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我停在这两天 岳就开始受不了

沈月尘眼角余光一闪,抬起头,瞧见朱锦堂一直盯着自己看,忙笑了笑道:“大爷,还有事要吩咐妾身吗?”

朱锦堂抬一抬手,指了指桌上放着的几个盒子,道:“那些都是明天回门时要带过去的礼物,你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添的?”

沈月尘闻言,微微一怔,朝着桌边走了几步,才转过身来对着朱锦堂问道:“这些都是大爷准备的?”

朱锦堂姿态慵懒地倚在床上,看着她懵懵的样子,眸光微微一闪,淡淡道:“东西都是娘挑的,我又着意让人添了几样新品,也让你的娘家人一起看个新鲜吧。”

听他这么一说,沈月尘心中微动,说实话,她没想到朱锦堂会把回门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而且,还着意添置了东西。此时此刻,沈月尘心里除了意外之外,还有一阵异样的感动。

他或许冷漠、或许孤傲,又或许脾气不好,却绝对不是一个没有礼貌,不懂人情世故的坏人。

锦盒里面的东西有花瓶,也有古董,还有给家中女眷准备的绢花手帕和一些好看的小玩意儿。而其中最贵重的礼物,莫过于那些盛放在小盒子里的几十颗珍珠了。

那些珠子,颗颗大小均一,色泽莹白,质地光滑,一看便知是寻常难见的上上佳品。

沈月尘微微一惊,随后又禁不住眉开眼笑起来。

这么好看的珍珠,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朱锦堂望着她,也有些被她的笑容所感染了,原本倦怠的心情逐渐变得轻松下来。

沈月尘小心谨慎地把东西一件一件地归置妥当,转过头偷偷地看了一眼朱锦堂,谁知,却正好碰上他的双眼也在看她,心里一动,目光清澈地望着齐严,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样?你不喜欢这些礼物?”朱锦堂带点试探性地问道。方才看到她满是笑容的样子,他的心里已经有数了,这些礼物还是让她觉得高兴的。

“不……不是的……妾身很喜欢的。”沈月尘闻言,忙摇摇头,有些吞吞吐吐起来,她想要谢谢他的心思,却又不想自己表现得太过欢喜,失了分寸。

她走到他的身边,虽然穿着一身月白色的睡衣,却还是端庄地福一福身:“妾身替家中的长辈们和弟弟妹妹们多谢大爷了。这些礼物实在是太好了……也太贵重了。”

朱锦堂动了动身子,半卧在床上,伸出一只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道:“感谢的话留着明早儿再说吧,快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给长辈们请安,请过安之后,才能和你一起回娘家去。”

毫无疑问,光是用脑袋想想,也知道明天会是非常忙碌的一天。

沈月尘笑着“嗯”了一声,掀起被子躺在了他的身边。

随即,朱锦堂也换了个姿势,平躺在床上,双手放在身体两侧,半响没再出声。

沈月尘猜不到他的心思,只想起昨夜他有些粗鲁的动作,稍稍有些不安。

他应该还没有睡着……估计是累了。

沈月尘静静躺了片刻,见身边的人始终没什么动静,便放心地翻了个身,背朝着他准备睡下。

谁知,没过多一会儿,身后人又突然动一下。

沈月尘下意识的一缩身子,胆怯的往后瞄着朱锦堂,暗暗咽了口唾沫。

她微微咬唇,想起他昨晚的种种不悦,犹豫着要不要翻身过去。

朱锦堂自诩是半个君子,所以他不想再强人所难,自顾自地睡了过去,没有动她半根指头。

沈月尘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主动一点,翻身面向朱锦堂,故意挨着他近一点。

沈月尘先是闭着眼睛,随后又微微睁开,见他已经闭上眼睛,发出和缓均匀的呼吸声,暗自松了一口气,那颗砰砰乱跳的心也慢慢镇定了下来。

她静静看着他的脸,第一次细细地打量他的五官和眉眼,心绪越飘越远,最后也安心地闭上眼睛,安安静静地挨在他的身边睡着了。

次日一早,许是因为太累了的缘故,沈月尘起得要比平时晚了一些。她轻轻地翻了个身,发觉他无意间搭在自己腰上的手,微微一惊,忙小心翼翼地抬起他的手,放在了床上。

她以为自己的动作已经很轻了,却还是弄醒了朱锦堂。

朱锦堂一觉睡到天亮,睁开眼睛,首先映人眼帘的人,就是坐在他身边的沈月尘。她偏着小脑袋,姿势略带慵懒地微微笑道:“大爷早。”

干净和暖的阳光洒在她略带点粉红的脸颊上,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柔弱,黑黑的瞳仁,悠然的目光,宛如落入清澈湖水中的黑色石子。

朱锦堂躺在那里,望着她的脸,有片刻的恍惚,只觉她眼中那静幽幽地光,一点一点地牵动着自己的心。

沈月尘清醒过神来,对着朱锦堂笑道:“大爷,咱们该起了。”

朱锦堂微微一怔,随即坐起身来,披衣下床,棱角分明的脸上,摆出和平时一样冷漠无感的表情。

沈月尘喊了春茗明月打水进来。

因为时间有限,两个人各自梳洗了一番之后,便去了正院给长辈们请安。

朱老夫人一早就从杨妈妈那里听到消息,朱锦堂昨晚回去新房休息,没有再去别处。

老太太心里微微松了口气。朱锦堂的脾性如何,她最清楚,他从来都不是任性胡闹的人。至于沈月尘,虽然在进门之前,老夫人只见过沈月尘一面,但她沉稳安静的性子,还是让人觉得印象颇深。在她看来,给朱锦堂做媳妇的女子,实在不用太聪明,只要肯听话,会相夫教子,又明白些事理就行了。

沈月尘看着像是个听话的,她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错,南天师的批命也不会错的。

朱老夫人看见朱锦堂和沈月尘两人穿戴一新,神清气爽的模样,不禁面露喜色:“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朱锦堂点点头,望了沈月尘一眼,她便立刻福身上前,回话道:“谢老夫人关爱,礼物都已经备好了,样样都是极好的。”

朱老夫人闻言,露出一个笑容来:“好,既然都准备好了,吃过早饭之后,你们就出发吧。虽说离得不远,但也要早去早回啊。”

朱锦堂按着规矩陪着沈月尘回门请安,不过,两个人不能留在沈家过夜,必须赶在天黑之前回来,店铺里的事情太多,一日都不能耽搁。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cnkckl2dWUl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