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校花被黑社会车轮小说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全文

苏婉婉在河边洗衣裳,忽然瞥见河里游过来一条红色的鱼儿,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却在清澈的河面上见到一张扭曲的脸。

“苏婉婉!巧啊,你也来洗衣裳啊!”苏轻轻说道,在苏婉婉一旁放下盆,便站着俯视苏婉婉,恨不得一下子便将苏婉婉推入河中。

“到底是巧还是你蓄意所为,你自己知晓。”苏婉婉冷笑地瞥了一眼一旁的衣裳,视线正好对上盆里头射出的银色的光,苏婉婉放下手中的衣裳,端起那个盆便倒在河中,道:“我帮你打水泡衣裳罢。”

里头可是有匕首的!苏轻轻急了,“谁需要你泡!你不要给我自作主张!”

说罢,却见衣裳在水中慢慢浸湿,泛着银光的匕首缓缓地下坠,在水面转出一个好看的气旋。

看着河底的匕首,苏婉婉冷笑一声,将衣裳拿出来扔进苏轻轻盆里,道:“姐姐,真是奇怪,你衣裳里竟然有刀,莫不是你急着自杀,你若是当真想死,别来我旁边啊!脏了这水我还怎么洗?”

“苏婉婉!你不要太过分了!”苏轻轻咬着牙,看着河底下的匕首,想拿又不敢拿,见苏婉婉又笑着,顿时气得牙痒痒,不知如何才好,忽然见苏婉婉腰间挂着一枚玉佩,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那玉佩看起来可值钱了!

苏轻轻蹲了下来,假意洗衣裳,趁苏婉婉一时不察将玉佩抢了过来。

“还我。”苏婉婉放下手中的动作,冷冷地瞧着苏轻轻。

苏轻轻心中一颤,吓得站了起来直往后躲,嘴中却强装镇定地道:“苏婉婉,若不是没有银钱了,我会回家?你这玉佩看起来也值几个铜板,我就收下了!你就当做是你对我和少庞的赔偿罢!”

这玉佩可是齐乘风送她的,别人怎么配得上?苏婉婉冷嗤一声,“你不欠你和江少庞什么,若不是你们心术不正,又怎会受到折磨,我奉劝你将东西还我,否则——”

“否则什么!我就是不给!分明就是你的错,你若是从了他,便不会有这等事了!”一说到江少庞一事,苏轻轻便气得很,江少庞看起来恢复需要很久,说不定还恢复不了!这往后她可怎么办!

“哦?从了他?我还没有那种滥交的习惯,江少庞那个种-马可配不上我。”说罢,苏婉婉站起来,朝苏轻轻走了过去,“我再问你一遍,你还不还!”

到手的东西便是她的,怎么能还?瞧着苏婉婉身后清澈看起来却有些深的河水,苏轻轻咬了咬牙,反正她原本也是要杀了苏婉婉,不如将苏婉婉淹死!

转头一看,远处还有不少人洗衣裳,苏轻轻下定了决心,将苏婉婉推下河后的说辞都想好了,而后伸手用力地推了苏婉婉一下,然而,苏婉婉避开,迅捷却抓住了她的手。苏轻轻只觉得手被钳子紧紧地夹住,疼得她呲牙咧嘴又动弹不得。

“自作孽不可活!”苏婉婉不耐烦地用另一只手将玉佩抢过来,而后立即跳到苏轻轻身后,用力一踹,苏轻轻便“嘭”地一声落入河中,水花四溅。

“不好了!苏轻轻!你为什么要跳河!不就是因为一个男人么!怎么还要轻生呢!是我这个妹妹没用,竟然拦都拦不住你!”苏婉婉大叫道,将远处的人吸引了过来。

这理由竟然和她想的一模一样!刚冒出一颗头的苏轻轻听到这话,又气又羞,想骂街,却只能道出“救命”二字。

苏婉婉在河边演足了戏,“姐姐!你竟不要我救你!我的姐姐啊,你何苦为了那个男人如此糟践自己呢!”

洗衣裳的妇人跑了过来,看到这个场面,甚懵,皆问何故,苏婉婉又将那套说辞说了一遍,妇人们看着苏轻轻扑腾,想救又不敢救,皆看着,最后还是苏婉婉看苏轻轻没力气扑腾了,这才拿一人挑衣裳的木棍伸了过去,将苏轻轻拉回岸上。

正当众人想着如何救苏轻轻时,忽然,人群中冲出一张稚嫩的女孩和村中的游医。

“快救我姐姐!”苏晓燕指着躺在地上的人道,然而,在看到那张脸是苏轻轻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苏婉婉将她的表情纳入眼底,心中又是失望了几分。

游医在苏轻轻一旁蹲下,帮苏轻轻将肚子里的水给吐出来,而后探查了脉象,脸上的顿时皱成一团,面露难色,不知晓到底要不要将诊断的情况给说出来。

“我怎么了?你快说说!”才恢复点儿力气的苏轻轻叫着,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股害怕感涌上心头。

“既然你要我说,那我说了可不能怪我……”

一旁急切想听结果的妇人立即打断,催道:“快说罢!磨磨蹭蹭做什么!”

“她这是有小产迹象啊!我回去开几贴药给她稳一稳,你们谁是她的家人?快将她送回去换身衣裳罢!而后赶紧去我那儿拿药方!”那郎中说着,记着回去开方子去了。

一旁的妇人被郎中的话给惊呆了,“苏轻轻怀孕了?”

“苏轻轻可还未成婚呢便有孩子!这也太丢人了罢!”

“就是!简直就是伤风败俗!咱们方才就不应该救她!让她死了算了!”

“……”

苏轻轻脸都白了,捂着自己的肚子,求着各位先送她回家,然而所有人都不为所动,甚觉得同苏轻轻在一处便会将自己的名声也弄臭。

“你们竟见死不救!你们以为我是不洁之名?我同少庞早已经有婚约了,现在有怀孕怎么了!过阵子他便来娶我了,到时候我可就是大户人家的夫人了,你们这些贱妇有什么理由笑话我的!”苏轻轻气地指责,肚子却越发地疼痛了起来。

妇人们依旧不为所动,苏轻轻气,指着躲得远远的苏晓燕道:“苏晓燕,你不救我,我就将你做的事儿都给捅出来!到时候看你还有没有脸活着!”

苏晓燕脸色一白,哆嗦地看了苏婉婉一眼,道:“你可别胡说!我怎么会做那些龌龊事!”

说罢,便跑了,众人却想听,催着苏轻轻说。苏婉婉在一旁定定地准备听着,她倒要听听苏晓燕背着她还做了些什么!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canDVAowaDA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