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尊女贵

白天叫学姐晚上学姐叫 第07章浴室一家亲全文阅读

“住手!”这时,一个稚嫩却坚定的声音传来,小红修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坚定地挡在了小夏沫的身前。用她那瘦小的身躯怒视着那群男生。

“你是谁呀?干嘛护着她,你不知道她是野种吗?”

“哈哈哈哈……”那个为首的男孩儿叉着腰看着明显个头不足的小红修,毫不掩饰地嘲笑了起来。

“你们再这样欺负她,小心我去告诉老师,让老师知道你们不值日还抄作业和欺负同学!”小红修把眼睛瞪的斗大,毫不示弱地跟那群男孩儿对视着,甚至气势比他们更胜一筹。

那群小男孩儿明显的害怕了,只是为首的那个强撑着留下一句“你们给我等着!”便急匆匆率领他的众“小弟”们落荒而逃。

“夏沫,夏沫你没事儿吧?”小红修焦急地回过头,看向正在抹眼泪的小夏沫,满脸都是与年龄不符的心疼。

“我没事,谢谢你来救我。”小夏沫吸了吸鼻子,两眼泪汪汪的看着小红修。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泪水,睫毛上还挂着两滴,小脸蛋哭的红扑扑的,模样颇有些可怜。

“没事儿!以后他们再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替你报仇!”小红修一脸严肃正经地握紧了她的小拳头举了起来,逗的小夏沫哈哈地笑了起来。

两个小小的身影手牵着手肩并着肩地走在路上,她们晃动着牵在一起的手,轻唱着学校老师今天新教的儿歌,笑闹着走向远处。

红修已经分不清什么是过去,什么是现在,什么是虚幻,什么是现实了。她看着画面中那两个可爱小女孩的背影,那画面立体的仿佛就在她的眼前,伸出手就可以触摸到一样。就好像,她就是那画面中的人一样。不,不是好像,她觉得自己就是那画面中的人了。她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小红修的心情和感觉:对小夏沫的心疼,两个好友一起回家的兴奋,和右手掌心那小小软软的手的触感。

画面再一转,红修看到了熟悉的走廊。一半绿色一半白色的墙壁,黑漆漆地水泥地,老旧的黄色的木板门,和门上那块熟悉的牌子。那是一块蓝底红字的牌子,油漆都已经斑驳了,不知道用了多久,上面还依稀可见“初二四班”的字样。

红修现在原地,一瞬间有些恍惚,她恍然间忘记了自己是谁,要到哪里去,想要去做些什么。

“红修,红修快进来呀!”猛然间,红修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她呆呆地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个熟悉的扎着马尾辫子的女孩儿正笑吟吟地看着她,见她半天都没有反应,索性走过来拉着她进了班级。

“红修,这次可是隔壁班班草的情书哦,他可是给了我一大盒巧克力让我务必让你看一看呢,不过我可没收他的贿赂哦。”夏沫叽叽喳喳地一边走一边把红修按在一个座位上,自己则一屁股在她旁边坐下,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的信封。

“红修,你不是对那个男生挺有好感的嘛,要不你就拆开看看吧!”

红修看着自己手中的信封,摸着那真实的触感,终于仿佛回过神来了一样,也微笑着看向夏沫:

“我大学毕业之前不准备谈恋爱,我要好好的全心全意的陪着你呢。”

“嘻嘻,好呀,那你以后变成黄脸婆嫁不出去了,我养着你!”夏沫笑嘻嘻地拍拍胸脯,调皮地冲红修眨了眨眼睛。

“叮铃铃……”上课铃声在这时响起,夏沫吐了吐舌头,从抽屉里抽出语文书,跟着讲台上的课代表大声的朗读起来。

红修也收回目光,看着窗外还响着夏日蝉鸣的大树,闷热的阳光,依稀还能听得到操场上体育老师的哨声,目光落回到自己的书上,红修只觉得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一转眼,红修跟夏沫已经到了大学。这三年,她们携手并肩,一起去图书馆,一起挑灯夜战,一起备战高考,互相鼓励,互相加油。她们看着对方,每日就算再苦再累,也都觉得可以笑着撑过去。

终于,她们如愿以偿的考上了同一所大学。选择了相同的专业。每天一起去上课,一起吃饭。周末红修去陪夏沫打工,闲暇时一起逛逛街,讨论最近的明星八卦。

直到有一天,夏沫对红修说:“红修,我终于发现了路其他就是个大骗子。我已经跟他分手了,我以后不会再随便相信别人了,你不用再担心我了。”

红修欣慰极了,她开心地抱住了夏沫,两个人一起幸福的笑着,闹着,无忧无虑,幸福快乐。

……

夏沫在红修的病床边难过了好久,一直到外面已经日暮西下了,夏沫才终于擦干了眼泪。她抬起头看着病床上依旧没有醒来的红修,奇怪的是,她好像看到红修嘴边流露出一丝笑意。

“红修?红修?”夏沫兴奋地摇了摇红修的胳膊,还以为红修马上就要醒过来了,可任凭她怎么摇,怎么叫,红修还是保持着那副表情,一动不动。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夏沫想。红修一定是遭受到了什么特别的事,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一直让她躺在这里是不行的。她不能再坐以待毙了,她得想想办法才行。

夏沫焦急地在病房里走来走去,忽然间,她猛地一吸鼻子,闻到了空气中,有那么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好像,是淡淡的香气?这香气极其微弱,不仔细闻根本闻不到。夏沫下意识地靠近了红修,果然,越靠近红修,这股味道就越浓烈。这到底是什么香气?似乎并不是红修身上该有的化妆品味道。这股味道跟红修的突然昏迷有关系吗?她到底遭遇了什么?

一瞬间,夏沫的脑子里冒出一个人的名字,司徒洛。司徒洛那么厉害那么神通广大,一定可以救回红修的!他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

夏沫猛地一拍脑袋,马上掏出手机给司徒洛打电话。

“司徒洛,红修她突然昏迷了……现在在XX人民医院……好,我等你。”

挂了电话,夏沫那颗几乎悬了一整天的心才算是踏实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她下意识地感觉司徒洛一定会有办法救回红修的。红修一定会没事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十几分钟后,司徒洛推开了病房的门,坐在凳子上的夏沫就像看到救星一样,一下子弹了起来。

司徒洛皱了皱眉头,看向自己眼前这个衣衫不整,蓬头垢面的女人,要不是那一双标志性的大眼睛,他简直难以置信这居然是夏沫。

“昨晚我和红修回家,在家门口的巷子里遭到了袭击,红修她……于是红修一气之下跑了出去,后来我就接到医院的电话,说红修突然在路上昏迷被送到这里来了。”夏沫原原本本的把从昨晚分开之后到现在发生的事实告诉了司徒洛,司徒洛一边听,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医生怎么说?”司徒洛追问道。

“医生说不知道昏迷的原因,红修只是睡着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清醒不过来。如果明早还没有醒过来的话,估计……估计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夏沫说着,眼眶又红了起来。

忽地,她抬起头望着司徒洛,大大的眼睛里满是乞求:“司徒洛,你一定有办法救红修的对不对?”

司徒洛看着眼前这张脆弱的面庞,心里某一处忽然疼了一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温暖的大掌已经放在了夏沫的脑袋上,轻轻揉着她乱糟糟抹头发。

夏沫有些错愕地盯着司徒洛,心里有一丝异样的感觉划过,快得令她抓不住,更体会不出。

司徒洛满脸的疼惜,看着眼前这张近在咫尺的脸,眼神一瞬间变得有些迷茫。他看着眼前的夏沫,却恍惚间,似乎透过她,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司徒洛猛地回过神来,他错愕地看着不知什么时候跟他靠的这么近的夏沫,有些僵硬地拿下了自己的右手,轻咳一声,退开了几步距离。

“你怎么了?你快说话啊,你到底能不能救红修?”夏沫没有在意刚才的小插曲,她以为司徒洛只是在安慰她罢了,她见司徒洛半天都没有开口,着急地追问道。

“呼……”司徒洛又皱紧了眉头,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夜晚的莫名袭击,一闪而过的可疑身影,突然的昏迷,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会不会跟正在调查的掏心血案有关?那个路其到底是什么人?他有着什么样的目的?

司徒洛的脑子里一时间纷乱不已,各种各样的疑问快要把他的脑子给撑爆了。但不管这一切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夏沫遇到了危险,有人想要对她不利,并且来势汹汹。

来者不善啊,司徒洛微微眯起眼,配着他那一头的长发,他不知道自己这一表情落在别人眼里是怎样的迷人。

夏沫有些瞬间的惊愕,不过她片刻之后便回过神来,又问了一边司徒洛:“你到底有没有办法?”

司徒洛的心中产生了一个想法。不管怎样,夏沫不可以有事,她如果出事的话……司徒洛的表情瞬间变得复杂起来,只不过瞬间又变回了他一贯的玩世不恭,快得让人抓不住。

“办法嘛,自然是有的。”司徒洛毫不意外地看到夏沫的眼睛倏地一下亮了起来。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司徒洛慢条斯理地对夏沫说道。

“什么条件?”夏沫急忙追问。对红修的担心已经远远超过了对司徒洛的不放心,在这个时候,就算司徒洛要她上刀山下火海,她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的。

“条件是,我要你搬过来跟我一起住,我就答应帮你救回红修。”只有这样,他才能保证她的安全。

“什么?为什么?”夏沫有了一瞬间的惊讶。

“因为……家里只有我和顾念那个呆子。两个大男人整天朝夕相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觉得有些别扭。家里面还是要有个女人的好。”司徒洛刚才一着急,忘了编出一个像样的理由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张口便要对夏沫说谎。想了想,还是道出了真正的原因:

“而且,你最近总是遇到危险,我答应过要保证你的安全的。只有你在我身边,我才能确保你的安全。”

“少来!”夏沫不以为然,“你就是想再找个女保姆!好满足你那可耻的变态心理!”

这下轮到司徒洛不明所以了。他无奈地看着夏沫,随即轻松地笑了笑,随便她怎么认为吧,只要能保护好她就好。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ng/2020/dNHnQw2fNnQ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