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宝贝你好湿 老板办公室脱美女衣服

长长的巷子里面没有其他人,空气中还带着午后的一些燥热,无风也无蝉鸣。倒是可以听到一些主街上叫卖的熙熙攘攘的声音。

巷子里三个人。

一个黑色麻布衣裳的少年,刚刚被两锭银子砸了双腿,准备爬起来又被一人一脚给踹倒了。

一个男儿打扮的少女,身上的气息不匀,因为快速跑步还脸上还带着一些红晕,身上穿着简直不菲的墨绿色锦衣,江南云锦,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

剩下的一个便是谢三生了。

谢三生觉得以后出门还是看看黄历比较好,她只是想抄个近路早点到金榜楼而已。早知道直接走大路,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到了。

“喂!这个人你自己送衙门去啊,我要先去吃饭了。”谢三生对着云峤说道,然后准备转身就走。

云峤本来还担心谢三生是她家里人派人的,想要把她抓回去,但是听谢三生这不愿意多管闲事的话语,下意识的多打量了谢三生两眼。

眼前的女子一身烟粉色的裙装,外面套这一件轻薄纯白色的云纱,衣服的剪裁十分精细,将谢三生的身段完美的勾勒出来。腰间琳琅的挂着几个配饰,其中最精致的当属一个翠绿色的鱼形的玉佩,光是看水头和颜色就知道是极品,鱼的形状有点特别,弯着身子折成优雅的弧线,首尾相连成一个环形,周身点着一些波浪云纹。

一身虽然是简单的素色,但是将谢三生的气质凸显无疑。谢三生是属于典型的江南女子长相,皮肤细腻白皙,眉眼弯弯,内敛风华,温婉无双。这么一身简单的烟粉色衣衫,温婉柔情,让倒在地上的少年都看呆了,这么柔弱的女子,要不是刚刚挨了凶残的两锭银子,他都想好好保护面前这个柔弱无骨的女子了。

谢三生看眼前的两个人都盯着她看,心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虽然是江湖门派,但是她从小在风十楼接受的就是正统的世家小姐的礼仪。所以虽然偶有一些出格的想法,但是行为各方面礼仪规矩还是十分到位的。出门的时候就体现在她身上一身琳琅的配饰和繁复的穿着,不过今天实在是太饿了,头发只是简单地挽起来,没有带头饰。

还好师父不知道,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又给她饿饭。

云峤仔细的看了谢三生,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人肯定不会是她家里人派来的。别看谢三生一身穿着简单素净,但是她这一身衣服可是寻常百姓至少两三年的开销了,她身上的那个鱼形的玉佩更是价值连城。

三个人各怀心思的这么看着彼此,各自无言,气氛尴尬。

还是云峤打破了沉默,说道:“这位小姐,不如你帮我看着一下这小贼,我到主街上找人去报一下官?”

谢三生在心里翻一个白眼儿,我都快要饿死了,还帮你看人,你咋不上天?

然而在外典型的世家小姐的行为的谢三生当然不会说出这个话来,她嘴角扯起一个歉意的笑容说道:“不好意思,我还有点急事要去金榜楼,就不能公子你看人了。不如你直接带着他去报官?”

云峤:“……”

云峤傻了眼,这应该是她人生第一次被拒绝吧。就她这个小身板,还没有到衙门就被这个小贼给偷跑了。

谢三生看云峤的为难的表情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提建议:“那不如我帮你把这个小贼再打一顿,这样他就不能偷跑了。就算是到了衙门大人问起,你就说抓贼遇到了强烈的反抗,所以才打这么狠的。如何?”

好有道理,听起来完全不能拒绝的样子。

段洗看着面前这两个衣冠楚楚的人,一个小公子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一点都不缺钱的样子,居然能为了一点钱追他几条街,另一个更过分,怎么看都是温柔如水、弱柳扶风的样子,出手狠,说出来的话更是凶残的要命。

“两位千万别!我也是迫不得已才拿了这位公子的钱袋的,绝不是惯偷!您两位若是不信的话,可以上衙门去查看相关的记录!”开玩笑,这一趟他才赚多少钱,要是真让人打了,身体吃苦就算了,医药费也是问题,就算是那位补偿了他医药费,他要多久都不能接活儿啊。

“你偷东西还有道理了?”云峤双眼一瞪就想抽他,还没见过这样的小偷!当然,这也是她见过的第一个小偷。

“小的错了!可小的也是不故意的啊!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小儿嗷嗷待哺,两位大人大量请原谅我吧!小的再也不敢了,银钱这位公子也拿回去了,求两位宽仁!”

这话说得一套一套的,倒也不像是不认字的人,既然读圣人言,又怎么会是小偷?莫非家里真有什么难处?不是吧,这年头八十老母和待哺小儿都成了被抓小毛贼的标配求饶了。

谢三生眯起眼睛看眼前的少年,刚刚太饿了,根本不想多管闲事,现在仔细看来,这少年倒是长得相貌堂堂,条靓盘顺的。作为该死的颜控,谢三生一直都觉得“相由心生”这句话非常有道理,这么眉目俊朗的少年就算是做错了事情也是可以从轻发落的啊。

云峤柳眉一竖,大喊道:“不可以!那么多人你偏偏选我伸手,是不是看我好欺负?”

就你一副没出过门的土包子的模样,看起来还很有钱,谁是小偷想向对你下手好吧。

段洗在心里翻一个白眼儿,说道:“这位公子,我只是偷了你的钱而已,没必要这么赶尽杀绝吧,送官就算了,还要打断我的腿!”

“我什么时候说了要打断你的腿了?”云峤冤枉死了,她被偷了东西还要被这个小贼红口白牙的诬陷。明明就是谢三生说要再打一顿的,而且也没有说要打断腿啊?

“就是你说的,你还不承认!不就是偷你几个钱吗?你自己敢不敢把你的钱袋打开看看里面有多少钱再说打断我的腿?”

云峤想到自己钱袋里面的钱,脸上一红,恼羞成怒骂道:“谁让你打开我的钱袋看了?你这个无良的小贼!活该被打断腿!”

段洗说道:“你看, 终于承认你想打断我的腿了!”

“对,我就是要打断你的腿!免得你再去祸害别人!你一个大男人好手好脚的不知道去工作,小偷小摸的简直丢人!”

段洗听她做一个小贼,右一个小偷的,怎么有人可以外表这么出色,嘴巴这么恶毒的?

“你闭嘴!一口一个小贼的,说话这么难听,穿得人五人六跟以前人家的少爷一样,拿你一个钱袋跟要了你的命一样,里面不就是才五两银子!人家这位小姐刚刚扔出来打我的加起来都六两银子了!”

云峤快要被气死了,这个小贼哪壶不开偏偏提哪壶。

“你才闭嘴!你凭什么说我里面只有五两银子?我一个钱袋都至少值五十两,你用用脑子想想,谁会用这么贵的钱袋子里面只放五两银子,为了钓鱼吗?”云峤打死都不能让人知道她就这么点银子,不然还有什么面子?

“明明这里面就只有五两银子,你为什么不承认?”

“我里面至少有两张一百两的银票,肯定是你这个小贼悄悄藏起来了!”反正钱袋子过了这小子的手,里面多少银子全由云峤说了算。

段洗简直想吐血了,这个混蛋简直越说越离谱了,明明就五两银子硬生生被说成了两百两银子。要知道按照大歆朝的律法,上了两百两的偷盗就是要承担刑事责任了,可就不是民事调解赔钱道歉了事了。虽然那人承诺他就算是进了衙门也一样能保他无事,可上了两百两就不一样了。

虽然明知道这小子在冤枉他,段洗也一点办法都没有,事实上除了他这个当事人之外,没有人会相信真的会有人在自己一个简直不菲的钱袋子里面只装五两银子。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奇葩货。

“你可别一口一个贼说话那么难听,我只是接了任务要拿你的钱袋而已,那人说是你哥,只是想让你受点教训,以后少往外面跑。可不关我的事。”

云峤震惊:“你说是我哥?不可能!我哥他今天回……回家了,他哪里有空来管我?”

反正话都说出来了,他们这行的规矩就是不能说出金主来,但是说都说了,段洗也不管那么多了,索性都说了。

“对,他说是你哥哥,我只是个接任务了,你哥说你每天就捉摸着往外面跑,让我拿走你的钱袋,让你知道一下人心险恶以后就不会经常闹着想出来了。还让我放心,说你钱袋里面绝对不超过十两银子,里面的银子就算是打赏了,就算是上了衙门也是民事调解,他能保我不留下案底。”

“本来我还担心来着,看了你钱袋,我才相信那人真是你亲哥。哈哈哈哈。这么大一个人出门身上就带五两银子,还宝贝得跟个啥一样,哈哈哈哈哈哈……”

“你闭嘴!”云峤被人说穿了秘密,脸都红了,推了一把段洗便要转身离去。

左右没办法马上到金榜楼去吃饭了,谢三生就当看戏娱乐了,所以一直站着没说话。看云峤转身要走,拉了她一把,对她说道:“他说什么你就信?”

云峤一下子反应过来了,对啊,这万一是小贼的脱身之际呢。所谓的关于钱袋子里面多少钱的“铁证”,他看过了自然知道里面多少钱,现编一个人也不是不可能。

谢三生看着面前的少年,虽然粗布衣衫,但是面目俊朗,眼如灿星,确实不像是小贼,可这也不能证明他说的话就是真的,这个小丫头怎么看都不是寻常的有钱人家,这人偷钱袋这么巧的契机。

“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可能是谢三生的长相太有迷惑性, 软弱无骨的样子,段洗直接就选择性的忘记了刚刚挨的那两锭银子,露出一个痞子的笑容说道:“反正我说的是实话,爱信不信,当然如果这位小姐不信的话,我可以仔细的跟你悄悄的再说一次。”

谢三生面无表情:“哦,你偷盗这位公子的钱袋,在逃跑的过程中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腿摔断了。我们决定把你送官,可是你不肯,还编谎话骗我们,企图蒙混过关,然后双手也被打断了。”

段洗被谢三生说得内心瑟瑟发抖,突然想起来刚刚就是这个看起来温柔无害的女人用两锭银子直接给他砸地上了,还说要把他一顿。

“三清行你们都知道的吧?我们老板信三清道家的,京城很多人都知道他,我就是在三清行接的生意,那人真的说是你哥哥,本来我也不想接这个活儿的,是他非要让我接的。左右无事,我就接下来了。本来以为拿了钱袋就能回去复命领钱的,哪里知道你为了五两银子能追我几条街。”

这人是个棒槌吗?为什么一直要把五两银子挂在嘴上,这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性格,能活到现在也是奇迹。

“三清行我们会去查的,你叫什么名字?”谢三生没听说过三清行,但是这人既然能说出这个名字来,肯定是真实存在的,关键是这人到底是不是三清行的雇员。

“小六。我们这些个低贱的人,没有读过书当然也就没有正经名字。”

谢三生眉毛一挑,对着段洗微微一笑:“哦?”

现在不管谢三生笑得多么温柔婉约,段洗都觉得像是在看老虎笑,要知道老虎对着人露出獠牙是正常,如果老虎对你笑了,说明他很高兴,嗯,找到了食物很高兴。

“我们三清行有一个伙计编号,我的编号是三十二。”

“嗯?三十二号,你说你叫小六?”谢三生的声音婉转如莺啼,笑容加大。

段洗被她笑得毛骨悚然,赶紧回到道:“段洗!我叫段洗!不信你们就去三清行查!”

反正都掉马了,也不差一个姓名了,段洗真后悔接这趟任务,底都被人扒光了,他以后还怎么做任务?他们这行最不能让人知道真实身份了,他倒好,一五一六全都倒出来了,倒得干干净净。

段洗怕他们还不信,转而对着云峤说道:“那人真说是你哥,而且只是让我拿走你的钱袋,还说银子不多我才接任务的。他长得很好看,对,笑起来还有一个酒窝,在右脸颊!你想想,肯定是你哥!当然,你要是家里哥哥太多,想不起来有这么一个,我也只能认命了。”

你说话不皮一下会死吗?一个棒槌!

还真是她哥哥。没见过谁家有这样的亲哥!

云峤对着段洗挥挥手:“你可以走了。我哥说好要给你的钱袋我不能赏你,你要钱自己跟他要去,或者是跟你们三清行的老板去要。”转而对着谢三生行了一个礼,“谢谢这位小姐相助,很高兴能认识你,我叫云峤。希望……额……希望以后还能江湖再见。”

想起刚刚谢三生说要去金榜楼,本来云峤想说请谢三生到金榜楼去吃一顿的,突然想起自己身上也就那五两银子,最多也就只能请谢三生吃一碗面条,只能作罢。

段洗像是看什么稀罕物一样看着云峤,看看她的脸又看看她的脖子,还时不时的往她胸前瞟。云峤牢牢记住自己现在是男装打扮,所以觉得段洗更加棒槌了。

看他就心烦,冲着他说道:“叫你赶紧滚!”段洗像是受了什么惊吓,看了一眼云峤,又看了一眼谢三生,摇摇头,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屁滚尿流的走了。

谢三生好整以暇的看着云峤。姓云?有点意思。这京城果然是天子脚下,大官满地走,随便撞倒一个人都是姓云的。

“谢三生。不必言谢,如果不介意的话,不如随我一起到金榜楼吃个饭?我初到京城,听说金榜楼是南月区最好的酒楼了。”

怎么会有人叫谢三生这样的名字?还是一个如此气质不俗的女子,云峤觉得无解,但是出于礼貌也没有多问。她更愿意相信,是面前的这位小姐不愿意暴露身份而现编的名字。

额,这个名字编得一点都不走心。

到了金榜楼,云峤带着谢三生直接进了包间。

“东坡肉、麻婆豆腐、西湖醋鱼、脆皮烤鸭、烤羊排、猪肉炖粉条……”看着云峤震惊的模样,谢三生有点不好意思,轻咳一声对着小二说道:“嗯,就这些了。时鲜小菜再上一个。”

小二下去后,谢三生对着云峤解释道:“主要是第一次到京城,听说金榜楼的大名,多点几个菜,每个都尝一下,也不枉来一趟。”

“哦。”原来只是点的样数多哦,并不是打算都吃掉。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cdnnQgwydWg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