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主系统

高考前日了我 6 10young俄罗斯

楚锦荣一被他放下就迅速的进入梦乡了,他实在是累坏了,先是被金毛兽驮着跑,在是金毛兽体力不支,她抱着金毛兽跑,在是跳上马车,被萧铭城折腾了这么久。

她实在是体力严重超支,才会这么轻易地放下警惕,进入梦乡。

黑衣男人萧一的办事效率很快,他把车驾到一间低调的客栈前,那间客栈的门匾上刻着一朵黑色的花,若是楚锦荣醒来看到必会知道这朵黑色的彼岸花。

客栈内的小二一看到萧一,就低声问道:“主子呢?”

“主子马上下来,快去被水,顺便准备吃食,把萧十叫过来。”萧一的声音依旧冷漠,不过少了一丝冰凉,他清晰的安排到。

“好的,我现在就去,”小二说完,先去叫了自己的掌柜,又跑去准备东西。

等萧铭城抱着楚锦荣下来的时候,萧十已经跟萧一站在一起了,萧铭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萧十意会的带路,不过心里却暗暗疑惑道,主子怀中抱着的这个女人是谁?看来得跟萧一探探路了。

可别是自己的女主人了,这可是主子第一次抱着一个女人啊!真的是好想知道呢,萧十的八卦之心开始燃烧了。

把萧铭城带到专门为他准备的房间里,萧十和萧一就识相的退下了。

房间里已经准备好了热水,楚锦荣却还在熟睡着,萧铭城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解开了她的衣衫,把她放进浴桶里,细细的为她擦洗过后,萧铭城把她放到床铺上放好,这才拉下室内的铃铛,唤人过来换水,等到萧铭城擦洗完毕,他仅着里衣的躺在楚锦荣的身侧,伸手揽过她,闭上眼睛,睡着了。

等到楚锦荣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暗了,她感觉自己浑身酸痛,腰上还横着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手臂,揽着自己,定神一看,她认出这是萧城。

她的身子一僵,又意识到自己现在浑身干爽,还被换上了干净的小衣和里衣,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都是他换的?想到这里,楚锦荣的脸唰的一下全红了。

她僵硬的身子看着萧诚身上同样干净的里衣,还有房间里还没有抬下去的浴桶,屏风上挂着的被箫城撕烂的衣服,借着昏暗的亮光楚锦荣用她良好的视力看了个清楚,答案不言而预。

楚锦荣静默了片刻,轻轻拿开那人横在自己身上的手臂,掠过他下了床,正准备走,出去,就被萧铭城拉住了手。

其实在楚锦荣醒来的时候,萧铭城也跟着醒了,他的身份让他时时刻刻都拥有着警惕,不可能会如此放心的把身体最脆弱的地方展露给别人,等到楚锦荣准备出去了他才伸手拉住她。

“你要去哪儿?”萧铭城的声音带着睡醒后的慵懒。

有些惊讶萧铭城会拉住自己,楚锦荣愣了一下,淡淡说道:“我饿了,出去找些吃的。”

“不用出去,我让下人送来。”萧铭城随着她起身,按下铃铛,唤人送来些洗漱用品,然后又让人准备吃食。

两人沉默地洗漱完毕,饭菜已经送过来了,楚锦荣真的饿了,也没有跟萧铭城客气,拿起筷子小口小口地吃着,萧铭城有些不太饿,只是随意的吃了几口,就坐在那里看着楚锦荣。

“跟我回紫金皇都。”萧铭城一副理所当然的命令式语气。

楚锦荣想也没想就回答道:“不去。”

“为什么?”萧铭城皱眉他很不解,楚锦荣的身子已经给了他,为什么不愿意跟他一起回紫金皇都?

“你的身子给了我,我要对你负责,跟我回紫金皇都,我们成亲。”萧铭城依旧坚持的说着。

“对我负责?你完全没有必要,那件事情只是意外,我不会放在心上,你也不需要对我负责。”

楚锦荣吞下饭菜,冷漠的回答。

“那件事情本就是因为我的原因,害你重伤,你要了我的身子,我们算扯平,所以以后桥归桥路归路,这顿饭吃完我就会走,我们后会有期。”楚锦荣冲着萧铭城微微鄂首。

“请问我的灵兽呢!”楚锦荣想起金毛兽,对着萧铭城询问道。

“我说了你可以走了吗?你必须跟我回紫金皇都,”萧铭城的语气很不好,他直接霸道的说完,没有给楚锦荣反驳的机会,就起身走出房间,并对外面站着的两个人说:“看好她,要是人跑了,你们也就不用来见我了。”

外面的两个侍卫急忙应“是。”

楚锦荣直接怒了,这算什么?囚禁吗?听着外面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楚锦荣冷静下来,失落开始清晰,她有些疑惑,萧铭诚为什么这么不愿意放过她?他们总共才见过两面,第一面的时候,他对她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就是这一次,只是跟他做了一次爱,他就变了态度,楚锦荣可不认为自己的身体能让他迷恋到这种程度。

那其中还会不会有这几不知道的事情发生?金毛兽?会不会是因为金毛兽,糟了?不会才出狼口又入虎窝吧!不行,她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不过外面有两个灵力高强的侍卫看着她,而且被萧铭城这么一安排,对她的看守更加的严了,她看得出来,外面的这两个侍卫可不是楚云歌安排的那两个草包,他们不会对她放松戒备的。

怎么办?看来在这个客栈的时候是逃不出去了,不过,还是先把金毛兽要到身边来,才会比较安全。

这么一想,楚锦荣开门走了出去,两个侍卫伸手拦住,楚锦荣也没有硬闯,只是淡淡的说道:“我要见你们的主子。”

两个侍卫相视一看,其中一个开口了:“姑娘要找我们主子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们,我们会代为传达。”

知道自己暂时是见不到萧铭城了,楚锦荣也没有失望,她开口说道:“并不是什么大事,我只是想把我的灵宠金毛兽要到身边来。”

那两个侍卫应下,留下一个看守楚锦荣,另一个去找萧铭城传话。

萧铭城是怎样回答的楚锦荣不知道,但是当那个侍卫回来的时候,是抱着金毛兽。

金毛兽看到楚锦荣很是高兴,他先是兴奋了一下,大大的兽眼里闪着隐隐的泪光,楚锦荣伸手接过金毛兽,把它带到屋里,关上门。

金毛兽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楚锦荣有些手足无措,她呆呆的看着大滴大滴掉着眼泪的金毛兽,问道:“怎么了球球?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怎么哭得这么伤心?”

“呜,主人,都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你,害你被那坏人侮辱,我实在是太弱了。”金毛兽哭得很是伤心,声音中带着对楚锦荣的愧疚和难过,还有对自己实力弱小的痛恨。

“好了,秋秋,我没有怪你,如果要说起来的话,还是我不对,是我拖累了你,如果不是因为我没有灵力的话,你也不会到如今都成长不了,说到底,还是我耽误了你。”楚锦荣但在隐隐失落和痛苦的话语让金毛兽止住了眼泪。

“才没有呢,主人没有拖累球球,主人也不会一直都这么弱的,主人会变强的。”看着金毛兽一脸的对自己的维护,楚锦荣笑了,她揉揉金毛兽的头,笑着说道:“所以我们谁也不要怪谁,因为我们是要一起战斗的。”

金毛兽努力的点了点兽头,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开口说道:“锦荣,这次怎么回事?我们不能走吗?”

楚锦荣“恩”了一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箫城不准我们离开,更可笑的是,他居然执意要对我负责,我明明拒绝了,可是他居然不肯,我在想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缘故?”

“啊,怎么会这样?”金毛兽惊讶的说到。

“我看那箫城也不像是对你情根深种的样子,为什么会执意对你不放手。”金毛兽疑惑的问。

“我不知道!”楚锦荣干脆的回答,又说道:“所以我怀疑,他们的目的是不是你。”

“如果是你的话,那我们真是才出狼口又虎窝啊!”楚锦荣感叹。

“不是,绝对不是,箫城还不把我这种神兽放在眼里,他很强大,比我传承里的长大后的我还要强大,所以,他绝不会看上我。”金毛兽注定的说道。

“那,怎么?难道说是我有什么特别的?可是我怎么没有发觉到?难道是我以前想过的我的身体不像表面那么糟糕?我或许可以休习灵力?但是,就算我可以休习灵力,我已经这么大了,天赋再好,也绝对赶不上他吧!或许连他的属下都不如,他这么霸着我是为了什么?”楚锦荣还是感觉自己想不明白。

“锦荣,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反正他暂时对我们没有敌意,还好吃好喝的供着,我们现在也回不去,或许楚云歌和皇甫少炎他们在回家的路上等着呢!我们先跟着萧城一起去紫金皇都,等过了几天找到机会,我们再偷偷溜回楚家。”金毛兽考虑周全的说道。

楚锦荣点了点头:“目前也就只能这样了。”

再说这边,果然如金毛兽所料,楚云歌和皇甫少炎没有回楚家,也没有继续前往,紫金皇都,他们在原州城找了个客栈长期住下,准备等马车内能力高强的那人玩腻了楚锦荣,把她扔下,就依楚锦荣那般胆小懦弱的样子,把她扔下,她也只有赶回楚家了,到时候他们在……。

现在这样想法的楚云歌和皇甫少炎显然忘了是怎样被楚锦荣逃出去的,他们还当人家像以前那样蠢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xt/2020/cnkxkh2oWTh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