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高干文hh一对一 两男操一女

眼看那身后那个矮子就快追上自己,凤天灵机一动,从地上捡起几块石头朝空中抛去。

见凤天往空中抛石子,那人抬头望了一眼,可这刚一抬头,几块石头便由正前方朝他袭去。矮子胸口一阵闷痛,这才察觉中了凤天的计。

“臭女人,居然敢耍我!”

矮子正要上前,便听见有人朝这边跑来,他只得撇下凤天,躲到了一块观赏巨石之后。

幻星阁几个门生朝凤天跑了过来,扶住了她。

“姑娘没事吧?”

“没事!对了,你们这里有一个这么高的小孩吗?”凤天用手在自己腰间比了比。

“你说的是严路师兄吧?”一人问了一句。

“师兄?你的意思是?他并非是一个小孩?”

“严师兄号称千面神君,你要说他是小孩,倒也可以。”那门生笑了笑。

“什么……”凤天大吃了一惊。

就在这时,严三朝凤天走了过来,神色甚是紧张。

“姑娘,你没事吧?你那客房怎会突然起火?”

凤天瞟了严三一眼,淡淡说道:“只怕是,有人故意要置我于死地吧!”

“这,这怎么会?”严三有些心虚地回了一句。

凤天冷冷一笑,望向严三。

“严三爷是吗?既然我已无大碍,那就烦请严三爷此时送我去见瑾王爷吧!”

严三正担心凤天在幻星阁内有出事,听她这么一说,他当即连连点头。

“是是是,姑娘,严某这就送你去见瑾王爷。”

说完这话,严三望向站在凤天身边的两个门生,朝他们吩咐道:“你们快去备马车,然后本阁主亲自护送孙姑娘回幽檀宫去。”

“是,阁主!”

两名幻星阁门生转身朝外走去,不到一炷香的功夫,马车已经在幻星阁外备好。严三命一婢女扶住凤天,朝着幻星阁外走去。

马车一路向前,朝着幽檀宫疾驰而去。幻星阁鳞星池边严路愁眉紧锁,望着池中的一株睡莲发着愣。

“路爷,不开心吗?”

严路扭头看了一眼,见肖易站在自己身后。

“怎么,你在这里做什么?”

肖易走到严路身边坐下,淡淡说了一句。

“路爷是在为了那位姑娘的事情烦心吧?”

严路瞟了他一眼:“不关你事。”

肖易笑了笑,从怀里取出一张银票,递给了严路。

“路爷,这是你给那抬棺的几兄弟的吧?”

严路朝那银票看了一眼,脸色瞬变。

“这……”

肖易将银票塞进严路手里:“三爷不会这么阔气,抬个棺椁就给这么多钱的。看这银票,是出自大岐第一富商玉老爷名下银庄,我猜得没错的话,是玉妃娘娘想除掉那位姑娘吧?”

听到肖易的话,严路一阵怒火中烧,他一把掐住了肖易的脖颈,恨恨地问了一句。

“肖易,你究竟想干什么?”

肖易打落严路的手,轻轻理了理自己的白色外袍。

“路爷做事总这么冲动。我若想告诉三爷,还须此时跑来找你吗?路爷不想着怎么补救此事,就打算一直坐在这鳞星池边吗?”

“你这是何意?”严路有些不解地望向他。

肖易看了看严路,缓缓说道:“路爷真打算让那姑娘见到瑾王爷后参你一本吗?”

“你……”

严路一脸狐疑地望着肖易,虽说他对自己算是很忠心,可是,他难道就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自己吗?

“路爷这是不相信我吗?路爷,当初我进入幻星阁时,每一个人都瞧不起我,只有路爷你相信我,鼓励我,我才能练就今日这般武功,虽不能称是江湖第一,不过,这大岐国境内也算是少有敌手了。”

“你当真这么想?”

“路爷,请相信我。”

严路此时已无其他办法,唯有相信此人。他将手中的那张银票递给肖易,对他说了一句。

“这个你拿着,若能干净地解决此事,到时候,会有你的好处的。”

“多谢路爷!”肖易接过银票,朝严路一抱拳,转身离开了。

严三的马车果然在南宫瑾规定的时限内停在了幽檀宫前。荣正走了出来,将凤天和严三迎入了幽檀宫内。

“圣女,王爷在揽月阁内等你。”

“圣女!”严三一脸惊讶地望向荣正。

荣正看了严三一眼,说了一句。

“严三爷救了凤天圣女回来,王爷自然会好好赏你,你先到昙花轩休息片刻,王爷稍后便会宣你到闲雅居。”

“是,荣大人,严三明白!”

严三朝凤天望了一眼,然后转身,跟着幽檀宫内的一个小婢女朝着偏殿昙花轩走去,凤天则随荣正一起去了揽月阁。

南宫瑾正站在揽月阁外的一簇月季前,静静地望着那些艳丽的花朵,无意中抬眼时,瞥见荣正同凤天一起朝着自己走来。

秀云正在南宫瑾身后紧张地来回踱着步,看到凤天走了过来,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朝着凤天跑了过去。

“圣女,你总算回来了!”秀云喊了一句。

凤天扶住秀云,朝她笑了笑:“我回来了!你放心,我没事。”

秀云扶凤天朝南宫瑾走了过去,来到南宫瑾面前时,凤天朝他微微点了点头。

“瑾王爷又救了我一次,我该怎么谢你呢?”

南宫瑾嘴角轻扬,露出了一丝勾人心魄的笑容。

“凤天圣女不必客气,将来说不定,本王真有需要圣女帮忙之处。”

凤天一脸正经地点了点头:“好说,好说。”

南宫瑾看了看秀云,对她说道:“秀云姑娘,扶你们圣女进去休息吧,本王会加派人手看住这揽月阁,直到你圣女身子痊愈。”

秀云朝南宫瑾福了福身:“多谢瑾王爷,瑾王爷对我们雪雾族的大恩大德,我们没齿难忘。”

南宫瑾轻轻点了点头,朝秀云挥了挥手。秀云扶了凤天进了揽月阁。

待她二人进屋后,南宫瑾望向荣正。

“严三来了?”

“回王爷,他此刻正在昙花轩候着。”

“很好,让他去我的书房。”

“是,王爷!”

荣正朝昙花轩走了过去,南宫瑾朝揽月阁那方望了一眼,转身回了自己的闲雅居。

很快,荣正引了严三去了闲雅居书房,进入书房后,严三朝南宫瑾跪了下去。

“王爷,请王爷治罪!”

“哦,本王因而要治你的罪?”南宫瑾轻轻抬眼看了看他。

“严三不知那位姑娘就是雪雾族圣女,否则,严三就是再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直视圣女一眼。”

“罢了罢了,你也说了,你不认识她。不过,本王有些纳闷的是,你手下那个千面神君,他也不知道圣女的身份吗?”

“这……”

严三一时哑口无言,此时此刻,他也怀疑严路有事故意瞒着自己,可是无凭无据,他实在不知道该对南宫瑾说些什么。

看他的模样,南宫瑾基本可以确定,他是真不知道凤天的身份,想了想,南宫瑾问了一句。

“那千面神君之事,本是你幻星阁自己的事,本王也就不再过问。现在同本王谈谈你的事吧。”

“我,我的事?”严三一脸不解地望着南宫瑾。

“没错,本王问你,你创建幻星阁,目的是为了什么?”

“为了让那些孤苦伶仃,无人收留的孩子有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你不只是带着那群少年耍耍百戏混口饭吃这么简单吧?”南宫瑾别有深意地望着他。

“王爷这是……”

“本王知道你幻星阁内人人身怀绝技,也知道你暗中收钱替人办事。”

“王爷,这……”

严三万万没有想到,这瑾王对自己的行踪居然掌握得一清二楚,这位王爷的可怕与神通广大不是他严三能想象得到的。

南宫瑾朝他淡淡一笑:“你也不必如此惊慌,国主刚继位不久,正是用人之际,本王见你还有些资质,想将你引荐给国主,你看如何?”

“严三但凭王爷差遣!”严三朝他行了一个大礼。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cNkkll0rNkl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