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三个女儿同时被父亲玩 口述爱爱好爽细节过程

店长原本想趁热打铁、拿下这位富贵非凡的陌生客人,但是姜晓晓接下来的一番话,却让她嘴角的笑容彻底凝固了:

“不过,你们店内某些眼高于顶的店员看上去实在是太讨厌了。如果不是看上了这个领夹……只怕我以后都不会再来光顾了。”

此时,领夹也已经包装好了,姜晓晓从店员手中接过了纸袋,她面上的笑容赤裸裸都是恶意:

“的确,像我这样的人,不该出现在这里。”

说完,姜晓晓就拎着购物的礼品袋子,径直离开了。

逛街逛成这样,姜晓晓一时间也没了继续下去的心思,只是想着这次谢昊宇三番两次地帮了自己,于情于理,她都应该送他点什么。

不过看了一圈也没看到什么好的,姜晓晓回到家之后,将领夹放到了宋怀宁衣帽间的领夹抽屉里,随即就拿出手机开始看,有没有适合送男性的礼物。

网上那些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姜晓晓只得求助阮颜:

“颜颜,以你的审美和经验,你觉得如果送男性朋友礼物应该送什么?”

“以我的经验?”

涂着美甲的手飞快地在屏幕上点着,阮颜的笑容有些玩味:

“以我为数不多的经验,当然是送拼图积木机器人啦!”

毕竟她只给姜小宝买过礼物呢~

“别开玩笑了好不好?”

姜晓晓很无语,她催促着她:

“你再想想。”

还没等阮颜回消息,姜晓晓就接到了荣慧的电话,荣慧让她在电脑上帮忙看看,《裁尘》第一刊的封面到底是哪种设计比较好。

她只好认命地先把手机放在桌上,去书房开电脑。

今天公司的事情不多,宋怀宁回来得也很早,他将公文包交给萍姨之后,正想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会儿的时候,结果看到了桌上正亮起来的手机屏幕。

是她的。

对于偷窥别人手机一事,宋怀宁并没有什么兴趣,但是手机屏幕熄了又亮、亮了又熄,的确有些碍眼,他 便拿起了手机,想要彻底掐灭。

只不过刚拿起手机,新的信息就又发进来了:

“阮大小姐:哈哈哈哈哈你想给谁送礼物?是不是新结识了什么小鲜肉?”

“阮大小姐:啧啧啧晓晓你不老实,你这个坏东西。”

“阮大小姐:礼物只能给我们家小宝买知不知道?小宝这么可爱,你不许看上别的野男人!”

……

看着这一长串信息,宋怀宁微微讶异地挑了挑眉,她是想给谁送礼物?小宝又是谁?

联系上下文,小宝应该是这位阮大小姐的儿子?  

她生活中的男性,应该就是自己了。

想到自己昨天给了她一张黑-卡,宋怀宁极其自然地认为,这位“男性朋友”应该就是自己。

对这个称呼极其不满意,宋怀宁索性直接回道:

“我想给我老公送一份礼物。”

“卧槽?!!!”

看到这条信息,阮颜脑海中顿时飘过这两个大字,随即她也把这两个字打了出来:

“卧槽?晓晓你没病吧?你不是一直说他对你只有肉体上的索取毫无感情吗?你该不会爱上了这个渣男吧?”

原来自己在她心里是个渣男?宋怀宁蹙起了眉头,他自觉对她不错,每年时装品牌新款出来之后都会送到衣帽间,每年的情人节、结婚纪念日都会让人奉上礼物……怎么也不能算是渣男吧?

不过很有必要知道,在女人眼里,究竟什么样的男人才是好的伴侣。

这样想着,宋怀宁又回了一条消息: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男人才是好男人?我现在有些糊涂了。”

“这些还用我来教你?男人没几个好东西。”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阮颜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更何况宋怀宁这样有钱有权有颜值的男人,他哪一天玩腻你了你就会被一脚踹开,不要妄想在他身上寻求爱情。姐妹,凑合凑合,我带着你,还有小宝,咱们三个人一起过得了。”

看完阮颜这条长长的信息,宋怀宁的脸都黑了!

什么叫做不要妄想在他身上寻求爱情?什么叫做他会把她一脚踢开?

把这些消息记录统统删除了,他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冷静冷静。

刚刚和荣慧初步定下来了《裁尘》封面的姜晓晓从书房里下来,就看到宋怀宁脸色不豫地坐在那里,她走上前去:

“今天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

刚刚走到他面前,她就被他忽而伸手抱进了怀里,她被吓了一跳,不过近些来看,他似乎也只是臭着脸,说真生气,那也不至于。  

“你最近是怎么了?”

动不动就喜欢抱着她,让她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自己是被他真心喜爱的。

不过也只是错觉,姜晓晓知道,她之所以会在他身边无非也就是因为,他的确喜欢这具身体,事实证明,他们在床上的时候的确是无比合拍。

“没事。”

嗅着她身上甜美的气息,宋怀宁阖上了眼,原本那些无处诉说的烦躁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低声道:

“你觉得……我对你怎么样?”

想来想去还是忍不住问她这个问题。

“那还用说?你对我很好,一直都很好。”

当然,这是从他们的雇佣关系上来看,姜晓晓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不过仔细想一想,这种不对劲从昨天就开始了。

这是在哪里受了什么刺激吗?

姜晓晓从他怀中抬起头,深深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犹豫片刻之后才道:

“其实你不必老是问我的意见。”

从前他没有问过,合约都已经快要结束了,他突然变得体贴起来,姜晓晓有些莫名的恐慌。

就仿佛原来的关系要变质了一般。

不过这些话必然是跟他直言的,姜晓晓无奈地笑了笑:

“倒是显得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些奇奇怪怪的了。”

接收了她这个说法,宋怀宁握过她的手拿在嘴边吻了吻:

“都随你。”

这种腻腻歪歪的生活真是叫人恐慌,第二天,姜晓晓从宋怀宁的怀中醒来的时候如是想。

两个人难得一起吃早餐,一旁的萍姨似乎是有些话想说,姜晓晓吃完最后一口吐司,便问道:

“萍姨,有什么事情吗?有什么事的话你就直说吧。”

一直以来萍姨都对她多有照拂,姜晓晓一直都感激在心,见她如今有些为难便主动开口问道。

“是这样的,我有个不成器的女儿,大学刚毕业,一直没找到工作,就说想先来我这儿工作两天,刚巧上个月走了一个做清洁的,所以我想让她来试试。”

“问题倒是不大,就是她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大学生,做清洁工实在有些可惜了。”

下意识地就同意了,说完之后,姜晓晓才想起来,本来这些事情应该是先问过宋怀宁的意见的。

“怀宁,你觉得呢?”

“这些事情你决定就好。”

原本不想让一些年轻女人进来,但是宋怀宁见她已经同意了,便也没有开口反对。

心下松了口气,萍姨也有些不好意思,她搓了搓手:

“本来按照我的想法,她也是该去正正经经找一份实习工作的,但是这孩子自小就不听劝,也是我这个做妈妈的没有好好教育她,才让她养成了这么一个性子。”

“没事,你不是说正好缺这么一个人吗。”

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而且宋宅以前的下人都很守规矩,除非必要一般都不会出现在她生活的视线内。

吃完早餐之后,姜晓晓便和荣慧一起去看办公室的选址,两人跟着租房中介转了一圈,都没看到什么满意的,最后那中介没辙了,带她们去了位于市中心附近的一栋大楼,他颇有些得意地介绍道:

“这栋大楼里倒是还有一层,不少娱乐公司的本部都设在这里,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也就是我人脉关系广……”

办公设施、环境都挺不错,比起之前看的办公楼都要好,她和荣慧对视了一眼,立马明白了对方也看中了,便把办公室谈了下来。

在电梯里的时候,那中介还在一个劲地夸着,姜晓晓淡淡地应了几句,正巧,电梯行驶到第九楼的时候,上了几个人。

“这就是楼下经纪公司的模特儿,站最前面的那个,是最近小有名气的罗伊人,据说是宋怀宁新包下来的小蜜。”

那中介低声在她耳畔八卦道,姜晓晓把目光转向了上来的三个女孩子中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女孩子桃腮杏眼,一颦一笑间有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别样风情,的确是美女,还是男人会喜欢的那种美女。

“你怎么知道?”

不动声色地问道,姜晓晓倒很想知道,这位名叫“伊人”的美女,是什么时候跟了宋怀宁的,自己竟是一点儿风声都没听到。

“我一个哥们儿是干狗仔的。”

中介嘿嘿一笑,凑过来低声道:

“他拍到了两人出双入对付照片,还拿这照片讹了这经纪公司一笔钱。这不明摆着有问题不是?而且宋怀宁爱玩……在圈子里不算是秘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cnmbgkysWVk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