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主系统

衣不蔽体勾人睡h御宅屋 叶修被惩罚后欠

“小七也在啊!”顾白芷正和小衣嬉闹着,门口忽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堂三哥顾黄宣顾大狐狸。“怎么,今天爷爷又做了什么奇怪的菜了,还是往饭里加了什么奥妙的药材……要你到我这里来蹭饭吃!”顾家的孩子,从小到大,就没有一个不受顾老爷子毒害过的,因此都练就了一身铜皮铁骨金刚不坏之身。也是如此,造成了他们对学医这门事业兴趣缺缺,都不愿继承顾远志的衣钵,当然,除了顾家这一辈的老幺顾家小七白芷童鞋!

“不是,三哥。”顾白芷整了整衣衫,再一次端坐下来,笑得天真烂漫,“爷爷只是不小心拿泡过地龙的水煮了饭而已。”哼,顾小三,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当初就是你——为了自己的酒楼梦想,就把我推给爷爷当医药继承人,虽然我是喜欢研究中医学!现在又在这里故意表现得真情切意……把我当猴子耍啊!

“唔,小七就是可爱,你这样子,啧啧,眼睛里还冒火呢!比小六可有趣多了……他那个人啊,一天到晚冷冰冰的,没意思!”顾黄宣生平没什么特殊的癖好,就喜欢两样事——一个是赚钱,另外一个就是欺负小妹!当然,在大多数情况下,他都是反被欺负的主。

“三哥,听说曲老头最近可是帮你赚进了大把的银子呐!怎么,难道你想要我帮忙送走这棵摇钱树了?”顾白芷笑得愈发地甜腻,就像是往白糖上面又硬生生地加了不少蜂蜜,弄得顾黄宣大有吐了半上午刚吃的小甜点的念头。

“小七,三哥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再去拔了曲老的胡子……上次被你这么一弄,我可是费了大半天的劲儿才把他劝回来的!”钱就是顾三的软肋,谁也碰不得!“乖,你今天爱吃什么点什么,哥不算钱!”顾黄宣拍拍胸脯,表示了自己的决心——唉,小七又要血盆大开口了……也罢,这一顿饭钱总比我再费时间劝曲老伯回来要划算得多!

“哼,稀罕!别挡我视线,我还要听曲老头的顾家辛秘呢……”今天顾小七还真转性了,没有继续和顾家老三逗趣玩乐,而是将视线转向了楼下的曲老头,搞得他起了祸事临门的预感,连话都连带着一阵哆嗦!

“……说完了父辈的,咱们现在再来说说这顾家一门的子辈们!”曲老头从祖祖辈讲起,一直讲到了现在,终于要开始讲顾白芷这一辈了!

原先的那几辈老人也没什么好讲的,估计也就只有世代行医,悬壶济世,救过哪个皇帝,医了谁家大臣,或者开创了另外的什么行业等等这种琐事讲讲……但到了顾家白芷这一辈,话题倒还真渐渐多了起来。

顾远志下生有顾茵陈、顾商陆和辰砂三兄弟,谁知三人虽都或多或少地袭承了顾氏的医术,但却都志不在此!老大茵陈跑去做了一名行侠仗义的武林正义大侠,老三偏爱政途兴高采烈地去边关重地当了一个文臣谋士,最后身边剩下的老二,虽然是个温吞儒雅的性子,却狡猾得很,兴趣不定,听说最近在干的是做一个教书匠!

到了子辈就更不用说了!几个人的志趣更加各异,居地也更加分散。总之,顾家渗透的阶层越来越广泛,跨遍的行业领域也越来越壮观……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继承顾老爷子的衣钵,做一个医药学巨人,扬名大清,直到顾白芷出生、懂事。

“所以啊,按照顾家老幺的说法——子辈里的老大空青就是一老虎,不怒自威;老二是一熊猫,看起来只吃竹子,却是个杂食的;老三是只笑面狐,狡猾的紧;老四是那水仙花朵儿,骄傲自恋;老五是只长不大的饕餮,就知道吃;老六就是一移动冰山,万年不变脸!”当初乍一听见顾白芷与小衣讨论自己那几个堂哥,曲老头就觉得很有趣,如今当着这么一帮子人的面就这么讲了出来。

“那顾家的七小姐呢!”台下的人起哄。

“小七那丫头啊……她就是他们六个的集合体!所以,惹了顾家任何一个都行,就是别惹顾家小七!”摸了摸自己还没有长长的胡子,曲老深刻总结道。完全忽略了头顶飘过来的一道视线!唉,曲老,我们先为您即将丢失的胡子默哀吧……

“七小姐,老太爷叫我来传膳了!”唉,明明是老太爷随便添了把火,还瞎捣蛋用泡过地龙的水倒到了饭锅里……为什么过来承受七小姐怒气的却是我!

“传膳?回去告诉爷爷,说我在三哥这广源楼里吃过了。”顾白芷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阿生——奇怪,我什么时候成了洪水猛兽,怎么连阿生这种我百日不得一见的人都这么怕我!要检讨,一定要检讨啊!

“啊,噢。可是七小姐,好像老爷和夫人都回来了……”阿生想起临出门前一瞥看到的马车,应该是顾家宅院现在的当家顾商陆和夫人李挽回来了没错。

“诶,阿爹和阿娘回来了啊!”顾白芷内心欢腾——总算知道回来了!坏蛋娘亲,嫉妒我拐了英俊潇洒温柔体贴的阿爹,用得着五岁就把我甩给爷爷当药童,自己跑路让阿爹到处追着游山玩水,从此来去无踪,云深不知处吗!

顾白芷想起自己那个活宝娘亲,唉,当年明明是她介怀自己抢了阿爹的注意力,才会故意贤良淑德地要把自己甩给爷爷……说起顾家隐藏最深的大腹黑,估计就是她了!哪有做娘的,抛家弃女不务正业地就只会南北游乐,不顾女儿死活啊!

“是啊,是啊!七小姐,还是快点回去吧……这么久没见,夫人一定很想你的!”阿生一直羡慕七小姐,有这么一个温柔的娘亲,殊不知只是表象而已!

“阿娘想我,才怪!”顾白芷正像一个得不到玩具泼皮耍赖的小孩,心里任性地闹着小姐脾气,一点都没有当年那个S大优等生形象,看来已经是被宠坏了!

“小姐……”小衣倒是积极,已经那好了白芷随行过来的东西,“咱们走吧,可别让老爷夫人等急了!”

穿过蜿曲回廊,移步青石板路,曲径通幽之后,白芷终于来到了顾商陆夫妇休憩的小院。

“阿爹!”比起伪端庄的娘亲,白芷当然更亲近和善的父亲!

“乖女儿,来爹看看,长高了没!快去给你娘见见……”

在顾商陆的示意下,兼之李挽越发沉静的笑容,顾小七期期艾艾地走到了她面前,“阿娘……”一个熊抱!

“死小鬼,老娘早就警告过你,不要打你爹的主意!”

“哼,老巫婆,我才不会让你称心如意!”

……

“这娘俩感情真好!”这是在外人看来的一直印象。当然,对于这一说法,难得的,李挽和顾白芷都嗤之以鼻!

“小七啊,怎么这几年都不知长进呢!娘和你爹这次出门,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大家闺秀,名门淑女!啧啧,你跟人家这么一比,差得不只是十万八千里啊!”小时候还没觉得这孩子黏爹不黏娘,等到渐渐长大了,才发现这娃摆明了要和自己抢顾商陆……哼,顾小七,当你娘是吃素的啊!

只有在白芷面前,李挽才会常常破功毁了自己的温良形象。不过话是如此,她们俩的感情倒是真好,平日里有机会也是斗嘴闹乐,比一般母女更为亲近了解些!

这一次李挽和顾商陆出门,去的是山东的济南,在一户姓夏的人家那里做了几年教书先生。夏家似乎没有什么男主人,只有个漂亮的才女妇人和一个同样出色的女儿,名叫夏紫薇。

“那是人家有阿爹教导……我要是每天跟着阿爹习文弄墨,绝对是不会输给她的!”顾白芷还是小小的有些吃味那个比自己大上了那么两三岁的女孩的,因为她占了自己父母的爱!

“挽儿!夏家母女的事情,咱们是答应了她们的,不应该多言。”当初得知夏紫薇居然是当今乾隆皇帝的私生女时,他们夫妇两个饶是见识广博还是吃了一惊!那个时候夏雨荷恰巧生了一场大病,以为时日无多,就将后事托付了顾家两夫妇……自然是将那秘密也一并告知。幸好后来她的病又转好了,而顾商陆也答应她,绝不将此事泄露出去。

“知道了,咱们芷儿又不是外人!”抬杠完了,李挽当然要和自己女儿相亲相爱一下,免得她遗忘了自己的娘亲。“小七啊,虽然娘是很欣赏那对母女的才气了啦……不过,你这样已经够好了,娘亲刚才是玩笑,玩笑话!”李挽猛地想起那个名叫夏雨荷的女人的白目,一生就这么死守着一个明眼人都知道的花心浪荡子,感慨万千,不免自相矛盾起来。

“夫人,您这话好像很自相矛盾啊!您是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不可能的了!”小衣在边上拆台,惹得大伙一阵发笑。

但此刻的顾白芷却是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沉思。夏家,母女,神啊,不是我敏感,但是——“夏家?”

“是啊,那户人家,女儿名叫夏紫薇,母亲叫夏雨荷,住在大明湖畔。”

“咔嚓!”静默的空气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断了,但很快又被接了起来。

夏紫薇,夏雨荷,大明湖畔,乾隆年间……没什么了不起的!充其量,我也不过是个路人甲。但是,TMD,可恶,那对白加黑,居然也不告诉我一声!什么‘HZ’啊,我以为是杭州啊……怎么会是还珠!这是欺诈,红果果的欺诈!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xt/2020/cNkDkA2wNDA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