjHQwyydHQ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