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求你不要再来伤我的心 女人口述被3p时好刺激

“主子”冷情单膝跪与瑾琪面前,晚风裹挟着阵阵凉意吹起瑾琪的衣角,瑾琪冰冷的问道:“可有结果?”

“黑风寨中无线索可寻。”无线索可寻?瑾琪闻言微微皱眉,担忧的看了眼云裳的闺房,微微一叹,“明日让他俩回来。”

冷情闻言一愣,这个他俩无疑是祺淼、祺寒兄弟,虽说当时情势有危,但让云裳公主遇险,这……

“可需加派人手?”“另选十人远距离保护。”瑾琪冷冷说道。“是,属下领命。”瑾琪转身消失在屋檐之上。

正房之中,云裳手握荷包睡的极安稳,而另一边的地牢中,有个人却过的凄凄惨惨。

黑暗中原本威风凛凛的黑风寨寨主正以痛苦的姿势蜷缩一团,懊恼的不行。

“妈了个吧子的,什么臭娘们给老子惹这么些事来!呸~”一口血痰吐在乌漆漆的地上。今日之事还历历在目,寨主不禁胆寒,那群人手段利落,招招致命,不过一个时辰寨中兄弟都成了孤鬼亡魂,自己也被生擒,手脚均断动弹不得。而从被抓来就没见有人来过,牢房之中空气混着着血腥、腐烂的气味,透过根根铁栏看着那排排刑具,寨主真是后悔无比。“有人吗!给老子滚出来!把老子请来就这样了?有本事给老子个痛快!”

“喂!咳咳~”可惜无论寨主怎么叫唤均无人应答,整个牢房空空荡荡,月光渐渐暗淡下去,寨主的恐慌越来越大。“有人吗~”四周静悄悄,寨主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以及黑暗中传来的老鼠的吱吱叫声,新鲜的血腥味引来了一只只老鼠,大摇大摆的围在原本作威作福的寨主身边。

“滚!给老子滚开!”“吱吱~吱~”老鼠哪里听的明白,这样的食物放在眼前哪里会走。

“啊~啊~”

。。。。

清晨的曙光撒了下来,府中渐渐鲜活起来,丫鬟婆子们纷纷起床,院落慢慢热闹起来。

“咳咳~碧荷~”云裳缓缓从睡梦中醒来,喉咙一阵干涩不禁轻咳出来。

“小姐~小姐你醒了。”碧荷听闻声响刚忙冲到床边带着哭腔的说道。

“嗯,我醒了,怎么好好的又要哭了。”云裳轻轻笑道。

“小姐,都是奴婢不好,奴婢~”碧荷的红唇被云裳轻轻捂上,说道:“你呀,那日两名暗卫都无法,你能如何。”

“好了,小姐这伤着呢,还不快去服侍。”紫娟端着清水缓缓走来。

“是,紫娟姐姐”碧荷寻了帕子,在温水中浸了浸,小心替云裳整理着容颜,看着云裳还有些苍白的脸色着实有些担心。

“小姐用些粳米红枣粥吧?”绿翘闻声端着熬好的粥步入房中。

“嗯”云裳轻轻点头,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哥哥可曾来?”

“回小姐,还不曾。小姐可是有事?奴婢这便去找少爷?”紫娟问道

“这个时辰想来哥哥快要上朝,只是不知那两位姑娘现在可还好~”云裳担忧的说道,如若没有那两人的帮助自己是无法逃离山寨的,这一昏睡又是一天,不知~

“哦,小姐说的可是那两位姑娘?昨日少爷带回来两位姑娘,还戴着小姐的玉簪,说不清楚是何身份便让安排在临沭苑中。”

“快请~”云裳欣喜的说道,还好,还好他们没事。

“是,奴婢这就去。”蓝蕊匆匆出了闺房,往临沭苑的方向赶去。

“是了,紫娟去替我向母亲请安。别让母亲担心了~”云裳笑着说道

“小姐,夫人和老爷昨日进宫还未回。”紫娟恭敬的答道

“娘亲和爹爹进宫了?”云裳一愣,眼中寒光一现,爹爹娘亲并不知晓情况,想来就算入宫也只能施压,自己不能平白断送了大好机会。“紫娟更衣。”

“小姐~小姐的伤还没好~”众人一惊,赶忙相劝。不想云裳微微一笑,“就是要它没好。”

“也请那两位姑娘一起同行。”云裳沉声道。众人无法,只觉定然是十分重要的事情,也不敢阻拦,匆匆服侍着云裳换了衣衫,因是入宫,云裳便挑了一件银白云锦宫装,宫装之上乃是由南珠拼凑成的一株逆风芍药,袖口处绣以只只彩蝶,彩蝶双翼均用各色珠宝点缀,腰间系一粉红芍药绣腰带,墨发挽成堕马髻,缀以白玉芍药累金钗,更显得清新雅致。

“小姐,落梅妆可好?”红玉问道

云裳看了看镜中之人,面若白玉,粉唇微淡,配合这一身装扮到更显得几分柔弱可怜。云裳双目微眯,冷冷说道:“不,我要西子妆。”

“西子?”红玉一愣,这是何妆容?病若西子~“是,奴婢明白。”

“小姐,两位姑娘请来了。”蓝蕊笑着说道,只见云裳转过身来,脸色比之前更白了几分,连带着唇上也失去了原本的颜色,惊的蓝蕊请唤出来:“小姐怎么起身了,这脸色更差了~”“是吗?蓝蕊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云裳冰冷的说道,看向更在其后的两位姑娘道:“本宫能脱离险境,多亏了两位姑娘,可恶人不报,怎对的起魏小姐卿卿性命。”翠兰、翠蝶两位姑娘闻言,顿时双目含雾,跪地道:“奴婢替小姐多谢公主大恩。”

“快快请起~”云裳刚忙站起,示意蓝蕊、红玉将两人扶起,小声安抚了片刻,道:“今日父亲、母亲均在宫中机不可失,我们现在便入宫面圣。”两人闻言心中的怒火熊熊,自己小姐的仇有望了~

“公主,奴婢想将这带去,不知?”翠兰谨慎的问道,云裳寻声望去只见翠兰小心的将提着的小包袱打开,里面赫然是那件鲜红嫁衣,云裳眼神一暗,心中不禁隐隐作痛,可怜了那样正好的光年生生毁在那般肮脏之地。云裳上前轻轻扶衣:“你放心~”翠兰一愣,原本想着带着这样的物件入宫,公主是否能肯,不想公主竟是这般反应,一时间泪如雨下“多谢公主……”

“小姐,马车已经备好,少爷还未上朝正等着小姐。”

云裳微微点头,冷冷说道:“启程。”

。。。。皇宫之中

“京兆尹!本将的女儿在你的管辖之处出了事端,你还有脸争辩!”夏将军在金銮宝殿之上气势如虹,本就是戍边大将,一时间凛冽之气扑面而来,“如若不是辽国皇子相助,待犬子赶到是否要让本将白发人送黑发人?”

“本官管辖之处未收到任何警报,而且夏将军似乎并未至京兆尹报案。”京兆尹赵大人匆匆出列对答。

“赵大人此话何意?”谢将军看京兆尹很不舒服,出言相助。

“臣以为赵大人所言极是,京城事多,如若夏将军不去报案,京兆尹怎么能出兵……”国子监魏大人出列说道,话未说完便被一冰冷清脆的女声打断。

“所以魏大人便让魏莹小姐枉死?”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云裳公主一席白衣由侍女搀扶着,在夏云轩的陪同下步入正殿。

“裳儿~”夏将军一愣,裳儿受伤未愈怎么能~护子之心急切,三步并两步走到云裳面前,心疼的问道:“胡闹!身子没好怎么就来面圣!”

云裳心中父亲是担心自己的身子吃不消,微微一笑道:“都是说将门出虎女,裳儿也没那么柔弱,父亲不知晓内情便由女儿来说吧。”

夏皓宇心头一热,点了点头,云裳缓缓走到大殿中央,轻轻福身奈何身子太弱有撤到伤口,声音不自觉有些打颤,身子也有些倾斜:“固伦圣公主拜见吾皇,吾皇万岁万万岁。”

上官御威严说道:“快快免礼!”一旁的公公赶忙下了台阶,将云裳公主扶起,恭敬的说道:“公主请上座。”

“多谢公公,多谢皇上,可云裳想在此看看世上怎能有这般狠心的父亲!”云裳怒目对上一旁的国子监魏大人。

“公主刚刚说看着魏莹小姐枉死?这是何事?”上官御皱眉问道。

“回皇上,此次我遇险绝非单纯之事,这些暂且不提,我这次冒然入这金銮殿是想为魏莹小姐伸冤。”云裳痛心说道:“本次我能侥幸逃脱不仅是因哥哥及时赶到,更是因为魏莹小姐的两位丫鬟相助,而从那里我才知晓,这世上竟然有这般枉顾父女血脉,尊卑不分,后院不宁之府。”

“公主请慎言!公主这般污蔑本官所为何事?”魏大人一脸正气的质问道

云裳冰冷说道:“污蔑?哼!魏莹小姐与前些日子被掳去可是事实?”

“公主慎言!魏大人的女儿乃是重病而故,逝者为大如何能够平白胡说。”赵大人义正言辞的说道

“正因为逝者为大更不能草草了事,皇上,我想请魏莹小姐的两位丫鬟入殿。”云裳冰冷说道

“宣。”“宣~”

“奴婢翠兰、翠蝶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两名瘦弱的女子盈盈下拜,刚刚入殿还有些胆怯,但好歹是大家门苑这礼节到不成问题。

“翠兰、翠蝶抬起头来,看看这位可是你家老爷!”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cnknkg2hWWg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