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主系统

下面硬邦邦的顶着我 操舒服她22p

慕容镜和小同连夜赶了两日的路,跑废了三匹马之后终于在第三日晌午到了留云城。

身临城下,才知留云昔日的繁华并没有变化,仿佛那造反之说只是空穴来风。

慕容镜翻身下马,不顾连夜赶路的舟车劳顿,叫了一个守城的士兵:“现在留云的城主是谁?”

士兵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他:“现在谁人不知现在的城主是江南王啊,你是哪里来的?”

慕容镜冷笑道:“那好,你去禀报你们城主,就说他的一位老朋友要见他。”

士兵犹豫了一下,看着慕容镜锦衣华服,气度不凡,也不敢造次,于是快步跑进城中。

不一会,那士兵就跑了回来,对慕容镜说道:“这位公子,请跟我来。”

于是慕容镜二人随着那士兵向城中走去。

不多时,那士兵就停在了一座府邸门前,对那门口的士兵耳语几句,就离开了,门口的士兵又差人带着他们向府内走去,行至偏殿停住。

“就是这里了,王爷在这里等着,公子请进吧。”

慕容镜一把推开门,那背对着他的男子缓缓回过身,看见他后一脸的错愕:“你……你怎么来了……”

慕容镜压抑了几天的怒气渐渐迸发,他脸色阴沉,说道:“所有人都出去。”

殿内的侍女十分茫然,纷纷看向自己的主子,见他没有说话,才尽数退了出去。

偏殿内只剩下他们两人,两人互相对视,谁也没有说话。只是越看下去,慕容镜的脸色就越差,慕容钦的脸色就越苍白。

最后,慕容镜缓缓舒了口气,语气晦暗不明:“慕容钦,你真让我失望。”

慕容钦一听这话仿佛心口被人狠狠地捅了一刀,原本苍白的脸色更加凄惨,许久才颤巍巍地出声:“六……六哥……”

“啪!”

“别叫我哥!”

慕容钦被慕容镜一巴掌打翻在地,力度大的让他眼前一黑,浑浑噩噩,他不顾自己姿势有多狼狈,不顾嘴角红肿,竟是爬到慕容镜身边,拽住了慕容镜的衣角:“六哥不要生气,我错了好不好,不要生气……”说着,更是委屈地哭了起来,他本就柔柔弱弱,眼泪一下来更是梨花带雨。

慕容镜气的胸口都在微微颤抖,一把扯开了他手中自己的衣袍:“慕容钦,你为何如此的让人……让人难过?”

慕容钦再次被摔倒在地,他没有挣扎,也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地流泪。

他抬起眼泪光盈盈地看着慕容镜。

慕容镜心中又是一痛,最终还是狠下心,说道:“自古以来帝王家的孩子都不论手足之情,可慕容家从没这样过,你出生时母亲就去世了,九个兄弟姐妹中,其余八个都竭尽心思地对你好,你身子不好适宜温暖,四哥一登基就封你为王,让你来这江淮水乡好调养身子,只因你缠着悦阳让她时常来看你,悦阳时至今日还未嫁人,即使是当初大哥争夺皇位时那明争暗斗也没伤了你一根头发……”

他越说慕容钦的心就越疼得厉害,眼泪浸湿了胸前的衣衫,他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抽一噎的。

“即使传出了你造反的消息,即使群臣跪了满地,皇兄仍是没有下令发兵,却准许我偷偷赶过来看你,慕容钦,你倒是给我说说,这就是你给他的回报?”慕容镜蹲下身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

“六哥……我错了,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慕容钦一把就抱住了慕容镜,钻进了他的怀里。

“六哥我真的错了,我不想造反,我不想的……”慕容钦哭得更委屈,缩在他的怀里瑟瑟发抖。

“我气的不是你造反,而是你……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慕容镜伸出手轻轻拍打着慕容钦的背,眼里满是疼惜与无奈。

“没有,没有被人利用,霄含不会骗我的……”像是想起了什么,慕容钦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那是信任,是希望,或者是……

“定国将军纪霄含,你连他也能信?”慕容镜又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他不会骗我的,他不会的……”慕容钦虽然柔弱,但却一脸的坚定。

慕容镜察觉出了不对劲,急忙问道:“你为何这么肯定他不会骗你?”

“因为……因为……我们是真心待彼此的呀!”慕容钦眼角还闪着泪光,却是甜蜜地笑开了,脸颊也微微泛着红晕,竟然这般楚楚动人。

饶是再不明事理此刻也应该明白了他所说的真心待彼此是何意,慕容镜更是又惊又气,猛地站起身,连话都说不完整:“你们……你们……同是男子,竟、竟然……你……”

话还没说完,慕容镜竟然眼前一黑,直直地倒了下去。

“师傅,你要教给我什么啊,我们已经站了两个时辰了……”站在艳阳底下晒得口干舌燥的小六抹了一把汗,歪头委委屈屈地看向宋怀璧,宋怀璧仍是一身冰蓝,同样站了两个时辰来眉头都没动一下,一滴汗也没有流,甚至,看到他竟然有一种清凉的感觉。

宋怀璧没有说话,小六于是又认认真真地晒起了太阳,不过才过一会,他就又心绪飘飞,转头看向小五,小五正认认真真地写着字,稿纸已经堆了一大摞。

“刚才是在测试你的耐力,要想学好武功,最重要的就是耐力,做到不烦不燥,你站了两个时辰后才开始不耐,说明耐力还算可以。”宋怀璧清浅一笑,替小六擦了擦汗,一手凭空扫过满院的梨花,顿时下起了花雨。

小六看的呆了,瞪着圆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些花。

“那些所谓的武功,无非是以蛮力着称或是一些花拳绣腿,真正的高手是不屑于如此的,所以我不教你这些,我要教你的是心法。”

“心法?”

宋怀璧不说话,足尖轻点,竟然腾空而起,只轻轻一跃便跃然立于梨树枝头,只小指一般粗细的枝条承受着他的重力竟然没有丝毫弯曲,他双臂轻扬,只轻轻转动手掌,满地的花瓣竟然无风自起,缓缓升腾,呈涡旋状。

这场景太过震撼,立在院门口的赵郁,和青衣侍从,呆愣的小六,沉于书法的小五都目不转睛地看着。

“主……主子,他这是什么歪门邪法??竟然能控制死物?”青衣侍从一脸不可思议。

赵郁眼中也是震撼,亦有一丝,惊艳。

那青衣侍从话音未落,嘴巴还没来得及闭上,那些漫天旋转的花瓣竟然直直地朝着他扑了过来,那场面太过壮观,以至于他吓得手舞足蹈,却仍没阻挡住那些花瓣,一瞬间就被覆盖了满身,甚至还有一些飞进了嘴里,他像是吃了苍蝇一般一个劲地干呕,那狼狈模样看的小六立刻哈哈大笑了起来。

青衣侍从立刻凶巴巴道:“你笑什么?不过是些花哨的招式罢了……”。

未等他说完,赵郁就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吓得他立马闭了嘴,连口中尚未吐出的花瓣也一并咽了下去。他不明白,赵郁却是清楚的很,方才赵郁就站在他身侧,竟然没有一片花瓣冲自己而来,再看那院内,梨花树上,竟然一朵花也没有了。既然能做到如此,定然是落叶飞花都可为那人所用,如此招数,赵郁简直闻所未闻。

宋怀璧翻身而下,唇角轻弯对小六道:“心中有法,招式自然成,是为心法。”

“所谓心法,无非三种境界,第一境界,无他。”

“无他的意思就是,在你眼中只看得见自己,没有旁人,无论是飞沙碎石,猛虎雄狮,还是参天古树,都可以为你所用。”

“要想达到这一境界,必须做到心如止水,你不可因外界的声音而混乱思维,不可因眼中所见而违背内心。”

“心法,是没有招式没有口诀的,一切都靠自己领悟。”

“但是你要切记,领悟心法,决不能深究,否则,一定会步入歧途。”

小六听得云里雾里:“听起来好难啊,师傅。”

“当然,我当年达到这一境界可是用了四年呢,小六你,要加油啊。”宋怀璧摸了摸他的头,笑道:“你的资质不差,领悟能力也很强,五年之内,应该可以办到,以后多加练习吧。”

“可是师傅,为什么又要领悟又不能深究呢?”

“因为不能想的太多,想太多你的思维发散的就越多,想要成功就越难。”

说着,宋怀璧看了看院门口眼中一片清明的赵郁,看来他真的不是普通人呢。

正这般想着,赵郁竟然走了过来,依旧是暖如春风的笑道:“怀璧好身手,只不过从前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

“当然,从前我一直在山中未曾踏出一步。”

“原来是这样,那不知你师承何人?”

宋怀璧愣了一愣,却还是如实说道:“我师傅是玄虚道人,也一直待在山中。”

“原来真的是这样!你可曾听你师傅提起过玄空道长?”赵郁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笑的眼角都弯了。

“师傅说玄空道长是他的师兄,难道……”

“哈哈,就是这样,那是我的师傅,算起来,你我还应该是师兄弟?”

宋怀璧也不自觉的笑了:“想不到这机缘巧合,竟然让咱们认起亲来了?”

“我刚刚还在纳闷,你说的那个无他的境界,师傅也曾和我提起过,只不过我意不在此,不愿意修炼那心法。”

宋怀璧点点头,对他所说的师兄弟没有什么感触,却仍是玩笑道:“如此也好,似乎我就不便收房租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xt/2020/cOnFQk2wOFk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