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宝贝流那么多水还说不要么 真人美女换装

长烨再用神识搜索了一遍,却没发现任何异常,心里不由沉了沉,自三百年前那事以后,他着实耗了不少元神,法力自然大减,但他万万没想到,功力如此退步,竟然已经进入九黎壶法阵结界,却浑然不知。

想到这,他停住脚步,向四周环顾了一下,依旧没发现一丝破绽,似乎,好像,是有人特意让他进来一样。

这种糟糕的感觉,长烨头一次体会到,就如同螳螂与车,对方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还带着几分猫做耗子的乐趣。

“若仙君后悔,现在出去还来得及。”

软糯的声音再次响起,少了几分温柔,多了几分强硬。

长烨勾了勾嘴角,已然没有退路:“若本仙不出去呢?”

那声音沉默了一会,透出几分惋惜:“昆仑山仙若愿意葬在疾藜山,也是此山的荣幸。”

长烨冷笑一声,手掌间立即翻出一团红莲烈火,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声音的方向掷去,橘色火焰在空中不知碰见什么,烧得噼啪作响,连带着一旁的枯木都被点燃,火势顿时蔓延开来,照亮半空,映在长烨血色丹眸中,异常绚烂。

“红莲烈火只烧元神不少身,没想到昆仑山仙一来便给如此厚礼。”那轻声再次响起,仿若在遥远的地方,飘忽不定。

跑得倒挺快!

长烨丹眸微眯,捏紧拳头,周边的橘色火焰随之消失,只见一堆黑灰粉末在空中飘散开来。他提着剑走过去,伸手搓了下,冷冷一笑,用神识传向远方:“好歹也是堂堂上古神器的守壶人,竟胆小如鼠,只敢摆一截烂木头当替身出现。”

一句话,挑衅味十足。

果然,对方很快有了回应,这次不再是软糯少女之音,取而代之是个沙哑而苍老的声音:“激将法?呵呵!怕是仙君忘了,距上一次神魔大战已过了三千五年之久,老夫吃一堑长一智,什么都变了唯有仙君不变,看来三百年前吃了亏还没长记性啊。”

最后几个字,如同钝锤一般,一字一句敲打进长烨的心底,就像打裂了封存心底已久的坚冰,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但随即反应过来,冷嘲热讽道:“没想到你守着九黎壶寸步不离几千年,对外界的事还通透得很。”

守壶人沙哑的笑声响起,像是炫耀:“别人的事老夫不知,可仙君的事闹出那么大动静,想不知道都难。”

“闭嘴!九天之事岂容你这半魔怪物诋毁!”

长烨握着剑的手微微发抖,脸色冷漠至极,血色丹眸里透出隐隐怒气,身后燃气一团红莲烈火跃跃欲试。

“仙君生气了吗?”守壶人再次笑起来,“不过我所知道的事还不止这些,听说这次仙君来访,也是迫不得已。”

“是吗?”长烨脸色沉了下来,一瞬不瞬盯着山野某处,就像发现猎物的野兽,突然纵身一跃,提着青锋剑冲了过去,白光寒刃划破空气,爆出凌厉的剑气,所到之处扬起漫天飞沙走石,大有破坏殆尽之势。

“仙君倒是性子依旧没改,还这么急……”

守壶人的声音不急不徐,只听见兵器相撞尖锐声,空中擦出的耀眼火花。

长烨持剑的手多了几分力,死死压住对方剑刃,丝毫没有退让意思。对方似乎也使出全力,招招死穴,翻出无数剑花抵挡青锋剑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电光火石间,天边压顶的乌云里闪出一叉金光,随即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响直劈地面,炸出银白火花,蓦地一紫一红两道流光从火花中窜出,相互绞杀,抵死搏命,无数剑花在空中闪现,毁坏一切。

不知打斗了几个回合,提着剑的两人完好无损地站在两块突出的石尖上,只听见响彻旷野的剑鸣声。

“你!”

长烨猛地紧缩瞳孔,一瞬不瞬盯着对面。

对方脱离了身后的绯色戾气,往前走了一步,讥笑一声:“没想仙君是个念旧的人,那一仗都过了三千年还忘不掉,只可惜仙君法力不如从前,但剑法依旧卓越。”

“你给我变回去!”长烨表情变得阴郁起来。

“呵呵,看来仙君很介意这张脸啊!”守壶人拨弄了一下暗红色的发丝,朱唇扬起美丽的弧度,“我不过幻出仙君心底所想,并非自愿。”

长烨露出嫌恶的神情,挥剑指向对方:“好歹沧奕是魔太子,岂是你一介怪物可玷污的!”

语毕,他脚下借力一蹬,与青锋剑顿时化作一条银白蛟龙冲了过去,眼见就要击中面前的人,对方却不躲,嘴角陡然多了一抹诡异笑容。

长烨皱了皱眉,本能察觉不好,再等他明白过来时,就见前方三丈开外站着粉纱素衣的昭阳,正东张西望寻找什么。

“别过来!”

随着长烨一声怒吼,银白蛟龙撞向附近的山崖,硬生生在石壁上砸出个巨坑,哗啦啦石头碎片向四周崩落开来。

长烨落地刹那,只觉得喉咙里一股腥咸涌出,猛咳了几声,呛出两口血,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一抬头就看见站在对面的人正玩味地看着他,然后对方动了动嘴唇,勾起一抹挑衅的微笑。

该死!

他咬了咬牙关,下意识提剑去追,却被扑过来的昭阳公主挡住视线。

“长烨!你没事吧!”她满眼担忧看着他,还未伸手触及,就被长烨不耐烦一手挡开。

昭阳皱起眉头,还想说什么,就见长烨提剑一挥,呛啷一声,抵住劈头而下的剑刃。

“身手倒挺敏捷!”守壶人露出意犹未神情,往后一个翻腾,躲过长烨身后窜出的红莲烈火。

趁空档,长烨抓起昭阳的胳膊,跳上祥云,转身飞奔而去。守壶人还想追,却被陡然出现的三个黑衣人堵住了去路。

长烨瞥了眼身后,又看了昭阳公主一眼,似笑非笑地哼了声。

“你笑什么?”昭阳从刚才就对长烨开始不满,现在被他一笑,心中更是不快。

长烨看着前方表情淡淡的:“末仙佩服帝君英明神武,断不会让公主下界涉险。”

昭阳公主反唇相讥:“长烨,你想说王兄出尔反尔吧?”

“末仙不敢。”

长烨没心情跟她斗嘴,敷衍一句后,展开神识探查敌情,确定已甩掉对方才将速度慢了下来。大概一下子松懈下来,他突然觉得胸口一阵撕扯的疼痛,一股腥甜液体涌上喉咙,忍不住呛了出来,随即眼前一黑,整个人栽倒下去。

昭阳公主也没想到长烨内伤如此严重,一连唤了几声名字,也不见对方反应,一时慌了神,胡乱翻出乾坤袋里丹药,不管有用没用,塞了十来粒仙丹在长烨嘴里,然后六神无主瘫坐在一旁。

要说没有内疚,是假话。

如果不是刚才自己冒然出现,眼前的男人也不会被青锋剑剑气所伤。如果不是她出现,也许方才,眼前的男人已经完成帝君交代。

即便如此,他还是选择保护她,放弃任务。

她忽然心生一念,也许他们之间还有机会可以努力。

想到这,昭阳公主的心不由软下来,她立即挥了挥衣袖,召来数名九天精兵,令道:“你们赶紧找到结界的突破口,保护本公主和昆仑山仙安全出去!”

“是!”

精兵齐声领命,咻的一声四散开来。

只等四周又安静下来,昭阳公主俯下身子,指尖滑过长烨的脸庞,用温柔似水的声音轻轻道:“你是我的男人,这次我决不会让你跑掉。”

距离疾藜山五公里以外的小镇上,几栋像样的建筑稀稀落落树立在一片茅草屋中,十分不搭调,放眼望去,好似鹤立鸡群。

昭阳公主选了客栈最好的两间上房,一直等待什么。

一个黑衣人单膝跪地,抱拳行礼:“公主,已经第五日了,若长烨大人还醒不来,末将建议公主还是先回九天禀明帝君,毕竟大人法力大不如从前,还是疗伤要紧,取壶之事择日再来也不迟。”

昭阳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斜了眼躺在床上昏睡的人,又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下属,良久不语。

就算蒙了面,换了凡间衣装,她依旧认出这人的身份。

强将手下无弱兵。

此人正是昆仑山猛将之一,离虎,在鞑伐魔界备水一战中,也创下赫赫战功。想来看着自己曾经跟随信服的主帅如今狼狈不堪,心中多少不是滋味吧。

昭阳玩味搅着鬓下一绺青丝,心里揣测,转念又想到帝君,不知他老人家是真不在意还是故意安排离虎跟随是别有目的。

是试探长烨的反应吗?还是帝君从来就没信任过昆仑山仙?

但当初要不是长烨亲自跟随保护帝君,上古神器未必能在短时间顺利拿到。如果不是长烨破釜沉舟,亲自领兵先锋杀入魔界阵营,刺伤魔太子,只怕那场战役还要持续几百年。

可功高盖主,不是件好事。

昭阳神情复杂看向一动不动地长烨,回忆开始飘向远方。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c9njUIwhMjI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