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尊女贵

男人哪个地方变大就是想要吗 反派要抱抱

“我说,你要抱着这个狐妖到什么时候呀,还真是郎情妾意呀,不知道真正的月芙知道了会怎么想,自己一心惦记的爱郎居然抱着别人。”徐慕娥从暗处出来,看着抱在一起黏黏糊糊的一对男女到。这两个人到是男才女貌,登对的很。如若一个不是上人身的白狐,到是一对壁人了。

顾相如看到来人,到是立刻站起身来,理理衣服,正正帽子。

而哪个“月芙”就不依了娇滴滴的哭诉到“慕娥,你怎能这样说我,我可是一直把你当作好朋友的,顾郎……”最后一句顾郎,那真是婉转动听,是男人骨头都麻了。顾相如是男人,还是深爱林月芙的男人,当然毫不意外中招了。

“徐慕娥,你不要太过份,枉我还把你当朋友。”顾相如挡在月芙前面说到。

“切,我是有几个妖精朋友,但是你还是算了吧。顾相如,赶快让开,我就让你看看你的月芙的真面目。”说完,一道剑气把顾相如扫到一边,拿剑就像狐妖刺过去。

“不要,顾郎,救命……”

“月芙,不要,我来救你了”

真是碍事,一个扫堂腿就撞柱子上去了,不过身体素质不错,居然没晕,当然也有她脚下留情的原因,让他看清楚,省的不长眼的碍事。

“叫呀,你喊破嗓子也没有人就你。”徐慕娥调戏到。

“真是没用的男人,臭丫头,和我过不去,找死。”狐妖变声到。

“哼,谁找死还不知道呢。看剑!”说完欺身向前,斩妖剑发出一道剑芒。

狐妖露出利爪,呼啸而来,正好,在来一剑。剑身打到它的后腰上,白狐从林月芙的身体里出来。

“你个臭丫头,坏我好事,下次见到你是不会放过你的。”妖狐气急败坏到。

“下次,没有下次了,这次你就留在这里吧,死在斩妖剑下,也不算辱没了你。”说这,向剑里输入灵气,一剑挥下,分成千千万万的剑芒,瞬间就江白狐绞杀了。只留下一声惨叫。

“哼,不自量力。”不要看她那一剑好像随随便便就挥出来了,那也是进过她千辛万苦才有的今天。俗话说房子好不好,就看地基打的捞不捞。她从拿到斩妖剑,就一直勤练剑术,无论春夏还是寒冬,从无惫懒。一个动作一个动作从不懈怠。

“月芙……月芙……”徐慕娥拍拍她的脸,把她抱上软塌。又把了把脉,脉向非常微弱,已经病入膏荒了,如果医治不好,也没几天好活了。慕娥拿出一枚续命丹喂她吃下,她的脸色很快就好看了许多,可这也只能救一时。

“喂,不要装死了,快起来。”徐慕娥对顾相如喊到。

“那个真的是妖狐,那……月芙她……”顾相如惊魂未定到。

“月芙暂时没事,还是把她带回太守府好了。”徐慕娥说:“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我也不知道,醒了就在这了……”顾相如说到。

“真是,你就没发现林月芙有什么异常吗?”徐慕娥问到。

“这个……徐姑娘你怎再此。”

“我当然是追这妖狐来的。好了,看你那样,月芙朝你一笑,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吧。我们还是先把月芙带回去吧,这里是别院,条件也不好,还是回去养病吧。你去叫人,准备马车。”徐慕娥说到。

“好,你照顾月芙,我去去就回。”说完,就急匆匆的走了。

把月芙送回太守府,在门口遇见急匆匆回来的林太守。

“慕娥见过林太守”徐慕娥施礼到。

“嗯”林太守也只是敷衍的点点头,他急着看女儿。

“林太守,多行不义必自毙,我想你应该是知道的吧。令千金的病到底是怎么来的,你应该很清楚,如果你现在收手还来的及,难不成你真的想感受一下诅咒的威力,到时候我想你后悔也来不及了吧。”徐慕娥施施然到,可是林太守却觉得耳边响了一道雷。

“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认识二娘!你有办法治好月芙的病吗?”林太守急切到。

“我怎么知道的,认不认识谁不关你的事。至于林小姐的病,林太守你不是知道原因吗,你要真疼你女儿,请你就此收手,以后多行善事,我想林小姐的身体就会好起来。请林太守原谅慕娥的撍越,告辞。”说完就走了,把林太守抛在身后。

她和林月芙的关系也没有那么好,只是点头之交罢了。毕竟一个太守之女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一个捕头之女,从小就外出拜师,鲜少在家,根本就没有交集。她会认识林月芙还是因为公孙二娘,就是在她家的狐妖。

她发现二娘会去太守府,也不干嘛,就是看看林小姐,眼睛里的疼爱伤感掩饰不住。再发现她们之间的相似,徐慕娥就脑补出了一段狗血剧。虽然说事实和她想的有所差距,但也差不多。就是二娘背叛鬼母,最后被师傅收留。然后下山,救了重伤的秀才。他们日久生情,成了亲,有了娃,秀才还中了状元。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本来应该会幸福吧,可是林槭桐被权利迷了心智,贪污腐败,草菅人命。二娘看不过去,最后三观不合,分开了。二娘离开时曾诅咒林太守所做坏事会报应到女儿身上,女儿身体会不好。做的越多报应越强,最后女儿会死。因为父女两的命连在一起,最后林太守也会死。

话说这林太守也不知是不信还是怎的,这没多年来不择手段,做到太守之位。林月芙也病歪歪的,三天两头的请大夫。

林太守也是个奇葩,要是一般人知道自己的妻子非人,一定吓个半死吧。他偏不,还很兴奋,要二娘用妖法助他升官。

不过二娘也是很奇怪,她是狐妖,想带走女儿不是很容易吗,干嘛要下那样恶毒的诅咒。姓林的要真心疼女儿,也不会这样了。她也知道二娘想用骨肉牵绊他,可是林太守好像更疯狂了。虽说林太守很关心林月芙,除了亲情外,更多的是因为那句父女的命连在一起,儿死父亡吧。二娘还爱着林太守吧,对林月芙更是愧疚心疼的吧。这里面,林月芙算是最无辜的,被母亲诅咒,替父亲承担罪孽,她有这样的父母也是倒霉。

想到这里,徐慕娥长叹口气,她是同情林月芙的,虽然林月芙并不需要。

她这次刚回来就遇到了采花贼,去遇害人的家里就发现了淡淡的妖气,再看了尸体,就更能确定了。是妖物作祟,因为每个遇害人都是被吸干精气,浑身血肉都没了。在守株待兔中,杀死了一个公狐狸。

这次也是这样,不过是受害人从女的变男的罢了。追着妖气就到了山上,没想到遇见了顾相如,还有被妖狐附身的林月芙。

“二娘!”

“怎么样?”

“被解决了,很顺利。二娘,林小姐的身体很不好,再不能有效的治疗,很快就会死掉的。你不要执迷不悟了,林太守不会回头了,难道你忍心林小姐香消玉损吗?现在林小姐遇到了她的良人,你又忍心他们死离。月芙还那样年轻,就没有机会戴上凤冠霞帔,也没有机会当娘亲,更不能儿孙满堂,和良人携手一生。二娘,月芙是你的女儿,难道你真的忍心她为她那个人渣父亲埋葬一生。”徐慕娥忍不住不平道。虽说和林月芙交情没那么深,但是她对林月芙还是很有好感的。再一个,她也不希望二娘以后遗憾。

“不要说了,你说的我都懂,可是也只能怪她的命不好,有这样的父亲和母亲,我对不起她的,这辈子还不了,下辈子还。”公孙二娘到。

“你又何苦呢,林太守不会回头的。”

“好了,你也累了吧,去休息吧。”

算了,该说的也说了,她也不想那么操心,现在她要操心的是她爹和方无愧,他们决定上京去揭发林太守和定远侯贪污军饷的事。这林太守他们已经察觉了,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还是想想该怎么办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g/2020/czlxlrZdSTZ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