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主系统

宝贝我们在电影院做 道具调教h系列小说

顾家夫妇待克善的病好了之后便忙不迭地功成身退了,主要是李挽受不了胖大海与小泪包之间波涛汹涌直接可以碜硌死人的暧昧暗流。而他们下一站的目的地,据说就是自家女儿现在定居着的京城!“谁让她这么使唤爹娘,害我们掉了这么多斤肉来着的!”这是李挽的原话,不过,真实原因,大概是看热闹与看女儿七三开吧!

而顾商陆和李挽走后不久,新月和克善以及雁姬,也踏上了去北京的路途。而他们走了没几天,相思病害的胖大海也找了个由头准备去京城了!

当初新月和克善两人因端王府之役父母双亡,不得已跟随努达海一起回北京的时候,太后她老人家其实还在五台山吃斋念佛,对于姐弟两人的安置问题鞭长莫策,也只能任由乾隆胡乱封了两人身份,随意准了努达海提出的让新月姐弟两个住他承德将军府的请求。而自太后回宫,她也倒几次三番地想过把新月和克善接过来住到宫里,但听说努达海的夫人雁姬一直对姐弟两个照顾有加,新月和克善在将军府也住得舒心,而且和努达海的一对儿女都玩熟了,一样贸贸然地提出接他们进宫,还是有些不近人情……但前些天听说了克善得了伤寒一事,太后就觉得不行了,这姐弟两个,还是住到宫里头来比较好,是以她才传召了新月、克善和雁姬,一方面看看姐弟两个是否安好;另一方面,也是想跟雁姬提提这个进宫的想法。

“新月(克善、雁姬)见过老佛爷,老佛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都起来吧!来人,赐座。”太后正在慈宁宫里打盹儿,忽然听见门外来报,不多时便看见新月、克善和雁姬进门拜见。

“谢老佛爷!”

细细问了新月和克善姐弟的饮食起居,又了解了克善已经病好的差不多了,太后也就放心了不少。毕竟是为国捐躯将领的遗孤,若出了点差池,要大清的脸面往哪里摆!

“嗯,我看着克善的气色倒是不错……不过新月怎么回事,怎么脸色这么苍白,生病了?”

听了太后这一番问话,新月和雁姬两人心中具是一痛。雁姬是因为想起因为新月和努达海之间绵绵连连的暧昧流光,而新月则是想起临走前与努达海依依不舍的离别。

如今被太后这么一问,新月泪包眼泪又有些止不住了。

“行了,你也别哭了……”太后见不得这么哭哭啼啼的女子,“晴儿,去吧顾太医宣过来,我不放心,让她帮新月号号脉!新月,你和克善就先下去吧……”

“是。”一旁站在那儿一直看戏的谢美人无奈领命去找顾小七,而新月则是忍着眼泪拉着克善下去了偏殿。

见几人都离去,太后又挥了挥手示意□□的人离开。一时间,偌大的宫殿只剩下她老人家和雁姬。

“啪!”太后正要跟雁姬商讨一下关于相接新月姐弟进宫来住的消息,就猛地看到雁姬在自己面前一跪。

“雁姬,你这是做什么,好好地跪地上干嘛!”

“求太后做主!”这些天雁姬思来想去,觉得也就只能求助于太后赐个婚断了新月与努达海的念头才是一了百了的好主意。

“做主?这是怎么了!”太后扶起雁姬,“有话好好说,跪在地上像什么事!”

“是……”雁姬起来,张嘴,却有些尴尬,这种事情怎么开口呢,难道说自己的丈夫和新月有了私情,请太后降旨将新月赐婚另嫁?

“怎么又不说话了!”

“这……雁姬实在不知如何开口!”

太后在皇宫里呆了这么久,早就是人精一个,对于雁姬吞吞吐吐的态度,她也猜了个大概,不过,她倒是以为故事的主角是新月和骥远,却没想到是新月和努达海!

那一日雁姬和努达海深谈以后,努达海就趁着夜深人静地去了望月小筑。雁姬一直在背后偷偷跟着,原本因为他是觉悟了,要和新月划清界限了,却没想到听到了令自己寒彻心扉的一番话——

“你如果不能真正体会我的心,你就让我掉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我现在考虑的不是我自己,是你啊!你的未来,你的前途,那比我自身的事情都严重,我爱一个人,不是就有权利去毁灭一个人啊!”

“你说了‘爱’字,你说了你真正的‘心’,够了!你是不是也该听我说两句呢?让我告诉你吧!我永远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骑着碌儿,飞奔过来,像是个天神般从天而降,扑过来救了我。就从那天起,你在我的心中,就成了我的主人,我的主宰,我的神,我的信仰,我情之所钟,我心之所系……我没有办法,我就是这样!所以,你如果要我和你保持距离,行!你要我管住自己的眼神,行!你要我尽量少跟你谈话,行!甚至你要我待在望月小筑,不许离开,和你避不见面,都行!只有一件事你管不着我,你也不可以管我!那就是我的心!我付出的爱永不收回,永不悔改。纵使这番爱对你只是一种游戏,对我,却是一个永恒!”

(以上两段文字来自QY原文,阿门,某朵云实在没这番功底……)

“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太后还久久地沉浸在震撼之中,“新月和克善,就先在皇宫里住下吧,等出了服,我再和皇后、皇上商量她的婚事!至于你,封好自己的嘴巴,别乱说好,也管好自己的丈夫吧……”

这一厢太后和雁姬表情沉重,那一厢,顾小七来问诊新月的偏殿却是欢声笑语,当然,里面自然还是有人格格不入的!

“格格没事,只是近日劳累过度,又精神紧张……只要好好休息,一定可以很快恢复!”精神紧张算是客气的说法了,说白了,无非就是敏感体质,动不动地悲悯自怜一番,老是自己吓自己!

“谢谢姑娘……”泪包话还没讲半句,就哭上了,“呜呜,努达海对我这么好,雁姬也这么好,骥远和珞琳也这么好,老夫人也这么好……先在到了皇宫,老佛爷也对我这么好,我好感动!”

呃……顾小七和一直站在一旁的谢美人头顶一群乌鸦飞过。

“太医姐姐,我以后可以找你玩吗?”新月自顾自地哭着,克善习以为常,转而拉拉顾小七的衣袖问道。

“当然可以,不过最好是等到我不值班的时间。”长得真可爱,顾小七老早从自承德到北京来的爹娘那里听说了这个小包子,看着他大病一场还这么有活力的样子,倒是越看越喜欢。嘻嘻,收了当弟弟也不错!顾小七想到自己无良阿娘的那个提议。

“可是……我想跟你学医啊!如果你不值班,我怎么找你呢?”克善很疑惑。

“你可以到这位晴儿姐姐这里来啊,我不值班的时候经常会在这儿的。”顾小七耐心地说道,“倒是你,学医这么累这么苦,你学医要干什么啊?”

“我要给姐姐治病!”克善很自豪地说道,“姐姐经常流眼泪,小时候额娘就跟我讲过,姐姐这是得病了!而且姐姐经常笨手笨脚的要我照顾……等我学了医术,就可以救姐姐了!”

呃……真有你的!

旁边的新月听到一阵脸红,“克善,不许乱说话!”

“姐姐好凶!上次我看见你跟大将军亲嘴的时候你也这么凶……咦,脸也是这么红!我知道了,你又多生了一种病对不对!”

“克善!”新月气急,动手就要打他。

“新月格格,童言无忌,格格又何必跟小孩子动真呢!”谢美人抬手制止了新月的动作。废话,要是不劝阻,看着新月这会儿怒目横飞的模样,保不定她就找上根棍子打了!

“太医姐姐,上次姐姐也是这么凶地要打我的,还说我不学无术……”克善瘪瘪嘴,“我一直都很乖啊,自从阿玛和额娘过世,克善一直都乖乖的,都不哭!”

可怜的孩子!顾小七抱住了克善。才八岁啊,新月娘娘,您是要当他已经十八岁了地在教育吗!你的良苦用心,需要那么早地硬塞给一身世事未懂多少的孩子吗?你是在撑起端王府,还是在逃避属于自己的责任!他在苦读诗书,你却在和胖大海你侬我侬,丢端王府的脸面!

“克善,你,你!”新月越看越生气,为着克善的不理解自己良苦用心,也为着自己的苦恋。

“哇!”新月大哭着,冲出了房门而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xt/2020/cnknkg2sWWg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