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啊啊啊抽插 重生盛宠by栀九百度云

曾几何时当那火辣辣的狗血往她身上一泼的时候,她也会跟普通的少女一样跳起来勇敢的对着天空竖起那坚定的中指。

然而某人说的名言,吐着吐着就习惯了,她泼着泼着也习惯了。

普里西拉站了起来,在考姆伊的视线追随下走到了大门前,“我身上代表着的秘密太多,教廷这次来是准备了让我不能回去了吧。”

考姆伊苦笑,默默的点了点头。

普里西拉同情的看着考姆伊,她是觉醒者,即使她受本身的体质所限,如果杀死了驱魔师有可能会再一次承受降咎的下场。但是觉醒者通常都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在别人的眼里,觉醒者代表着杀戮,以及绝对的力量,凡到过之处都会了无人烟只留下一片血海残壁。

遇到觉醒者无论任何情况下就好的下场就是死,教廷选择对付她当然是因为知道了她身上那点小猫腻,至于是怎么知道的,只想说组织借刀杀人的招数从来都是使得十分顺手的。

教廷这个时候引她来这里怕是打定了主意,要这里的人跟着她陪葬,这些人多多少少都跟她接触过,她身上发生的事情完全禁不起推敲,要是被人知道了不止是大剑就是教廷也会因此受到牵连,教廷这个黑心组织比起大剑来说还是有下限这种东西存在的,要知道就算是他们想要耍花样也好歹估计一下上面那位的感觉,若是人家一个不高兴把你所有的驱魔师都降咎那可是哭都哭不过来了。

身为总部的负责人他早就猜到了自己逃不过这一劫,这个时候告诉她这一些事情对他来说利多于弊,一如果教廷的行动顺利她被教廷杀死,那么这些秘密就算是告诉了她也不过是让她死得明白一些,二如果教廷行动失败了,也许她看着他告诉了她那么多的秘密份上会对他跟他的家人手下留情。

当她决定离开伊斯力,跟着库洛斯走的时候也想过教廷会跟组织联合起来对付自己的问题,她承认她下这个决定的时候,自己身为觉醒者的力量让她没有将这件事情太过于放在心上,当时单纯的觉得自己有必要从伊斯力身边离开一阵子,一直河水不犯井水的另外两位深渊者隐隐已经有了结盟的现象,而且组织跟教廷还在后面穷追猛打,要是他们在同一时间对他们两人攻击,到时候想要全身而退根本就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在那在暗处里面看着的深渊者还没完全结盟之前将教廷跟组织这两只恼人的苍蝇铲除。

伊斯力不是不知道她的打算,但是知道却不代表赞同,那么多年来深渊者都跟教廷还有组织保持一定程度的距离,不是他们不够能力将对方铲除,而是教廷跟组织是唯一能光明正大的为妖魔跟人类之间做出缓冲。

人类实在太过于弱了,如果没有了教廷或者组织的保护,以妖魔那任意取索的性格不出几年这片大路上怕是连一个人类都难以看到,再者无论是伊斯力,还是她都曾经身为人类,即使已经站在了人类的对面,始终也没有要人类灭绝的意思。

于是那么多年了无论是妖魔跟人类闹得多么的凶,他们几个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都不轻易介入,也因为这样双方才那么多年都对对方的存在容忍了下来。

而偏偏出了她这样一个异类打破了这表明上的平静,各大的势力在她的出现后都在互相猜疑,互相避忌着,就像地震前的一刻,风平浪静之间突然就天崩地裂。

她不应该存在,对任何一方来说她都是那眼中钉,肉中刺,而伊斯力的效忠无疑把她真正的推到了漩涡里面。

如今的她想要从这困局出来就只有把如今像一盘下好棋子一样把棋盘打乱,让所有错中复杂的关系都砍开。

考姆伊看着普里西拉打开了门,“神田最迟明天晚上就会到。”

普里西拉的头微微一转,停下了脚步,“哦?”

“阿尔玛。。。。”考姆伊抬了抬眼镜,遮住了眼里那一闪而过的悲伤,“那个暴走了的第二驱魔师,当初是由神田他亲手杀死的。”

普里西拉听到这件事情后毫不意外,神田那清俊如莲花一般苍白的脸在她的脑海里面出现,一直以来她的记忆虽然混乱,但是她的感觉还是在的真相大白了后,她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神田对自己有那么大的影响,她身上也拥着母胎的基因,组织能在她身上做这种类似二次融合的手术必然是已经有了相当成熟的技术,以组织那么多年来不停的在幼童身上融合妖魔血肉的经验看来,她说不定比起那些第三类的驱魔师,身上的基因更加贴近母胎,也就说她现在跟神田在某个层面上来说有着难以描述的牵连。

神田既然能杀死母胎,那么杀死融合了母胎的她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事情,从小在教廷长大的驱魔师,他的生命里一直都只是听从教廷的命令,她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

教廷肯定是铁了心让她还有那些跟自己有关系的人都埋在这里,有这个打算的可不止教廷一个,来这里的时候,她已经察觉到这附近浓厚的血腥味,混合着人类与妖魔的气味。

“呐,考姆伊。”站在门前的普里西拉突然叫道。

“?”

“你说教廷的大门能抵挡到神田来吗?”普里西拉转过身,微笑着,平静的语调仿佛像是在询问外面的天气好不好。

从前这样的笑容也出现过,只是那个时候的普里西拉叫做莫离,一个游离在所有人们想象的规律外的少女,考姆伊从她甜美的笑容里面反应过来时,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响起。

“是妖魔!!好多的妖魔!!”不知谁的叫声从地下传了过来,随之便是那铺天盖地的尖叫声。

考姆伊沉着脸匆匆的从她身边跑了出去,只留下了普里西拉依然站在了原地,脸上带着那还没完全沉下的笑意。

走廊上充满了到处尖叫着的人们,几个躲避不及的人被撞倒在地后又拼命的站起来向前跑,想要里大门远一些。

考姆伊狼狈的在人群中向大门跑去,突然间一个黑影从眼前出现紧紧的将自己抱住,“哥哥!不能过去。”

考姆伊低头一看发现是李娜丽,连忙问道,“发生什么事情?!”

“门外突然聚集了好多的妖魔,你现在不能过去。”李娜丽松开了他,推着他走要他跟其他人一样往里面去。

“我现在要过去帮忙,哥哥,你赶快躲一躲再说。”李娜丽一直回头看着人群的源头,恨不得一秒就能飞奔过去。

她心底就像是正被一只蚂蚁咬着似的的,忐忑不安。

“李娜丽。”考姆伊想起了临走前普里西拉那意味深长的笑容,转身一手紧紧抓住李娜丽的手臂,“李娜丽,那么多的妖魔你怎么应付得来,不!普里西拉,她是异常食欲者!让她也去!”

李娜丽苦笑着摇了摇头,“哥哥,她不是莫离,不会为了我们杀她的同类的。”

“我当然知道。”考姆伊一时间也不懂得如何解释,他有感觉这些妖魔肯定是针对普里西拉来的,普里西拉她虽然已经是异常食欲者,但是即便是妖魔之间也会互相残杀,更何况这是生死攸关的时刻。

“李娜丽相信我好不好。”李娜丽愣了愣,神情变得挣扎,她不知道为什么莫离会变成了异常食欲者,她只知道如今她能看到的这个叫普里西拉的人身上的气息能让她怕得几乎不能呼吸,在她看到普里西拉之前,她还趁机天真的幻想过,莫离只不过是失去了记忆,要是见到了她们,说不定就记起来了,到时候她们还能依旧是伙伴。

“哥哥,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李娜丽闭上了眼睛,她自己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自己了,耳边不绝的呼喊声催促着她赶快向大门赶去。

李娜丽狠下了心,“李娜丽机器人!”

考姆伊:“??”

一台巨大的机器人从考姆伊身后出现,一手就把他给想麻包一样扛在了肩膀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失在人群之中,只剩下考姆伊那凄厉无比的喊声。

“原来这个机器人还有这种作用啊。”

李娜丽身体一硬,默默的转身看到普里西拉正坐在了栏杆上看着自己,“莫。。。。。”

李娜丽对着那张熟悉的脸刚下开口,却怎么都叫不出那个名字,但又不想叫她如今的名字。

普里西拉看着眼前愁措的少女跟记忆种的明媚是多么的不一样,她想她是明白李娜丽的感受的,虽然很不可思议,在她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她能感觉到自己对这个地方带着淡淡的怀恋,跟无措,曾经的伙伴如今却变成了敌人,想来肯定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

“走吧。”

去哪?李娜丽一时没反应过来。

普里西拉从栏杆上站了起来,对李娜丽伸出了手。

李娜丽看了看那只白净的手,又看了看普里西拉,有点迟疑的把手放了上去,普里西拉用力一拉,把李娜丽拉了上来,抱着她的腰便向后倒去,两人就从楼上快速堕下。

“啊啊啊!!”李娜丽被吓得忍不住喊了出来,两只巨大的翅膀从普里西拉的身后长了出来,轻轻的挥动着,让两人安全落地。

此时总部的大厅已经有几个驱魔师跟妖魔在战斗了,血腥的味道充斥着四周,也许是两人的到来太过出乎意料,也许是普里西拉身上那股让人惊悚的气息。

原本已经白热化的战斗,都停了下来,但是那样的时刻也就短暂的停留了一下。

普里西拉拉风的出场时候让那些已经陷入疯狂的妖魔更加激动了,好几只都丢下了原来的对手,嗷嗷的向着她扑去。

普里西拉只是神情冷冽看了它们一眼,那几只妖魔就像是被无形的利器分割了一样,都在原地解体了。

她松开了李娜丽,向着大门走去,沿途上的妖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肢解成了碎片,血溅三尺,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面,一道血红色的小河就从李娜丽的脚边流过。

李娜丽在看着普里西拉的背影,第一次认识到普里西拉她跟普通妖魔之间的差距是多么的大,巨大的翅膀并不美丽,如破碎了的蝴蝶翅膀一般不规则的展开,边缘像是锋利的刀尖一般让人心悸,扭曲又血腥,她的身躯在那巨大的翅膀的衬托下仿佛脆弱得可怜。

可是偏偏她就像是从地狱深渊里面爬出来的死神,毫不留情的收割着生命。

李娜丽回过神来时,大厅里面的妖魔都已经被她清理得差不多了,而她正站在了大门前,李娜丽连忙跑了过去。

脚下踏着妖魔血液的声音让她极度的不舒服,此时的大门已经被打开了一个洞,先前的妖魔就是从这个洞进来的。

而门外还有着许多比先前那些要来得厉害多的在不停的咆哮着,听声音应该是觉醒者,而远处还有不少单位数字战士的气息,看来这次不止是组织是下了重本,那两个深渊者也没有闲着,普里西拉皱起了眉头,看到了身边的李娜丽惨白的脸色。

可怜见的,单单是一个觉醒者都需要5个以上的战士才能去讨伐,现在门外的觉醒者少说都有三十多个。

“不知道吗?”普里西拉突然问道。

“啊?”李娜丽有点茫然。

“我是异常食欲者的事情。”

“嗯。”李娜丽有点不敢看她。

“我很厉害的,所以别怕。”普里西拉嘴角微微一扬,笑道。

李娜丽闻言怔怔的看着她,猛然一把紧紧的抱住了普里西拉,豁出去了一般的喊道,“莫离!对不起!”

“你。。”普里西拉没有被她的举动吓到,只是觉得莫名其妙的,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对不起,对不起,那个时候你一定是很痛吧。”李娜丽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沙哑,“对不起,对不起我们都不在你的身边,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普里西拉愣住了,耳边那震耳欲聋的咆哮声突然开始变远了似的。

觉醒前的记忆像是走马灯似的突然出现在她眼前,觉醒很痛吗?

痛得过眼睁睁原来疼爱自己的父亲在自己面前把家人吃掉却无能为力吗?

能比得上自己用斧头砍下了父亲的脑袋后,全身沾满了家人的鲜血时的痛吗?

突然之间,她那纷乱不已的记忆开始稍微能连接上了。

原来,莫离跟普里西拉是两个不同的人啊。

那么,她到底是谁呢?

到底是谁?

“呜~”她用手撑着额头,脑袋一下像是被一个大锤子不断的敲打一般的剧痛。

发现了她的异常的李娜丽连忙松开了手,紧张的问,“莫离,你怎么了?”

“不痛。。。。”

她用力的抓下了李娜丽的手,力度之大几乎要把李娜丽的手腕捏碎,“觉醒的时候一点都不痛。。。”

因为痛的那个是普里西拉。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cnkxkh2sWTh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