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尊女贵

啊同桌不可以啊好难受啊 情人经常约我出去做

三月桃花,四月海棠,五月莲叶初展角。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百般滋味在心头。

倪国的都城在延州城的西面,从延州再途经连州、庆安和□□三个城市就可以达到,坐马车大概要二个月左右。

沉醉不愿再待在延州城,所以决定找杜少卿借银子往倪国都城去。杜少卿难得脸色不快的看着她问,“你就那么不愿意我待在你身边?你就一定要把我打发走?”

沉醉呆愣住,她从来都不是自以为是的人,自然不可能认为杜少卿此般是专门为她而来,就好像那次杜少卿找出来也不是专门为了她,而是要看一个红衣姑娘。只是杜少卿这时候说的话也实在让人误会。杜少卿要上京都应该是有自己的事情吧,沉醉想,既然如此……沉醉调皮的笑开来,“那,我就跟着你混吃混喝到京都了。”

杜少卿深深看了沉醉一眼,揉了揉她的头发,“小醉儿……”

沉醉装着没听懂他的无奈,嘻嘻哈哈的推着杜少卿出房门,“吃饭啦,吃饭,饿死我了。”

杜少卿苦笑,“别把死字挂在嘴上,小醉儿,我……也会害怕。”

沉醉放开手,装着为难的样子绕到杜少卿的前面,“你再不让我吃饭,我就会那个啊。你不让我说那个,就赶紧让我吃饭啊。而且,我就说说嘛,怎么可能就真的那个了,我也不想那个啊,我还没有活够呢。”

杜少卿让她一个又一个的“那个”弄得头晕,也亏她想得出用“那个”来代替。

吃完饭,沉醉要带着杜少卿出去逛逛,到了延州这么久,虽然走了不少的地方,但是每次逛街都不轻松,要赚钱,要照顾语桑,还要担心是否可以找到遥夜。现在杜少卿来了,不知怎地心就安了下来。所以又有了闲情逸致。

语桑等在客栈门口,饿了就找小二的买个馒头。沉醉看到她可怜兮兮的站在那里,想说点什么,却终是没有说出口。能说什么,说什么都没用。沉醉只是奇怪,怎么就没有人来找语桑呢,照理说,语桑能够天天进到牢房里应该不是什么身份简单的人物才对,可是为什么就没有人来找她呢?沉醉至今弄不懂是谁要平白的冤枉她,冤枉她能够得到什么?难道真的是那个诬告她,并且说语桑是他妻子的那个人?那么他的目的呢?语桑真的就是他的妻子?沉醉想不通,于是不再去想。她想要的是好好的逛街休息。

沉醉贪玩,所以每个小摊都要去看几眼,看了之后还要讲价,一副“你便宜点我就买”的样子,然后小贩降下价来,她就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跟杜少卿讲:“看吧,我就说它只值这个价吧。”然后拉着杜少卿就走了,也不理小贩发青的脸。

延州城不像青州城有一条宽阔壮丽的青江,只有一条小溪流,贯穿了延州城。小溪流清澈干净。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水里的鱼和水草,卵石在溪水边上,被用来铺成了道路。在小溪边玩耍的人很多,不仅有打水仗的小孩子,还有泡脚的成年人,他们怡然而自得。沉醉脱掉鞋袜,站到水里,跟杜少卿招手,“过来啊,过来。”

杜少卿宠溺的笑了笑,走了过去,沉醉看好时机,哗啦啦的水就浇到了杜少卿的身上。杜少卿无奈地用手抹掉脸上的水珠,抖了抖衣服,“小醉儿,上来,你才从牢里出来身体不好。”

沉醉咯咯的笑,“杜少卿,你当我是你认识的那些千金小姐一样弱不禁风呢。”

杜少卿不说话。水里的丫头把脚提起来,又使劲的踩下去,水花溅得老高。周围的小孩不怕生,见沉醉玩得高兴也加入进来,用手撩起一捧捧的水往她身上泼。沉醉一个人左躲右闪,身上还是淋了个透湿。杜少卿开始颇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又因为见沉醉难得高兴成这样,也就放任。后来见她湿淋淋的,又开始心疼,担心她感染风寒,所以赶忙把她从水里护着出来,然后自己也淋湿了。

沉醉托着杜少卿的胳膊笑个不停,“杜少卿,我还没有捉螃蟹呢,那个小孩子说下面有。”

杜少卿皱着眉头:“你就不能消停点。”

沉醉嘟起嘴巴,摇了摇杜少卿的胳膊,“你让我去捉嘛,就两只,捉两只就好了。”

杜少卿见不得她这幅小狗的委屈样,心里暗叹,我就真的拿你没有办法?揉揉她的头发:“去吧,我看着,两只捉到了就上来。”

沉醉点点头,咚的一下跳到水里,踩到水里的卵石上,感觉一痛就摔倒在水里。周围的人哈哈大笑。

“小伙子,你没事跳什么呀。”

“是啊,你看看,摔了吧。”

有小孩放言,“我肯定不会摔。”言罢,也咚的跳下来,然后也摔个大马趴。沉醉本来很沮丧,看到那孩子一摔,坐在水里大笑。

杜少卿看到沉醉摔倒,没回过神来。再一看,这丫头居然还坐在水里哈哈大笑,心里又急又气。这丫头就不能顾念着自己一点?怒气冲冲的跑过去把她拉起来就往回走。沉醉跌跌撞撞的跟在后面,摸不着头脑,怎么就惹着他了?

进门口的时候狠狠的撞了迎上来的语桑一把,沉醉想道歉,谁知杜少卿根本不给她机会,越走越快。进了房一把关上门。沉醉随着门声抖了抖,“你想干嘛……”

尾音还没落下,就被杜少卿抱起翻了个身,啪啪两声就打到屁股上。沉醉被打懵了,到第四下时才回过神来挣扎,杜少卿把她抱得牢牢的,又是一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敢不敢?”

“你干什么啊?”沉醉痛得眼泪都出来了,这个杜少卿下手这么重,“你放开我啊,放开我。”

“放开你,放开你去玩水?说了水里寒气重,你的身子不好。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杜少卿把沉醉翻过来,抱住,看着她泪花花的眼睛,“说,以后还听话不?”

沉醉用手胡乱的抹了一把,“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还敢狡辩?”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作势又要翻过去打。

沉醉赶紧拖住他的手,“别打了,别。我听话,听话还不成嘛。”眼泪哗哗的往下流,“我知道错了,你别打我。我挨过十个板子了,好痛。”

杜少卿一听这话脸上更是阴沉,沉醉吓了一跳,想要跳出他的怀抱,却被紧紧的抱住。杜少卿放柔声音:“小醉儿,你要听话知道不?要爱惜自己知道不?不要让我担心。”

沉醉吸吸鼻子,闷声闷气的答道:“知道了。”

沉醉的眼睛和鼻头都红通通的,杜少卿笑着弹了弹她的额头:“像只小狗。”

沉醉别扭的坐到旁边的椅子上,才坐下去又“啊”的大叫,恨恨的看着旁边笑得像只狐狸的杜少卿,沉醉撇撇嘴。伸手揉了揉,小声的自言自语:“痛死我了。”

杜少卿终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一把拉过沉醉继续坐到自己的腿上,“小醉儿,你还是好好坐着别动的好。”

沉醉哼了一声:“放开,我要去换衣服了。”

杜少卿这才想起,衣服都还是湿的呢。赶紧放开沉醉去换衣服,又到门外叫小二的煮姜汤端上来,吩咐晚餐,狠狠的折腾了一番,方罢了。

第二天一大早沉醉和杜少卿就一起出门上京都。语桑不知道从哪里弄了匹马,跟在一边。每次沉醉掀开车帘就可以看见她稳稳的坐在马上,或擦汗,或啃干馒头。沉醉心里不忍,好几次都想出去叫她休息。但是只要她一表现出这个意思,杜少卿就不高兴,也不让她下去。

上京都的路很无聊,因为杜少卿不让沉醉下马车,不得不下去的话,也让她带帽子。也不知道在担心什么。沉醉反抗过多次,都失败了,并且换来更为“惨烈的下场”,那就是连吃饭都不能在客栈大堂里吃了,只能够乖乖待在房间里。

沉醉没有询问杜少卿,语桑每晚住在哪里?不仅是怕杜少卿生气,还是她刻意的在逃避,知道得越多,就越不知道该怎么对待她。人与人之间一旦有了裂痕,即使是全力去修复,也是很难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g/2020/cnknkh2dWWh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