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主系统

我心中的体育老师 1女n男 啊凶猛挺进

白子玉离京的这天,云雨虹依依不舍,带着众人送到了城外的十里亭。这段时日,两人天天见面,已经习惯了那种一抬头就能见到彼此的情况,想到要分开一段时间都觉得难以忍受。云雨虹拉着白子玉的手道:“这一去你要注意自己的身子,不要太过劳累了。”

白子玉点头,温声道:“我知道,你也要注意身体,朝中事多,你要多听听宁先生的意见。”

宁先生在旁边心中默默流泪,什么听我的意见,就是让我多干活罢了,你走了,你不提醒主子也会把丞相的活都甩给我做的,这下,我连闲下来喝茶的时间都没有了。

云雨虹点头,又对跟随白子玉一起去的爱哭鬼和小气鬼道:“你们两个也要打起精神来,途中多加留意,玉郎的安危我就交给你们了。”

小气鬼拍着胸脯道:“主子放心,白公子在我就在,我一定以命相护。”

爱哭鬼也跟着道:“我们会保护好白公子的,不会让白公子受到伤害,也不会让白公子被狐狸精勾走的。”

云雨虹和白子玉两人脸上一红,云雨虹笑骂道:“玉郎我不担心,你还是担心自己吧。这次不会再把人弄丢了吧?”

爱哭鬼忙道:“不会,肯定不会,白公子又不会像四位皇子一样乱跑。”

白子玉笑着拉过云雨虹,“那件事过去就算了吧,也不能全怪爱哭鬼。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你多保重。”

云雨虹叮嘱道:“每两天传一封信过来,不要忘记了。”

白子玉点头道:“我记得,你放心,我会尽快回来的。”

老道在一旁实在忍不住了,对两人道:“行了,你们两个人都告别半个时辰了,路上的官差们都要睡着了,白公子只是去几天,又不是一年半载不回来了,早些起程,早点归来。”

云雨虹瞪了老道一眼,老道吓得一缩脖子躲到后面去了。白子玉笑笑,看了看被白术拉着的白子仁道:“子仁还要请白公子和道长多加照料了。”

白术点了点头。

最后,白子玉一拱手道:“在下这就起程了,众位保重。”说完,转身进入官轿,带着大队人马离去了。

云雨虹看着队伍走出很远才收回目光,一回头却看到一直未说话的白子仁。这个孩子的经历她还是听到一些的,哥哥的离开对他而言似乎没有什么影响,只是一味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这孩子不会是得自闭症了吧。

云雨虹上前拉起白子仁的手道:“我和机灵鬼带子仁去街上走走,你们先回去吧。”

云雨虹的想法很简单,小孩子都是喜欢热闹好玩的地方,于是,她带了白子仁到了城北热闹的大石桥头,那里有杂耍艺人和各种小吃,只要是正常的孩子没有不喜欢的。而也正如云雨虹所预料的,白子仁对这里很有兴趣,看得眼睛都不眨了,只是不笑不说话,显得胆小拘谨。但是如果拿些好吃的哄一哄,还是可以说上两句的。云雨虹断定,这个孩子还有救,只是要花点儿功夫。

接下来的日子里,云雨虹让乾宗下了道旨,让所有二品以上的大臣家中,十岁左右的孩子入宫来给四位皇子选伴读,这伴读说白了不仅是皇子的玩伴,以后那可是皇子们的亲信。各大臣们一下子就又活动开了,不少有诰命在身的妇人还跑到宫中求见几位贵妃去活动关系。

而开选这一天,除了云雨虹和四位皇子外,乾宗和四位贵妃,还有待选孩子的父母都来了,所有人围绕着人选问题好一通争辩,最后大家一致决定,既然是四位皇子的玩伴,当然由四位皇子自己选择。而四位皇子心中却开始进行了天人交战。

对于人选,他们的母妃都是安排好的,来之前也都有了交待,除四皇子处,都是自己的表哥或表弟。而四皇子即使刘家倒了,但还是有些人扒着不放的,如德妃就抛出了橄榄枝,向他们母子力荐了靖武侯座下大将的儿子。但聪明的皇子们还是问了下云雨虹的意见,云雨虹也给出了她认为合适的人选,靖国候家的白子仁那是必选的,然后就是于尚书家的一个庶子,听说是小妾生的,十分不受宠,叫于志强,今年九岁了,但还是大字不识。还有兵部尚书纪家的小儿子叫纪宏思,今年十岁,只是虽是嫡长子,但却自幼没了生母,在家中继母生下儿子后,处境很是尴尬。最后就是更让人难以想象的大理寺洪大人的儿子洪多余了,这个孩子现九岁,却是外室生的,在洪家虽然被叫三公子,但实际上却与佣人没有两样,每天伺候家中的两个哥哥,被打骂那是常有的事儿。

听完云雨虹这方面的人选四位皇子犯了难,除白子仁外,这些人选和母妃的要求差距太大,母命难为,但是皇姐的命令好像更难为吧。大皇子苦着脸问云雨虹道:“皇姐,为什么是这些人啊,伴读通常不是亲戚,也都是大臣家中嫡子,再不就是学识出众的,这些人选不下手啊。”

云雨虹似笑非笑道:“可是你们就爱和他们在一起玩不是吗?”

大皇子不说话了,心道:都没见过,怎么在一起玩啊。

三皇子还是忍不住问道:“那如果…我是说如果最终没有选这几个人呢?”

“几个孩子而已,我会处理不了吗?”云雨虹说得云淡风清,但几个皇子却背后一凉,不敢再问了。

四位皇子随后商量了许久,最终定下了目标,只是事到临头,又都有些退缩了。一边是母妃,一边是皇姐,他们都不想得罪,但却无法两全,互相推诿了一会儿,还是四皇子先站了出来,他一指白子仁道:“听说子仁哥哥性情温和,我选子仁哥哥。”这里没有他的表哥表弟什么的,所以四皇子选起来没有那么大的压力。选完,偷偷瞄了一眼皇姐,见皇姐满意的点了点头,四皇子一颗心落了地,至于母妃什么表情,他就不敢看了,只能回去后多撒娇哄哄了。

二皇子随后也站了出来,“我选于志强。”

于尚书没听清楚,问:“二皇子说的是志强?是不中说错了?”

二皇子肯定道:“没错就是志强。”

于尚书不满道:“他是一个庶子,不能当选。”

二皇子道:“庶子怎么了,我也是一个庶子啊。”

“这怎么能一样呢,你是皇子。”于尚书气道。

云雨虹笑道:“既然知道他是皇子,那他的决定就不是你能质疑的。”

于尚书自知有些失态,只好闭口不言,好在也是自己的儿子,回去教导一番就是了。

大皇子站了出来,豁出去一般叫道:“我选兵部尚书家纪宏思。别问我为什么,我要么不要,要么就是他了。”

众人一愣,这个虽不受宠,但是嫡长子,被选也是很正常的,大皇子这是发什么疯呢。

知道内情的看三位皇子选的都不是内定的人,而这人选又奇怪得没有规律,一时都摸不着头脑。慧妃心里也担心了起来,看向三皇子不断使眼色。

三皇子心里焦急,看都不敢看慧妃,赶紧走上前两步道:“我选洪大人的儿子洪多余。”

慧妃急道:“皇儿你是不是弄错了,你昨天不是还说要选你大表哥吗?”

三皇子回过头笑嘻嘻道:“我想找个人伺候我,但我又不好意思指使大表哥,还是多余好,他有伺候人的经验。”

周大学士气得脸发青,也有不少人暗笑,但这事儿说好让皇子们自己选,其它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也只能这么定下来了。

八个孩子在云雨虹的安排下开始了每日的习文练武,云雨虹就开始了户部的查账之事。她选了十个老账房,开始把户部五年内的账拿出来一笔笔核对。于尚书倒很坦然,他在账上没做假自然不怕,云雨虹也料定查不出什么,只是想膈应一下于尚书,文书的事她都交给了宁先生,她大半的时间都用来关注白子玉那边的事情进展。白子玉按时传了几次书信,说一切进展顺利,灾民已被他安抚住了,都陆续回来重建家园。他组织了一些人要重修堤坝,所以还要晚些日子回来。还有就是每日他都有想着她,没被狐狸精勾走,请她放心。云雨虹笑着回信道:“勾走也不怕,我和道长学了法术,专收狐狸精。”两人虽然分隔两地,但书信往来,倒说了起平日里不好意思说的话,反而多了几分甜蜜。

京中也下起了雨,还一连下了三天,云雨虹已经有三天没有收到回信了,心里不免担心起来,特别是最近两天眼睛一直在跳,让云雨虹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也只能在心里不断安慰自己,可能只是下雨耽误了行程,书信慢了两天。可刚刚定下心来,机灵鬼就混身湿淋淋的慌慌张张跑了进来,哭着对云雨虹道:“主子不好了,白公子和小气鬼被洪水卷走失踪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xt/2020/cnknkh2JWWh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