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男主甜宠

你这个禽兽我是你姐 公车系 列第7部分

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苏悦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相信他,但对方真挚的眼神还是让她伸手,这个人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

“走吧。”

阿杰脸上带着笑容,成为了她的引路者。

在穿过整个宴会的场所,他将她带到了一处隐蔽的地方,这才发现这里竟然是密室。

眼看是墙的形式,如果不去发觉的话,恐怕是很难知道这是房门,如若不是看到阿杰将此给推开,她是绝不会相信这里会有门的存在。

倒是阿杰显得十分淡定,显然是多次出入这里,脸上也并非有其他的表情。

苏悦然来不及在这个门上多花心思,转眼只见顾煜琛竟然跟自己父亲苏霆坐在一起,两人似乎在谈论什么,家里那老头脸上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而下一秒,苏霆也是看到了她:“还站在那边干什么?过来坐阿。”

看看他刚才对上顾煜琛的笑脸,怎么到了她这里那张脸立马就板了起来,这变脸的速度可以称之为快到毫无缝隙的连接。

不过她抬眼看看站在自己面前的父亲:“你不是在医院吗?”

“你是有多希望我在医院?”

听到这话,苏霆竟是皱了皱眉,这对于他而言是晦气的话,许久没见到的女儿,开口说出的第一句竟是这话,看来他之前算是白担心这丫头了。

她的想法也跟他差不多,本还以为这老头这次会被气的不轻,甚至心中还有几分担心。

但现在看他跟自己斗嘴的样子,应该是好的差不多了,她之前的担心可以说完全是多余的了,有些为自己同情心泛滥感到悲哀,完全是多此一举。

眼看两人就快要争论了起来,顾煜琛给旁边的阿杰使了个眼神,他让两人见面自然是不想看到这一面,至少要先心平气和的坐下来。

接收到目光的阿杰,也是很快走到了苏霆旁边:“伯父,你先别激动,苏小姐是关心你。”

“哼。”

看在别人劝说的份上,苏霆是不打算要跟自己的女儿计较,反正她一向都如此。

倒是这边却没有消停下来:“谁说我是在关心他了?这就叫做罪有应得,这是上天对你犯下错误的惩罚!”

即使是被说中了的真实想法,她却不肯承认自己,这样看起来的话她该多没面子阿。

“你说什么?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跟我说话,我是你父亲,这是一辈子无法改变的事!”

似乎是被这句话给激怒,苏霆眼眸里传达出来一丝威严,知道这孩子不能接受自己,但他始终也是她的父亲,这是无论谁都没有办法改变的。

偏偏就是这点,是苏悦然最无能为力的,也憎恨这该死的血缘关系,让自己不得不关心。

“是吗?我倒是希望自己从来都是一个人,与别人分享父亲这种事情,我是没有办法做出来的,既然你知道自己的身份,何不洁身自好?”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点点想法,知道自己还是为人父亲,就不该做出那种事情来。

在她的想法里,这就是对家庭的背叛,这就是对她和母亲的不负责任,她不愿接受。

每次说到这个话题,苏霆也显得无力,脸色顿时骤变的十分难看,他知道在这个事情上,自己始终是理亏的,可是有些事情发生,就真的是无力挽回了。

气氛在瞬间降至最低,顾煜琛在此刻站了出来:“好了,今天先暂时不谈这些事。”

关于苏家的事情,他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完全了解到,更何况这些是以前的八卦,只要稍微用点心,就能够知道这些事情。

他也是知道了苏悦然介意的事情,关于秦桑那边,他想自己是能够理解为何了。

话音落下时,两双眼睛都齐刷刷的看向了他,似乎是在等待着他的下言会是什么。

“我叫两位来这边,是想要跟你们商量关于苏氏未来发展。”

在整了思绪后,他才缓缓道来,自然不是为了让两人斗嘴将他们给聚到这里来的。

提及到有关于苏氏,苏悦然才突然想起,这件事现在发现幕后黑手是秦氏,也就意味着这段日子以来,都是她误会了顾煜琛,倒显得有几分不好意思。

她偷偷用眼角的余光去观察他,却发现他也正在看自己,连忙是转眼看向了别处。

不过他也没有追究,反而是继续着自己的话:“我在此有个大胆的想法要提出来。”

“顾先生,请说。”

解决了这件事后,苏霆的态度有着明显的转变,他这人一向以能力来判断,看得出来这个人确实有能力,能够坐到现在这个位置自然也是当之无愧。

发现自己父亲对他是这样友好,这倒是令她有几分不敢相信。

从小一起生活,她对父亲的性格也是十分了解,这个人暴躁不肯轻易相信别人,更别贴在这里得到尊重,还是个比他小的人,完全不可能嘛。

这也可以说是苏氏为什么这么多年,还只能维持原状,没有太大的突破。

在她惊讶之余,抬眼间古语车已经是在说着下文:“我想如果苏总信任我的话,能否先将苏氏交给我处理,过了这段危机后,我自会将苏氏完好无损的还到你手中。”

意见才刚刚提出,就遭受到了来自苏悦然的强烈反对:“不行,我不同意。”

关于这个男人,虽是暂时解除了误会,不是他对苏氏造成了这次危机,但也不代表就可以完全信任,指不定这些都是他的计划,接下来才会让苏氏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

哪知苏霆的想法恰恰与她相反:“也好,只是顾先生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仍然是友好到令人害怕的态度,苏悦然认为自己的父亲一定是中邪了,才会对这个这样客气,不过她还是清醒的,就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爸,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不是你毕生心血,怎么可以轻易交到别人手中?”

她美丽的杏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完全就是天方夜谭,才认识这个人多久,怎能就相信?

面对于她的阻拦,也让苏霆十分不愉快,抬眼怒视了她一眼道:“你懂什么?”

“我是不懂,但我也明白不该轻易将此叫到陌生人手中。”

两人的意见似乎是再次产生了分歧,针锋相对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最终是苏霆认为家丑不可外扬,至少两人是不能当着外人的面如此争论,让别人看了笑话,于是他是对上了顾煜琛:“顾先生,能否给我一些时间与悦然商量。”

“当然可以。”

只见顾煜琛紧抿的嘴角是微微上扬,大方的就答应了下来,他似乎是很乐意。

他转眼给了阿杰一个眼神,示意让对方跟上自己的脚步一起离开,阿杰也领悟到了。

“正好我也想出去透透气。”

待两人离开,整个偌大的房间就只剩下了苏氏父女。

苏悦然的脸颊因生气而变得气鼓鼓,这次她并非是因为赌气才这样否决这个提议,是她认真思考后的结果。

偏偏这苏霆还不领情,只让她更加生气:“你不用劝我了,反正我的想法就是如此。”

听她说完这话,他也不慌不忙的说道自己的想法:“眼下苏氏的情况很糟糕,经营不善的话很可能会导致直接破产,给你提供的那些便利也会再次收回,有人愿意站出来解救,你认为这个机会可以错过吗?”

这次没有怒吼也没有争论,他只是很平静在跟她分析情况,倒令气氛有几分诡异。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也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从来关心都是谁在背后搞鬼,或者是这老头的病情如何。

关于苏氏的情况,她是没有想过去了解,也压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能够挽救的几率很小,这次事件使得业绩一落千丈,这些本不该跟你说的,但希望这次你能够站在我这边,毕竟我们是一家人,悦然。”

苏霆拿出了自己作为父亲的威严,同时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亲情出来。

两人能这样平静谈话,可以说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也在不知觉中触动到了她的情感。

在思考许久后,她是突然站起了身:“随便你吧,反正这是你的公司,你认为怎样做好就怎样做。”

说完这话,她是转身快速的走出了这个房间,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好好面对苏霆。

似乎是习惯了针锋相对的感觉,突然变得如此感情倒是令她觉得浑身都不舒服,感觉两人都不再是自己了。

站在门口等候的顾煜琛与阿杰,眼看她从房里走出,阿杰是被吓到了。

“苏小姐……”

没等到他挪步,就被身边的人给拦了下来,那双黑眸给了他暗示,令他停下脚步。

“你去代替我跟苏总谈。”

交代完这话,顾煜琛是朝着她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大概是猜到了两人的对话内容。

看着在自己面前消失的身影,阿杰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在这个世界上,爱情还真是个伟大的东西,想必某个人这次是掉入爱河中咯。

在大家诧异的目光里出现的苏悦然,才意识到这里是一场宴会,还有这么多人在场。

她匆匆在人群中穿过,想要逃出大家的视线,能喘息的机会,却碍于身上的晚礼服太长,没能注意脚不小心踩到了裙角,整个人在瞬间失去控制往后仰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tc/2020/dOHDQIwyODI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