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学校图书馆学妹…不要 艺校教授之疯狂手记

姚廷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一整天,刚一推开宿舍门居然会看见这么个人。

不久前的校庆上,高三年级那一个顶一群的舞台剧就和迎风的灶炉似的,还没上台表演之前就已经扬名在外了,秦苏越就不用说了,连带着还把原本默默无闻的丁骁炜的名声给带了起来。

他们校队的虽然知道秦苏越也参与到了这次的舞台剧当中,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他会亲自上台,而且还是亲自上台抱一个男生。

姚廷宇的班级位置靠后,离得远,但他动态视力好啊,打眼一瞟就把台上的两位看得一清二楚,“卧槽,那是老大?”

程洋和他一个班的,看校庆晚会的时候搬了椅子坐他跟前,这会眼神都瞪直了,“等等,队长抱着的那个……那不是那个谁吗!”

那个姓丁的学长!

而现在,当初的风云人物之一正翘着腿坐在他们寝室里,靠在床栏上兴致缺缺的玩手机,听见动静,抬头往门口望了一眼,“怎么就你俩,你们队长呢?”

姚廷宇一瞬间直接哑巴了,看着凭空出现在自己宿舍的丁骁炜如同看着一尊天上掉下来的佛,最后还是程洋先反应过来,支支吾吾的解释道,“那个……额,队长他还在体育馆里做个人训练,我们是先回来的。”

丁骁炜哦了一声,站起来径直往外走,“行。”

直到听到丁骁炜的脚步声走远了,姚廷宇才把一口憋久了的气呼出来。

然而他这口气还没来得及呼完,走廊那头的丁骁炜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转头又倒了回来,“和你们教练说一声,把我家那位还我一会,过段时间再带回来。”

姚廷宇和程洋,“……”

秦苏越在从食堂回宿舍的路上就被人截胡了。

他看着不远处的丁骁炜,这厮居然还戴了好大一个口罩,只露出一副清亮的眉与眼,“一天没见,有没有想我?”

秦苏越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料到这一出,“你怎么过来了?”

敢情昨晚问他合宿地点在哪的目的是这个。

丁骁炜把口罩扯下来,一只手自然而然的去牵秦苏越的,“在宿舍等你半天也见不着个影子,准备在球场上驻扎了?”

秦苏越惊奇,“你还进我们宿舍了?房门你怎么开的?”

丁骁炜似乎很中意男朋友露出这副表情,盯着他欣赏了一会,才笑着慢慢解释道,“我进去的时候正好遇见宿管,就和她说我是这次合宿附中那边来的球队的队长,房卡落在屋里了。”

秦苏越,“……”

“吃过了吗?”丁骁炜将他上下打量一遍,“行了,我知道问了也是白问,肯定没吃。”

秦苏越眉一挑,不置可否。

丁骁炜见状也没再追问些什么,不过转眼,两人已经又走回了合宿队伍的宿舍楼下,秦苏越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出来,然而丁骁炜下了力气扣着不放,他挣扎半晌毫无效果,只好无奈道,“骁哥,我得上去了。”

丁骁炜却看着他,眉梢眼角都蕴着些朦胧的笑,画似的,又像这天的晚景,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种前所未有的温柔。

他还是不动,而是意有所指道,“别上去了呗,陪你出去逛逛。”

——“陪你出去逛逛。”

他说‘陪你’。

秦苏越瞬间就明白了他话里那点暗藏的小心思。

难怪打扮成这副模样,敢情是来拐人的。

秦苏越半眯起眼,即便如此也还是挡不住他眼里那层晶亮的神采,一小簇日色似的,他笑起来,“你还真是不死心啊。”

丁骁炜紧了紧他的手,“我看起来像那么容易半途而废的人?”

秦苏越废了好大的劲才压下心底那点雀跃的欢喜,勉强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满脸期盼的傻样,“让我先上去洗个澡,教练不让我们穿着队服出去招眼。”

丁骁炜跟着他往上走,“我陪你上去。”

合宿地点在七附中,是四所学校里住宿条件与体育馆设施双项达标的一根独苗,位处其余学校彼此交叉线路的中心点,离市中心比较近,坐公车四站就能直达步行街,一旁就是南星百货大厦,吃喝玩乐样样具备。

说是随便逛一逛,其实丁骁炜的目的性还挺强,下了公车拖着人就往百货大厦里走。

秦苏越半快不慢的跟在后面,直到等电梯的时候才来得及问一句,“去哪里?”

丁骁炜打开手机确定了一下地址,然后才把屏幕举到秦苏越面前,“吃饭,我提前定好位置了,过去就能直接入座。”

秦苏越挑眉,“你准备的还挺充分?”

丁骁炜自信的哼出一声,“早就猜到你这人合宿的时候不会好好吃饭,七附中的食堂饭菜出了名的油腻,你会吃才有鬼了。”

餐馆在大厦六层,出了电梯拐个弯就到了,丁骁炜选的是一家主打家常小菜的餐馆,两人进门就奔着预订好的双人座位走去,随后跟来递菜单的女服务生瞟着余光把他们打量了一遍又一遍,不知为何一张脸从头到尾一直红扑扑的。

丁骁炜叫人先上了一杯热玉米汁,让秦苏越捧着暖暖手,看他习惯性的咬着吸管,随口问道,“和你一屋的都有谁?”

秦苏越嘴里含着一小口温热的玉米汁,说话显得稍微含糊,“姚廷宇,程洋和彭浩,最后那个是新进队的高一新生,前两个你都认识,好几次你来体育馆都是他们给你开的门。”

“你们宿舍都是随机分配的?”

“也不完全是,基本上是正选首发的人住一块,替补的人住一块,不过有时候也会打乱住。”

丁骁炜敏锐的从他话里听出了一些别的讯息,“那个高一新生,叫什么蓬蒿的,他也是正选?”

秦苏越,“人家叫彭浩,别给人瞎起什么奇奇怪怪的名字;再说,他作为控后头脑和水平都挺好的,平时也努力,成为首发没什么问题。”

丁骁炜反问,“你不就是打控后位置的?他上首发的话,以后你不打?”

提到这个问题,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丁骁炜觉得秦苏越忽然不着痕迹的顿了一下,眼神一瞬间微微晃动。

然而等他再一眨眼,秦苏越又已经恢复了那副平静淡然的面容,连语气都没有丝毫变化,“我是正选,但不是首发,彭浩虽然不是天赋派那一挂的,但基础的实力和技术也摆在那,只要勤奋一点,以后不会比我差到哪里去。”

讲到这方面,就已经涉及校队球员一些比较个人的信息了,丁骁炜不是内部人员,也不便再多问,而且看秦苏越刚才那快的近乎错觉的反应,他直觉提起这件事,秦苏越心里似乎并不太愉快。

丁骁炜于是自然而然的转开了话题,“行了,你赶紧把玉米汁喝了,待会要上汤了。”

饭菜很快就陆陆续续端上来,两荤一素一汤,菜点的搭配均匀,每一样都完美避开所有挑食项目,刚好契合两人那完全不对盘的口味,这倒也是难得。

吃到一半的时候,秦苏越稍微停了筷子,问道,“待会要去干嘛?”

丁骁炜想了想,“没打算,你……”

秦苏越,“别看我,没有。”

“……”

丁骁炜回忆了一下百货大厦各楼层娱乐项目的位置分布,边想边一个个列出来,“五楼是电影院,四楼有两个小型游乐场,不过我怀疑是给十岁以下小朋友玩的,三楼有KTV和电玩城……想去哪?”

秦苏越,“KTV就免了,要是不想让前台把我们俩当成傻逼最好别去;电玩太麻烦了没兴趣,看电影好歹能坐着,倒是能陪你看看。”

“……秦苏越你有本事对约会上心一点?”

秦苏越夹菜的筷子一顿,眨了眨眼,“原来这在你眼里算约会?”

丁骁炜,“如果你今晚还想回宿舍的话,劝你好好想想再回答。”

“……”

等到一顿饭吃完,秦苏越喝着暖胃的玉米排骨汤,深思熟虑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去电影院。

最近新上的电影中都没有什么特别感兴趣的,两人在一长排糊在墙上的电影海报前面无表情好一段时间,杵的跟两尊雕像似的,旁边来来往往一批人,经过时都忍不住打量一眼他俩。

之后还是丁骁炜上网查了查最近几部电影的大众评分和评价,最终选定了一部科幻爱情片,秦苏越对于看什么基本没什么意见,丁骁炜在一旁排队买票的时候他就坐在休息区看电影宣传单,正巧看到一部下个月即将上线的喜剧爱情片。

秦苏越闲着无聊,眼光往下一扫,顺便看了一下介绍里的演员表,一堆陌生名字里只有最下面的一位他勉强还有个印象。

有印象还是因为前段时间在家里闲着无聊,丁骁炜非拖着他看电影,而那部电影就是这人主演的。

不过当时电影也没看完,看到一半丁骁炜就把他压在沙发靠枕上亲了过来,他手里还捧着一大碗满满当当的水果,不敢有什么大幅度动作,束手束脚的后果就是抗战前线全面沦陷,中心腹地惨遭蹂|躏,丁骁炜二话不说解了他的裤带,手指沿着腰线就探了下去……

秦苏越低声骂了一句,从桌上的小碟里剥了一颗薄荷糖塞嘴里。

……就不应该说来看什么幺蛾子电影。

丁骁炜拿着票转了两圈,才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瞧见秦苏越的背影。

他不紧不慢的晃过去,还没走近就先看见一对泛红的耳朵尖,顿时起了几分恶趣味,悄悄放轻了脚步,从后面猛地捏了上去,“在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呢?”

秦苏越被吓了一跳,差点没从椅子上弹起来,手忙脚乱把手里的宣传单叠回去,“我靠!”

奈何丁骁炜这人眼尖的很,宣传册内页也就在他眼前晃了一下,他瞬间就反应过来了,勾着秦苏越的脖颈不怀好意的凑到他耳边,“做的时候也没见你收着敛着,这算什么……唔,事后害羞?”

秦苏越的脸瞬间通红。

丁骁炜看着满脸通红往旁边躲的秦苏越,喉结明显上下滚了滚,下意识低头往他嘴边靠去,但在还差一丝距离即将亲上时,眼角余光往周围一瞟——

还是一脚踩下了刹车。

他直起身时,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周围这人流量……还是算了。

秦苏越压根不想搭理他,抢过票看了眼时间,站起来就往检票口走去,丁骁炜连忙跟上,边止不住的笑边在后面哄道,“生气了?真生气了?哎哟错了错了,生日呢闹什么别扭,快过来我给抱抱安慰一下……”

秦苏越头也不回的加快脚步,“滚!”

直到两人都在放映厅里坐下了,丁骁炜还在一旁不死心的喋喋不休,“秦大队长?秦宝贝儿,回头看我一眼?欸我看到你笑了,别藏着掖着了,快转头过来给我瞧一眼……”

秦苏越,“……”

没完了是吧?

他忍无可忍的把头扭过来,猛地往丁骁炜眼前一凑,丁骁炜只觉得秦苏越的脸忽然在自己眼前迅速放大,下一秒又缩了回去,端端正正坐着,一脸嫌弃的看他,“看清了吗事儿精?”

丁骁炜也就愣了一瞬,之后立即得了好处还卖乖的再次压过去,隔着两人之间的扶手,独属于他身上的气息温沉绵长的缠绕过来,网一般,悄无声息的将他整个人罩在其中,“没看清,再过来给我瞧瞧?”

秦苏越一巴掌糊开眼前好大一张脸,“没机会了,你就安安分分当个瞎子吧。”

直到放映厅里的灯全数熄灭,巨大荧幕上弹出熟悉的绿底龙章,两人这才停下小学生较劲似的打闹。

秦苏越一整天基本都在连轴转的训练,中午也就随便吃了几口刘鹏给整个球队定回来的外卖,之后又匆匆忙忙的继续训练,到了晚上过于放松,紧绷了一天的精气神突然松懈下来,倦意顿时连本带利的翻涌上来,气势汹汹的将人兜头盖了下去。

秦苏越原本是想强撑着看完整场电影的,结果开场不到半小时就已经撑着胳膊昏昏欲睡,等到电影过半时,他已经彻底陷入睡梦当中了。

漆黑的影厅里观影氛围良好,除了两侧全环绕式的立体音响里不断传来紧张激烈的打斗声,四下没有任何杂音。

丁骁炜小心翼翼的把秦苏越歪倒的头带向自己的方向,又替他拨开因为长时间用手撑着而黏在脸上的碎发,指尖掠过耳后,鬼使神差般沿着侧脸流畅的线条绕回来,最终停在了他唇边。

他看着秦苏越安稳熟睡的面容,心想,他其实不该答应他来看电影的。

他应该直接把人掳回家藏起来。

藏得严严实实,叫这世上无论人尘还是俗事,都再也寻不到他一丝一毫的踪迹。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cdnxUawJdTR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