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主系统

男朋友下面很大朋友很羡慕 把她带到密室调教性奴

富人!寞小茜感觉自己到被羞辱了!但是没什么,在她的眼睛里,这样的贵妇人,也只是披着天鹅毛的鸭子而已。

寞小茜向郑美军道了声“再见!”,拎着她的潜水装备,下车。

“等一下!过来!”贵妇人颐指气使的对寞小茜说道。

尽管不情愿也和这个高傲的妇人毫不相干,但是出于最基本的礼貌,寞小茜还是放下性格,走到迈巴赫的旁边。

“寞小茜是吗?”贵妇人轻蔑的瞄寞小茜一眼。

“是!”寞小茜点头,不过差异她怎么会知道她。

“我是专门过来欣赏你和我儿子比赛潜水的,怎么还没比赛就要走了吗?”

寞小茜心中嗤笑,怎么这个郑美军还邀请了家人督战吗?很重视这个打赌么?“已经有比赛结果了,所以很遗憾,您欣赏不到了!对不起,我家离这里很远,而且我不想让我的家人担心,所以失礼告辞!”

“不会是被吓坏,不敢比了吧!我听管家说你们根本还没开始比赛,我儿子一直都等不到你,还以为你不肯来!说实话,美军的潜水技术是最好的,我根本不相信会有哪个贱人能赢得了他!”贵妇人眼神恶毒,舌头上也被寞小茜怀疑是不是不小心长了痔疮!而且很明显,这个贵妇人意图激怒寞小茜,偏偏寞小茜正吃这一套,自己就往勾上撞了!

“是吗?那么我还真的要见识一下,您儿子比贱人高贵在哪里?如果他不小心失误了,比贱人更底下的人,会是什么人呢?我想您就要好好思考一下了!”寞小茜被激怒了,回身坐上郑美军的车,“因为你伟大的母亲,看来比赛是不能避免的了!”

“是你自己说的!输了,别后悔!”依照郑美军的脾气,一定会反对母亲干预他的私事,但是此时轩在医院住院,母亲不陪轩,专门过来看他比赛,心中真的很意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所以暂时允许母亲帮他收回已经做出的决定!

“我不会输的!”寞小茜咬牙切齿的说着。佛也会为了一炷香而挣,那么她这个俗人也当然要争那一口气!

“自负!”郑美军嘲笑着。

“不好意思!好像你也是哦!”寞小茜犀利的跟进。

之前难得的融合的氛围,立即因为此际的针锋相对,变得敏感起来。

鸳鸯湖其实是个人工的小湖而已,只是完全这座园林建筑园的傍水而居的设计概念而已。

好大的阵势!当寞小茜和郑美军到达湖边的时候,就见湖边站了一众像黑社会的魁梧男人,那阵仗,好像防范寞小茜是带了帮派来滋事的!

对于这些寞小茜嘲笑带过,全不放重!

“怎么换潜水衣?”寞小茜看看四周环境,发愁。

郑美军指指他已经收起敞篷的车,“就在车里换吧!天快黑了,委屈你点吧!我们速战速决!”

寞小茜点头,去车里换了湿身潜水衣,这次她只带了面镜和呼吸罩,照灯,其余装备都没带。

等寞小茜换完潜水衣出来,那位贵妇人——郑美军的母亲,从手指上脱下鸽子蛋大小的钻戒,说道:“就拿这个比赛,谁先找到这个戒指,就算谁赢!”

这不是就像海底捞针吗?寞小茜气的险些吐血,这个老妖精,不是存心刁难人吗?有钱也不是这样逞富吧!“要是都找不到呢!”无理的比赛条件!

“不可能!我儿子一定会找到的!”贵妇人傲慢的笑着!说完将钻戒扔下湖里。

寞小茜急忙跟进视线,记住了钻戒落水的大致方向。看看那边郑美军还没换潜水衣,没有急着下水。

“你先下水吧!免得说我们郑家欺负女孩子!要知道美军潜水有名的技术好!”郑夫人不屑的望了寞小茜一眼。

“这么有把握赢啊!那么怕胜之不武的话,我就只好先唯命是从了!”寞小茜说完跳进水里,这时候傲气不是第一,胜利才是目的,势必她要先捡到钻戒赢了这场比赛,让郑氏母子自己丢掉颐指气使的德行!

赌气?气节固然是要的,但是要弄清情势!当寞小茜多次在水中苦寻钻戒无影的时候,她就尝到了逞强的恶果!

天色早已黑下来,水中更是漆黑一片,有投照灯但是那微弱的光芒根本没什么价值!什么也看不清!水温越来越低,在水中浸泡许久,呼吸和体力、体温上都受到了严重的考验,即使寞小茜几次透出水面换气暂歇,但是还是不足够恢复多少精力。

岸边,汽车灯影下,那位郑夫人和她那些属下依然好耐心的观瞻着这场比赛。

但是郑美军呢!在水下一直没有发现他!

管他呢!寞小茜深吸一口气,戴上呼吸器,重新下水!

越来越冷的身体,体力已经在透支,寞小茜只剩下咬牙坚持!

这时候,突然发现有人向她游过来,郑美军吧!寞小茜也没在意!那人很快游到她的面前,然后在她旁边游过。并将什么东西挂到寞小茜身上……

渔网!是渔网!等寞小茜察觉到不妙的时候,已经晚了。她的整个人都已经被渔网罩住。身体无法游动,越挣扎渔网越缠越紧,而那个肇事者,就在一边游着,冷眼旁观寞小茜的挣扎!

好卑鄙!寞小茜这时候才恍然!他们这哪里是比赛?根本是想要她的命!可是明白又怎样?一切都已经晚了!寞小茜在渔网的束缚下,往水底沉去,死亡的恐怖像一张更大的网,向她罩拢过来……

就在寞小茜的体力衰竭,停止挣扎的时候,一直旁观的那个人下潜过来,抓住渔网,将寞小茜往水面上拖去。

半昏迷中,寞小茜感觉到自己被人拖上了岸,然后有人帮她挤压肺中的积水,发现她并没有呛水后,又试探她的鼻息。然后寞小茜就听到有个男人的声音说道:“只是暂时昏迷了,没什么生命危险!”

“知道对外面怎么说了吗?”这个声音——分明就是郑美军!

“知道!”有个男人回答道。

“把她送医院吧!”郑美军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二公子!”

好无耻的郑美军!好下作的郑美军!好冷血、好阴狠!原来这根本就是一场阴谋!一个要威胁到她性命的阴谋!为什么这么恨她?为什么这样对她?她与他何仇何怨?居然让他深恶痛绝到想要扼杀她的性命?是他天生冷血?还是在这些富人眼里,她这样的庶民就是命贱如蝼蚁?就算她贱命一条又怎样?就因为他讨厌她?她就要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吗?她的生命不是为他存在,凭什么让他主宰生存与毁灭的权利?

寞小茜在心中呐喊着……

身体上冷的要命,心更冷的要命!这个被金钱充斥的世界,没有地位权势,生命和尊严就要无法保障吗?她不服气!至少对于这个恶魔郑美军,她绝不会屈服!他不是想着肆意玩弄她这被他认为廉价的生命吗?那么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有一天她要亲眼看着破碎的他,蜷缩在他的脚下,无助的颤抖……

“这样太便宜她了!她害的我险些失去我最心爱的儿子,十条贱命也抵偿不了一个身为母亲的心痛!将我的另一只钻戒放到她的衣服里,然后报案!”女人恶毒的声音!

寞小茜发誓她永远记得这个声音!她自己记得自己是个母亲,那么别人的母亲呢?她失去儿子会心痛,别人的母亲就不会了吗?何况郑美轩的事,根本就和她不相干!为什么将仇恨算到她的头上?

这时候想到自己的母亲,寞小茜心中怨怼就积淀的更深了!如果她今天被郑美军母子害死,那么孑然一身的母亲要怎么办?

郑夫人!哼哼……,寞小茜在心中冷笑着,她的儿子险些丧命,她就要迁怒到别的母亲的孩子身上,这样“伟大的母爱”,一定要好好找个方式来弘扬一下……

“妈!够了!就这样吧!她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没事,如果事情闹大了,就不是一口怨气不解的事态了!轩不是已经醒过来了吗?已经教训了这个死丫头,那么就到此为止吧!”郑美军阻止郑夫人的恶劣手段!

“嗯!好吧!你明天还要上学,先去休息吧!”

“你还要去医院陪轩吗?你已经好几天没好好休息了!”

“没事!只要轩能快点康复,妈辛苦一点也值得!”好疼爱自己孩子的母亲!

郑美轩?已经彻底清醒的寞小茜心中立即闪现一个念头!

一个最爱自己孩子的母亲?什么样的打击最令她痛苦???

哈哈……,郑美轩!

既然你是所有恩怨的症结,那么一切就在你身上了断!

还有——,郑美军!

这个她生命里的恶魔!既然注定做仇人,那么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她——寞小茜不会屈服!

更不会纵容这些残害她的人,比她笑的更大声……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xt/2020/dNHnQb4JNnV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