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主系统

姐夫干了我一个晚上 咬到就不松口(h)

御词千平复下去的眉头,又忍不住扭成一团,“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就不拍了。”

经纪人刚想开口解释,导演就在屏幕的那头大发雷霆,“只不过是一个十几秒的片段,怎么断断续续的你们拍了这么多次都还没有好,以前不是拍的好好的吗,现在怎么就不行了呢?”

“对不起导演,我没有找到那种感觉。”沈熙用余光撇了撇御词千的那边的方向,抱歉的说道。

导演也没有管那么多,直接甩下一句话,“那我给你十分钟,自己好好找找感觉,找不到的话,这个桥段直接删掉。”

“可是这样我也没有办法一个人怎么找感觉,”沈熙有些委屈地说道:“要不导演你帮我找个人吧,这样我有感觉了就直接开拍。”

“行吧,那你自己找个人,反正十分钟之后我要看到结果。”

沈熙有些落寞地走到御词千的身边,十分抱歉地说道:“对不起我让你看笑话了。”

“这有什么?你不是要找人试戏吗?”

她点了点头,将自己手上的剧本递到御词千的面前,希望他可以参与这次试戏,看了剧本之后才发现,原来这场戏是床.戏,难怪刚刚导演那么生气,看来是对她的表情不太满意。

晃动着自己的眼睛,沈熙望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心里有些小九九,试探性地问道:“这场戏有些困难,要不词千你来帮我吧?”

“啊?我?”他有些惊讶,这剧本上面的尺度有些大,他有些犹豫。

“要是你怕顾榕生气的话,你也可以拒绝的,到时候我自己想想办法吧。”沈熙故意提起黎岁秋激起御词千的愤怒。

果不其然,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御词千的脸色都变了,从昨天到现在一个电话也没有,连一句问候也没有,御词千有些失望。

“好,我帮你。”生着闷气的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沈熙的要求。

听到了肯定的答案,沈熙微微上扬着自己的嘴角,拉着他走到一旁,开始试戏。

她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又一件地脱了下来,原本里面安排穿着的裹胸内衣,也被她一点点地褪下,隔着衣服,在御词千的身上摩擦,用手指抚摸着她的耳朵。

那种触电般的感觉,让沈熙一下子就欲.火焚身,根本忘记了自己现在还是在片场,勾着他的脖子,开始亲吻,慢慢地转移到了脸上。

忽然,御词千的脑海里闪过一些画面,是他和黎岁秋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恍惚之间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不是他心心念念的人,一把推开了沈熙,对着导演的方向喊道:“导演,她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拍了。”

沈熙有些不可思议地往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看着自己身上所剩无几的衣服,这是在做什么。

她这是被人嫌弃了吗?

“好,摄影师准备,第二十三场准备。”

“等等,”沈熙制止住了他们的行动,气急败坏地说道:“我先去洗个澡,待会回来马上开拍。”

等她回到了片场之后,发现御词千已经不见了,奇怪地问道:“刚刚词千不是还在这里的吗?怎么现在不见他人了?”

“御少说公司有些事情就先回去了,让你在这里好好地拍戏。”

沈熙也没有像那么多,继续投入到拍戏的过程中。

提前离开了片场之后,御词千让助手将车停在医院的门口,让他先回去,自己上去找黎岁秋。

躲在一旁的他,见到黎岁秋朝着自己的这个方向走了过来,看准时机,一把将她揽入到自己的怀里。

忽然冒出的一个人可把她吓坏了,刚想叫出声就被他捂住了嘴巴,还以为自己遇到了什么歹徒,被人拖到了消防通道外,慌乱至于转过头去,御词千的脸颊映入在她的眼前。

“你是想吓死我吗?好端端的突然蹦出来,有什么话不能直说嘛?”黎岁秋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对御词千大声地吼叫。

他有些委屈,这么久时间没有竟然没有一点温柔的话对自己说,“我这不是想你了嘛,你看你昨天都没有回来,害我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东西。”

“什么东西?我怎么不知道?”黎岁秋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不清楚他所指的究竟是哪一点。

他将昨天拍的照片一张张放在女人的面前,指着上面自己准备好的东西,委屈地说道:“我昨天给你准备了这么多的惊喜,想谁知道你不回来看一眼,害得我白白浪费了这么多的心思。”

精心准备的东西,气球,蜡烛,项链,烛光晚餐,全都都是他的心意,就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全都都没了,黎岁秋的眼里有些闪烁,心里有些感动。

没问清楚就这样下定结论,黎岁秋觉得自己当时太过冲动了,十分抱歉地说道:“我不知道你为我主备了这么多的东西,我还以为你只是单纯地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对不起。”

“那你现在知道错了吧女人,”御词千故作高傲的姿态说道,在心里面暗自偷笑,“你既然知道错了,那你就补偿我吧。”

“怎么补偿?”

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缓缓地低下头,慢慢靠近,嘴角微微上扬,邪魅地说道:“亲你。”

还没来得及等她开口拒绝,御词千就一把吻了下去,刚刚沈熙那么挑逗自己,当时一点感觉都没有,现在就只是单纯的亲吻,整个人就像是被触电了一般,想要索取更多。

被吻得头昏脑涨的,黎岁秋也回应着,忽然听见楼道里有声音,她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立马将御词千推开,整理自己身上凌乱的衣服。

“噗呲,”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御词千忍不住笑了出声,“你还有害羞的时候啊。”

“懒得跟你说了,出来这么久我该回去看看了。”

冲着她的背影大喊道:“那我在楼下等你,中午一起吃饭。”

被人识破的黎岁秋整个脸红的不可开交,低着头处理好了之后,灰溜溜地跑了出去,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御词千在楼下等了许久,都没有见她下来,准备拿起手机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却发现手上的手机不是自己的,那肯定是在刚才慌乱之余不小心拿错的。

正准备上楼找她的时候,黎岁秋喘着粗气,手里拿着自己的手机,朝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词千,我,我们的手机拿错了。”

接过手机,御词千贴心地扭开了瓶盖,递上一瓶水,“用得着跑这么快嘛,拿错就拿错了呗。”

“不是,我还要去做个检查,你要是等不了的话,你就先回去吧,我待会和蓝心一起去吃饭就好。”

御词千一脸幽怨地看着她,自己在楼下等了这么久,换来的却是这么一句话,“我不要,你反正也要吃饭,你什么时候吃饭我就等你到什么时候,我不允许你和别人一起。”

“知道了,那你再等我一会儿。”

御词千先去医院的附近找了一家餐厅,坐在位置上,点了一些黎岁秋平日里爱吃的东西,给她发了个定位。

随后,黎岁秋来了,坐在位置上,御词千示意服务员可以上菜了,摆满了整个桌子,差点都放不下了,她一脸震惊地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我们有必要吃这么多的东西嘛?难不成你还叫了别人?”

“没有啊,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我还怕不够呢。”御词千理直气壮地说道,看着面前的菜式,瘦小的女人更应该多吃一点。

夹了慢慢一碗的菜放在她的面前,“这些你全部都要吃完,你看你这段时间一直泡在实验室里面,整个人都瘦了。”

“我哪有瘦,昨天我还称了体重,和之前的差不多呢。”她瘪了瘪嘴,看着面前的男人,不满地说道。

他可管不了那么多,他觉得她瘦了就是瘦了,谁也没办法改变这个事实。

看着面前满满一大碗,她有些担忧地抚摸了自己的肚子,这么多的东西下肚待会还走得动道嘛,御词千还拼命地催促着她赶紧吃,不然待会菜都凉了。

“你别光顾着叫我一个人吃,你看看这么多的东西我一个人怎么搞定。”黎岁秋沮丧着表情,埋怨地说道。

嘴里咬着一块鸡翅,碗里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让黎岁秋措手不及。

她慌慌张张地将鸡翅吐在一旁,抽了两张纸巾擦了擦,见她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御词千忍不住说道:“行了行了,别那么着急,有什么事情慢点来,至于这个样子嘛?”

她白了一眼面前的这个男人,没有理她转眼间接通了蓝心的电话,“喂,蓝心怎么了?这个时间打我电话是不是病人有特殊情况?”

“才不是呢,”蓝心一边翻看着今天的新闻头条,一边对黎岁秋着急地说道:“今天的新闻头条你看了吗,现在微博都快要炸了。”

她哪里有时间去关注这些,今天都在科室里忙得晕头转向,好不容易有时间休息又被御词千拉出来吃东西。

“我没看啊,怎么了,又有什么新闻头条让你这么激动?”

“该激动的人是你好不好,算了,在电话里说不清楚,我待会给你发链接。”

黎岁秋的手机里弹出了一个链接——沈熙公布神秘男友。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xt/2020/cdjDhwohdDQ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