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主系统

看老子今天不骑死你 男女肉粗暴进来

然而另一边,楚桓一切准备妥当,也踏上了回京的路,他与慕燕华特地分开,免得引人注意。

刚刚走出百十里,楚桓却叫过一个侍卫道:“你快马回大理寺,秘密追查沈书安。”

那侍卫答应一声,催马而去。

楚桓与其他随从,也是急急朝京都赶。

但是楚桓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他派往大理寺的人,却落入了楚赢的视线。

“睿王已让人先行回京,到大理寺查沈书安。”这天,大理寺有人偷偷到了楚赢府上。

楚赢点了点头,似有所思。沉吟了半晌,对那人道:“你且去,不可违逆于他。本殿下自有打算。”

“你让人去吏部走一趟,偷偷告诉沈书安,今晚戌时初,清风茶楼见。”那人走后,楚赢对自己的贴身侍卫道。

那侍卫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到了酉时末刻,沈书安特意换了件普通的衣服,朝清风茶楼去。清风茶楼依旧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沈书安四下仔细看看,再三确定无人跟来,方才进了茶楼。

一路低着头,直接朝二楼长廊尽头的包间去。

见那包间的门虚掩着,沈书安走了进去。但见一个男子,此时正独坐饮茶。

“既是有人,多有打扰。”沈书安按照事先的约定,试探于他。

“爷说,让你做事小心一些。睿王已经盯上你了。”这句话说完,那人再不停留,飞快地走出包间。

沈书安目送着他离去,又在此地徘良久,方才离开。

慕燕华这边,却是另一番光景:“这么好的风景,合该慢慢欣赏,不必急于回京。”

商县虽然离帝京不甚远,但那风光却是迥然不同。如果说帝京是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那么商县便是曳曳生姿的青莲。

没有那么优雅大气,但自有一番小家碧玉的温婉。

“你看,那处园林甚美 ,我必要去游览的。”慕燕华对自己的侍女道。侍女知道她的性子,但凡是自己拿了主意的事情,别人是劝不来的。

因此只附和道:“是呢,奴婢也想去看看。”

于是,慕燕华便吩咐随身的车轿停下,径自携了丫头的手,朝那处园林去。

遥遥便见一处清流,翠竹夹道,绿柳盈堤。慕燕华心情甚好,丢开丫头的手,一下子没在那浓浓的绿意之间。

“这里这里!”慕燕华走出几步,便向丫头招手。

她此时见着一座拱桥,青砖铺地。桥边的浮雕惟妙惟肖,那瑞鸟如要腾空而起一般。

如此被这美景耽搁,慕燕华回京的时间一直推后。

而帝京这边的人,却没有这般逍遥自在。

“主子!”这天下午,沈书安正在书房里,却突然听得门外说话的声音。沈书安把桌子上的书随手一合,便道:“进来吧。”

就见自己的贴身小厮推门而进。

“主子,睿王已经起程回京了。”小厮跪下行礼毕,便急急说道。

沈书安听得这个消息,方才抬起头来:“你说什么?睿王起程回京了?”他仿佛没有听清一般。

小厮点了点头:“是,底下的人来报,千真万确。”沈书安听得这话点了点头,抬手示意他出去。

“他竟然,回来的这样快。”小厮刚刚走到门口,听得沈书安似是自言自语,不由得身形一顿。

打发了小厮,沈书安陷入了沉思。先前他便料到,去了商县的定是楚桓无疑。加之楚赢先前的提醒,沈书安慎之又慎。

想到这里,沈书安道:“来人,燃烛!”自有下人来点燃了烛火,却是满脸惊奇。

眼下天色尚早,还没有到燃烛的时候。可是沈尚书亲自安排,自己只有服从的份,没有询问的理。

“还愣在这里干嘛?是没事做了吗?”沈书安见那丫头点燃了蜡烛,却一直没有离开,心下很是嫌弃。

“是,奴婢这就出去。”那丫头说了一声,匆忙退下。

沈书安待那丫头出去,亲自闩上了房门。然后折回房间里开始翻找。

平时与人往来商议要事,落下了不少信件。宫里自是不安全,只能放在这书房之中。在尚书府,这书房乃是重地。

不只等闲人等不能进入,就连自己的家人,沈书安也是一直防范着的。

沈书安的视线落在这博物架上,轻轻转动一只青花瓷的花瓶,很快便露出一个暗格。

暗格里厚厚的一沓信件,沈书安全部拿了出来。这些个信件,沈书安本来想着,将来或许能有些用处,所以一直留着。

但是此时,这些信件危及到自身安危。沈书安没有犹豫,拿起其中一封凑近了那烛火。

烛火舔噬着信件,一下子变得明亮。烛台上落下许多黑色的灰烬,沈书安把那些信,一封一封全烧了。

做完这一切,沈书安长长的舒了口气。

却说楚桓这边,他刚刚到了睿王府外,便急急唤人更衣。

“殿下,你连日劳累,不先休息一会儿吗?”侍卫迎了出去。一边跟在楚桓身后朝里走,一边关切的问。

楚桓却摇了摇头:“本王还要出去,快。”

那侍卫知楚桓定有要事,也不再问,只让人为他更衣。

来不及卸下一路风尘,甚至没有先去见过皇帝。楚桓只带了两个贴身侍卫,便一路朝大理寺去。

“你们这边,可有动静?”楚桓一边走,一边问他们。

两个贴身侍卫落后楚桓半步:“回主子的话,没有。”两人异口同声,楚桓却蓦地停下脚步回过头。

“没有动静?这不正常啊?”楚桓道。

那两个贴身侍卫相互对望一眼,沉默不语。

“罢了,先去大理寺看看。”楚桓继续走在前面,两人快步跟上。

说话间已经到了,大理寺少卿急忙迎出来行礼。楚桓道:“免礼,平身。”

那人起身,楚桓迫不及待地问:“前几日,本王曾经差人秘密调查吏部尚书之事。不知这件事情,可有什么进展?”

大理寺少卿摇了摇头:“回睿王殿下的话,全无进展。”

“他沈书安,竟然摘得这样干净?”楚桓有些生气。这个沈书安,果真有些能耐啊。不仅睿王府的人查不到他什么,就连大理寺的人,竟然也没揪住他的狐狸尾巴。

这件事情,怕是没那么简单。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xt/2020/c9jFYkyyMFk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