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嗯嗯啊恩,好疼 别墅贵妇好爽

“不!不……王妃饶命,王妃饶命……他骗我……他说王爷不会立即毒发的……”

秋荷尖叫几声后,开始语无伦次的求饶,拼命的磕着头!

“他是谁?”白幽兰缓缓的靠近秋荷,在她的耳边询问,声音轻柔低沉,带着丝丝的诱惑。

“他……他是……”

秋荷在白幽兰低沉的嗓音中,目光中开始出现一点点呆滞,缓缓的说道:“他是……”连续几个“他是”之后,却忽然说:“我不知道他是谁!我不知道……”

很可能那个神秘中年人,在秋荷面前也并没有暴露过他真正的身份,所以秋荷不知道也合情合理。

白幽兰微微蹙眉,换了一个问题:“那凝露去了哪里?”

“凝露……不!”

这秋荷听到这个名字,突然之间清醒了过来,一眼就看见了距离她很近的白幽兰,立即再次拼命磕头:“王妃饶命!王妃饶命!”

白幽兰直起身来,倍感无奈。为什么秋荷一听到娘亲的名字,就如此大的反应呢?

突然,“咻!”的一声,一道紫色身影划过,目标直奔秋荷!

“什么人!”白幽兰一声怒喝,身形一错就直接挡在了秋荷的身前。

只是,对方的反应更是迅速,身体在空中一个急速转折,从白幽兰的身旁擦过,一只手已然抓起秋荷!

“放手!”白幽兰冷哼,手指微动,一根根银针接连出手,速度快的几乎连成了一条线!

紫色的身影将瘫软成一滩烂泥一般的秋荷,甩上后背,没有理会白幽兰射来的银针,身形诡异的又是一个转折,直冲窗子处飞去。

身负一人,动作却如流水行云一般,此人轻功当真了得!

眼瞅着此人要将秋荷带走,白幽兰怎肯?心中大急,轻叱一声,这次出手的不仅仅是银针,还有她自己特制的毒!

那紫色身影仿佛脑后生目一般,没有回头,双脚在空中猛然交叠互踏两下,身形再次拔高的同时,斜飞了出去,天女散花般的飞射而去的银针,居然被他一一避过!

银针再次落空,而白幽兰洒出的毒粉纷纷扬扬落了下去,将那紫色身影连同秋荷一起笼罩了进去。

紫色身影身形猛地一顿,再想改变行动轨迹,却感觉内力倏然间一滞,终是接续不上,无奈的落到了地上,此时他距离窗子仅只有一步之遥!

“微风!”白幽兰急喝。

这一切只是在一瞬间发生的,眨眼间那紫色身影已然背负着秋荷,站在了床边,手一搭窗子,就欲窜出去!

此情此景,白幽兰怎能不急,当即大喝微风将他拦下,在这万分焦急的时刻,白幽兰的心里快速的闪过了一个疑惑。

她不会当真看着洛铭轩中毒,即使是为了追查娘亲的下落。在将那杯茶递给洛铭轩的同时,她已经将相应的解药,悄无声息的放入了茶杯当中!

洛铭轩之所以还是会吐血,仅仅是为了迷惑秋荷所作出的假象而已。那么,武功高手的洛铭轩,为何到现在还是不出手?

白幽兰没有时间回头去一看究竟,见微风现身阻住了那人的去路,银针再次出手。

但是,情急之下的白幽兰根本没有注意到,微风现身之后,有一点点的错愕和停顿,之后才冲了上去。

天女散花手法现,银针闪闪烁烁,却都很有分寸的避开了那人背上的秋荷,目的明确的直奔那人身上各个穴位。

那紫色身影与微风对了一掌,借力将身形迅速的向左移了出去,那边是门口。而白幽兰的银针如影随形一般追至,在飞速移动中的紫色身影,感受到体内时断时续的内力,终是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白幽兰。

黑若曜石的瞳眸正正的对上了白幽兰,那充满了克制的焦急和怒意的双眸。

只这一眼,这一幕,这一双眼眸与那清秀的面庞,就奇异的永远的存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然而此时的他,已经被白幽兰追击的有一点狼狈,夺门而出,迅速奔窜,白幽兰咬牙切齿的从后追了过去。

拜白幽兰的毒药所赐,那人的内力无法运转,不能使用轻功,只剩下自身的速度,白幽兰勉力施为下,居然跟上了那人的行踪。

到得一处僻静场所,那人将身上的秋荷放在了地上,将晕了过去的她弄醒。也不管秋荷傻愣愣的,弄不清楚状况的模样,只是从怀中拿出了一块玉牌,交给她,说:“你转告楼主,洛铭轩身边有高人相助,望楼主酌情定夺,是否派人来相助。今夜子时三刻,东城门下恭候消息!”

见秋荷依旧望着他不说话,那人伸手将秋荷拎了起来,大声喝道:“秋荷,你听到了吗?要是误了事,你家人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啊!不要!”秋荷猛然间惊醒过来,明白自己已经被救了出来,不过却依旧没有摆脱威胁。哆嗦着,胆怯的看了一眼那人,秋荷想起刚刚他对她说的话,小声问道:“你……你说的楼主是谁?要我把这些话告诉谁?”

“这些事情都不是你能过问的!你只要将话带给与你接头之人,同时将这玉牌给他就可以了!”

“是!是!”秋荷立即唯唯诺诺的应承着,“可是……”她正想问,如何同那人说你的身份,却在一抬头间,不见了那紫色身影。

秋荷勉强定了定神,看了看周围,然后踩着虚浮的脚步离开。

白幽兰匆匆追踪而来的时候,只来得及听到秋荷追问楼主是谁,以及那紫色身影说的最后一句话,并不知道他要秋荷将什么话带去。皱眉思索间,紫色身影再次飞奔而去,只是脚步却也有一些踉跄。

望着那个紫色身影,白幽兰没有再着急追上去,缓缓勾起唇角,她之前撒出去的毒,不单单是会令对方中毒,而且具有很强的吸附性。只要对方沾上一点点,哪怕换过衣衫,白幽兰还是能寻到他。

这人,已经跑不掉了。

而秋荷因为并没有半分内力,白幽兰的毒在她身上,影响反而微乎其微,只是会让秋荷行动稍稍迟缓一些罢了。

白幽兰转身跟上了秋荷,看她是不是与那个神秘中年人接头。只是,让白幽兰有些失望的是,与秋荷接头的并不是那个神秘中年人,只是一个相貌普通的年轻人。

躲在暗处,白幽兰秋荷对那年轻人说了什么,将手里拿着的玉牌给了他,然后跪在地上哀求着什么。

由于害怕被他们发觉,所以白幽兰距离稍远,并不能听清楚他们之间的对话,只是当那个年轻人狐疑的拿着那块玉牌,翻来覆去的查看的时候,白幽兰却如遭雷击一般呆愣在了当场!

玉牌上没有什么花哨的纹路,只有一个简简单单的云状印记!可是,白幽兰清晰的记得,在娘亲留给她“保命”的手镯上,也有一个同样的印记!

她相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两个印记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玉牌应该是救走秋荷那人给她的,是与那个什么楼主取得联系的凭证!他是谁?为何娘亲的手镯上也有同样的印记!

难道,娘亲与这人是一起的……

不!

白幽兰想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头疼欲裂中,听到一个声音说:“王妃,秋荷已然和那人接头完毕,是否将她抓回来?”

是微风的声音。

微风的问话,让白幽兰迅速的拉回思绪,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浊气,吩咐道:“抓回来吧,问一问知不知道救她的是什么人,她带去了什么话。对了,别让任何人看到。”

“是!微风一定办妥。”犹豫了一下,微风问:“王妃,您还是先回王府吧,王爷还担心着。”

闻言,白幽兰冷冷一笑,担心?骗鬼吗?

在帮洛铭轩抓刺客的时候,她倾尽全力,而现在呢?眼睁睁的看着秋荷在他面前被人救走,而且没有半点追踪出来的意思!

此时,景王府内。

凤墨夕手里拿着,原本该是在洛铭轩身上的避毒珠,脸色不是很好的看着洛铭轩。

刚刚,就是凤墨夕在白幽兰手里,硬生生的救走了秋荷,只为让秋荷带话,然后用那块玉牌引出风雨楼的人,甚至是风雨楼楼主!

洛铭轩说过,白幽兰精通毒术,他凤墨夕与各种毒打交道的次数并不少,是以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只是,凤墨夕实在没有想到,武功与轻功卓绝的他,差点就栽在了白幽兰手里!

明明是那么瘦弱的人儿,在那一瞬间,却能爆发出如此强悍的战斗力,实是让人始料不及。要不是白幽兰并没有半分内力,恐怕此时的他早已回不来了!

“洛,你没有说过你的王妃,毒术如此厉害!”凤墨夕看着自己好友,那仿佛永远不会变的淡漠表情,忍不住抗议道。

洛铭轩伸手将避毒珠拿回,说道:“这点毒应该难不倒你。”

凤墨夕看了看已经空了的手,耸了耸肩膀,做出一副很是可惜的表情,说:“她的毒不同,我搞不定。”

洛铭轩微微挑眉,正要说话,忽听外面奔雷说道:“王爷,王妃回来了。”

凤墨夕闻言,没有多说一句话,悄无声息的从洛铭轩的书房内离开。他必须尽快搞定身上中的毒,今晚,还有一场硬仗等着他!

白幽兰匆匆回到了景王府,就来寻洛铭轩,是想问问他为何做出这等同于过河拆桥的行为。

只是,当白幽兰踏入书房的那一个刹那,脸色瞬变!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cnkxka2oWTR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