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主系统

把腿张开点我要舔 无翼乌漫画之无挡遮

洛筠略一思索便记了起来“途护。”

忘隐点了点头“那人一身雷灵力出神入化,威力巨大,连我都有些吃不消,不过你放心,他已经被我重伤,短时间内不会再来了。”

洛筠点了点头“好,那哥哥你的伤势。”

忘隐摇了摇头“暂时不能宣扬出去,先瞒着先,不然的话我怕人心动荡。”

洛筠咬了咬唇“我听说雷神的雷灵力造成的伤害极难复原,哥哥。”

忘隐瞪了她一眼,语气是前所未有严肃“按我说的做。”然后又转为温柔“阿筠,父王现在是进阶的关键时刻,能不能突破事关妖族未来,你可不能因为我害了整个妖族啊。”

洛筠缓慢的点了点头。

夜深了,洛筠看着飞云殿的灯火通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哥哥伤的怕是不轻。

刚打算转身,却发现有一把匕首在自己脖子上,那匕首散发着幽幽的暗芒,显然是锋利得很。

洛筠咬了咬唇“途护。”

身后那人咳嗽了一声,匕首却往前推了一分,声音带着些暗沉嘶哑“不许出声,不要有大动作 ,否则你这条小命就别想要了。”

洛筠点了点头,脖子上却出现了一条血丝,洛筠下意识的“咝”了一声“我可以帮你躲起来,我知道遂炙在派人追查你,我是妖王的女儿,你在我这里很安全,他们不会追来的。”

途护的手却突然松开,匕首直直落到了地上,发出咣当的一声,身后的人也摔到了地上。

洛筠回头看了看地上那个一身青衣的男子,勾了勾唇,然后蹲了下来,从他腰间取下一块玉佩,那玉佩通身晶莹,上面镂空雕刻着一条龙,栩栩如生。

洛筠毫不客气的把玉佩放进了自己的香囊里,然后看了看途护苍白的面色,撇了撇嘴,还是取了一枚丹药给他服下,然后把他抬上了自己的软榻。

正在这个时候,泓吾走了进来,看到了途护时,立刻就看向了洛筠“主子,这。”

洛筠一看到泓吾,眼睛都亮了起来“泓吾,你来的正好,我正愁没办法安置他。

泓吾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反而是看向了洛筠“他是何人?”

洛筠吐了吐舌头“天帝二子途护。”

泓吾的眉紧紧皱起“他可是天族的人,偷偷进我妖族定然是没有好事的。”眼睛却突然看到了洛筠脖子上的血色,眸子有一瞬间的血红“你脖子是怎么回事,是他伤的?”语气里却是十足十的肯定。

洛筠拉了拉衣领“我无事。”心里却是忍不住腹诽,何止是没有好事,他还把飞云殿大闹了一番,伤了忘隐。

泓吾语气前所未有的强硬“主人,应该把此人交给忘隐殿下处置,否则必将引来大祸。”

洛筠皱了皱眉,哭着一张脸坐了下来“我又何尝不知留下他不对,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妖界和天界宿怨已深,若是被哥哥捉住了途护,更是可能引发二界战争,妖界的平静来之不易,我怎能任由它被破坏了呢?”

泓吾欲言又止,洛筠性子纯善,他自然是知道,否则她又怎会救下自己。

过了一会,洛筠才再次开口“更何况,哥哥如今受了他的天雷,我需要从他手中获得解决的办法,来解了哥哥的天雷之苦。”

泓吾带着些无奈的开口“那你是怎么打算的,难不成就任由他在你这里。”

洛筠咬了咬唇“待他伤好些,我要出伤药便放他走。”

泓吾却是不赞同的“可他刚刚伤了你,你又怎知他醒来后会不会对你出手。”

洛筠笑了笑“我相信天界之人不会那么卑鄙无耻的。”

原本已经昏迷的途护却是嘲讽的扯了扯嘴角,这小姑娘道是愚蠢好骗的很,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灵力运转好了不少,心才放下了不少,这二人如今已经不足为惧了。

泓吾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清醒的途护,生怕他伤到洛筠,连忙把她护在身后。

途护不屑的扯了扯嘴角“不过就是一个连一点妖力都没有的小蛇罢了,也敢阻挡在本君。”

洛筠笑了笑,走了出来“我对你并无恶意,而且为你治好了伤,我所求也不多,不过就是一份伤药罢了,我可留你至你痊愈可好?”

途护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玉扳指,仿佛无意,心思却百转千回,带着点调侃的开口“若是我如今抓了你,你说我是不是可以回天界去了。”

洛筠神色一凛“你以为我身为妖族公主,当真身上没有几件保命的东西吗?”然后轻轻一笑“不知道途护君可曾听说过噬魂铃?那正是我的本命法器。”

途护脸色一变“妖帝当真是疼爱你的很呢。”

洛筠笑了笑“父王只得我一个女儿,自然是疼惜的很,我身上还有本命玉牌,若是我有危险,我父王可从千里之外前来救我,就是不知途护君是否有胆量一试?”

途护笑了笑“若是令兄得知救下本君的人是你,你说他会如何呢?”

洛筠脸上闪过一丝黯然,但还是开口道“与你无关。”

泓吾有些忿忿不平“你这人倒是好生过分,我主子好心救你,你却心心念念着要对我主子出手,当真是辜负了天界的名声。”

途护重复了一遍“天界的名声。”然后笑了,笑的极为肆意,极为悲凉“天界的名声确实重要。”比他娘的命还要重要呢。

途护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此时一过,我们便相忘天涯。”

洛筠点了点头,心里却是笑了笑,相忘天涯,真的会这样吗?

第二天

一个侍女捧着一个锦盒进来了,然后对着洛筠行了个礼“这是我家公子让我给公主殿下送来的,说是给公主殿下赔罪。”

洛筠打开锦盒,看着里面那块玉佩,拿了出来,然后才发现这玉佩居然有两块,于是看向了那侍女。

那侍女笑了笑“我家公子说惹得公主不悦,便令我们寻了一块一模一样的。”

洛筠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道“那个奴隶怎么样了。”

那侍女垂下了眸子“公子说他敢伤了公主的东西,自然是要严惩的,公主放心便是。”

洛筠过了一会开口道“勿要伤他性命。”

那侍女点了点头“我定然会将公主的话转送给公子。”

洛筠摆了摆手“若是无事,你便退下吧。”

那侍女道了声是,然后退下。”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xt/2020/cOnDQI2fODI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