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强强互攻

在教室被轮流的小溪 玉女校花的呻呤

“没什么威慑力,扯个旗子倒是够了。”

低沉幽静的声,冷冷清清的语,柳青瑶由转角现出身形,眸子扫了下苏白然,眉头紧蹙似是不解。

尴尬倒是蛮尴尬的,苏白然挠了挠鼻子,躲闪着眼神,搞的好像她有多对不起柳青瑶似的,抿了下嘴微微的向后挪蹭了几步。

“小姐,咱们是偷跑,不是偷人。”沙华压低了嗓子凑在跟前说道。

谢谢啊!

苏白然目光冷漠,偷跑和偷人在这么个情景下还有啥子的区别吗?

都是打他脸的行为,啪啪拍脸上了,大声小声有什么分别,丢脸还差疼不疼吗?

不过!

她,苏白然,天下脸皮第一厚,理不直气也壮,有理就在声高,作天作地戏精学院顶级教授,从来不畏惧尴尬,面对尴尬迎难而上。

有句古话说的话,有尴尬要上,没有尴尬,创造尴尬也要上,戏精从不后退,恐惧的从来都是人心,这世界上不能直视的只有两样东西,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保加…嗯?

似乎有什么问题?

是的,你没有看错,它……不押韵啊!

“你……你你你!”那瞬间苏白然奥斯卡小金人已经握在了手里,奖杯上深深抠出了五个指甲印子,什么西区柯特,那个斯蒂芬金,能在演技上作成如此?

“你嘲讽我!”苏白然小嘴一抿,小腰一扭,大手一抬捂不住脸,声响低吟嘤。

柳青瑶大家公子名门之后,真没见过如此撒泼,面上不露,眸子倒是一暗。

可怜?无措?倒是难说,不过着实是没之前的气势。

作精vs公子哥

作精胜!

对喽。

趁着他愣神,苏白然瞄着机会,打算见缝插针夹着沙华就跑。

条条大路通罗马,非赶着这么个歪脖子树挂着?大不了自挂东南枝,咱们飞去!

沙华站立一侧歪头道:“小姐,你抽啥呢?”

噶!

见过猪队友,没见过这么猪的。

苏白然朝她眨巴眼睛,示意着一起合作。

“小姐你眼睛怎么了?”

……

苏白然行走江湖多年,到底还是迟迟的感受到了社会的毒打。

不单单是脸疼,心也抽抽着。

“苏大小姐闲情逸致。”柳青瑶明显被戏弄得有些气恼了,说话声音从牙缝里面流出来,还带着把刀子的剜利。

面上没显什么,白白净净的一张脸板着跟个雪雕似的。

背后凉飕飕的,苏白然顶着个大脸飘然一转,“哈哈,客气客气,彼此彼此…柳少爷也不承多让嘛。”

她转身一瞄雪雕,自己的话梗在了喉咙里,末尾的话音不上不下的。

“小姐!你是不是不舒服啊?嗓子怎么卡拉卡拉的呢?”

沙华!苏白然表面上委屈着尴尬,而不是礼貌的微笑,眼神狠狠的瞪着这位姐妹。

怪不得你这家伙以前只能洗菜,就这个情商,伺候谁不得把谁伺候走。

柳青瑶嘴角似乎有略微的弧度,“本是随意走走,既然如此碰巧遇见了,不如随我一同去见伯父。”

说是疑问的话语可能口气斩钉截铁,眼神跟冰锤子一样盯着对方,好像迟疑半刻,直接锤过来。

苏白然打了个哆嗦,完全处于下意识的点头,可那刹那间心里又想反驳。

都这个点儿了,要去见什么伯父,等回来的时候还能顺利溜走吗?

等等,这哥们儿说的伯父,好像是我爸耶。

苏白然一歪头,“不去!”

这瞬间谁还比她有骨气,铁骨铮铮苏白然。

根本没见过那位老父亲,要有个三言两语直接暴露了,那岂不是死的很惨,自己可不确定,这一回还能回城读档。

柳青瑶挑眉,看着那似乎意志坚定的人,迈开步子,缓缓向那边走着,一步两步似乎踩在苏白然的心口。

而铁骨铮铮苏白然,没有一点打怵的意思,这哥们就是未婚夫,自个儿今天还要跑了,就算得罪了又怎么样?

“苏府地广而雅致,庭院建造符合规矩,并无半分僭越,以柳某对此类宅院的看法,大小姐所行这条路,一方是直出大门,一方是通往伯父书房,恰巧伯父就在书房,难道大小姐不是去找伯父的吗?”

柳青瑶眼眸中全是戏谑,瞧着苏白然一身粗布的打扮,“彩衣娱亲,倒是孝道典范啊。”

哦豁!瞬间就掀起来了呀!

苏白然表情僵硬。

提问:被我那个亲爱的,把我家仇人放到我家门口,曾经有过杀身之仇的未婚夫,发现我要逃跑,这个时候如何机智勇敢地应对呢,在线等还挺急的。

沙华,无处不在的沙华凑过来在苏白然耳旁道:“小姐,是不是我们要逃跑被发现了呀?”

姐妹,你这么直肠子,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苏白然严峻谴责的看着她,对方一脸无辜,终究还是无奈,叹了口气。

“柳公子啊,你说巧不巧,我正好去要找我父亲呢,咱们俩同路啊,唉呀,我看你往这边走肯定不同路的,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不管咋着儿,先和未婚夫错开再说,大不了多走点路,转身再跑路呗。

“果然好巧。”柳青瑶面色平静,看过来的眼神似乎带着点得意的慈祥,“碰巧,就是过来寻大小姐一起去见伯父的,顺便商议一下婚期进程。”

嘎巴!

你听!心碎的声音。

苏白然盯着他,此时除非撕破脸,否则是没退路了。

柳青瑶心有灵犀,微微抬手抚摸墙面,葱白的手指为墙体留下一道一道一道道不可磨灭的痕迹。

“……”心似乎被哽住了,苏白然立马堆起来微笑。“你看你老人家多大点事儿啊,咱们立马就走吧,认路不?沙华带路。”

沙华表情懵懵的,左右看看往前走去。

柳青瑶眸子闪过丝趣味,“大小姐彩衣娱亲固然是好,只不过伯父严苛谨慎,到底还是不要穿的过于不符规制的好。”

“…嗯。”不仅仅揭开的直白,还没得掩饰,吭叽。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qqhg/2020/canDVr1JaDZ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