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主系统

宿舍阿姨剪不断理还乱 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

我将它佩戴在我的手腕处,意味深长的最后望了一眼珍妮礼品店,顺着街区,往回赶。渐渐的,冷风袭来,我不仅打了个寒颤,我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学校,再次回到宿舍时舍友们依旧在各忙各的,丝毫没有人注意到我的离开,也没有人注意到我回来。

算了,自己又何尝不是只注意到自己呢?我将窗帘又拉了起来,陷入了自闭的状态。黑黑的密闭空间让我觉得更有安全感,我可以尽情的宣泄自己积压已久的情绪,而不用担心自己的心事被别人知晓。

其实一个人一旦悲伤到了极点反而便更容易反思,而我正是如此。我看着手腕处平淡无奇的黑色石头,萌发了想要查找这是什么的念头,我在手机上搜索黑色石头手链,并且备注上在灯光照射下会发出多彩的颜色来。

索引页上出现了“黑曜石”的字样与图片解释,我一对比,的确是它,我按照说明用手机的闪光灯照射它,果然每一颗平淡无奇的黑色石头却变得像彩虹一样多姿多彩起来,甚是美丽。彩虹眼黑曜石吗?我看着后面的备注,上面解释道:“黑曜石,相传是阿帕契少女流过的眼泪,它代表着阿帕契少女已经替你流干了所有的眼泪,将黑曜石送给自己喜欢的人喻意不再哭泣,幸福快乐。”而彩虹眼黑曜石是黑曜石中最漂亮的一种。

我不禁感叹:“原来它还有这样的传说啊。”随即再一次把它佩戴到了我的手腕上。

幽暗的空间里,我百无聊赖的发着呆,我真的在努力吗?我真的有取得自己想要的成绩吗?我真的与以前相比更加优秀了吗?小七的离开让我彻底的打破了安逸的现状。

其实她说的并没有错,与我闲聊的确毫无用处,不仅耽误她的时间,甚至耽误自己的时间,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如果全浪费在谈情说爱上,我们又怎么能进步呢?

想到这里,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谁知道呢?或许她的离开是想要让我进步也不一定啊?我甚至连分开了还忍不住为她辩护,但现实生活并不像是言情小说,莫小可与赵小七也并不是主人公,而是现实中的一粒尘埃,真的会有那么多儿女情长吗?

反观另一头,赵小七正在宿舍里无聊的看着手机,孟飞说今天晚上有事不找她了,小七也只好自己一个人去练琴,但今天琴房不知为何竟锁了门,管乐团亦是如此,像是商量好了一般。没有了莫小可的纠缠赵小七感到自由多了,她去傅迪尔的宿舍找她但傅迪尔并不在宿舍,她QQ上问她,才得知,原来傅迪尔正在与新认识的大帅哥共进晚餐。

小七的舍友们也都不知道去哪了,宿舍里空荡荡的只剩下了她一个人。然而即便小七再喜欢打游戏也终究感到了无聊,她犹豫了好久,小心翼翼的给孟飞打过去了电话,咚~咚~另一头,孟飞的电话响了,此时他正带着陈美玲与老爷一同去出席某位老板的宴会,一手开着车一手拿起了电话,一看是小七的犹豫了一下。

这时陈美玲好奇的问道:“小飞飞,这是谁的电话?”孟飞皱了皱眉头,他自然不想让美玲知道小七,索性嘟的一声挂断了电话。目光一直盯着前方回答道:“没事,打错了。”

小七有些难以置信的听到电话传来了“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的语音提示,不敢相信的自言自语道:“孟飞挂断了我的电话了吗?”

我不知道思考了多久,感到一股饥饿感袭来,随即便准备下床去找点食物。我轻轻拉开了一丝窗帘,外面的一缕灯光顿时照射了进来。我的瞳孔微缩,适应了片刻才下床。穿好衣服后,便准备出门了,感受着广州的夜晚,即便并不如此时原来所处的北方,但也似乎相差无几,一样的冻得人打哆嗦。

几个农民工模样的人三三两两的在一处面摊处拉呱,我眼瞅着附近的摊贩要么早已回家要么相聚太远,若是来这里吃饭倒也便宜便捷,于是便走上前去,挑了一处空位便坐了上去,喊到:“老板,来碗面!”

摊边道老板一看便知是个老实人,个子不高,还有些老成,看起来三四十岁的样子,一口地道的河南话答应道:“好嘞!”我寻思着这老板肯定不是这里人,但也没多问,毕竟做生意的人不都是四海为家,落地而生吗?

不多时,他便做好了面摆放到了我的桌前,尽管面很简陋,只有零零散散的几块肉末装点,但我依旧感到无比美味,或许是我太饿了吧?伤心人不论何处都像是能有所感悟。

我正坐着吃面,只听到那几个农民工打扮的人正热烈的讨论着,只见其中一个瘦瘦高高看起来黝黑黝黑的汉子操着一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说道:“唉,难啊,你说这个人活着啥劲哩?”“黑哩白哩给老板打工,到发工资嘞,人卷钱跑了,这过年回家还咋办哩?”

一个胖胖的大肚子汉子劝到:“嫩就知足吧,还发工资?”“能活着就不错了,想着老四去要钱被打的现在还没回来哩,你还去?”又一个壮实的汉子瞪着他的眼睛,粗鲁的骂到:“这鳖孙跑是跑不掉哩,你说他跑哪去?他能跑哪去?早晚有一天,咱找到他咋弄都歹收拾他一顿。”

莫小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想到:“只怕,那老板也是被逼的吧。”听着这些话,他不禁想到了父亲,他们家为了躲债远逃到了这里,谁知道什么时候那些要债的会逼上门来呢?而自己竟然还在沉浸在这些儿女情长上面,唉,看来自己的确还没长大呀!

暮云楚想着想着,突然感觉自己总算从赵小七的阴影里抽离出来了一点,而之所以抽离,却是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对于他来说更大的危机——父亲的债款。莫小可吃完面静悄悄的离开了,尽管他知道,这些人未必是向他父亲要债的,但同样使他感到后背一阵冷汗。

莫小可感觉到了人生当中第一次有想要抽烟的欲望,但他控制住了自己。他看着唯美的中国风校园城,不仅有些感叹,相由心生,若是心中没了美好,在美丽的地方又有何用呢?

不过颓废总是需要过渡期的,莫小可尽管意识到了自己应该振作起来,但身体却依然打不起半点精神来。“算了,先让自己放松下来吧!”莫小可重新回到了床上躺了下来。时间上缓解一切伤痛的解药,就让时间来抚平伤口吧!

与此同时,在莫小可北方的家里,每天都会有人堵在门前或是更有甚者直接把莫小可家里的窗户砸了进去挑值钱的东西卖,只见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凶神恶煞的骂到:“这鳖孙一家都跑哪去了,堵了这都三四个星期了还没见到人,不会是真跑了连房子也不要了吧?”

还有三三两两的人群在路旁围观,指指点点但没有人去制止,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何必要去趟这一趟污水呢?

而在南方广州莫小可家的房子内,父亲迎来了第一笔在这里接工程赚到的钱,他算了算尽管只有区区的5万块钱,但也足够一阵子花销的了,两边因风吹日晒而干涩的脸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人物,小人物想要安稳的生活下去,便只有每天都拼尽全力。或许每一个看似轻松自在的人的背后都有一个抵挡着所有压力的巨人吧?——而对于小可来说,这个人不言而喻。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脑海中情不自禁的回想起来曾经的一幕幕,印象里的小七是立体的从一个小女孩模样,慢慢的成长成了现在的样子,正如爱情公寓里的吕子乔说过如果把人脑比作一个u盘,那么我需要把那些占用内存的记忆删除掉。

我犹豫着是否要把她彻底的从我的记忆中删除掉,最终,我选择了把她永远的留存在我大脑最深处c盘的一个角落保存,只能说暂且搁浅下了,但我仍然做不到放下,因为即使我的心被摔得稀巴烂,但我依然能够拼凑起来,把它安安稳稳的挂到心窝处。

我还是爱着小七的,永远都是,这时候的我仍然执迷不悟,至死不渝的想着她。我的手机依然试着再添加她为好友,一遍两遍,一次两次。人们常常说爱情里越是深爱的人最后分离越痛,我想的确如此,就像是黏在了一起越是越早抽离反而只是伤及肤理,越是晚的人越是伤及血肉。

颓废是一种状态,有些人如同涅槃的凤凰浴火重生,有些人却如同深陷毒品的患者,看不到半点希望,莫小可介乎于两者之间,不知会向那边倒。但也无所谓了,这对于小七来说,因为她并没有想过,他究竟会如何?

小七手机自然是不离手的,但她却狠下心来,并不准备加莫小可,因为她此时认为孟飞是她真正的男朋友,而莫小可的确不应该破坏这个现在式。但也生着闷气,心中疑惑的想着孟飞为何会挂断自己的电话,他在干嘛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nzxt/2020/ddDGBgJfdGg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