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尊女贵

爱妃别动我在你里面呢 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寞小茜!快点跑啊!千万别让美军抓到你!不然你就惨了……,汪炎彬在心底呐喊着,这就是他比李智炫讲义气的地方?要是被郑美军知道,估计会被他的死党哥们儿,“感动”的吐血吧!

而那边寞小茜是真的很想快点跑!可是好难哦!郑美军毕竟是男生啊!而且身高一米八几的他,腿长脚大,一个步伐几乎就是寞小茜的两步了,要不是因为寞小茜对他要害踢得那一下,让他用了很长时间恢复,所以追寞小茜的时候,懈怠了一会儿时间,给了寞小茜赢在起步时间上,这会儿估计寞小茜早被郑美军抓到,惨绝人寰的“牺牲”在郑美军的毒手下了……

可是这会儿眼看就被郑美军追上了,怎么办?救命啊!可是谁救她?还是自救吧!狂奔到校园的小树林里,跑太快,寞小茜险些撞到树上,而也正是因此寞小茜灵光一闪,想到了爬到树上暂时躲避一会儿。虽然也不是什么好办法,更不知道郑美军会不会爬树,但是只要爬到树上,占据了地利,那么易守难攻的战略局势就会出现,就算郑美军想爬到树上抓她,她也可以在他爬树的时候一脚将他踹下树去。想到此,寞小茜随便选了一棵老树,往树上爬去,就在她爬到一半的时候,郑美军追过来了,抓住她的一只脚想把她从树上拉下来,在寞小茜的一番挣扎下,结果郑美军胜利的抓住了——寞小茜的一只鞋!

“你给我下来!”郑美军气的真的要喷血了,发泄的将寞小茜的鞋狠狠的摔在地上,然后对着树上的寞小茜咆哮!他不会爬树!只有猴子才爬树,像他这样身份的人绝对不能爬树!这就是他从小接受到的警告。

“你上来啊!”寞小茜找到个树杈坐下,然后惬意的看着郑美军像一只气疯的老虎,在树下气的团团转,却对她无计可施!

“臭丫头,你给我下来,不要逼我生气,那样你会死的很惨滴!”郑美军气的脸都扭曲了。

“切!我发现你很脑残捏!用这样的手段恐吓也太逊了点吧!我现在下去一样会死的很惨滴!你有本事就上来啊!哈——哈——哈哈……”寞小茜在树上笑的很假很难听。

而郑美军在树下气的很疯很火爆!

“死丫头!你识相点就立刻给我滚下来!如果你想在那一月时间里舒坦点,就别惹火你的主人!”郑美军想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很好的威胁理由。

“哼!你要是想公报私仇,那么我就要好好考虑下要不要履行承诺了!”

“怎么你还想着赖账!打赌输了不认吗?不要告诉我你是言而无信的小人,那样的后果你承担不起!”郑美军气炸肺了,无处发泄情绪,乱踹着树身!

“孔老先生千年前就说过了,唯小人和女人难养也!你让一个女人对你讲信用,也太脑残了吧!”寞小茜决定先气死他在说,如果她难逃一劫,那么干吗让他舒服?

“你要是敢不履行承诺,我——警告你,你就别想在学院有安宁的一天!”哇哇哇!气死他了!等下让他想到办法捉到她一定让她好看!郑美军气的都要崩溃了。哦!他滴天啊!也许他会因为这样的气大伤身,少活十年……

“哦!又想仗势欺人啊!没关系啊,反正你又不是第一次对我使暗枪。不过要用到卑鄙恶劣的手段对付一个女孩子,你这样的男生是不是也太无能了!唉!真是悲哀!这个社会男人已经衰败到何其悲惨的地步啊!可叹啊!我看你啊!干脆不要做男人了,去变性当女人吧!省的你的那些男同胞咬牙切齿的痛恨你,丢了他们的脸和气度!”寞小茜抑扬顿挫的朗诵着!

郑美军真的要吐血啦!他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的戏谑过,该死的寞小茜,非要想办法撕烂她那张可恨的嘴!郑美军在怒火中冥想着,自己变成超人飞到树上,然后将寞小茜的嘴上贴上一张又一张的封条,让她那乌鸦嘴再也无法开口说话,哈哈——解气!郑美军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的奸笑两声!

“你神经了吧!平白无故笑什么!”寞小茜在树上评鉴郑美军,估计是被她气傻了吧!

郑美军这次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失常,恼羞成怒的低咒一句。

“你说什么呢!不会是骂脏话吧!啧啧!太没素质了吧!”寞小茜没听清郑美军说的什么,但是可想而知,不会是什么好话!

“我说让树上出现条蛇咬死你!”郑美军恨恨的说,但是没想他着本是无心的一句,却达到了惊人的效果。寞小茜没怎么听清他完整的话意,只刺耳的听到——蛇!然后她就因为天生对那种爬行动物有不可抗拒的恐惧,就那么在惶恐中、惊叫中,掉下树。

眼看着寞小茜从树上跳下来,郑美军心里乐得哈哈大笑,但是他还没得意完,应验了那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巧不巧的,寞小茜整个身子正砸在他的身上,然后“扑通”一声巨响,寞小茜压着郑美军一起重重的摔在地上。

被寞小茜意外的连累,郑美军直仰后摔,脑袋无可避免的猛烈抨击地球,然后后果就是郑美军在青天白日下,就非常有幸的看到了漫天的星空!

“救命——救……”一直被吓得闭着眼睛狂呼的寞小茜,还在奇怪怎么还没摔在地上啊!咦!身下怎么好像压着一个人。等她慢慢的睁开眼,慢慢的回过神,眼前的状况差点让她崩溃——,怎么就那么巧?她的脸居然贴在郑美军的脸上——,怎么这么巧?她的唇……,一瞬间她的神智都被这个意外打击的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整个人一片茫然……

嗯?软软的温温的?什么触到了他的嘴唇?眼前还闪着金星的郑美军根本没有意识到,已经出现了什么状况,只是因为嘴唇感觉的,本能的抿一下嘴唇,去下意识的感觉下什么东西黏上了他的嘴唇……

“轰……”一颗炸弹在寞小茜的心里炸响了,他……他……,郑美军居然开始吻她的唇捏!妈妈啊!救命!这个色狼居然轻薄她捏!而更恐怖的是,她眼睁睁看着眼前这张放大的俊美面孔,眼睁睁的看着那双深邃迷人的眼睛慢慢睁开,将那足够摄人魂魄的眼神,慢慢释放出来,然后与她的眼神相撞……,再然后一片电花四溅……

时间好像在两个人的目光相遇的那一刻,凝固了,停滞了……

两道目光就那样互相被对方吸引的纠缠在一起,久久无法移开……

“砰砰……”心跳声!寞小茜的心跳!郑美军的心跳!两颗心此刻居然如此接近。可以清晰的听到对方心跳的声音,感受到彼此的紊乱温热的呼吸气流,吹袭到相互的脸上!

她的眼睛好清澈,清澈的就像一泓跳跃的清泉,空灵迷人!他从未接触过这样的眼神!犹如天使一样纯净静谧!他无法抵抗更是不忍抵抗的深深陷入那一泓秋水中,时空仿佛斗转,在某个积淀千年的记忆里,深深的烙印着这段惊鸿一瞥的记忆……

“美少……”突然,一声惊呼,将那仿佛已经穿越到到处飘满桂花的浪漫意境的两个灵魂,召唤回现实。

郑美军和寞小茜倏然清醒,双方都脸色通红的推开对方,尴尬——就像两盆火,各自从两个的头顶浇到脚底。

“该死!”郑美军脸色相当难看的低咒,只是他也分不清他这一句是诅咒谁的?诅咒自己的失态?还是不合时宜贸然出现的汪炎彬?

此时的寞小茜真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太……太丢脸了啊!不管从身为一个女孩子的角度,还是一贯好面子性格角度!即使一切都是意外促使的……,但是那种难堪,怎么能够因为这样的借口就粉饰太平了呢!从地上爬起来,寞小茜慌张捡起地上她被郑美军抓下来的那只鞋子,然后裸着一只脚的跑走了!

“别那种眼神看我!都是意外!那死丫头突然从树上掉下来,砸到我……”汪炎彬根本还没说什么,郑美军就自己慌乱的解释起来,但是这样的表现,在汪炎彬的眼里更有点,欲盖弥彰之嫌。

“呵呵……,你以前从来都不喜欢解释的,这次倒例外了!”汪炎彬的脸上划过一道失落的神情,眼神也变的黯然无光。

“不是我要解释好不好!是我不想你误会!”郑美军懊恼的说道。其实他现在心里更火大,他在心虚什么?一切都是意外!而且他干嘛觉得对汪炎彬愧疚啊!就算汪炎彬喜欢寞小茜,可是也并不代表,寞小茜就已经是他的专属了吧!切!切!怎么越想越乱!吼——!随便他去吧!反正一切都是意外,跟他没关系!而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丫头的嘴唇,在他从小池塘救起她后,做人工呼吸时就碰过了啊!这样想着,在他的心底立刻又冒出一个声音说道,只是这次的感觉跟那次大不一样哦!疯!他究竟怎么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g/2020/dNHjQv4fNjY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