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推倒圣女仙女仙子魔女 军长的硕大还在她体内

独孤木幽放眼看去,伏在高高的悬崖之下,暗沉的幽谷之中似乎卧着许多魔兽,仔细一看,竟然全部都是长着长长的鸟喙的鹰兽,顿时心中一喜,刚才感知到的那个踏仙巅峰的魔兽应该就是鹰兽的最强者吧。

“他们,好像跟在守着什么东西。”天傲流云不由有些困惑,抬起头来小声的对独孤木幽说道,远处的那些魔兽的确就是他们要找的鹰兽,因为长相都差不多,又足足有二十多只的样子,他也分不清楚之前来袭击他们的魔兽是哪两个。不过这次看到的那些鹰兽,有大有小,一部分像是刚才的那几头,大约只有两米左右的样子,而更多的则是三米多的样子。

仔细的看过去,他们都老老实实的窝在地上,不时的朝着一个洞口的方向看过去,像是在守护什么东西一样,独孤木幽皱了皱眉,也注意到天傲流云所说的话,仔细的看看,的确像是,一般情况下,鹰兽应该是在天上飞行才对,为什么现在不仅仅不是在天上或者树上,反而跑到这种阴暗潮湿的环境当中。也没有听说过鹰兽是这样特别的生活习性呢。

“有蛇!”独孤木幽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旁边的仇紫霄便小声惊呼道,独孤木幽和天傲流云顺着仇紫霄的视线望了过去,在那群鹰兽所守护的洞口当中,一头巨大的蛇从里面探出脑袋,看了看周围的场景,接着又甩着尾巴回去了。

三个人看到这个场景不由的有些惊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那个巨蛇看上去也是魔兽的一种,但是却能够和那些鹰兽和平相处,有点让人觉得奇怪。独孤木幽低声道:“走进一点看看吧。”天傲流云和仇紫霄点点头跟着独孤木幽,小心翼翼的朝着下面走去。

走了一个大树的后面,三个人趴在杂草之上,朝着底下的场景看了过去,这个时候的视野变得比较宽敞,依稀能够看到那些魔兽守护的那个洞口之中的场景。独孤木幽微微低头,看到那黑漆漆的洞口当中似乎散发着一丝微弱的光芒。

“或许是鸟蛋什么的,因为那个蛇想要吃,但是周围那些鹰兽不同意,但是一时之间又打不过那个大蛇,所以就围在门口,威胁那个大蛇,让他没有办法下口吃那个鸟蛋。”天傲流云也看到了洞口的场景,手托着下巴自认为很有逻辑性的分析道,一边说着一边神情变得有些严肃。

独孤木幽和仇紫霄没有反应,对天傲流云自言自语似的解释并不接受,一路上他们都习惯了天傲流云的想象力丰富,但是眼前的事情绝对不是这样的简单,让独孤木幽忍不住想要更进一步,进去看看那个洞中到底隐藏着一些什么。

独孤木幽这样想着,就想要再次朝着下面走去。天傲流云和仇紫霄看到她的动作慌忙拦住,天傲流云低声道:“木幽,你这是要干什么去?下面这么多鹰兽,不要冒失下去万一受伤了怎么办。”天傲流云最担心的便是独孤木幽的安危。

“没事,放心好了,我很快回来。别忘了我身上有他们的气味,不会被发现的。”独孤木幽唇角微微扬起,安抚着一脸紧张的天傲流云,对她来说,只需要利用金凤琉璃当中的灵力便能够极为迅速的冲向洞口,看一看当中有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她对那个洞穴当中放着的东西非常的在意。

真这样想,忽然面前扑来一阵风,一个高大的足足有三米的有着长长的鸟喙的鹰兽站在岩石之上,眼神凶狠的看着独孤木幽等人,两个眼睛带着绿光,不知道是因为饥饿的时间太久,还是单纯的愤怒,长长的鸟喙泛着冷光,相比较之前的那个未成年的鹰兽的鸟喙,面前的这个似乎杀伤力更大一些,需要小心提防才行。

独孤木幽不由心中下沉,不好,竟然被发现了。立刻大声道:“小心一点,不要走散,大家围在一起!”三个人迅速的靠拢,背部贴着背部,把自己最为薄弱的地方交给身后的伙伴,然后做好战斗的准备。

紧接着那个鹰兽便开始发动攻击像是闪电一样的迅速,眼前灰光一闪,岩石之上便没有了那个鹰兽的身影。

好快!

“小心点,在上面!”独孤木幽提醒道,接着抽出金凤琉璃,朝着上空挥动了一剑,那个鹰兽似乎意识到这个宝剑不好对付,或者是听到之前的未成年的鹰兽的叙说,已经对这个持着宝剑的少女多有提防,躲闪的同时朝着旁边的天傲流云狠狠的啄了一口,顿时天傲流云年穿着的白色长衫血迹斑斑。

巨大的疼痛像是要撕裂的天傲流云的小腹一般,独孤木幽眉头猛地下沉,没有想到这个鹰兽的智商竟然这样的高,很明显是故意做出这样的举动,好找到他们漏洞,眼前的这个鹰兽的实力要远远大于天傲流云,他正是知道这一点,才故意朝着他攻击的。

都是自己太过大意,害的天傲流云受伤,独孤木幽心中满是悔恨之情,连忙扶着天傲流云,此时天傲流云的额头间已经渗出细密的汗水,腹部的皮肉少了一块,要不是他反应的快,放出焰火抵挡了一下,此时恐怕已经无力回天。

仇紫霄一脸震惊,没有想到鹰兽的攻击能力竟然这样的强大,他自认为和天傲流云不相上下,但是刚才的那个攻击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要是攻击的是自己,恐怕来不及躲闪,一定会凶多吉少。想到这里不由背后出了一声冷汗,第一次觉察到死亡和自己的距离这么近。

独孤木幽眉头紧紧的皱着,从怀中掏出一颗丹药塞进已经疼的有些失去意识的天傲流云的口中,因为有些紧张让她的手微微的有些颤抖,塞了好几次才勉强的塞进去,看着天傲流云的喉咙动了一下,这才抬起头对扶着天傲流云的仇紫霄道:“麻烦你照顾一下他。”

接着转身看着那个神情之中带着一丝洋洋得意的鹰兽,长长的鸟喙尖头带着血迹。独孤木幽瞳孔猛然伸缩,那是天傲流云的血迹!而鹰兽适时的欢快的叫了两声,看着怒气冲冲的独孤木幽,他早就预料好了这样的场景。

只不过有点可惜,那个人类的防卫能力太高,没能插到他的心脏当中。而底下很明显有两只叫的最欢乐的未成年的鹰兽正一脸大快人心的表情看着这边,独孤木幽当下明白发生了什么,回过头去看了一眼痛苦的天傲流云,独孤木幽皱着眉头,握着金凤琉璃的右手紧了紧。

这是这段时间以来,独孤木幽第一次这样的愤怒,这其中不但有对伤害了天傲流云的鹰兽的愤怒,更多还是对自己的愤怒,她有些自责的觉得,自己明明知道他的实力,却还要求朝着下面前行一点,早知道就该让自己下去看就是了。如果不是自己的话,他应该也不会受伤。

想到这里,一股愤怒之火顿时从独孤木幽的脚下化成一个圈然后腾升起来,让独孤木幽的发丝顺着这股强大的灵气飘扬着,陡然整个空间的气场变的有些压抑,气温上升了不少,鹰兽收起脸上得意的神色,隐约觉得有些不妙,转身就想见好就收,逃离这个地方。幽谷之中的那些鹰兽们也收起了欢快的叫声,一脸担忧的看着半山腰的位置。

独孤木幽脸上浮起冷笑,随意的挥动了一下手,顿时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天而降,但是却没有蔓延开来,连接着她和那个鹰兽形成了一个圆形的金色威压领域。从外面看,好像被一个金光闪闪的玻璃罩给罩住了,能够清楚的看到里面发生的场景。

鹰兽不由自主停留在原地,慢慢的转过身子去,长长的鸟喙的血迹还没有干涸,隐约还在滴着血迹,此时的他感受到强大的威压,让他没有办法挥动翅膀离开,看到像是铜墙铁壁一样的边缘,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办法出去了,于是只能转过来想要拼一下。

但是眼神当中却不自觉的流露出了一丝恐惧,但是与此同时却被心中身为魔兽的骄傲给打压下去,他慢慢深吸一口气,心中不断的咆哮着只不过是愚蠢的人类,根本不足畏惧,只要吃了她,只要吃了她就足够了!这样想着,浑身散发出一股气场想要试图突破独孤木幽所放出来的领域。

“哼。”一声冷哼在领域当中响起来,带着些许嘲讽和愤怒,混合着强大的灵力,直接砸在鹰兽的心中。

鹰兽半闭着眼睛,只觉得浑身一软,便觉得心中一沉,不知道怎么回事,全身上下油然而生一股沉重的无力感,让他有些害怕,对面前的人非常的畏惧,心中充满了恐惧,想要回去,想要抱住头,想要求饶,想要逃跑,但是身体却依旧只能在原地一动不动。

意识中逐渐的被消沉的想法慢慢的替代,而鹰兽眼前,那个少女持着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每次走进一步,都能够让他感受到生命的流失,终于少女已经近在眼前,泛着生冷光芒的长剑举起,狠狠的对着他劈了过来。

血倾洒了一片,独孤木幽上前一剑贯穿了鹰兽的脑袋,而剑身油然升起火焰,火焰传送到鹰兽的尸体之上,开始熊熊燃烧起来,一阵火光之后,岩石之上便只剩下了一趟灰色的灰尘,一阵风吹过来,那灰尘便迎着风消散开来。而那个金色的威压领域也随之消散开来,在太阳的照耀之下像是金光闪闪的雪花碎片。

幽谷之下变得一片静寂,鹰兽眼神当中之前的挑衅早就变成了恐惧,几个未成年个子稍微小一点的鹰兽已经忍不住瑟瑟的发抖起来。独孤木幽三下两次从半山腰的岩石之上跳到幽谷当中。

众多的鹰兽纷纷躲闪后退了几步,在中间为独孤木幽空出了一片空地,独孤木幽扬起眉,声音响彻了幽谷:“谁是最强的那个?”幽谷当中这句问话在不断的回荡着。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cnnnUgwwWWg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