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主系统

大脸吃肉 bl文库 香港出租屋夫妻交换

唐锋拥有八阶中期的七彩精神力,比傅岸都强,怎么会被他的威势压退,闻言指着张猛道:“这位是张灵月的儿子,所谓虐杀人母,囚禁人父,可有冤枉你半分?”

傅岸冷厉的目光,从张猛脸上扫过,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没有吭声。

“再说这忘恩负义。你忘情剑城将傅惊雷刚册封为太上三长老,傅惊雷与他女儿便是我从迷失海中救出来的,你们傅家因此才能学到他创造的忘情道图。”

唐锋讥讽一笑,继续道:“今日我拜访傅惊雷,结果两个小小的门外故意针对我,哪怕我亮出了郡王令,依旧不准我进入忘情剑城,试问这是不是忘恩负义?”

“笑话,傅惊雷乃是宇仙,他岂会需要你一个武尊相救。”傅岸道。

“唐先生所言句句属实,我与爱女确实是他从迷失海中救出来的。”傅惊雷带着女儿傅娥来了,对躬身行礼,“在下受先生大恩,却让先生受此大辱,罪莫大焉,愿在先生麾下效命十年,以赎此过。”

“傅惊雷,你是要叛出忘情剑城吗?”傅岸铁青着脸喝道。

傅惊雷面无表情,道:“太上二长老何出此言,在这家族内,我就是个摆设,连收几个弟子的基本权利都没有,一生所学,无处施展,只好另寻一个地方,发挥自己的才能,仅此而已。”

“你胡扯什么,我只是让你休息一段时间,等你休息好了,自会给你安排职务。”傅岸行事固执霸道,除了闭关的太上大长老以外,没人敢跟他作对。

傅惊雷几次顶撞傅岸,让他在傅惊雷身上,打上了“不可用”的标签。

“呵呵……”傅惊雷都懒得辩解了。

“我以太上二长老的身份命令你,不得踏出忘情剑城一步,否则便是叛族,格杀勿论。”傅岸心里很愤怒,唐锋杀了傅笑尘、剑黄使,又与张灵月那个贱人的儿子关系非同一般,这摆明是忘情剑城的敌人,傅惊雷居然要去投靠忘情剑城的敌人,还不如直接弄死他。

傅惊雷根本不惧傅岸,但他惧怕掌控了大剑河阵的傅岸。

唐锋冷笑道:“傅惊雷既然追随我,那他就是我靖天郡王府的供奉,就是我的人,你想杀我王府供奉,哼,你可以试试看,信不信我夷你九族。”

“那你要不要也来夷了我的九族啊。”一个银发老妪御空而来,身后跟着十多名丫环,排场贼大。

唐锋不屑道:“口气很大,可观你修为,不过是一个涅盘一转层次的尊者,我反手可灭,你跳出来蹦跶啥呀。”

“放肆!”傅岸大喝一声,“此乃当今陛下的妹妹,我忘情剑城太上大长老的原配夫人珑娴皇女!”

只是皇女,连公主都没册封,应该是某个妃子生的。

“你说是皇女就是皇女啊,这年头经常有些阿猫阿狗跑出来冒充皇家子弟,你得拿出身份证明来。”唐锋又加了一句,“这可是我跟你忘情剑城学的。”

“大夏帝国以孝治天下,怎么会有你这种谋逆尊长的畜生,还不给我跪下。”珑娴皇女怒喝道。

唐锋见这个小妾生的竟敢摆架子骂他,当即就怒了,道:“跪你大爷,你个老妖婆是真是假,小爷都不知道,你算个狗屁尊长,给我死一边去。”

“你……”珑娴皇女被气的浑身哆嗦,拿出一个金色令牌,“混账,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了。”

“这种令牌很容易仿制。”唐锋撇撇嘴,唐氏皇族对男人和女人的待遇差距真大。

就拿这令牌来说,唐锋的郡王令由五位宇仙联手炼制,一旦灌入能量,就会有五条神龙显化,无法仿制。

珑娴皇女的身份令牌就没这种待遇,只能说制作精美,大多顶级炼器师都能仿制。

“你要我认你为尊长也行,拿出我皇爷爷亲手写的身份证明来,上面还得加盖玉玺。”唐锋很认真的道。

张猛强忍着笑意,这家伙简直是气死人不偿命。

“很好,改天我倒要去问问皇帝,究竟是怎么教导你的?”珑娴皇女强忍着怒火道。

“别改天啊,你现在就去。”唐锋是火上浇油。

珑娴皇女从没见过如此放肆的皇族子弟,就算她在皇族中的身份一般,可以前也没人驳她的面子,她对傅岸道:“把这混账给我赶出忘情星。”

“傅岸,你想以下犯上吗?”唐锋道。

傅岸嗤笑道:“我是遵从珑娴皇女之命,谈何以下犯上。”

“那咱们就算算另笔一账,傅笑尘曾袭杀我,我只斩杀了他一人,并未多做计较。”唐锋冷冷一笑,“让我想想看,袭杀帝国郡王,是什么罪呢。”

“你来找傅惊雷,现在傅惊雷都跟你走了,你还想怎么样?”傅岸怒道。

唐锋道:“我此来只有一个目的,讨回张猛之母张灵月的遗体。”

“那贱人的尸体已被我挫骨扬灰。”傅岸今儿丢大了脸,岂容唐锋如意。

张猛暴怒道:“老狗,我一定会杀了你的。”这是复活他母亲机会,可是就这么没了。

唐锋抬手拍怕张猛肩头,示意他冷静,道:“傅岸,现在我改主意了,除了交出张猛母亲的遗体,你还得放了张猛的父亲。”

“哼,你以为背依大夏帝国就可以无法无天,插手我傅家的家事吗。”傅岸冷笑道。

“我与张猛义结金兰,他父亲为我干爹,我救干爹出牢狱,于情于理都说的过去。”唐锋心里对傅家的不满达到了极点,“十分钟后,我若见不到张猛母亲的遗体与我干爹,后果自负。”

傅岸知道唐锋的封地有一个箭道大能坐镇,另外还有兵圣传人庞起在给他练兵。

真撕破脸,这孙子一道军令过去,数百万大军压过来,以兵圣传人庞起的能耐,傅家岂有幸理。

傅岸后悔了,早知如此,就把那贱人的遗体给他们了,现在闹到这一地步,他怎好低头,于是对珑娴皇女道:“还请大夫人做主!”

珑娴皇女在傅家地位超然,主要是她出身皇族,今儿若是连一个后辈都压不住,今后在傅家还有什么威望可言。

“唐锋,这是你自找的。”珑娴皇女取出一张贴身存放的传信仙符,催动开来,仙符化虹而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xt/2020/cznxQh2oSTh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