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澄羡塞东西 太疼了林世勋

温简还没从萧泽办公室里退出来,乔麦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温简看了眼手机,再看了眼萧泽,果断的把手机递给了萧泽。

“你在哪?”

口气不是很好,乔麦心想。“买手机了。”

“买什么手机!”提起手机萧泽就上火,“为什么不给我打,偏给老六打。”

温简觉得自己的冷汗又下来了,朝萧泽做了个先走的手势,没想到萧泽瞪了他一眼,温简又只好乖乖的把抬起的半边臀部给硬压回了沙发上。

“萧泽你别没完没了哈,我都跟你离婚了,你还敢管这么多!”乔麦说完就挂了电话。

萧泽气的恨不得从鼻孔里往外喷火,瞪着温简问:“见过这么不着调的女人么啊?”

温简可能被冷汗冲的断了根筋,硬生生的回了一句:“三哥,你刚才问乔麦为什么部给你打偏给我打那句,也挺不着调的。”

萧泽是彻底被气昏了,拿起温简的手机就砸在温简身上。温简想都没想,转身就冲门冲了出去,还呆在这,等下砸向他的就不是手机那么大的体积了。

萧泽看这温简窜了出去,好不容易冷静了一下,突然想起刚才乔麦的那句话:离婚!

对!就是这两个让萧泽现在的心这么的不踏实。这红本本得尽快的补上,省的夜长梦多。

萧泽没法等到下班,提前2个多小时就开车回了北曲。乔麦不在家,卧室里的床上乱七八糟的铺着的全是乔麦的衣服,萧泽转身掏出手机,给乔麦打了过去。

还好,那个女人接了电话。

“现在在哪?”

“房介中心。”那头吵闹的厉害,勉强能分辨处乔麦的声音。

“去那干嘛。”萧泽觉得自己头顶又快往外冒烟了。

“找房子。”

“找房子干嘛?”

“住呗。喂,我不跟你说了,我看房子去。”说着就挂了电话。

萧泽拿着手机硬是愣了三秒。这女人又想干什么?

萧泽给廖洋打电话的时候,廖洋还带着一帮兄弟在烈日底下晃荡这找乔麦呢。

萧泽说,找房介,乔麦找房子去了。

廖洋差点没哭出来,哥哥你早说啊,Z市的哪个房介没吃个萧氏给的好处?早说他也不至于在大太阳底下这么凄凉了。

萧泽在文祥小区的门口堵到了乔麦。什么话也没说就直接扯着乔麦的胳膊塞进了车里。

“女人,要抻着点。”萧泽也不看乔麦,自顾自的打火,发动车。

乔麦只笑不说话。这倒把萧泽憋的够呛。

“你找房子干什么?”

“住啊。”

“北曲放不下你了?还得跑这大老远的找房子住”萧泽扭头看了一眼乔麦,命令自己就看一眼。

“我们离婚了不是,瓜田李下的,我还得避嫌呢!”

萧泽的头顶这下真冒烟。“避TMD狗X嫌。避孕我都没做我还避嫌。”

乔麦顿时就没有回口的勇气,再说下去,揪不准这男人口里还能冒出什么话。

看车子往北曲拐,乔麦开始说了:“哎,去哪呢这是。”

“回家!”萧泽转头瞪了乔麦一眼。

“也好,东西终归要收拾的。”乔麦说完就目视前方,完全忽略旁边毛发倒竖的某三。

乔麦自顾自的进了门,踢了凉鞋,就往卧室里冲,把床上的衣服全扫在地上,趴在床上,突然觉得,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就叫做床。

萧泽倚在门口,好几次想开口把趴在床上那女人叫起来,看着乔麦肿了的脚,还是忍住了。走到衣橱边拿了换洗的衣物,自己进了浴室。

乔麦是被萧泽挖醒的,屋里已经黑乎乎的了,没开灯,模糊着能看清萧泽的脸。

“我怎么睡过去了。”乔麦倚着萧泽揉了揉眼。

“太累了吧。走,去洗澡。完了,咱下去吃晚餐去。”

萧泽打横抱起乔麦,就进了浴室。水已经放好了,温度刚好。萧泽把乔麦放在浴缸的沿上坐着,端了盆水放在她脚下,蹲下身子,握着她的脚放进水里。

“嘶,凉。”乔麦想往回缩脚,又被萧泽按回了水里。

“肿了都。一下就好。”萧泽抬头看了眼乔麦。

乔麦泡在水里的时候,萧泽说:“你要真想出去住,跟我说声,我给你找房子不就是了,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开建筑公司的,找个房子总是简单的吧。”

“如果你能让我出去住的话。”乔麦转头看着站在头顶倚着墙壁的萧泽。

“女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咱这婚是离了,为什么离咱心里也清楚。算我让你,我就成全你。”

“你还是别让我的好。”乔麦从浴缸里站起来,接过萧泽递过来的浴巾,“我可跟你说了萧三,我是打定主意出去住了,你别拦我,拦我我就报警。”

“你报试试,看他们敢不敢接警。”萧泽说。

乔麦白了他一眼,裹好浴巾,光着脚朝门走去。

“你就直说你想干什么吧。”萧泽跟在她身后,问道。

“你不是知道我想干什么么?”乔麦走到床前,用脚巴拉这地上的衣服,边选边说“咱晚上吃什么去。”

“你不就想折腾我么?行,我看你能折腾成什么样。”萧泽弯腰从地上捡起乔麦用脚趾头指这的裙子,给乔麦从头套着穿。

“我都没被人追过,这么容易就嫁给你,你还不知足,成天在外面拈花惹草的,我跟你到现在才离婚也是给你面子了。”乔麦从梳妆台上拿过爽肤水,撒了些在手上,揉了揉往脸上搓。

“你不就想试试被人追的虚荣感么?三哥今天满足你。不过我话说在前头,过过瘾就算了哈。”

乔麦也算收拾停当了,回头白了萧泽一眼,拿起包,就朝门外走。

萧泽这下知道什么叫食不知味了。明明是上好的牛排,放在他嘴里可就是嚼不出味道来。

“什么叫避免身体接触?”萧泽扔下叉子,抬头看着对面的女人。

“就是不上床。”乔麦便吃便说。

“怎么就不上床了。我媳妇完了我还不能抱,不能亲啦?”萧泽说。

“你一追女的就立马跟人上床的?再说谁你媳妇啊。”

“对啊。”

乔麦彻底无语了。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我说萧泽,你让别人看看,你这哪是以前那个冷漠的男人啊?你现在这不就是个无赖么?你真是他们说的那个Z市的萧三啊?”

萧泽觉得自己今天是这堂堂27年最失败的一天。“女人,你给我听好了,该怎么发展咱就怎么发展,你别给我说这个不准,那个不许的。”

“凡事都是有个过程的。”

“我不需要过程,我们重新开始可以,中间过程全给我省略。”

乔麦再次不说话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cOjHhc0sOHU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