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强强互攻

填塞play 农村一家三代共乐

> > > 1. > > >

又一次的,离音失眠了,反正睡也睡不着,她便起来找衣服了。当然,整个过程是悄悄进行的,一切准备就绪后,离音便出发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离音目视前方,愣了一下后,小跑了过去,懊恼地说,“我又来晚了,难怪小墨说很难找到比我还磨蹭的人。”“不是你来晚了,而是我来早了,走吧。”幸村不甚在意地说,离音也不再多说什么,跟了上去。

虽说要让离音决定去哪里,但说到底离音也不知道去哪里好,再加上些小紧张,离音简直就是大脑处于一片空白的状态。路过一家店时,离音无意中往里面一瞥,猛然间想起这是隐川说过的那家新开不久的店。眼眸一亮,离音有些兴奋地问,“要不我们去照大头贴吧,精市。”“……好吧。”幸村向里望了一眼,果然女孩子家是很喜欢这些东西的吧,前不久他才被自己妹妹拽着去找了一版,好像就是这个地方,想不到今天再次光临这里了。

里面的人不算很多,所以照出来也很快。晃了晃手中那两版大头贴,离音说着,“先放我这里了,等回家的时候再给你吧,精市。”颔了下首,幸村表示同意,他现在也的确没有地方放。又想起一个问题,幸村问着,“所以,你打算贴在哪里呢,音?”顿时离音一愣,大头贴自然是要贴的,不然还不如直接去照相片呢。思来想去,离音干笑着说,“再说吧。”

等回到家之后看哪里能有个较隐蔽的地方贴,不过想来,她大可不必担心这些,毕竟父亲几乎就不进她的房间,甚至于连家他都是早出晚归的,更不要说她的房间了。与其说她的私生活,估计父亲自己的私生活还忙不过来呐。

想着想着,离音又忆起昨天的那通电话。那个叫安纪子的人,她从来都没听说过,会是父亲最近才认识的吗?正恍神间,离音听到幸村在唤她,“音?你还真是爱走神。”回过神来,离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在马路上都可以走神的她,可不就是绝无仅有了吗?“有心事的话说出来会比较好。”耳畔传来幸村这么一句话,张了张嘴,离音终是摇了摇头,道,“这种事情我还是不要瞎猜瞎说的好,以后再说吧。嗯,接下来要干什么呢?”

于是,离音再度纠结于去哪里的问题了。本就路痴的她,让她想个地,着实有够为难的。正在街上缓步行进时,两人却听到一声熟悉的大喊,“啊!是部长和部长夫人!”看向前方,离音一阵黑线,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一大帮人都会这么碰巧的出现在这里?她想说,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拽着夏衣,隐川跑到离音身边,耳语着,“我和夏衣出来玩,给你打电话是关机,结果出来就碰见他们了。啊,难道你们在,约会?”“你说呢?”收到离音欲杀人的目光,隐川对她报以深深的同情,拍了拍她,以示安慰,而幸村轻声说了句,“原来,有很多人都很会搅局的呐。”

无力地垂头,离音只想仰天长啸。她的首次约会啊,能不能再悲惨一些啊。

> > > 2. > > >

悲催的事有很多,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所以约会变成了一行人的聚会。虽然在隐川告知了他后,切原着实感觉对不住他们的部长夫人,但离音的怨念来得快去得也快,因此便由众人决定去哪里。

拍了下手,隐川率先提议道,“我说,去那个新开的游乐园吧!”“你说什么,让部长夫人决定吧,请,部长夫人,你说去哪里,你一定不想去吧。”没想到自己成了决定的人,离音不禁呆了呆,摇了下头,离音说道,“还是让小墨决定吧,我也不知道。”其实切原是不想去的,所以打着离音的旗号让她决定,谁想离音这么说,他只能感叹他和他们的部长夫人相性不好,一点默契都没有。

“我说,女生去也就算了,我也是真的,不想去。”听到丸井这抱怨,切原格外赞同的点头,却见隐川也把离音搬出来当挡箭牌,“离音都说了让我决定呢,谁让你们焦距来着,当然要付出代价的。”“哎哎,隐川学妹,搅局的分明就是赤也!与我们无关的。”而作为当事人的切原望着天空,他什么也不知道,他什么也没说。看了眼挂着一脸无可奈何表情的离音,幸村带着笑意说,“好像大家都习惯拿你当枪使,音。”“我也发现了,躺着都能中枪,我还真无辜。”

说来说去,这么大个地,要想突然想到个地方,还真的有些困难,所以最后,一干人等只好妥协,去游乐园。

看着面前的游乐园,离音叹息着,血泪史啊。做欲哭无泪状,离音轻声说,“想我昨天就是被小言‘拐卖’到了这里。”深知离音是指错过比赛这件事,隐川笑了一阵后,告知离音她会把录像给她的,总算是安抚了离音。

环视四周,隐川思索着玩什么好,而离音从进来起,目光就定格在摩天轮上,从小她就喜欢摩天轮,无论何时,抵达摩天轮的最高点,都是如此浪漫的一件事。“音想去吗?”知道幸村已经注意到她一直盯着那里,离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是很想去,但晚上坐上去或许会更漂亮的。”“那就留到压轴好了。”幸村如是说道。

注意到不远处的一个地点,隐川兴奋地说,“要去鬼屋吗?”“我拒绝!”两声果断的回答来自离音和夏衣,开玩笑,她们谁都不想再竖着进去横着出来了,那可不是一般的丢人。

“柳生要去吗?”丸井明显是故意这么问道。每每想起文化祭那次和去迹部家的那次就想笑,不愧是绅士,连晕倒都是站着晕过去的。推了下眼镜,柳生反问着,“我和你有仇吗,丸井君?”

如此,隐川倒是想起文化祭办鬼屋那次了,还真是欢乐无比呐,不对,因此她还赔了那么多的桌子和椅子,实属惨不忍睹啊。

这时,只听一个路人说,“哎,听说那边有什么活动是和网球有关的,赢了似乎还有奖品来着。”意料之中的,只听切原喊了句“这个好”,就率先跑了过去。一来二去,去个游乐园都可以和网球扯上关系。

> > > 3. > > >

人并不多,想来也是,没有谁是特意来游乐园打网球的,这也只是一个娱乐项目罢了。

规则是,该项目分为三小项,这三小项既可全由一个人过,也可分为三个人过,过了最后一小项,便会有奖品,至于奖品是什么,要在最后一小项才公开。虽然看似简单,但来游乐园的也只是休闲娱乐,并没有什么人很会打网球,所以一天就一个的奖品到现在也还没人拿走。

直想着运气真好的切原刚想过去,却听仁王说道,“奖品只有一个吧,可你一过去,奖品铁定就归你了,好像不大公平,PULI。”切原怔了一下,他倒是没多想这个问题,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切原询问着,“那怎么办?我们无论谁去铁定都能拿到奖品的。”

众人正沉吟着,忽听真田说道,“抽签吧。”“真田真是一鸣惊人,不是说可以分三个人,一个人过一项吗?那就用抽签的方式来决定这三次由谁上,放回式抽签,如何?”听着幸村的话,众人一致同意,至于纸和笔就由柳提供了。很快八个签就做好了,放到地上,众人开始抽签,上面画着对勾的便去。结果是,切原。

切了一声,切原得意地说,“费了这么大劲,不还是我吗?”说完就跑了过去。“不得不说,有时候这孩子的运气还真好。”丸井在后方抱怨。

第一小项的内容大家均已司空见惯,就是将一摞里面放有小石子的瓶子一次性击倒。心里感叹真无聊的切原,拿过现成的球拍和球,一击过去,所有的瓶子全部倒地。在周围爆发出惊讶的声音时,切原直小声嘀咕,“真是小菜一碟,未免也太大材小用了。”如此一来,第一项便这么破了。

抽签进行时,这次的结果是,幸村。

第二小项的内容是,在场地中央有个网,网的上面有容一个球通过的洞,要过关需将十个球依次打过那个洞,并落入网的另一端的球筐里,总算是较于第一项难度有所提升。无所事事的站着,切原说着,“部长肯定没问题。”“废话,你有问题幸村也不会有问题。”丸井毫不留情的回复。

果然,又一次的,仿佛在一瞬间,十个球便已依次落入对面的球筐内,而那张网甚至都没颤动一下,顿时,周围有一声尖叫响起,“啊!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是立海大附属中学的幸村君!”回头看了眼双眼冒红心的女生,切原发出啧啧声,“部长,你威慑力好大,在这里都会有你的粉丝!”略感无奈地摇了下头,幸村没有作答。

终于到第三项了,而奖品也公布出来,是一个十分可爱的熊宝宝娃娃!

半秒钟后,真田,柳,桑原,仁王双双退出。目瞪口呆了一阵后,切原失望地说,“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奖品呐,谁想要这种东西啊。”“我想要!”切原一惊,看向身后,只见隐川挥着手,十分兴奋地说,“我想要,赤也你拿到之后给我吧!反正你也不需要。”

用不着送个人情也不错?这么想着时,切原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问道,“部长,你不会参加了吧,也用不着。”幸村手一指后方,切原便看到离音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熊宝宝,好吧,他算是败了,部长夫人也是这样啊。

“我想,我还是算了。”柳生说着,便要走到一边去,却听仁王开口道,“柳生,你用不着可以给你妹吧,我是我姐也不需要,我弟也不需要,所以退出了。”想了想,初音好像还真会喜欢,点了下头,柳生也留了下来,而另一边的丸井低声说,“那个奖品给你们谁都好,我只是想看看那个第三项是个什么内容。”

而第三项的内容是站在两个发球机器前,只要三分钟内能准确的把球打进球筐内,便能赢得奖品。如此一来,就剩下四个签,而这次的抽签结果是,丸井。原来不是运气不好,而是压轴的丸井上前去。就三分钟呐。

三分钟一晃而过,而机器发出的球一个不落的全部在球筐内,场外又是一片惊呼。

正在感叹真是小意思的丸井,忽听隐川喊道,“学长,你也不需要,所以就给我吧!”“小墨你怎么能索要呢?学长你就送给我吧!”一直没出声的离音此时笑得一脸灿烂,丸井只觉,这两人,好可怕,他给谁也不是啊,早知道就把签让给幸村或是赤也了。抽到签的时候也没想那么多,这可如何是好。首次,丸井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就在离音和隐川对视时,只听丸井说了句,“给你了,荒木”,然后便看到一脸呆怔的夏衣手中多了个熊宝宝,与其给谁都不是,那就给另外一个人好了,反正这个烫手的山芋打死都不能拿,丸井如是想道。

完全没料到会是这种结果的离音和隐川双双叹了口气,只不过她们想的并不是没得到熊宝宝的遗憾,而是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小夏衣心中该翻江倒海了吧。事实也确实如此,夏衣已经完全忘记言语了。

除了夏衣,无人再去想这个熊宝宝的事,隐川问着,“现在做什么好?”“要不分开吧,到时候在摩天轮前集合,最后坐次摩天轮,怎么样?”听离音这么说,隐川也很赞同,所以一大帮人就三三两两地分开了。

对于一些刺激的项目,离音是铁定不敢玩的,像过山车之类,玩完她必然就得吐了,她还是珍惜生命的好。

话是这么说,除去这些项目也确实没剩下什么东西了,玩完一些不刺激的项目,离音便决定歇着。

她果然是宅女一枚,刚玩这么长时间就受不住了。她猜,隐川一定是会去玩鬼屋的,夏衣肯定是跟着隐川的,只不过夏衣会不会进去就是另一回事了。

嗯,鬼屋这种地方,她是死都不会进去的。

> > > 4. > > >

天色渐晚,游乐园里已经点灯了,放眼望去,很是壮观,从上面看一定甚是好看。不多时,一行人便在摩天轮下聚集了。抵达后,隐川便同离音说她去的地,果然,她光顾了鬼屋了,还直言一点也不可怕。

看了眼摩天轮,离音迫不及待地说,“你们慢慢决定怎么坐,我们先上去了。”说罢,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离音和幸村已然上去了。瞠目结舌了一阵,隐川评论着,“离音也太喜欢摩天轮了吧。”“她是很喜欢,我看她买的本子,好几个都是摩天轮图案的。”语落,夏衣凑到隐川耳边,低声说,“小墨,我和你们一起坐吧?”翻了个白眼,隐川这回果断拒绝,“不是我说,小夏衣,你好意思一直当电灯泡吗?而且我这是为你们创造机会,走了。”说完不等夏衣回答,隐川就拽着切原上去了。在夏衣手足无措间,其他人像是商量好了一样,转眼间就剩下她和丸井了。

“哈,这些人还真是,不地道啊。”看着抛下他们的几人,丸井干笑了一声,回头对夏衣道,“上去吧,荒木,我们总不能站在这挡人家的道。”夏衣闻言扭头一瞧,才发现后面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匆忙说了声抱歉,夏衣急忙跟了上去。

摩天轮上,离音看着下面,一脸兴奋,果然这种感觉不论坐多少次都好令人高兴呢。“音今天开心吗?”闻言,离音直点头,“当然,我相信今天一定是个美好的回忆!”“而且你还很喜欢摩天轮。”离音再次颔首,微笑着说,“因为感觉好幸福好浪漫呢,呐,尤其是在到达最高点时。”离音手指上方,幸村看过去,马上就要到达最高点了。

这时,离音目视伸向她的手时,怔了一下,旋即了然的将自己的手搭在上面。

摩天轮的最高点,十指相扣,仿佛在许下一个亘久不变的誓言。

下方,隐川所在的位置也在逐渐升高,看向四周,隐川也有些激动地说,“别说,这种感觉还真挺不错的,我都有好几年没坐过这个了!”“是吗?我倒觉得没什么特别的。”切原百无聊赖地说,隐川批驳着,“你要有些浪漫细胞哎。”“我与这些东西向来绝缘。”无力的叹息,隐川算是服了他了。

越要达到最高点,隐川就越兴奋,越兴奋她就越不老实,切原心惊地发现他所在的位置都是一颤一颤的,点了下隐川,切原正色道,“你可以安稳坐着吗?我可不希望到达摩天轮的最高点时,我们是头朝下摔下去的,然后明天报纸上就会登出两人坐摩天轮摔下来的惨剧,啧啧,我可不想成为主人公。”

“真是,完全没有浪漫情怀且扫兴的家伙。”白了切原一眼,隐川评论着,但她也确实安稳了下来,毕竟在这高空,嗯,还是老实点比较有安全保障。

在他们升上最高点时,不远处竟放起了烟花,拿过手机,隐川立刻拍了起来。难怪离音喜欢坐摩天轮,这种感觉倒还真心不错。

坐在摩天轮上,外面还放着烟花,丸井指着外面,道,“哎,荒木,你看,外面放烟花了。”回头一看,丸井却发现夏衣紧闭着双眼,顿觉奇怪地问,“你怎么了,荒木?”“那个,丸井学长,我恐高!”紧闭双眼,夏衣挤出一句话,而丸井呆怔掉。

其实刚坐到摩天轮里夏衣就开始后悔了,刚才只顾害羞,竟然把她恐高这点忘记了。

在临近最高点时,摩天轮很正常地“咣当”了一下,这一下却险些没把夏衣的魂吓没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一下就抓住了丸井的袖子。“我说,荒木啊,你恐高为什么还要上来?”“我,忘记了。”夏衣小声地回答,丸井只觉无可奈何。好吧,有时他真是服了这位学妹了,还真是有些傻到,可爱。

于是,别人都是很兴奋的从上面下来,只有这边,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夏衣是一手抱着熊宝宝,一手拽着丸井的袖子下来的。听了前因后果后,隐川笑的前仰后合。好吧,她也服了夏衣了。

一天的路程就这么结束,于是大家各回各家,在切原和隐川往回走时,却见原田宁从一个商店走出来,看见他们,朗声道,“正巧顺路,一起回去吧?”

于是,隐川一天的好心情,由于原田宁的介入,毁于一旦。

在分开时,离音将大头贴给了幸村,道过别后,离音便径直回家,想想这美好的一天,离音就高兴。

进家门后,离音发现父亲已经回来了,打过招呼,离音刚要回房,却被浅野阳生叫住,只见他神色有些不自然,道,“离音,你会接受,让一个阿姨来咱们家吗?”大脑嗡地一声,离音仿佛在一瞬间失去了言语,只是定定地听着,“那个阿姨,我们国中时就认识,最近我们碰见了。你不能没有一个母亲,而且,而且她说她会好好照顾你,像对亲生女儿一样,我相信,她会的。”

往后退了一步,离音呢喃着,“我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听到!”说完她就跑回了房间,将房门关上。

滑坐在地上,离音只觉,她一天的欢愉,随着这一席话,烟消云散。

包里不见了大头贴,怕是一起错交给了幸村。

将包扔到一边,离音趴在床上,呜咽着。

她要怎么抉择,究竟要如何抉择才是对的?一腔疑问充斥在心中,却是无人应答。

TBC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qqhg/2020/cNkDkB2rNDB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