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主系统

重生军营np 变态惩罚人作文

“她在哪里?”这一次,他不会再负她,即便是毁了这六界,他也绝不容许有人再动她一下!

东方彧卿望了望天空,半晌才道:“我们也不知道她在哪里,寂瑶向来会隐藏自己的行踪,这会儿有没有出蛮荒还不一定呢。你还是先好好管管仙界,这才多少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这所谓的正道之首的仙界还不如杀阡陌的妖魔二界,真是世风日下。还是需要本阁主给他们搞点事他们才会安分点?”

衍道瞪了他一眼,眼神里饱含警告。六界在他手里不过就是一颗棋子,妖神出世也只是他千万年来轮回无聊时的一个游戏。

什么天下苍生,什么正邪分明,在他眼里都是放屁,也难怪六界中人人怕他,上神岂是那么好惹的?即便他已不位列上神,能力依然足以让任何人惧怕。

怪不得瑶儿说他是最不像上神的上神,好歹也在神农身边呆了几年,怎么还是这么不上路?

衍道不由在心里后悔,当初怎么就能让瑶儿认识他?瑶儿以前多好一孩子啊,现在跟着自卿混得连他这个师父的话也不听了。

东方彧卿对衍道的警告完全不放在心上,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继续说道:“这次神界启封后,寂瑶必定会君临六界,这仙界怕是会被她血洗一番了,虽然不会像长老阁那样被她‘洗’得差点满阁覆灭,但是……”

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东方彧卿故意顿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地接着道:“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可不信寂瑶不是一个记仇的人,只是这报仇的时间……是个问题。

即使寂瑶没那个心思去想报仇的问题,但神界那群人可不是坐着吃白饭的,要是让他们知道他们的殿下被仙界害得这样惨,还不知道要闹到多大。

比起长留绝情殿的肃杀之象,神界雪寒宫明显更加静谧非常。

花千骨淡淡收回放在颐宁手腕上的手,回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真不枉我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的功夫,身体明显比以前好很多了。稍加疏导伤势很快就能复原。”

颐宁笑道:“我的身体里可有不少你的神之血,即使法力没有提高,身体有所好转是肯定的。”

花千骨笑了笑,“再休息一会儿吧,过会儿我们去趟仙界。”既然回来了,这次不可能会再像前几次那么低调了,还不知道要去多少人。

寒魄变作一个小童子站在花千骨身旁。姑姑身边虽然从来不缺人,但是它身为姑姑钦点的坐骑,自然也要寸步不离地跟着她,随时随地保护,即便不会有人能靠近她一丈以内。

花千骨看了朔风一眼,朔风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魔界中,杀阡陌高高坐在金碧辉煌的宝座上,脸上没有往日的张狂不羁,魅惑众生的容貌多了一丝忧愁,更使他这个六界第一美人多了几分别样的韵味来。

“魔君,神尊来访。”单春秋从门外走进禀告道。

“小不点来了,快请。”闻言,杀阡陌不由心中一喜,从主座上起身走至下殿。

“姐姐。”花千骨走至大殿内,看着满面愁容的杀阡陌心中不禁一疼。

她这个姐姐一向都是肆意张狂的,很少能在他脸上看见半点愁容,不禁疑惑地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单春秋。

单春秋垂首,恭声解释道:“流烟姑娘失踪了。”

花千骨默默掐算,心中顿时了然,看来她不在的这几天六界中发生的大事还真不算少呢。

看向杀阡陌,“姐姐可愿陪小不点去一个地方,到时候就能见到流烟了。”看来不久之后她就要多一位嫂子了。

“当真?”杀阡陌眼中一亮,激动地望着花千骨。

花千骨微微点头,杀姐姐纵横沙场多年,生死无话,如今终于有一个让他心生牵绊的人了。

“好,无论小不点去哪儿,姐姐都陪着你。”

花千骨淡笑,杀阡陌拉着她说了好一会儿话才放她离去。

神界与魔界的时间有所不同,她在魔界待的这点时间神界连一炷香还不到。仙界扬言说是下月十五上长留,在神界左不过只是一个时辰罢了。

回神界时,花千骨看了一眼守在门口的将士,心里颇为无奈。神界复苏一事虽还未对外告知,但她好歹也是带过兵的,□□出来的将领睡了几万年居然会迟钝到这样的地步,真的对得起她么?

颐宁在夜紫的陪同下把神界大大小小的地方都看了一遍,按花千骨的意思是想要颐宁在神界中住一段时间的,她贴心地连雪寒宫内的宫室都替她准备妥当了。

对于这个亦亲亦友的姐姐,花千骨心中是相当感激的。如果没有她,她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问题。

在神界处理了一些事,一个时辰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而此时的长留山正处于全山戒备当中,面对如此多的不速之客,白子画显然并未有多大在意,挥挥手吩咐弟子们摆阵就站在后面等待真正的主使来临。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帝君帝后便相携而来,身后还跟着众派掌门。

他们既仰仗白子画统领仙界,又眼红他手中的权力。各派之间明争暗斗不断,风起云涌,自要决出个高下看谁更有这个资格统领六界。

竹染看着他们,眼中闪过一丝嘲讽。统领六界?就凭他们?这世上除了神还真没见过有哪个仙人狂妄自大到敢自称可以统领六界的。

琉夏站在竹染身旁,看着众派弟子与长留弟子交战在一起,有些担心地道:“不会出什么事吧?千骨她来得及么?”

竹染安慰她:“没事的,她一定会来的。”

说话之间,三尊那边已动起手来了,,“白子画!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过了数招后,众掌门见伤不到白子画分毫,便纷纷往其他地方攻去。即使他们今天伤不了白子画也要让长留元气大伤,无力再掌管仙界。

看着弟子们之间的战事越发惨烈,倒下的人数不断增加,鲜红的血迹染遍了大半个广场,连素来古板严肃的摩严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一丝恼怒。

白子画心慈,自然不会对那些人下杀手,即便如此,众派掌门也是一个一个不留余力直到真气用竭内力用尽。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xt/2020/c9jDIa4JMDR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