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主系统

宝贝你要吗快点太大了 飞机上干了空姐

高陈上午发了一场大火,把徐苏的手机都砸了。徐苏以为他晚上不会回来,最起码不会心平气和地回来。

可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回来了,而且看上去相当平静。

他进房间时,徐苏正坐在首饰台前,把摔坏的手机摆在右手边。

从下午太阳落山开始,她就一直这么坐着,很久没动了。

高陈这一次没在楼下洗澡,而是到卧室自带的洗手间来洗。他也没让小杏替他拿衣服,而是自己去柜子里取睡衣取内裤取毛巾。他在徐苏身后来来回回走了几遍,最后才终于进了洗手间。

徐苏一直都端坐着,偶尔听到动静回头看一眼,却也只是用余光。

直到高陈洗完澡出来,沉默的气氛才终于被打破。

高陈用毛巾擦着头发走到床边坐下。拖鞋踩在地毯上发出的声音并不大,但高陈坐下前,在床沿重重地踢了一脚,声音却很突兀。

徐苏忍不住坐直了身。

高陈甩了甩头发,瞥了她背影一眼,问:“你一直坐那儿干什么?”

徐苏说:“没什么,我在想事情。”

高陈把毛巾甩在肩膀上,起身走过来,“想什么?想怎么才能跟我离婚呢?”他走到近处才发现桌子上摆着白天摔坏的手机,于是拿起来颠了颠,按了按键。

手机黑屏着,没反应。

“不好意思啊,我明天重新给你买一部。”高陈在道歉,可语气并没什么诚意。

不知道是不是徐苏的错觉,她总觉得高陈最近说话,语气越来越冷。不管说什么,都仿佛带着讽刺的意思。

他见徐苏又不说话了,把手机放回桌上,很随意地靠着桌子站着,手在桌子边沿摸了几下,最后拉开了其中一只抽屉。

抽屉里整齐地摆放着礼品盒,里面都是些首饰。

徐苏用余光瞥到他正用手指在那些首饰盒上点。点中一个,取出来。

这只首饰盒里装着条红碧玺宝石项链,艳红色,特别夸张那种。

高陈之前买这条项链时就觉得这颜色够艳丽,一定特别衬徐苏的肤色。可惜后来也没见徐苏戴过。

他把项链取出来,搭在徐苏锁骨附近。

果然是很衬肤色的。

只是也不怎么好看,大概是因为徐苏穿着睡衣,不搭。

这冷冰冰的项链一触上来,徐苏就忍不住缩了缩了肩膀。于是,锁骨就更加明显了。

高陈把项链收回来,视线却还定在她的锁骨上,“徐苏,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徐苏淡淡地‘嗯’了一声,“你问。”

高陈问:“你当年为什么要嫁给我?”

这个问题问得让人哭笑不得,“是你让我嫁给你的,你连这个都忘了?”

“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还挺听话的嘛。”高陈轻笑,“我现在想让你别跟我谈离婚,你答应吗?”

“现在不一样。”徐苏坐直着说。

“是不一样了。”高陈把首饰放回首饰盒里,又把首饰盒扔回抽屉。只是首饰盒没摆正,关抽屉时卡住了,他用力推了一把,依旧没关上,他只好又耐心地把首饰盒重新摆正,才终于把抽屉关上了。

他继续慢悠悠地说:“你现在连敷衍我,都懒得敷衍了。”他说这话时,语调不轻不重不缓不慢,似乎没什么,但总带着股山雨欲来的感觉。

徐苏仰头盯着他,有点茫然。

高陈看着别处,“是不是不管我怎么做,就是比不过你心里那席白月光?可人家都死了这么久了,你能怎么样啊?”高陈又问了一遍,“你当年为什么要嫁给我?说实话。”

徐苏依旧仰头盯着他。

高陈这才回头来跟她对视,“我最初给你的那些首饰和开销,你都放哪儿去了?”

不等徐苏回答,他兀自说道,“你把它们卖了,把钱给了一个男人,送他出国留学?给他在国外找最好的资源,你以为这些我都不知道?呵!徐苏,我长得一张绿巨人的脸是吧?”高陈总算激动起来,不再那样用平平的语气说话。

徐苏也慢慢从椅子上起来,呆呆地和他面对面站着。

“三年前,公司在德国成立,我希望你陪我去。你说你有事儿。好,可是那天我在柏林看到你了,你陪那男人在看画展。你口口声声说我出轨?你配吗?”高陈靠近徐苏一步,用指尖挑了挑徐苏下巴,轻蔑地说:“你可能确实没出轨,清纯玉女嘛!可是你的心,就他妈从来没放在你丈夫身上,贱人!”他从来没这么恶劣的爆过粗口,更何况还是对着徐苏。但骂出最后两个字,他似乎得到了很大快意,胸口剧烈的起伏。

徐苏有点被吓傻了,愣愣地说:“我没……”

“没什么?没出轨?我没说你出轨。”高陈重重地放开她的下巴说:“其实我还挺佩服你的,为了人家你真是什么都肯做。躺在我身下的时候,你到底在想他还是在想我?”

他越说越离谱,徐苏有点听不下去了,急急忙忙地打断他,“你说的是项平卫吧?我可以跟你解释。”

“那你解释。”高陈说:“你最好把你打给他的每一笔账,见他的每一面,还有你们之前的种种都给我解释清楚。”

徐苏忽然想到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无力地说:“平卫,他死啦,一年多前,在德国,交通事故。他那天给我打电话……说……”她悚了一下,停住了。

高陈斜着眼盯着她,目光有点凶狠。

徐苏变得很落寞,失了魂似的,“我要是没送他去国外,他可能就不会出事。”

高陈忽然哈哈笑出了声,“我觉得,这是我的错,毕竟归根结底他出国的钱是我提供的。”

徐苏还是呆呆的,过了会儿,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我不怪你了。”

“……”高陈捂着眼睛笑起来,笑得有点魔怔,“你还真怪过我?”

徐苏低下头,看脚尖。

高陈说:“徐苏,你是以为我有多傻?觉得现在跟我提离婚,我会答应你?我用那么好的耐心,花了那么多钱成全了你心目中的白月光,现在他人死了,你不需要钱了,觉得我没利用价值,就想离开我了?”

徐苏闭了闭眼,无力地说:“我不想提以前的事情了。”她的态度忽然变得比之前还决绝,“你不愿意协议离婚,那我们就走法律程序吧。项平卫当年出国的钱已经还回来了,我走之前会打到你卡上的。”她转身往床边走,“我要睡觉了。”

高陈却还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

徐苏之前对高陈说,你别以为有钱就能只手遮天。

后来发现,这本来就是一个有钱就能只手遮天的世界。

徐苏想找离婚律师,根本找不到。每次一说对象是高陈,那些律师就拒绝,一副事先被下了死命令的样子。

高陈之后连续几天每天晚上都准时回家,也没什么特别,吃了饭就在书房呆着。他给徐苏买了个新手机,交到她手里时,连句话都没说。

自从上次把话挑明了之后,他们俩之间的气氛就更加诡异了。对视时眼睛里都是冷冰冰的。

高陈似乎是认定了,他是不可能同意离婚的,如果同意离婚那不就正好遂了徐苏的意?要难受,他也要拉着徐苏一起难受,反正都难受了这么多年了。

而徐苏也是认定了,这婚她是一定要离的。

项平卫那天给她打电话,说他在德国遇到高陈了,和一个女的在一起。他说他会替她跟着看看情况。

后来在接到他的消息,就是从当地警察那儿得来的了。

这事儿,真不能怪高陈。

有时候,有些事情,谁也怪不了。

徐苏有了新手机。

周少给她打电话总算接通了,他很关心地问:“你没事吧?上回?”

徐苏说:“没事,只是和高陈起了点冲突,手机砸坏了。”

“那就好,他没……怎么样吧。”

“没。”徐苏犹豫了一下说:“周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别这么客气嘛,咱们也算朋友一场了。”周少豪爽地说:“有什么事儿你尽管说,在所不辞。”

徐苏说:“能不能帮我找个离婚律师?”

周少一愣,“你要离婚了?”

“嗯。”

高陈那天晚上回来得有点晚,十点多才进了房间。

和上回一样,他又没在外面洗澡,而是进了屋子,从柜子里找睡衣找毛巾,一阵折腾,把徐苏都给吵醒了。

徐苏翻身侧躺着睡,用被子把脑袋盖起来。

过了会儿,高陈从洗手间出来,翻身上了床。他先是安静地仰躺了会儿,然后凑过来,从背后搂着徐苏的腰。

徐苏开始没在意,过了会儿发现前面的扣子被解开了几颗。

“干什么?”徐苏抓住他的手,移开。

高陈倒也不坚持,移开就移开了,但胸口还是贴着徐苏的后背,在她身后说:“徐苏,你是真没变,脸没变,身体没变,心也没变。”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xt/2020/cnjeIw4fWXQ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