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尔康在厨房干金锁 深圳出租屋故事

进了长流宫,带水才知什么叫作真正的风流蕴籍、闲雅淳正。她那师父大概是找了几个三教九流的工匠刻意模仿的,形似神不似啊...

整个宫院的地面由砂砾铺就,其中点缀着些许绿茵,绿茵之间又是曲折如龙的汀步小径。东侧的廊桥尽头是一片灵壁腾飞石景,周边杨柳细垂,池中莲叶田田。

西侧园路用青砖装饰,别有古朴自然之感。靠墙处搭了几个如人高的花架,上面的藤蔓植物是...紫藤。

如若没有听过那个故事,这眼前一簇簇“风铃”真叫人沉醉,可此时带水却觉得,这些花儿莫名的残忍。

带水望向这景致,颜如朝露,轻展笑靥。景尧看着紫藤花前的这笑容微一愣,有些出神。

临池打破了短暂中的美好,“殿下,该用膳了”。

移步到大堂,桌上已摆了五六道菜,景尧屏退了众人,就留临池一人在一旁侍候。

“不知你今日来,粗茶淡饭,有些不周了”。景尧盯着那张依旧有些微赤的小脸,有些歉疚地说道。

带水倒早把她等人的事忘的一干二净,满脑子想着药膳的事。如今这药膳就在桌上,可他偏偏不是个好甜的主儿...带水思前想后,终于打定主意开口问道,“五殿下,这新药膳你不尝尝嘛,味道可是极佳的”,说着主动起身拿勺子挖了一角,小心翼翼地递向景尧。

两人间仅仅半米之隔,带水想着自己盛意邀请,景尧应该会卖她半分薄面,可景尧居然借势一口含住了汤匙,石墨般的澄幽眸子定定地看向带水。这姿态亲密地宛如夫妻间举案喂食,带水的小脸霎时泛起红霞,但又怒不敢言。

站在一旁的临池眼镜珠子快要掉出来,疯了疯了,都说长流宫五殿下不近女色,尚未通男女之情,如今他可算看出,主子才是“隐世高人”啊!

带水观察着景尧神色无异,却一言未发,有些局促,看来她是有点强人所难了,“你不喜甜,这盘就先放过吧,左右也不差你一个人的意见”。

景尧接过带水手中的勺子,又尝了一口,点了点头淡淡道,“柔而无块,细嚼之后,味力愈佳,若是再多些酸味,许是上上品”。

这一回,临池不止眼珠子,下巴也惊的掉了。主子素常不喜甜食,只要带甜味的东西连沾都不会沾半点,就连御赐的上等果酒也是打赏下人,今日难不成是天塌了、地崩了、太阳打西边出了...?

带水一脸迷惑,她不曾想竟会如此顺利...景尧又默默盛了一勺,递向带水嘴边,一脸夸赞,“你尝尝,味道却是不错”。带水想起自己奔走了半天还一口都没尝过,乖巧地吃了下去,一边赞同的向景尧点了点头,师父平日里一副不务正业的样子,所谓术业有专攻,这菜做的倒真是巧夺天工。

等等,刚才...?只见景尧一手拄着头,狭长的眼睛半是好笑地盯着她嘴角残留的汁液,“关心”地问道,“再来一口?”

他是故意的!带水不敢再看他,故作镇定,低下头大口的吃起饭来。景尧心情大好,这丫头看着人前精明,在他面前却漏洞百出。一个眼色示意临池,一旁目瞪口呆多时的临池忙上前为带水添了杯茶。

带水得救似的捧起茶杯,浅浅抿了一口,“嗯...这茶”,临池贴心的解释道,“姑娘,这茶是桂花露泡出来的,我们殿下吃了有一个月了...”。

“咳!”景尧忽然大力地咳嗽了一声,临池自知多言,忙退到一边。

一顿饭,带水吃的晕晕乎乎,师父交代的任务倒是完成了,心里却愈发纳闷,所以,他到底喜不喜甜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V91jFhooMjh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