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主系统

朕的皇后有点凶 大狼狗干谢欣全文小说

正如楚天娇所料,楚寅的确是有备而来,就在她被女子拖住的一刹,灵儿已然中了他的圈套。小东西此刻正被一个大网兜住,拼命地挣扎,灵儿的爪子、牙齿全都锋锐无比,奈何这并非普通的网子,而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柔韧度极高,且越挣扎这网便收得越紧,最后小东西没辙了,只能吱吱发声求救。

楚天娇见灵儿被捕,顿时怒气横生,于是虚晃一招甩开女子,便朝楚寅攻了过去。楚天娇来势凶猛,楚寅急忙向旁闪避,绸带随后而至,楚天娇这次转守为攻,回身之间二指猛地夹住绸尾的匕首,顾不得指缝涌出来的鲜血,用力一拉,女子便被她硬生生扯了过来。

这一下先声夺人,女子脸色骤变,楚天娇同时飞身而起,为了躲开凶猛的掌风,女子不得不弃了绸带。这一停滞,楚寅已跑出数丈,楚天娇不理会身后二人,纵身追了过去。

楚寅虽受了伤,但都是外伤,丝毫不影响他的轻功,见楚天娇在后穷追不舍,顿时提起内力加快脚步,耳边只听得风声呼呼,道旁树木纷纷从身边倒退而过。

折腾了许久,月亮已渐到中天,二人径向西行,楚天娇脚下虽然迅捷,但前面的楚寅竟也不弱,二人始终保持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直到跑出百余里,楚寅才渐觉吃力,原是不知不觉正往一座山上跑,楚寅吸了口气扭头一看,见楚天娇身形潇洒、疾步如飞,顷刻间又追近了一段,已知她内力之强,犹胜于已,心下暗暗吃惊,胡乱啐了口,又加快脚步,拼命向前跑。

楚寅边跑边喘,心知若是再这么跑下去,不过数十里就得被她追上。想他横行霸道多年,何时如此狼狈过,眼见着就快到山顶了,楚寅心里发狠,大不了鱼死网破,老子和你同归于尽。然而等真到了山顶一看,楚寅心里咯噔一声,冷汗顿时就下来了。昏暗之中,没辨方向,竟稀里糊涂地跑到一处断崖上了。

楚天娇此时追了上来,楚寅无路可走只得退至崖边,用余光打量,只见崖下黑压压一片,脚底踢落的碎石竟如石沈大海一般,一点回声都没有。

「把灵儿还给我,我放你走!」楚天娇不想楚寅做困兽斗,伤到灵儿,于是退步。

楚寅转转眼珠,心生毒计,心道:「小爷今天跟你赌一把!」

「好啊!」楚寅勾起嘴角,冷笑一声:「小爷这就把它交给你!你可接好了!」楚寅把灵儿抡起来,楚天娇暗道不好,就听他恶狠狠地叫道:「去死吧!」,话音未落,灵儿便脱手而飞,朝着崖下直直落去。

楚天娇气红了眼,顿时涌起杀意,用力甩出手中绸带,楚寅躲避不急被匕首穿胸而过,惨叫一声,滚落崖下,楚天娇来不及多想,也跟着飞身跳了下去,两人一前一后齐往崖下跌落,顺着斜坡滚了十余丈,幸好崖边生有一株大树,楚天娇于千钧一发之际伸出左手牢牢抓住,这才止住下落的趋势。

顾不得被荆棘擦得到处都是的伤痕,楚天娇在黑暗中攀着岩壁摸索着一点点向下寻去,几次差点失手跌落下去,好不容易才挨到崖底。天色大亮,楚天娇这才看清崖底形势,心里不禁一片冰凉,崖底到处都是光秃秃、坚硬的岩石,而楚寅的尸体就横在一边,已经摔成了一滩肉泥。

楚天娇疯了似的到处搜寻……

这般苦苦找了五日,她已三日三夜未曾交睫入睡,自晨至午,更自午至夕,每当风动树梢,心中便是一跳,跃起来四下里搜寻观望,却那里有那小东西的踪影?她不信,她不信灵儿就这么离开她了,眼见太阳缓缓落山,楚天娇的心也跟着太阳不断的向下低沉。暮色逼人而来,山涧寒气浸体,楚天娇如一具石像般又呆立了一夜,直到红日东升,她心中却如一片寒冰,有一个声音似在耳际不住响动,那是灵儿无助的哀求。

泪眼模糊,眼前似乎幻出了那小东西小小的身影,楚天娇仰天一声长啸,跟着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三日之后,醉乡居。

秦月风站在院中,仰头望着屋顶上那个孤单的身影,回想三天前自己把她从崖底救上来的情景,心里难受得很,对一只灵狐尚且如此,若是谁能得到她的芳心,该是件多么幸福的事。秦月风叹了口气,回屋拿了壶酒,也纵身跃上房顶。

「给!」秦月风把酒壶递给她,楚天娇摇了摇头,「借酒浇愁、愁更愁!」

「也对!」秦月风随手把酒壶一丢,半响,才道:「天娇,我……我能这么叫你吗?」秦月风不知哪来的胆气问出了一句不合身份的话,见楚天娇并未生气,反而点了点头,一颗不安份的心才落回原位,还未来得及欣喜,便听她又道:「我又欠你一命!」

「你不欠我的,为你做任何事都是我心甘情愿的!」秦月风自知失言,又连忙补了句,「为朋友两肋插刀,这是我做人的宗旨!」

楚天娇勉强扯出一丝微笑,秦月风瞧她这个样子心疼,劝道:「天娇,如果你把我当朋友,就听我一言,有些时候,人不该与命争,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而且我始终坚信以灵儿的机警定会逃出生天,我们不是一直没有找到它的尸体吗?说不定它是自己离开了呢?况且离开不一定是坏事,也许日后,你们会有相见的一天!」

「我现在有些能理解父皇了!」

「嗯?」秦月风一时没转过弯。

「好了,古墓遗书的事查得如何了?」

「啊?哦……已经有些眉目了」,秦月风把查来的结果详细告诉楚天娇……

回到凤寰宫,楚天娇站在偌大的殿堂,心里空落落的。这几日,她消瘦了很多、也憔悴了不少,文儿心疼地暗自落泪,二人谁也不敢再提灵儿,生怕惹她伤心。楚天娇呆呆的坐在堂前,从早晨坐到午间,又从午间坐到了傍晚。

此时万籁俱寂,天地间似乎只剩她一人,起身拿出小舞裱好的灵儿画像,重新挂回墙上,看了许久,楚天娇深深吸了口气。

翌日清晨,将秦月风查到的线索禀明楚凌云之后,楚天娇便带着几个贴身侍卫,一行人悄悄前往晋国……

神思恍惚间,仿佛再次沉浸那缕魂牵梦萦的香气中。

困难而缓慢地睁开双眼,随着昏黄的烛火,射入眼帘的,竟是陌生的山洞。直觉转动有些僵硬的脖子,目光来回游移四周,然后,就在不远处,发现了那抹深烙在记忆中,不曾或忘的身影……

艰难地移动身体,全身的骨骼像是碎了一般,每动一下便会引来难以承受的痛,不过就算再痛,也要爬到她的身边,视线越来越清晰、而那个身影却越来越模糊,她—竟然浑身是血?

「不!」,一声大吼,记忆瞬间倒灌,耳边尽是呼啸的风,身后便是漆黑无底的深渊,手脚被束,身子不停地下坠,心亦如死灰一般,然而,就在它绝望的瞬间,那抹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她…竟毫无顾忌地跳下来了,不,不不不,回去,快回去,下面是死亡、是阿鼻地狱啊!我不要你死,不要……狂乱的大吼大叫,她却犹如未闻……

这是她的尸体,这便是她的尸体,都已经面目全非了,不…不…不要……撕心裂肺的呼唤之后,便是深入骨髓、无穷无尽的痛……

「公主…公主…天娇…」不断呢喃着她的名字,灵儿又一次在噩梦中惊醒,眼角还淌着泪,回忆起梦中那个满身是血的女人,心,痛到不能自已。

「好点了没?」尹柔把她轻轻抱进怀里,一样的温暖却是别样柔情,这个怀抱使灵儿更加思念那个人,随即摇了摇头。

「柔姐姐,帮帮我!」说不出口的痛,灵儿抿住了唇,眼眶里慢慢渗进滚烫的泪液……

小镜湖畔、方竹林中,寂然无人,淡淡斜阳,照在尹柔身上。尹云见她神色浓重,问道:「在想什么?」

「我想帮九妹化形!」

「柔儿……」尹云惊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尹柔打断她,吸了口气,伸出右手,「奶奶用法力将我们姊妹九人绑在一起,但凡谁有性命之忧,其她人都会心有所感,那日从崖底救回九妹之后,你不觉得,我只救回了她的人,却没救回她的魂吗?」

尹云沉默不语。

「九妹为什么急着化为人形?她离开的这些日子都做了什么?和什么人在一起?为什么她每次梦里都会念着同一个人的名字?」

「你的意思是?」

尹柔点点头,「我常年混迹人间,自是知道人间所谓的情、为何物,恐怕我们九妹是遇见了喜欢的人。」

尹云微微一笑,仍觉着有些不可思议,「可是,人妖相恋,是有违天条的!」

「去他妈的天条!」尹柔鄙视地望了望天,「就许他们神仙胡作非为,不许我们妖精有真爱?等玉帝和嫦娥纠缠清了,再来管我们!」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xt/2020/cNjEZlZdNEl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