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尊女贵

相逸臣伊恩太紧了全文 草b虐阴小说

话说到了姬千雪的及笄之礼,果然众位伯伯婶婶没有参与,都让这些十五六岁的大半孩子们自己耍了起来,一早上,姬千花就招呼五六个同伴忙了起来,姬千雪起来的时候,就看这个样子,笑着说: “好坏也就我们几个聚聚,像平常那样,你又弄这许多做什么?”

姬千花哈哈大笑说: “那是姐姐不知道,及笄之后,姐姐就可以挑选心上人了!”

姬千雪看她说这话脸上也不臊的慌,狭促地笑着说: “哎呀,千花,你莫不是成妖了?才十五岁,怎这个思春?不若我替你结红绳,选个俊俏如意的?”

姬千花也不和她打口水战,自顾自的忙去了。

等宴席准备妥当的时候,也就快小晌午,桌上摆着各种好吃的花花草草,精美茶饮,还有各色鲜润的野果子,当然几坛子好酒,坛子上面写着:杏花醉,四周白纱彩带飘飘,天气不冷不热,温情地风沙沙吹着。姬千雪拿了一把通体透绿的笛子,坐靠在旁边的一颗大树上,随手吹了起来,一阵清脆的笛音扬起,音韵悠游柔转,悦耳动听,宛若朱雀般轻鸣,风也调皮地吹起她的衣角和长发,顿觉得风情无限美好,原本忙碌的小伙伴们都停了手里的活,痴痴呆呆地看着她,一曲终了,还有些回不过神。

姬千雪从树上跳下来,右手拿着笛子背在身后,另一只手在他们额头上弹了一下,笑着说: “回神了。” 弹到姬千花的时候,只见她轻易抓住姬千雪的手腕说: “诶,姐姐,你先给我弹一下,我在给你弹。”

姬千雪把笛子往空中一抛,然后伸出右手去打姬千花的侧腰,姬千花连忙去挡,可姬千雪往侧腰的手立即转了方向朝额头方向弹了一下,又轻盈地跳跃起来,似乎要攻她下盘,姬千花不再嬉戏,一个侧身翻,两只手就要去抓她的腿, 正好笛子落下来,姬千雪接住笛子,又朝她后背攻过去,一时间姬千花有些吃不住,正要再回击,只见姬千雪已经稳稳地坐在阁楼顶上,姬千花就故意激她说: “姐姐每次都是这样,只三五招便逃了去!”

姬千雪把笛子插在腰间,从上旋转着飘落下来笑着说: “原本就是闹着玩玩玩,不必当真。”

正在这时,大家陆陆续续都到了,大概有十五六个人,皆是少男少女,男孩子大多都着劲装,女孩子有的穿百褶裙,有的纱裙,姬千雪还是一如既往,简单的束腰浅蓝色裙子,长白鞋。众人都落了坐,当中有一个最为俊俏的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年,两双眼睛如秋水一样,眉清目秀,大眼睛圆溜溜的,一双嘴唇竟然带些艳丽,今日穿一件蓝色劲装束腰,黑发被一个小银冠束顶,收口袖,一双银线绣的云浪长筒鞋,这孩子走大街上就是说自己是个女的,也没人质疑,而且取名薛玉,可不是雪中宝玉吗?

这少年之所以和别人不一样,是他看着自己的神情非常激动,眼光非常的,额,怎么形容,她是上好的醉花吗?很好吃,这样一直盯着看?

姬千雪有些头疼地,用手揉揉眉头,她有预感,姬千花估计又玩的什么幺蛾子,看着这破孩子如此兴奋的模样,哎!姬千雪知道自己喜欢美丽的东西,不管是是人,还是百花,还是草木,还是风景,她对美丽的东西一向都没有太大的抵抗能力,可,可,可,可她现在真心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这样简单悠闲的过日子,而且她都能预感到,薛玉虽然生得好看,可真的太粘人,太难缠了。

记得小的时候,光为着他要吃醉花,精灵草,闲鹤花,明花,一会儿要喝那个,这个的,自己不知道废了多少力气,爬了多少次小山摔了多少次,可第二天他总是新的花样要求折腾她,后来总算成了中级圣灵,自己能觅食了,姬千雪总算松了一口气,第二天,这家伙就拿着一大堆的宝石跑到她家里,摊开在她桌子上说: “千雪,这些都给你,我会更加努力,将来给你更多,母亲说,女孩子都喜欢宝石。”

姬千雪看着这一堆五颜六色发光的石头,温柔地笑了笑说: “这些宝石挺好看,只是我不大喜欢这些,要不你拿着送给廖儿他们,我记得他们不是最近在收集宝石,说要盖一个宝石顶的屋子吗?”

薛玉两嘴一撇,哭丧着声音说: “我就知道你讨厌我,你每次虽然都给我好东西吃,但是每次都不愿意和我多待一会儿。”

姬千雪心想:这小祖宗,光为你天天吃这个弄那个,姐姐都快累死了。再说,你说的真的是一会儿吗?从太阳升起到落下,你压根就不离开的前脚跟后脚,但姬千雪面上还是温柔地笑着说: “我最近也是在修炼,等修炼好了自然就和你一起玩了。”

薛玉半信半疑,姬千雪看他脸上有松动的可能,下足马力说: “你也知道,我最近一直在吸收日月精华,除了修长生成仙之道,还要为最近的圣婴大赛做准备,你总不希望我输,对吧?”

薛玉狠狠心,点点头头认真地说: “嗯!那我以后就自己觅食,你专心修炼。”

姬千雪心中很激动,面上却很温柔地说: “谢谢你。”

从那以后,薛玉真的没有再来缠着姬千雪,姬千雪第二天睡了一个美美的好觉,感觉非常惬意地修炼起来。姬千花后来好奇地问她,怎个方法,那薛玉竟然十天半月都不来了。

姬千雪笑着摇摇头说:佛曰不可说也,不可说也。

时至今日,圣婴大赛刚结束没多久,二崽子又去了,这会儿姬千雪摆着生日宴,薛玉坐在下面两眼发光地看着她,姬千雪怎么觉得自己额头上的筋一直在扑腾腾地跳,而且为毛宴席还没开始,她就有种想要撒腿儿跑的感觉?

姬千花看她这面相,笑着说: “姐姐,我就知道你铁定喜欢!”

姬千雪转过脸,很神奇地看着姬千花问: “喜欢什么?”

姬千花眼斜着瞅了薛玉一眼,然后说: “那不是你的心上人吗?!怎样,妹妹我够贴心吧。” 说完之后得意洋洋地笑起来。

姬千雪心中一个万马奔腾地悲催走过,如果不是她觉得此时是自己的宴席,应该保持风度和微笑,此刻,她真想伏在桌子上大哭,顺便把姬千花这混账好好教训一顿。

原来如此,千花啊,你到底和他说了什么,你瞅瞅他那眼光,像我这么有定力的都快顶不住了,那简直快喷出火来了,这是要把我烤焦的节奏吗? 姬千雪正想转过头去问姬千花,只见她已经跑到廖儿娘子旁边,很是亲近地攀谈着。姬千雪坐在最前方的位置,两边排开的桌子,桌子后面放着凳子,凳子上摆着食物,姬千雪先拿着坛子倒上酒,自己喝了三杯,就爽声说道:“今日我及笄之礼,大家开怀畅饮,只管吃喝玩乐。”

众人也拿着杯子说好,千花岛的人因圣灵体质,生下来不到十岁就能喝酒,每个人都有些酒量。

姬千雪喝完之后,发现薛玉还在看着他,实在顶不住这火热的眼神,姬千雪心里哀叹着,就从桌前拿起一朵很大红花,近乎遮住脸一样放在嘴边上,一边避开薛玉的眼光,一边想:自己送出去了十七张请柬,今日只来了十六个人,有一个座位还是空着的,到底那冷面的史皇岛主没有来,难道是觉得他们几个小孩子玩家家,瞧不上眼? 可自己真心实意,认认真真地请他来着。

心里这样想,姬千雪觉得有些失望,但今日毕竟自己生辰,在乎这些个小事做什么,还是和大家一起喝,一起玩。说着又拿起酒杯一起饮耍起来,玩的是接花传情的游戏,意思是这花传到谁哪里,谁就必须说个情意折对出来,无论这情意对着的是何人,说得好,自饮一杯,说的不好,自饮一杯,罚两杯,一共三杯。

花先从姬千雪这里传出去,今日她是寿星,自然从她这里先出,只见千雪拿着花说: “母爱之花情深厚,儿不存时母也丧。”

此言乃说的是前几日兰花大婶和二崽子的事情,姬千雪如此说,然后举着手里的酒杯: “今日虽然也是我的生辰,但也借此机会,敬兰花大婶的爱孺之情深。”

众人也都各自拿起酒杯,往头顶一举,一饮而尽。

接着花有传到了廖儿手中,那廖儿拿这花,思索着说: “宝石之花璀璨亮,照的廖儿情意长。”

大家都知道廖儿最近在盖宝石的房子给他心上人住,廖儿娘子面儿羞红,廖儿自饮一杯,将花传给姬千花。

姬千花拿着花,眼神沉了沉说: “云海之花浩瀚远,保我岛屿不老天。” 说完自饮一杯。

少年人们多少有些敬重之情,姬千花平时为人豪爽,虽然底子不好,也是他们当中修炼最上心,练武最刻苦的,想说出此话,心中对千花岛是热爱非常。

花又往下传,传到薛玉这里,薛玉还没来的及说话,就听见有人疑声说: “那是谁穿着紫纱衣过来?”

姬千花第一个反应过来,大惊道: “那不是岛主吗?”

此言一出,在做的毕竟大半孩子,才十五六岁,都炸开了锅,这,这,这,这,岛主怎么来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g/2020/cdjcQk2sdUk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