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看女人手知道深浅 王爷的欲妃h

四处看了一下,现实在化妆间找到一顶黑礼帽,又看到一个等着彩排的男生带着的猫头鹰的面具,她不由灵机一动,走过去,向那个男生示意借戴一会儿。

“你要干什么?我等会儿要戴着演出!”男生摘下面具,但是犹豫着不想借给寞小茜。

“一会儿……”寞小茜一开口说话,痛的她眼泪险些下来,她赶紧闭嘴,指指舞台。

“赶快还给我啊!”男生借给她。

寞小茜猛的点头表示感谢。然后走上舞台,也不说话,只是上前一边顺着音乐跳舞,一边拉住一个男生,在他弄不清状况有点懵的情况下,将他身上的西服脱下来,自己穿上,然后一把将郑美轩推开,站到本应属于他的领舞位置,在郑美轩的愕异中,领舞跳完后半段舞。

“你是谁呀!”郑美轩被这突然出现抢走他领舞位置的人,弄糊涂了。亏寞小茜白折腾了半天,他什么真章也没瞧出来。

你个笨猪!寞小茜在心里骂着。转而冲台下的那个老师,比划她身上穿的衣服。但是这样非专业的哑剧表演,谁能明白?

不过那个老师似乎又发现别的什么让他惊喜的地方了,大声喊,“再跳一次!那个同学,你再带着跳一次!音乐,音乐……”

既然已经强出头了,那么没办法只有好人做到底!对于这个舞蹈,寞小茜早已练得纯熟,并且她从小就被母亲逼着学跳舞,多少年的基础在那里呢,虽然和那些队员从未配合练习过,但是就像一个好的演奏团不需要指挥一样,一个好的舞团找到默契的那种氛围即可,不必用合作练习的多少时间作为团体和谐的基础。

寞小茜向那些队员做了个请多关照的手势,然后Sorry,Sorry音乐响起,寞小茜再次领舞和那些男队员跳起来。

一曲跳完,转到台下观看的郑美轩和莎伦,还有那位男老师,相互交换目光,然后都露出满意的笑容。

“那位同学!那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明天的演出,就由你领舞了!”男老师开心的大声道。

晕死!这些笨蛋,怎么这么笨捏!她是来告诉问题出在哪里,而不是来争这个演出机会的啊!

“是啊!同学,你的舞跳得很不错,这个节目就由你来演了!”郑美轩走上舞台,一脸诚恳的站到寞小茜面前。

“这样就最好了!让我连着两场,我还真有点吃不消!”莎伦那边更乐意自己轻松点。

寞小茜急的直摇头,实在不敢开口说话,让郑美轩认出自己,急忙拿出手机,在上面打出一句话,“只要让莎伦换身男装和其他队员的服装统一风格就行!”然后,拿给郑美轩看。

“不是,你跳的真的很不错!莎伦还有节目,我知道你肯定是觉得紧张,但是以你的水品,真的没什么问题。等会儿,你再和队员去排练室排练一下,互相熟悉一下,明天演出质量绝对没问题!”郑美轩脸上闪现阳光般灿烂的微笑,迷死人捏!

不过再迷人也没用,这不是动摇寞小茜的条件。目前的因素,不是她对自己跳舞的水准缺乏信心,而是对她现在的这张面包脸寒心。这会儿是彩排带着个面具没问题,那么明天演出呢?她已经够闻名全校的了,不需要再多添一个出名的章节!转身走下舞台,让那个男老师和莎伦看到她在手机上,打出来的话。

“哦!知道了!原来问题出在这里!”然后那个男老师点头道。总算有个明白人了,寞小茜长长的舒了一口。然而男老师接下来的一句话,差点又让寞小茜崩溃,“不过你跳的这个舞,比你演的那个猫头鹰的小品强,这样吧!毙掉你那个小品,你来跳这个舞。”

完蛋了!又惹祸了!寞小茜冷汗一大把大把的!说不通,那么就闪吧!将身上那件抢来的衣服脱下来还给它的主人,寞小茜仓皇逃跑回后台,将面具和帽子还给那个可能会倒霉的男生,心里默念着——,对不起,你的节目要是演不了,不是我的错啊!我真的是无心的啊!千万别把账算到我头上……

“那位同学!”郑美轩不死心追过来了,吓得寞小茜半死,捂着脸就跑。

慌不择路,迎面撞到一个人的怀里。

“小茜,你怎么在这里!”还未等寞小茜开口道歉,那个人就先开口——

霍炯彦!老天!拜托!不要让她总这么点背好不好!寞小茜这刻真的好想自己变成一只老鼠,能钻洞多好!

绝对不能让郑美轩看到自己这副样子。这一刻,寞小茜心里只有这个念头,至于为什么这样怕郑美轩看到,她自己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原因!

不理霍炯彦,寞小茜直接逃出礼堂,但是没逃开霍炯彦。他追过来,拦住她。

天色已经快黑了,所以很庆幸,霍炯彦看不太清寞小茜的面包脸。

“刚才怎么了,你怎么那么慌张!”霍炯彦关切的问。

寞小茜冲霍炯彦摆摆手,还是不开口说话。不过奇怪他不是走了吗?怎么也会在学校出现?

“你怎么不说话?”霍炯彦有点着急。

真是的!寞小茜头都大了,要是能说她还不说啊!现在连牙床都疼,敢说话么?还是用手机吧!打字——,“不敢说话,牙疼!”

“疼的这么厉害啊!我带你去看医生!”

要死!真是没办法了!寞小茜强忍着疼开口,“我要回家了!天太晚了!”哎吆!疼死她了!

“我送你!”

送就送吧!送完就没事了吧!寞小茜疼的实在不敢说话了。

“炯彦,你看到刚才跑出来的那个男生了吗?”郑美轩还是追出来了!

这个一根筋儿!寞小茜气的鼻子都歪了。别让她再倒霉了好不好!

“没有!”霍炯彦也没等寞小茜提醒,直接给了郑美轩一个否定的答案。“轩,我有事,所以还是先走了!这里的事情你多费心吧!”

“哦!没事,学生会的成员几乎都在呢,所以少你一个也没事!”郑美轩不死心的往四周望望,然后才回去。

“你惹着他了啊!”等郑美轩不见了身影,霍炯彦才问寞小茜。

别让她说话了好不好?好痛捏!寞小茜真是没好气,“没有,我怎么会惹到他!别说了,我的牙好疼!”

“好好!”霍炯彦听出来寞小茜生气了,不再追问。

骑着他那辆宝马R1200C,送寞小茜回家。

“别回去了,就在我家住一晚!”到了岸芷汀兰,寞小茜在手机上打好字,然后让霍炯彦看。

“没关系!我很快就到家了!”霍炯彦有点心虚,那种像女婿第一次见丈母娘的感觉,让他真不敢随便就住下来。第一印象是多么重要啊!在身份没有对寞小茜表明的时候,他要是以女同学的身份被寞小茜介绍给家人,那么以后怎么转变过来啊!

“这么晚了,我不放心捏,我家里整天就我自己,你正好留下来给我做伴!”寞小茜接着在手机上打字。

“哦,那好吧!”一听只有寞小茜自己在家,霍炯彦这才松口气。不过很快,寞小茜在他家住宿那晚的情形,闪现在他的脑海,让他有点“心惊肉跳”,不知道今晚寞小茜还会不会和自己睡一张床……,有点期待、有点悸动、更有点害怕!

进了寞小茜的家,霍炯彦才在灯光下看清了寞小茜刻着两座五指山的面包脸,他一下子急了,“谁打的你!怎么给打成这样了?”

好烦哦!要解释,还不要说一大堆话啊!寞小茜一个头两个大。

“打字好麻烦,以后再解释给你听!”寞小茜好烦捏,拿着手机让霍炯彦看。

“嗯!我去冰箱找点冰块,做了冰袋!这个先要冷敷,然后第二天用热敷。不过就算消肿,还是那些指痕还是消不掉,明天你的脸就会变成瘀紫,好几天才能恢复!”霍炯彦那个心疼啊!揪心!等他知道是谁打了小茜,一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寞小茜点点头。她听说过一个事例女孩子被人打耳光,结果造成面瘫,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么严重。不过穷担心也是没用的,随便啦!大不了就不嫁人了!

霍炯彦用毛巾包了冰块,过来给寞小茜冰敷。

寞小茜比划一下手机,提醒霍炯彦给给家里打个电话,然后接过冰袋自己敷脸。

霍炯彦打完电话,顺手将手机放在沙发上,转而对寞小茜说:“我刚才看到你的冰箱里除了速食品,没有别的,我还是出去买点吃的,你现在这样子,不能咀嚼,我看看买点粥之类的!”

寞小茜点点头,还真是饿了。

“我很快就回来!”霍炯彦看着寞小茜的样子,心情压抑的透不过气来,滋味比他自己受伤还要痛苦。“先坚持一会儿,一定要敷着冰,要不很难消肿,我很快就回来!”

寞小茜用力的点点头,心里暖暖的,这会儿,她突然希望自己要是男孩子多好,像霍炯彦这样漂亮细心的女孩子,真的是好伴侣捏!

霍炯彦出去了。寞小茜自己敷了一会儿就觉得手举的酸了,而且好冰!太凉了!虽然止痛效果很明显,但是冰的麻麻的滋味也不好受!所以偷懒吧!

寞小茜放下冰袋,躺倒在沙发上,结果压到霍炯彦刚才顺手放到沙发上的手机。抬起身子拿出手机,还没放桌上,手机铃响了,寞小茜本能的看一下,来电显示的名字是——轩!

郑美轩?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dNHkQl4sNkl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