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尊女贵

村中支教那些年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

好不容易就快要解除的烦恼,又被周煜一句话给弄得更加严重,温韶安本来还觉得她应该是能够轻松应对,可照这样的发展,显然不是三两天就能了事的。

再加上戏中的李重和李艾又是兄妹情深,有时候两人单独对戏,搞不好又会被贺心妍给看出什么不妥来。

最好的解决办法应该是彻底破解误会,让贺心妍知道她跟周煜完全就是初识,丝毫没有要插足的意思。

要破解误会,自然是要找秦铭睿来探班,然后秀个恩爱给别人看,让人都知道她是有夫之妇,而且还是远比周煜多金帅气并且更有攀附价值的秦家三少。

除非贺心妍想法极端,一心认为她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有了老公还缠着别的男人不放,不然这样一来所有问题应该是都能迎刃而解。

不过秦铭睿就连蜜月都是被逼无奈才跟她一起去玩了几天,又怎么会她一说就跑来探班?难不成还要用到时候又会闹绯闻来威胁他?想到这个温韶安又是不由得头疼,果然她还是把重生后的生活想得太简单了,她的身份她以前的举动她所处的公司,都是不可能让她如上一世是苏意卿那样顺利又平淡的一过就十多年。

只是她再烦恼再头疼,戏还是要接着拍。

吃过晚饭后导演是计划还要再拍两到三场戏左右,当然,前提是贺心妍不再作怪。

所以他是先提前去找贺心妍谈了几分钟之后,才开始叫人着手准备下一场戏的场景和道具。

依旧是三个人的戏份,不过是室外的夜戏,温韶安的戏份比较轻,相信贺心妍也知道适可而止,不会故意去折腾自己和周煜。

不过比较别扭的是,两人一个李重的妹妹一个李重喜欢的人,在剧里的关系是很不错的。有时候李艾还会冲这个未来大嫂撒娇,免不了亲密的肢体动作。

温韶安是无所谓,毕竟是拍戏需要而不是故意装亲近,再加上她对贺心妍也没那么排斥,稍微做一下心理活动就能按照剧本里安排的来。

倒是贺心妍,不知是着实对她误会太深还是怎的,温韶安一碰到她的手臂就下意识的往里缩了缩,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然后就自然而然的NG了。

之后类似的情况又发生过几次,都是温韶安没什么兆头就靠了过去,或者是语气和神情和上一秒完全相反。而后贺心妍的自尊心就有些过不去了,明明她才是前辈,她的演技本该好过温韶安的,凭什么被一个小辈给镇住?

这样一来后面的拍摄才顺利起来,只不过温韶安能够明显感觉到,一出戏贺心妍就恨不得离她超过十米远,显然是更不喜欢她了。

温韶安却也不是很介意,贺心妍不喜欢的人多了去了,就连之前的苏意卿,都被她以太冷淡了不好相处为由而疏远,有时还跟其他圈内人公然说她不会处事性格不适合娱乐圈。前生不被她喜欢,换了副身体却还是同样的灵魂,她不喜欢又有什么可奇怪的?

一晚上磕磕碰碰的也就这样过去了,温韶安发了条短信给周煜,婉转的说明了他们还是别走太近免得贺心妍误会她,不知道周煜会怎么理解,反正一拍完她就以有些头疼早早的撤了,也没跟剧组里的人一块吃宵夜。

才回到酒店房间,高音就来电话了。

这么晚……温韶安看了一眼手机,又看了一眼别开眼神去的小可,心下有些了然。

“音姐,这么晚有急事?”温韶安拉开阳台门走出去,已然微凉的海风迎面吹来异常舒坦。

不同往日的利落干练,高音这会的嗓音也是有些慵懒:“听说你跟贺心妍闹误会了?”

温韶安听了就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在收拾东西的小可,随即无谓应下:“嗯,算是吧,她一厢情愿认为我跟周煜有什么。”

“哦?”高音声调忽然扬起,转而化成笑意:“谁让你听到一些不该听的,又在那个关头做了不该做的呢?你该庆幸贺心妍顾及她后面的人没敢公开,不然最麻烦的还是你。”

温韶安苦笑说:“这个我也知道啊,只是那时候回过神来想走就已经晚了。”

“嗯,反正下次注意吧。”高音顿了顿,又说:“我替你联系了秦三少,他估计明天的飞机到,你记得别太淡定,做出个惊喜的样子来给别人看看。虽然说是误会,但贺心妍总这样对你也不好,还是要做点什么才行。”

“……”秦铭睿要来?温韶安一愣,随即失笑:“他怎么这么听话?我本来也想让他过来探班,就怕他太忙。”

“你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他去不去?”高音打了个哈欠,说:“他就算不为你着想也是会为自己着想的,贺心妍的后台他暂时还不想惹。下次有这种事记得跟我商量,如果不是小可说,你打算一直这样瞒着?”

温韶安一顿,随即苦笑,她还真的是那样打算的。曾经的lily永远只会自己去给她安排一切,而不会听取她的意见,久而久之的她遇上事也就习惯自己解决了。总觉得这样的事情摆到经纪人手里,多半又是她的错。

见她不回话,高音也不介意,又打了个哈欠说:“好了,不早了,你也早点睡,晚安。”

“嗯,晚安。”听到那边响起了忙音,温韶安才叹了叹气的收起手机,看着外面的夜色忽然就有些寂寞了。

半响后,手机忽然又响起“叮咚”一声。

温韶安略微一惊,后知后觉的发现吹了太久的海风,身上都有些凉凉的了。

转身进房间,顺手关上阳台门后,温韶安才抬起手按开短信。

from秦铭睿:明天上午十一点到。

嗯?温韶安挑了挑眉,他现在是转性了吗?还是说都不愿意听她的声音了,宁愿多费点力气打字?

不过他怎么做都是他的事,温韶安想了想,然后回复说:“明天上午估计有戏,你先去找个地方坐一坐,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能请一个小时的假。”

一分钟未到,他的回信就又来了:“嗯,明天见,晚安。”

温韶安不由失笑,但还是老实的回了个晚安过去,然后就随意将手机往床上一扔,径自往浴室去了。

本来还以为依照秦铭睿的个性,肯定是不愿意等的,但上午十一点多,温韶安才拍完和周煜的一场对手戏,小可就凑上前来说:“三少来好久了,韶安姐要现在过去吗?”

“诶?”温韶安一愣,连带着还没走太远的周煜也是一顿,侧头看了看温韶安,然后自顾扯了扯嘴角走向休息区。

秦铭睿说是十一点到,其实飞机十点就在这小城降落了,然后没想到一路上基本都不塞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开到了片场,还刚好观摩了一下所谓的拍戏场景。

自从结婚后,他就觉得温韶安着实很多变,婚前的任性痴情,婚后的冷静无谓,以及刚刚看到的那一幕——爱笑、可爱以及从未见过的撒娇。

之前之所以会挑她,不过是因为她才进娱乐圈,性格应该还很单纯,就算要闹事也可以很容易的摆平,不会出什么让他措手不及的差错。可是没想到婚礼当晚,他就被她给将了一军,之后便越来越看不透她了。

难道人经历过生死,就能将所有想法都瞬间改变,包括不愿意下厨做菜这一点?

想到这个,秦铭睿看向正走过来的温韶安的眼神,变得更加深邃起来。

温韶安这个时候才没心思去管秦铭睿在想什么,急忙的过来后才发现他站得这个角度明显可以看到刚刚拍戏的场景,眉头略微一蹙后,才开口问:“来很久了吗?待会估计还有一场戏,要不你先去外面找个餐厅,待会我这边完了之后去找你?”

秦铭睿不动声色的将她拉到阴凉处,然后才摇摇头说:“不用,我就在这里等,午饭我已经让人去准备了。难得来探班,应该是要表点心意才是。”

要请剧组里的人吃饭?温韶安眨眨眼,确认他不是开玩笑后,才点点头说:“那好吧,我先去忙。”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g/2020/dNHlQk4hNlk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