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主系统

总裁太深了不要再插了 男女r18车

金屋,碧瓦,那是虚无的辉煌。落日,炊烟,总是平凡的幸福。

心如死灰是不是她现在这个样子,沉醉勉强支撑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以前碰到的那些坏人她可以恨,可以怨,但是语桑呢,这个从一开始她就全心全意去照顾的人,现在该怎么来面对?这个天下到底还有什么是可以信任的,亲人,朋友,什么都不剩下。沉醉闭着眼睛,勾起一个怪异的笑容。

“来人啊,将人犯收押。”案子就此完结,差役拉着沉醉下了大堂。

“啪”的一声,沉醉睁开眼,看着她不得不待很长时间的牢房,阴冷冷的只有一扇小窗户,还开得老高,沉醉苦笑,都这样了还担心我逃跑?(其实牢房都是这样啦,沉醉想多了)用手撑着地板,努力把身体移向里面的草堆,总不能冷死是不。

草堆里一股子的臭味,沉醉哀叹一声,这次居然又和老鼠,蟑螂之类的抢床铺了。不过她的生活还真称的上是丰富多彩哦。沉醉掰着手指头,做大小姐啊,被抢劫啊,做□□啊,与狗抢“床”啊,都可以比上街头茶馆的评书了,也难得如今的她还有苦中作乐的兴致。

因为不可以坐,所以沉醉侧着身子蜷缩成一团。屁股上的伤没有药来擦,火辣辣的发疼,沉醉不停的安慰自己,“不疼,一点都不疼,比以前好多了啊。”到了半夜的时候,监牢的阴冷散发出来,沉醉冷得全身发颤,嘴唇发白,还哆嗦着牙齿说,“不冷,不冷。”

太阳十分的温暖,却照不进这筑高的牢房。沉醉早上醒来的时候头昏沉沉的,“好想站起来。”心里这样想,沉醉就这样做,攀着墙壁慢慢地起来,却在站了一半的时候摔了下去。这一摔,更是觉得全身乏力了。

伸手摸了摸额头,“发烧了啊,怪不得。”沉醉自言自语:“伤还没好,又发烧,这些个劳什子的倒霉事全轮上我了。”脸上虽然笑着,眼泪却从眼角流了下来。

“有什么好哭的啊,总哭,哭就能解决问题了?”沉醉轻轻给了自己一巴掌:“会好起来的,等到坐够了牢,我就可以出去,然后继续去找遥夜。”

牢房里很安静,除却偶尔的老鼠吱吱声,几乎听不到其他的声音。沉醉昏昏然,眨巴着眼睛,透过那小窗户看到的一方天空,蓝天,白云,绿树,青草,潺潺的流水,曲折的小道,都离得好远啊,是不是闭上眼就可以离得近一点?可以近一点了……

语桑没有想到才隔了一天,沉醉就已经变成了这般模样,凌乱的头发,脸上不正常的潮红,嘴角有干涸的血迹,却挂着满足的笑。语桑捂着嘴,挥退了身后的衙役,轻轻的撩起沉醉的衣袍,裤子上没有血迹,从外面只看得到肿起来了,语桑试图给她脱下裤子擦药,但是根本脱不下来。摸了摸她的额头,烫的吓人,语桑冷静下来,走到牢房外面,吩咐道:“去,给我拿把剪子,一条大点的裤子,还请一个大夫来。”

“沉醉,对不起,对不起。”语桑摇着头,泪珠掉得跟线似的。

给沉醉上好药,换上另一条裤子。语桑呆呆的看着沉醉,就是这个人,一心一意只为了让自己过的更好。为了自己,她担心一个晚上,不得安宁;为了自己,又踏进她曾经拼命跑出来的青楼。

“沉醉,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如果你知道了真相,还会不会原谅我?”语桑把沉醉的头放到自己的腿上,“沉醉,我用一生来报答你,补偿你,你,会不会接受?”

大夫来把了脉,开了药,小心翼翼的道:“这病人不仅受了内伤,还遭了凉,病情来的凶。这以后怕是要好生调理才行。住在这种地方,恐怕……”

语桑看着怀里的沉醉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怎么办,带出去吗?语桑唤了人进来,“把她抱出去,然后送到我房间去。”等好一点再送回到牢里来吧。

语桑不放心别人来照顾沉醉,事事亲历而为。熬药,喂汤,擦拭身体,什么也不落下。两日过去,沉醉的烧退了下来,人却总也不醒。

语桑着急的又找大夫来看,大夫摇摇头,“病人身体上已经没有大碍,之所以一直不醒,是她不愿醒。”

语桑失了语,这是因为她吗,因为她的欺骗,所以沉醉再也不愿意醒过来面对了?语桑失神的走出屋子,这下如何是好。

沉醉还是醒了过来,仍然是一小方的天空,但是身上却不痛了。沉醉扯起嘴角:“原来我的恢复力这么强啊,呵呵。”只是为什么每次清醒都是自己一个人呢,一个人,这个词让人沮丧得要哭出声来。

“谁这会儿来看我,我一定给他说谢谢。”沉醉握起拳头,暗自下决心。

门啪的一声打开,沉醉笑着转过头,脸在一瞬间僵硬,语桑,这个曾经让自己全心付出的人,终究还是伤了自己的心,绝了自己的情,连剩下的尊严都打击得支离破碎。沉醉勉强的一笑,轻声的道:“谢谢。”

语桑看着沉醉躺在地上笑着转过头来,然后是道不尽的勉强,语桑听到她轻声的谢谢。她在谢什么,这算什么。语桑跑过去,使劲的晃沉醉:“沉醉,沉醉,你骂我,你打我,你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

沉醉拉开语桑的手,也不看她:“语桑……哦,对不起,你不叫这个名字吧,叫习惯了……”

“沉醉……”

“我没有什么事,我早已习惯了。”又换了欢快的语气:“你别担心,反正这牢也坐不了多久啊。出去以后,我就可以去找遥夜了,然后我就可以过上很好的生活,我一点也不介意这些事情,我很快就可以忘记的。没有什么呵,真的没有什么。”

平静的语调却带出无尽的悲凉。语桑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谁欠了谁,谁又负了谁,她是如此的努力挣扎在这个红尘之中,以为亲情和友情会一直伴着她,却终是什么也得不到,什么也得不到呵。

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关照,沉醉的饭菜并没有像说书人形容的那样,沉醉第一顿吃的时候满满的高兴了一把,“居然不像猪食,嘿嘿,运气还不错。”

偶尔吃到石子,沉醉也只是小心的把它吐出来,菜里吃到青虫,沉醉就连着那些菜都丢出牢门,免得老鼠觊觎,叽叽喳喳让她不得安宁。

“哎呀,虽然我没有肉吃,但是我一点也不想吃这恶心巴拉的菜青虫。”沉醉一脸的嫌弃,哼,出去以后一定要把所有的菜青虫都给踩死,免得它们祸害人间。

语桑每天都来看她,也不说话,沉醉摸不透她的意思。有时想,或许她也是受了逼迫,可是心里怎么也不能放弃计较,原谅她。

“要是有张床给我睡就好了,要是有桶水给我沐浴就好了,要是有糕点给我吃就好了……”沉醉在草堆上滚啊滚,身上都臭了,怪不得最近都不觉得草堆里的味道难闻了。

“老天爷,来场雨吧,不过要下到屋里来才行,这样我才正好可以洗个脸。”沉醉揉了揉脸,不知道花成什么样了。

或许老天爷还是眷顾沉醉的,晚上真的就风大雨大,飘了不少的雨水进来。沉醉只得把草堆移到另一边,“如果下雨的结果就是睡不了觉,那么老天爷,你当我没说过好不?”

猛地一道闪电劈下来,沉醉赶忙缩紧脖子,“哎呀,别劈了别劈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雨哗啦啦的,雷声轰隆隆的,而沉醉的梦里香甜甜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xt/2020/cnkxkh2rWTh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