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主系统

老和尚小和尚日出东方 在教室里强校花单沁雪

“你疯了……”锦觅绝不置信,这话是从润玉口中出来的。

她费尽全力想要推开润玉,不过迈出两步,至落星潭畔,身后力道却猛然又拉住了她,她来不及细想,柔荑微起,掌心光晕落在身后那人眼前。

润玉眼疾手快,长袖扬起挡住那灵光些微,步子下意识退后。

待再抬头时,他眸色黯淡,那拦住术法的右臂,微微颤着,“你要杀我吗?”

“我不是……”锦觅一时眼眶通红,脸颊温热滑落,她泪眼朦胧便要上前去查看润玉可有受伤。

“觅儿当心!”且听润玉喊了声。

她还未反应,脚下一滑,踉跄一步,随着那适才星子猛地跌入那落星潭中。

皓腕处绽着淡蓝光晕将她笼住,她腕上人鱼泪随波澜落下,她想也不想便伸手往那潭下去,却还没等握住那冰凉之物,水雾风华落在她周身。

她回头,见着他轮廓分明,隔着水色,他的瞳孔越发深邃,她许久未曾这样看他的眼睛了,仿佛里头蕴着许多旁人都看不懂得东西,就算是她这个与他三百年同床共枕之人,也是不懂的。

润玉伸手忽然拉住了她,顺着她的视线看着那串缓缓下落的人鱼泪,那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微起潭中波澜,那人鱼泪随那波澜往上,直到被他握在掌心,他又顺势绾在锦觅手腕之处。

淡蓝光晕衬出她的凝若玉脂,与这水下越见分明。

“你的翊圣玄冰刃已交托于我,投桃报李。”那日他言语还在耳畔,戏谑一言,仿佛都忘了那翊圣玄冰刃是他拿走后怎么也不还的。

锦觅那时把玩着套在腕上,扬起头来,笑着问他,“这么好的宝贝,你就这样给我了?”

他笑而不语,良久才道,“这算什么宝贝,我还有一样,世间最珍贵的宝贝。”

“嗯?”她微挑眉,靠着凭几的身子随意躺下,恰靠在他膝间,微弱阳光透过窗棂落在她手腕之上,她还扬着,润玉垂眸,瞧着她,听她轻声着玩笑言道,“快交出来。”说罢,抿唇轻笑,衣带上的宫绦摇曳着。

润玉沉吟许久,似细细思索很久,俯身缓缓往下,气息笼在她的唇畔,良久,才开口,“我的觅儿,就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最珍贵的宝贝。”

锦觅听此言语,娇嗔一声,“啊,你哪里学来的?”却偏生笑意怎么都掩不住。

她扬起手腕,瞧着那串人鱼泪再不肯看他了。

不过才百年光阴,他与锦觅,竟走到如今地步了。

他不想知道明日该如何,只是看着此刻锦觅,无情至极,他想问她,究竟有没有心呢,拿他所为与荼姚相比,拿他情意与太微相拟,在她眼中,他竟是这种人吗。

那她自己呢,三百年前是因旭凤将陨丹吐出,他至今不曾忘记锦觅刚醒来时那副心死模样,他那样清楚的知道,陨丹是什么,旭凤在锦觅心中是什么。

三百年有些长,长的让他快要忘了那些事,三百年又有些短,短的让他好似什么都没有拥有过。

他再不能想下去了,只将面前女子重重的搂到怀中,再闭上眼,水色一线,他已有些不管不顾了,他从不知道,自己会疯成这样。

恍若是一种饮鸩止渴的绝望,是一种求而不得,终归是要失去的无奈,如同手中流沙,越是紧紧握着,越是流逝。

整个落星潭仿佛只这一个温度,让他怎么也不肯松手,淡蓝光晕笼罩在他二人周身,锦觅挣扎着别过脸去,他却又从她的唇至她的耳,再到脖颈,再往下……

她咬着唇,费了好大力气想要推开他,身子却仿佛不听使唤一样,“润玉。”她本是想呵斥他的,可那声音一开口,竟有几分娇嗔之意。“嗯?”他的声音,有几分沙哑,却有往日没有的□□之念。

水间起了波澜,锦觅身上酥软的可怕,她也不知怎的,揽上了润玉的腰背,想她自己是堂堂正正的天后,什么也不必怕的,但心中却还不忘适才之事,一腔怒气无处发泄,复又往他肩处咬了口。

那人吃疼出声,瞧着锦觅,就像瞧着一只挠人的猫。

锦觅下意识惊呼一声,双腿不知何时被什么物事缠绕,她却也只是慌乱一时,从润玉怀中圈将了自己出去,自己还往下游,直至见着那鳞光分明,她又仿佛破罐子破摔的咬了上去。

“嘶……”润玉因这疼痛倒吸一口气,万年前,他显出真身次数也不过寥寥,自比别处更加敏感,目光灼灼的看着水下身影,也猛然往下钻了,他知道锦觅喜欢咬人,可没料得,她可以这么狠了。

他又怎知锦觅此刻所想,若此刻她手中尚还有翊圣玄冰刃,必然一刀子扎下去。

锦觅想着,润玉纵使是第二个太微,她必然是不会做第二个花神的。

“润玉,你……”她才要说话,忽而那力道已拽住他的手腕,她惊呼一声,“唔……”她再挣扎已挣脱不开。

舌尖挑开她的贝齿,她周身,只剩下润玉的气息,衣衫已被拉扯的凌乱,他松开她的唇,俯身而下,咬上那一抹殷红。锦觅只觉得身子忽然若一滩春水,仿佛心里头还在想着,他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直到他撞了进来。

她只觉得自己也要成为这落星潭当中一汪水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xt/2020/cOkEklyJOEl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