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教主甜宠不虐微耽 手背上突然鼓个包

马路上,倩倩完全不顾忌路人的注目礼,大声地哭着。

她想过千万次可能被拒绝的场景,却还是没猜中竟是以那样沉默却残忍的方式。

她的脚停不下来了,机械地沉重地向前迈:他不喜欢你,他不喜欢你……

这句话在心里说了上百遍。

所有的难堪都仿佛是自己找的……

“小倩!”

忽然,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倩倩的脚步一停,心里立马传来了嘲讽声:“你这个傻瓜,你嫌给的难堪还不够吗?你又在做什么梦,幻听什么?怎么会有他的声音呢,他现在在陪他的如萍谈心。”

热滚滚的眼泪又一次加速地留下来,她的脚走地更快了。

“小倩!”那声音从背后又一次传来,且更加清晰了。

除了外公,只有他那样叫她。倩倩放慢了脚步。

但是,她不敢转头,怕这声音是自己的幻觉。

“姐姐,你后面有个哥哥在叫你呢?”

一位小女孩善意地提醒。

“姚倩倩!你给我站住!”

这一次,声音里带了微微的怒意。

难道这一切不是幻觉。

缓缓地,她转过身,惊得张大了嘴。

她看见几米外,杜飞竟活生生地站在那,他正气喘吁吁地瞪着自己。

…………

许久,她才从呆滞中回过神。

“杜小飞,你为什么跟踪我!”隔着几米,倩倩生气地喊道,抬起手胡乱地擦了擦脸上的泪。

“不是某人让我跟她走的吗?”

倩倩想起方才自己的话脸上一红:“你很闲吗?你不是要陪你的如萍?补衬衫、聊心事,忙着呢!”

杜飞不气反笑了,他几步上前,却被倩倩叫住了。

“站在,你不要过来”倩倩往后退了几步。

杜飞见路人纷纷看见两人,说:“我们一定要隔着几米讲话吗?这么多人看着怪难为情的。”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好,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时,路边有人发出了笑声。

倩倩脸上更红了,嘴上却坚持着:“你,你跟着我,是不是要和我说什么话呀?”

“本来是有的,可是……”他看了看路上尴尬地说,“现在想不起说什么了。”

“你——,好,那我问你。那天晚上我问你的事,你有答案了吗?”倩倩鼓足了勇气说了出来。

“这……”杜飞环顾了下四周,只见有不少人在窃笑。

“哎呦,”杜飞忽然身子一斜,痛苦地按着脚,“肯定是刚才跑的太急了,把脚给扭了。”

倩倩一急顾不得什么,跑了过去:“你怎么比我还笨啊!哪伤着了,我看看。”

她慌乱地掰开杜飞按住脚的手,却从头顶传来一阵轻笑:“谁说我比你笨了。”

“杜小飞!”被骗了,倩倩火冒三丈,“你找其他的姑娘演戏去吧,本姑娘没那么空!”

说完,她气得又跑开了:死杜小飞,臭杜小飞,我问你的话就这么难回答吗?

背后又传来了声音。

“小倩!”

倩倩心里说,没听见!

“姚倩倩!”

倩倩心里说,这一次你喊哑了,我也不会理你了。

“姚倩倩,我喜欢你!”

倩倩像被定身了一样惊呆在原地。

那一刻,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杜小飞喜欢上姚小倩了!”

那一刻,倩倩才止住的泪流地更凶了。

她转过了身,只见杜飞笑着向自己奔来。

她笑了,被杜飞温柔地抱住了。

她哭了,高兴地、感动地哭了。

路边有人鼓起了掌。

倩倩羞得把头埋在了杜飞的怀里:“谁让你这么高调的呀!”

杜飞噗哧一笑:“还不是被你逼的呀。”

“那,以后不能再找其他姑娘给你补衬衫了。”

“啊?恩,遵命!其实,那件衬衫我没有让如萍帮我补。小气鬼!”

————————————————

杜飞家楼下,如萍惊愣得看着前方。

她不敢相信,杜飞竟扔下她,去追小倩了。

“如萍,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了。你先上楼等书桓吧。”他急匆匆地扔下这句话就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他,第一次拒绝了她的请求。

他,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也变了。

倩倩说的对,她很怕,怕有一天杜飞也不再在乎她。

如今,她连唯一的一份关心也要失去了。

微风吹过,如萍眼角的泪缓缓滑落。

做坏人的感觉很糟糕,

而做一个失败的坏人感觉更糟。

————————————————

依萍看到大街上□□的学生,忽然意识到战争的脚步似乎越来越近了。

但是她无暇关注这些,她要赚钱要养家,更要好好想想如果战争真的来了,陆家该怎么办。

没了陆家大宅,没了钱,如果战争一爆发,他们无疑就会成为难民。

而父亲的身体近来也越发不好了,他的话也变得更加少了。

……

“对不起。”一位□□中的学生不小心撞到了依萍。

依萍正才回过神,她整理了下心绪,朝对面的办公楼走去。

她没忘了正事,她还要找客户签份合同。

但是,当她过了马路往左走时,却停住了。

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秦遥,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景。

他的身边站着一位美丽的女子,不知他们说了什么好玩的事,那女子逗得直笑。

依萍仔细观察了下,才发现这是一家珠宝店,原来他们在买首饰。

这会,秦遥拿起一条链子,亲手给那女子戴上。

他背对着依萍,看不到依萍,更不会看到此刻依萍脸上失落的表情。

在买下链子后,珠宝店老板又开始极力推荐戒指。

在秦遥转头的那一刻,依萍慌乱地逃走了。

戒指?原来,他早有一个她了。

原来,他的告白只是昙花一现,是自己想多了……

珠宝店里,秦遥出神地望着店外。

刚才,那抹急匆匆离去的身影为何如此熟悉。

是她吗?

“哥,谢谢你送我的结婚礼物。”那女子神秘地笑了,“不过,你为什么要买戒指啊?难道……”

“保密!”秦遥接过老板的戒指,小心地放进了口袋。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cOjDhh0dODh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