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宝宝放松一下进去就不疼啦 污视频带污疼痛的叫声

她不会做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这一点是绝对明确的!但是在她和郑美军之间分明开始酝酿着一种暧昧,也许是她舍身保护他,才让他产生了感动,但是这样的情感是不正确的。趁着一切还没深陷!她一定要让她和郑美军之间,开始迷失的角度,回旋最应该的位置!

她寞小茜何等高傲,怎么会有机会带给男人脚踏两条船的机会?如果郑美军是真的爱上她,那么也应该是在他和Vicky分手之后!是爱她的男人,怎么忍心让她在夹缝中做一个会被人嘲笑的偷猎者?

而且,郑美军陪她住院的那段真相,他都不敢和Vicky说,分明是介意Vicky会多想。在他的内心还是很多对Vicky的在乎吧!她最讨厌这样暧昧的男人,如果郑美军真的爱上她,那么就应该直接和Vicky说清楚,而不是在两个女孩子之间游离不定!所以她不会接受郑美军这份感情的!

有了坚定的立场,寞小茜就有了让自己抽离纠结的勇气。

课间,寞小茜还是依然独我的闷在教室里。

有几个女生在黑板上画着什么!寞小茜根本没注意,但是很快听到一些人哄然大笑。这次抬起头,望向黑板。

原来她们在黑板上画了一个正褪着裤子拉屎的男生,上面写着“郑美军”,在后面他拉的一坨、一坨屎的旁边跪趴着一个女生,赫然写着她寞小茜的名字!还有旁白——,“怎么你是天使吗?”“是也!我乃舔屎,最爱舔你的屎!”

寞小茜一下子涨红了脸,气的全身哆嗦。冲到讲台上,推开那些使坏的女生,想着擦掉那些侮辱她的粉笔画,但是很快另一个念头在她脑子里闪过,脸上的盛怒被她竭力的压制下去,微笑这对那几个使坏的女生说道:“看我这样不顺眼啊,这样羞辱我有什么可解气的?我给你们出个办法,让你们整我正道够狠够开心,怎么样?”

“切!当我们是傻子啊!你自己会整自己?难道是你脑子坏掉了不成!”一个长发打扮妖冶的女生不屑的撇嘴道。她叫江依霖,这个班上出名的几个招摇女生之一。

“是啊!当我不会那么傻!一把两刃剑而已!你们赢了我受整,你们输了,那么你们遭报应!谁也不亏!”寞小茜蔑视的扫一眼那几个女生,“不过我也知道你们除了杀这些滥手段也没别的能耐,我是谁?光名字也能把你们下傻吧!”一堆臭丫头,整她?哼,连郑美军她都不放在眼里,你们算屁!等着看姐怎么修理你们!

“死丫头!别猖狂!说吧!不就是想着打赌吗?说吧!姐姐陪你玩!”瓜子脸的漂亮女生眼睛里放着怒火!最容易被激将法算计的就是脾气坏的人,一般来说这样的人也即是性情中人,敢爱敢恨、敢作敢当!而事实上,她也是这个班女生的核心人物,姚安裕!

“知道人类为什么不是生物界最强大的,却可以独一的统治世界,领袖天下吗?”寞小茜漫不经心的笑着。

“少废话!说吧!到底想赌什么?”姚安裕没耐心听寞小茜多说。

但是寞小茜还是自顾自得说着,“勇气和智慧!这就是人类成为世界主宰的条件!你记住了吗?”

“啰嗦!说正题!”另外女生秦培培也忍不住火了。

“好啦!说正题哦!等会儿,是谁的课知道吗?如果你们几个人,敢对她说她是猪,那么明天中午我就不穿衣服在校园曝光十分钟!怎么样?敢喝我赌吗?”寞小茜的眼睛里闪着邪恶的光芒,但是那几个女生却没感觉出来。

“哈!大家听好了!是她自己说的哦!真够料!”姚安裕转而对着教室里的其他学生喊道,“大家帮着作证,要是到时候,她不肯衣服兑现承诺,一起扁死她!”

有些人立即响应姚安裕,聒噪的叫嚷起来,更有男生猛打起口哨,平时不对寞小茜关注的那些同学,此刻都像被打了鸡血,昂奋不已!

“她真有胆啊?别再被她耍了!”秦培培多疑的道。

“哼!她要是敢耍我们,就别想在这个班多混一天!”姚安裕发狠的说。

“愿赌服输!我可不是没有担当的人!而且你们也给我听好了!我说的是不穿衣服,不穿衣服!”寞小茜刻意重复了两遍,然后轻蔑的扫视那几个女生,“不过我劝你们在质疑我之前,还是好好想想自己能做到什么?要是做不到,那么以后见我记得要喊姐姐哦!”说完寞小茜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还真和她赌啊!”江依霖小声的问姚安裕,“下堂课是黑罗刹的课,惹到她,我们……”

姚安裕不以为意的笑,“想看凤凰变成鸡,当然要有代价!不过这个代价很值!”

“也对捏!哈哈,好玩!”

是很好玩!不过笑到最后的那个才有资格说哦!寞小茜在那边冷笑着望着她的敌人!

一个被学生送外号“黑罗刹”的老师,其威力毋庸置疑!

当姚安裕那三个女生,嘴里说出她是“猪”的亵渎字眼,代价当然是要惨的!

罚洗一个月厕所!这就是代价!

不过,得到这样的惩罚,姚安裕几人还是认为值得!昂奋的等着第二天看寞小茜的好戏。

下午放学前,寞小茜和姚安裕的打赌事件,早已就以瘟疫病毒一样的张力,蔓延全校。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也都在等着好戏上演!

“这丫头也太蠢了吧!自己给自己头上浇粪!”李智炫听到这个消息,然后将消息带给在篮球场打球的那两个好朋友。

郑美军只是瞥了一眼李智炫,然后继续打他的篮球。

“不过,嘿嘿……,虽然那丫头身材长相都算是次品,但总算是女生没错吧!嘿嘿……”李智炫不怀好心的笑着。

汪炎彬斜睨李智炫一眼,脸上是小瞧他的讽刺。“快去打球吧!你比较适合运动!”

“我怎么听着你这句话这样别扭?”李智炫搔搔后脑勺,但是没醒过腔来,还是不明白汪炎彬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这就是汪炎彬要对他说的。汪炎彬比李智炫还要早知道这件事,只是没说而已。当他先听到时候,也吃惊不小,认为寞小茜是有点疯了,但是很快他就想到这个赌在开始发生之前,寞小茜就应该知道对自己不利,可是她还这样打赌,那么势必她已在背后做好文章!只是什么文章,他就没那么聪明足以猜到了。

“不过,那丫头倒真是挺难搞的!惹到我们的人,哪有几个好下场的?偏偏到现在还让她那么招摇,而且势头好像要盖过我们了。什么时候都能听到她的话题!”李智炫对寞小茜可还是纯粹着恶感。不过他是男生,也不总那么好意思同女生斗。何况现在有风向表明,郑美军好像不那么讨厌那丫头了。“Vicky,这两天总是怪怪的,老是找我问一些很奇怪的问题!”

这句话引起了汪炎彬的注意,“哦?看来她和美军又出问题了!”汪炎彬摇摇头,有些感慨。

“从他们恋爱那天起,他们哪一天没问题?”李智炫说了句最实话!

这倒是!眼看着他们恋爱一年到现在,老实说,他这个旁观者都快烦了。除了无休止的怀疑猜忌,就是赌气分手,也不知道他们相爱到底是为了什么?都有受虐狂?爱情这东西,真的让他敬谢不敏!但是这样想的时候,脑海里偏偏闪现寞小茜的样子——

“明天中午吗?”汪炎彬突然冒出这一句。

“什么明天中午?”

“寞小茜打赌的事!”

李智炫脸上露出色狼式的微笑,“到时候瞧热闹去!再拿个相机,哈哈……”他刚大笑出声,一只篮球突然那么不长眼,直奔他而来,打到他的大门牙!痛的他嗷嗷直叫。

而这时,汪炎彬看到刚才还在场上认真打篮球的郑美军,脸色青得吓人的站在场上,不知道对什么正怄气堵心!

生气了?汪炎彬呵呵一笑,假装无所谓也是一种虚伪,而美军可算是此中极品——,不过这样不相信寞小茜的能力啊?他可是对她信心十足!那丫头,何等机智,他早就见识过了。而这次——,不多说,等着瞧!

而第二天中午,一切是否如汪炎彬的推测?当然只有到时候再下断论!

可以洞悉的是,同情寞小茜的人绝对少之又少!只可能是最少数的那一两个!

一—“寞小茜!你这个胆小鬼!说话不算话的贱人!给我滚出来!别以为你躲了,就算没事!”透过扩音喇叭,姚安裕在校园里大骂着。

而其他准备看热闹却未得其愿的人,也跟着指责寞小茜的胆小和没脸皮,说到做不到!没诚信!然后扫兴的散去。

“我看她是怕了,最后一节课都没见她的影子,这会儿,估计早逃回家了!上当了!我们被耍了!”江依霖恼火的在原地直转圈。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dNHkQl4dNkl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